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路过五行门
    看了大周的版图才会知道四派究竟位于什么样的位置,竟是大周最周边的位置,而本来在池青眼中挺远的,四派间的距离,对比大周的版图却不过是一个手指大小。

    以如今的状况,即便是池青拼命一路飞奔,说不得也要最少半个月时间,还有可能更久,毕竟修士赶路也是需要停下来修整的,更何况这还是以池青的速度前行,不是按照池青带着的修士来算路程,若是按照带着的十五位修士的速度,那就更慢了。

    池青虽然一路沉默,也不由有些着急。

    但无论如何,就算她想单独赶往大周皇都,也至少要带这些弟子离开四派之地,毕竟谁也不知道四派之地什么时候会出现金丹修士。

    五行门毕竟是存在三个金丹修士的。

    一开始三派弟子知道三派的危机一路拼命赶路还好说,但随着池青的不停歇,不觉得便有修士开始不满。

    “虽然是前往大周皇都恳求救援的,但也不能这样不叫人修整吧,再这么下去,即便我们已经是筑基期修士也说不得要受不了,还是这池青其实就是为了将咱们丢下,故意耗死我们。”最先开口的是九宫坊的一个女修,这个女修相貌一般,只是眼睛始终带着一些阴沉,将整个平和的面相破坏掉,意外的让人觉得有些凉。

    “柳芯不的胡言乱语。”开口的是白芸仙子的弟子红豆。

    “就算是这池青修为天赋极强,也不能这么对待我们啊!谁不是天之骄子。”柳芯却是没有停下,反倒声音越发的大,对白芸仙子的弟子红豆也少一分敬畏。

    就像紫云门跟着池青出来的弟子都是去了紫兰秘境回来的弟子一样,太初门和九宫坊拿出来跟着池青的弟子也是从紫兰秘境回来的弟子,正因为如此,这些弟子虽然知道三派处于危急状态,却因为没有切实的接触迷雾森林的变化,看到底蕴修士的灭亡少了一分痛苦。

    特别是,这些修士知道池青是什么人,从低下弟子口中曾知道池青再最初的时候,和他们也不过是差不多的存在,如此一来,即便有底蕴修士临走时嘱咐过一些话,时间久了,也微微变化。

    “池青,这九宫坊的女修又在叨叨你坏话了。”小铜镜时刻注意着周围的状况,自然也将九宫坊弟子的话收入耳中,这听到可就不高兴了。

    池青没有开口,对于有人说这样不痛不痒的话,并不是很在意。

    她们如今已经到得四派之地的边缘,但是接下来的路却不平静,因为四派之中五行门最靠近大周皇都的方向,所以无论如何,她们接下来的路程都要经过五行门,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池青并没有忘记五行门太上长老提及的话,五行门拥有三个金丹修士,虽然五行门的修士没提及五行门拥有的金丹修士具体都在什么地方,可说不得就有坐镇五行门内的,他们这样一路经过五行门,说不得就会引来注意,遭遇五行门的修士。

    对比这些东西,区区一个修士在那里乱说话已经不重要。

    “小铜镜,仔细盯着周围,若有修士的气息,随时提醒我。”池青对着小铜镜说了一句,便开始闭目调息,虽然修士修炼便可以代替休息,但是接连不休息的状态,还是会影响修士的状态。

    特别是影响修士对灵力的控制。

    这对旁的修士来说不是什么大的事情,对于池青来说却是一件有些紧要的事情。

    她到得如今还没有完全控制体内的灵力,养生经第三道门虽好,突破修为也是真快,但也让她吃了一些苦头。

    原本以为和五行门的太上长老交手之后,她对体内的灵力控制至少不是熟练也应该有个平常的水准,但是离开迷雾森林之后才发现,压根不是这么回事,她只是控制了体内灵力的十分之一而已。

