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更无法说
    娘家?这不是没有娘家吗?哪里来的娘家跑出来,不会是听错了吧?

    她在心中想着,没有再问,往回走去,走到一半停了下来。

    她想到不对,看了一眼旁边的丫鬟。

    她眼晴一利,丫鬟低下头,她才走过去,不对,她说错了,这位国舅夫人是有娘家的,怎么没有。

    只是有不如没有。

    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上回她和郡主说的时候在心里想过,也提起过,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可能没什么用,都不出声,她很是看不上,觉得不会出来,更是觉得这位国舅夫人的娘家肯定是怕了。

    你看被抢了小妾,也不出声,这位国舅夫人被关了这么久闹开了也没有人发现,出了事这么多天都没有听说,更没有闹,要让外人来帮,国舅夫人母女俩也没说回去。

    和离也是说单过,这会一下子就跑出来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她想错了?有事耽搁没来得及?

    还是有什么原因?是不是那位国舅爷还不想和离,或有什么想法,把人找了来,然后嘛。

    不对。

    国舅夫人娘家现在可是找上了那位便宜的国舅爷,闹了起来,要人把那个小妾交出来,还要人家给一个交待,还要入宫去接人。

    要是真是国舅爷的招术,那个小妾肯定知道,不会这样。

    不像是那位国舅爷弄出来的,难不成是弄的表面功夫?让世人看一看,想把人接回去再炮制?为免让人怀疑?

    她呵呵两声不知道了,心中更觉得是别的原因,可能是这位国舅爷找过,人家想要点什么没谈好。

    国舅爷不想出现现在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可能有别的原因,有别的人说了什么?亦或者国舅夫人娘家就是为了国舅夫人,被人拦住了,如她方才想的?

    赵嬷嬷想的时候并没有影响什么。

    “郡主。”

    赵嬷嬷也和郡主说了说,差不多说完了,看着郡主,把心里的话也吐了出来,怎么能不吐槽呢,叫了一声。

    “你说会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像表现出来的这样,还是另有目的?老奴是不知道,想不到,只能看。”

    “也许就像你说的。”萧菁菁看着她,在想着什么,片刻对着赵嬷嬷道。

    “呵呵。”赵嬷嬷又笑,郡主和她一样,她就说她没想错。

    “赵嬷嬷。”

    丫鬟也在一旁听,她们听得张着嘴,惊讶不已,却不敢开口,只在心里叫着,听到郡主和赵嬷嬷说起来后,她们不再大惊小怪了。

    收回目光,对视着。

    “你没错。”萧菁菁又道。

    “对啊,就像老奴说的这些,老奴也这样想。”

    赵嬷嬷听了郡主的回答:“反正肯定是其中一种啦,要不然老奴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了。”看了一下郡主手边的帐本。

    并不只一本,厚厚的好些本数。

    需要不少时间来看,她来的时候,郡主刚好在看帐本,郡主从早上起来不及忙完就开始算了,算了好一阵了,帐本上记清楚了,可是郡主还是要自己算一下,对下帐,记好。

    她知道郡主算的是什么,郡主的嫁妆铺子的收益还有庄子上的,以及府里的,还有郡主府那边,她听郡主说过。

    昨天就有帐本送过来了,郡主一时没有时间才没有算,今天有空了当然要算了。

    不能放太久了。

    郡主这会正正的有空,没有人打扰,也没别的事了,这两天缠人的姑娘在知道郡主和四爷说好何时去庄子上骑马了蹦蹦跳跳高兴了一番后就又找郡主,腻了半天。

    说着郡主好什么的,又和四爷撒了娇,变得很听话。

    今天郡主让她做什么,做好就去,她也去了,也不贪玩了,规规矩矩的去上学,然后又练字呢。

    小公子们也是一样。

    也是想要去跑马,可是功课不能丢了,所以正急着呢,没有人去打扰。

    郡主看帐,丫鬟也算是帮着,帮着郡主整理帐本这些事,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要郡主来。

    郡主看得快,也算得快,倒是用不上太多的时间,只是还是要两天的,不可能一直算帐,眼晴受不了,人也受不了。

    算帐费脑力,需要好好看,仔细看,不然就错了,以往她也会帮着看一看,盯着人,如今不行了,姑娘都长大了。

    小公子们更不用说,快要成亲的人,她一眼眼看着小公子们快要她老了,老眼昏花的,字太小的话都看不太清楚了。

    字得很大才能看清,看久了眼晴也受不了,她能服侍姑娘郡主时间过一天少一天。

    加上外面有人叫她,有事,她在一旁等郡主暂时算完了。

    这些完了,可以休息一下。

    这几天过去,不知道南边那边的帐本是不是也要送到了,南边那边时间不定,每几个月会送来帐本。

    郡主只要看下就行,都是一些出产还有封地上的税收等。

    “嗯。”

    萧菁菁应了一声,轻嗯。

    “这也算是明摆着的事了,老奴觉得吧,本来有点苗头的又乱起来,也不算有苗头,事情从发生开始就乱,各方掺合的,和离都没闹清楚,再加进来人,还是一来就闹的,要是帮着国舅夫人还好,要不是。”

    赵嬷嬷慢慢的说起来,沉着声音。

    萧菁菁颔首,点头,她没说话。

    丫鬟也是——

    “不知道接下来又会乱成什么样,又会如何。”赵嬷嬷接下来又说了一句,她也不用郡主开口说。

    反正郡主不会想到别处去,丫鬟就是不存在的。

    “嗯。”萧菁菁再点头。

    赵嬷嬷也叹了气,不说话了,丫鬟静静的。

    一直到过了一会。

    “那对母女和离的心没有变,这娘家千万别劝什么,国舅爷还有妾可能恼着吧,不知会怎么处理,宫里宫外没有动静,消息传开也没有结果,那位国舅爷在这次事前,变得很安静,可能是想和离了吧,要不是国舅夫人娘家的人跑出来,又出现,又闹,跟去找国舅爷,也许事情就结束了,老奴都快要忘了,只记得去庄子上跑马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