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君心难测
    等到那位便宜舅爷走了,纪尧回过头来。

    “皇上。”

    “希望朕的好舅舅好好完成朕交待给他的。”萧瑀又回到御座上,啧啧,看着纪太傅,纪尧准备回内阁去了,没有什么事了。

    “皇上没事,臣就回内阁去了。”他开了口。

    “纪太傅多让菁表妹带颜姐儿入宫,禛哥儿还有颖哥儿朕很久没有见到。”

    萧瑀忽然道,看向他,话中有话一样。

    “皇上,那两个臭小子臣没有养好。”

    纪尧盯着皇上,像是要看出什么一样,直接说道,半句也没有提让菁儿带颜姐儿入宫。

    “朕的皇子,纪太傅觉得怎么样?”萧瑀还是问了起来,纪尧听出来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皇上没事,臣告退。”

    也不会让他的女儿入宫。

    皇上的几个皇子再好也没有用。

    萧瑀看了纪太傅一会,啧啧摇头,觉得无趣,也不再说什么,挥了一下手,让他去。

    “走吧,朕不留你。”

    纪尧行了一礼,转身走了,去了内阁,皇上的想法他会想办法打消。

    总管公公抬头,他听到了,心里有些急,送了太傅大人出去,不敢和太傅大人说什么,看了一眼,忙回到殿内,跪在地上,看着皇上。

    萧瑀随后翻起一本奏折看了看,一下子扔到地上,扔到他的身上,脸色不是很好。

    “皇上!”

    总管公公抬头。

    “朕的儿子不好?你说?”萧瑀突然问了起来,盯着他,又拿起一本奏折看了扔下去,扔到他身上。

    总管公公不敢回答,他只能望着皇上。

    皇上,他在心里叫着,想叫出来,他感觉出来了皇上在生气?是因为纪太傅的回答?皇上不满意?想到刚才走的纪太傅,皇上问纪太傅的话,皇上想让纪太傅把女儿送入宫?

    他没想到皇上真会有这心思,还提出来了。

    可这怎么可能,以他对纪太傅的了解这是不可能的,纪太傅很疼女儿,这是众所周之的事。

    没有人不知道,纪太傅怎么会把女儿送入宫里。

    还有菁华郡主。

    皇上也知道的,为什么还?

    皇上再是觉得宫里好,几位皇子都好,可人家不觉得。

    疼女儿的像纪太傅就不会。

    皇上以前也提过,只是打趣,太傅大人也不回答,也不在意,皇上提过就算了,更不会生气。

    这一次,皇上生气了,纪太傅也不高兴,他想到几位皇子,皇上的几位皇子,皇上这是要让哪一位皇子?

    皇上是认真的,可是太傅大人怎么也不会同意的。

    这一下皇上和太傅大人之间,都说皇上和太傅大人不可以一直这样,这一天还是来了吗?

    要是这样——他想到皇上和太傅大人要是不好,那,外面不知道多少人高兴,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皇上和太傅大人一直以来,都很好,君臣相宜,不知道碍了多少人的眼。

    都等着。

    都觉得有一天会变化。

    皇上,太傅大人。

    就因为太傅大人不乐意,皇上就不高兴,也是,皇上是皇上,登基日久,习惯了一言九鼎,哪里还能容得下一句反驳,太傅大人这一下驳了圣意。

    皇上不恼才怪。

    太傅大人又不同,大傅大人习惯了和以前的皇上相处,没有发现皇上恩威日重,他心里替太傅大人担心,还有自己。

    皇上会不会只是一时不高兴,可想到君心难测,他心发沉。

    “老奴不敢说,皇上,老奴是什么,一介阉奴,哪里敢说皇子殿下怎么,皇子,几位皇子都是好的,哪里人示好,皇上为什么这样问?”

    他小心又小心的开口,整个人都在颤抖,手脚都抖个不停,还有身体,一句别的都不敢说,满心的担忧。

    “好,为什么朕的太傅不愿意?”萧瑀盯着下面的总管太监,心情好不起来,朕的太傅看不上。

    这还叫好?

    他走下御座,很想一脚踢过去。

    “老奴,老奴怎么——”怎么知道,怎么敢说。

    “没用的东西,有什么用!”萧瑀又想摔东西。

    “皇上!皇上啊,皇上,老奴。”总管公公再也跪不下去,听出皇上的意思,他一抬头,啪一声,啪到地上,头碰着地面,一个字也不敢说,不停的磕起头来。

    直磕得头发红,肿起来,就要破皮流血了还有磕。

    “皇上,几位皇子不是老奴该肆意评论的,几位皇子怎么会不好,皇上,老奴——”

    “给朕滚出去!”还在这里干什么,萧瑀一下子扔了手边的折子,总管公公屁滚尿流的往殿下滚了出去,不敢停留。

    萧瑀知道太傅不想颜姐儿入宫。

    他没必要生气,消了气坐了回去,看着殿门口。

    *

    到了外面,总管公公停了下来,看着殿里面,还是心惶惶,想着皇上,皇上那么生气,皇上和太傅大人以后怎么办?

    皇上和太傅大人之间才是紧要的。

    太傅大人肯定回了内阁去了。

    殿里,皇上没有再叫人。

    皇上不知道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叫人,他很担心,心里放不下,皇上要是又想到什么?

    他一边想去找一下太傅大人,一边又知道他一个阉人怎么敢去。

    皇上要是知道?

    太傅大人心里应该有数。

    “公公?”旁边有人看着总管公公,总管公公听到声音,心中一紧,不能让人看出来什么,他看过去,看到是御前侍卫首领。

    他点了点头,尖着声音,怕有人乱说,甩了一下手上的拂尘,拉长了尾音:“怎么?叫杂家?”

    看不出被皇上赶了出来。

    “皇上?”

    御前侍卫首领开了口,总管公公没有让他说全,直接按住,尖着嗓子说了。

    “皇上怎么了?皇上有什么?你想太多了。”不让人再说了,直接反问,不高兴的。

    “公公,没事。”

    “哼,皇上不喜欢太吵。”

    *

    纪尧没有在内阁呆太长时间,处理了要处理的,没去见皇上,出了宫,回府。

    他担心皇上会让菁儿带颜姐儿入宫。

    要是真的定了,就迟了。

    毕竟是皇上,不过不是没有办法。

    太子妃还是没有子嗣,太子妃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