    这对她来说不是好事,万一再有金丹修士出现,对方若是知道她的肉身相当于一个上品甚至半宝器的存在,不再是只想着不断的攻击自己,而找其他的办法,只单独向着一个位置不断叠加攻击,那对池青来说可就是一个糟糕的事情了。

    她控制不好灵力,就代表着无法全力和同等修为的修士保持同样的状态,比如说速度,肯定会比金丹期修士不如,到时候这一点便会成为她最大的破绽,致命的破绽。

    而之所以刚刚柳芯会这把开口,也不过是因为,她如今的表现并不像金丹修士,反倒是像底蕴修士,而这柳芯看着是筑基期修士,但从气息表现来看,还是稍微隐匿了修为的,所以才开始不如一开始听话。

    不过这些,池青都不在乎,只要快一些离开四派之地,快一些前往大周皇都便好,从秦修士口中透出来的一些信息,总让她觉得很多东西有些熟悉,以往便觉得迷雾森林的状况说不得和八十万年后灵气稀薄无比有所关联,如今却是觉得,即便没有关联,说不得也是另外一项促使灵气稀薄的原因之一。

    毕竟,寄生妖虫似乎喜欢灵气充足的地方,或者说,不是喜欢灵气充足的地方,而是因为灵气充足的地方修士多,更易于这些东西生长。

    池青一边思考,一边锻炼控制自己的灵力。

    她锻炼的办法也很简单,便是将灵力分成细丝当玩具一样时时把玩,如此不知不觉的将灵力控制锻炼起来。

    可这种锻炼方法,能修炼到筑基期的修士自然都看的明白。

    柳芯看池青锻炼控制灵力,忍不住撇撇嘴:“真不知道白芸修士为什么非要让我们跟着一个紫云门的修士,还让我们都听她的,看着也不像有什么能力的,连自己的灵力都控制不好,还有什么用。”

    池青皱眉,不过不等池青开口,李青鸾却是已经忍不住:“有本事就别跟着我们,做不到,就少在一旁胡说八道,你不烦,我们还烦呢。”

    “我又没说你,你着什么急!”柳芯眉头瞬间皱起,冷声开口。

    “我自然不着急,我就是看不惯有的人打各种小主意,如今都是为了门派危急之事,还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九宫坊这是没人了吗,就丢出你这么一个人,还天之骄子,真正的天之骄子可不是你这样的。”李青鸾直接冷声开口:“人丑还多作怪,估计在九宫坊也是个讨人厌的存在。”

    这话不知道是不是戳到柳芯的痛觉,却是让柳芯手中法术一捏,直接对着李青鸾动手。

    李青鸾自然也不怕这柳芯,也是捏了法术出手。

    不过下一刻,李青鸾和柳芯的动作便不由一顿,却见池青不知道什么时候捏出了法阵,瞬间将两个人的动作都打断:“还有精力动手,看来是都不累了,那么继续赶路。”

    李青鸾瞥了一眼柳芯没说话,这柳芯看着池青的脸色可就不太好,特别是被拦了这么一下,只觉得被拦住似乎丢了脸面,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池青直接起身向前走之际,鬼使神差的对着池青偷偷下手。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知道池青修为确实很不错,估计也超过他们想象,才会让池青带领他们前往大周皇都的修士都忍不住眉头皱起。

    特别是李青鸾,脸色直接大变。

    不过下一刻,这柳芯的术法便被直接停住。

    却是池青手微微一抬,威压一出,竟是压得柳芯无法动作,而这一刻,柳芯的脸色终于难看到极点。

    池青只是冷冷看着柳芯:“这是最后一次,也是给白芸修士面子,若是叫我在发现你有这的举动,我必要你性命。”

    池青说完又继续开口:“好了,继续赶路。”

    刚刚在这里这么停留,感觉心不由跳快了几分,这个地方果然不适合停留修整,但是之所以在这里停留修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是再往前修整就更不安了,因为那就是在五行门的地域内修整。

    五行门地域内,必须一口气过去,离开。

    在紫云门逗留的时间,显然足够五行门同她交手过的金丹期修士回五行门,若是来两个金丹修士,她说不得就只能自己跑了,若真是这样,就对不起托付这些修士给她的底蕴修士。

    更何况,其中还有同她关系好的。

    不过池青不计较,可不代表没人计较这个事情,一直和林渊走在一起的董剑,随随便便溜达到柳芯一旁,转了一圈。

    “池青,那个董剑给柳芯下丹毒了,啧啧啧,本来就长的不怎么漂亮的小姑娘,估计一会要更难看了。”就在董剑溜达了一圈后,小铜镜贼兮兮的对着池青开口。

    池青不由摇摇头,却也没说什么,能给柳芯一点教训也是好的,这片地方还是安静一些好。

    而董剑在柳芯身旁溜达完,便忍不住凑近池青:“池青啊,你这修为究竟是怎么修的,我们自认为这次到紫兰秘境溜达一圈,回来很牛逼了啊,没想到,竟然还赶不上你。”

    说起来董剑一早就想凑到池青旁边问问了,只是一直没什么机会,一回到门派,门派的状况就很紧张,然后便是派他们这些人跟着池青前往大周皇都做事情,还十分严肃。

    之后池青便一路带人赶路,这会难得抽到机会开口说话。

    说话间,董剑兴致盎然的看着池青,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那么随手挥了两下衣袖:“不得不说,池青,你还是和以前遇上的时候一样厉害啊。”

    “池青,这董剑小儿又手痒对你也下丹毒了。”几乎是董剑一脸混脸熟的凑近,小铜镜便快速开口。

    其实在董剑靠近前,池青便感觉到这一点了,只是即便如今还是无奈,这个董剑从她认识起就手贱,总是对人下毒,不过好在都是下的一些无关紧要的毒,不过这个时候,还是要教训一下的,想着,池青便凉凉的看着凑近自己的董剑:“如果你不在一边夸我的时候,一边偷偷对我下丹毒,我还是愿意告诉你我是怎么修炼的。”

    董剑眨巴眨巴眼,随即手一松:“哎呀,拿错东西了,拿错东西了,哎,看来只能继续逗林渊了。”

    说话间还看向林渊一眼。

    池青便见林渊脸色铁青,几近要追着董剑跑了。

    不过林渊到底是没动手,因为池青开口:“如今已经到了五行门的地域,为了不叫五行门的修士发现我们,我们尽可能不要弄出什么动静。”

    倒是这么一闹,池青的心削微的放松一些,她做事情向来认真,八十万年后研究灵气的时候也是忘寝废食的,如今想到紫云门的处境,便忍不住所有心神投入前往大周皇都这件事情上,虽然她能够适应这样的强度,其他修士说不得还真的会有些受不住。

    虽然不想放慢速度,但是池青还是稍微放慢了一些速度。

    因为她想起,八十万年后的实验室里,她有一次太废寝忘食,结果折腾太久,把一群实习生给累的全部进了医院。

    就在池青想着的时候,身后突然爆发一道灵力碰撞之力。

    却说董剑给柳芯下的毒这个时候发作了,只见柳芯本派平整的脸上如今却是满满的红印,身上更全是红豆,不但如此,运行灵力便浑身酸样疼痛。

    不过董剑下毒向来很收敛,中毒也不过就是受个片刻罪而已。

    柳芯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竟知道是董剑下的毒,直接找董剑:“你竟敢给我下毒,我要你生不如死。”

    说话间,竟是直接运用全部灵力攻击董剑。

    董剑显然也没想到对方杀意这么浓,赶忙运转灵力抵挡。

    而池青感应到的灵力碰撞便是二人交手出来的。

    这一交手,池青的眉头便忍不住皱起,这会可是在五行门的地域里,这般交手,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五行门,有筑基期以上修为的修士到了五行门附近。

    还不等池青开口阻止,柳芯用的灵力更多了,或许之前还留有余力,如今却是直接十成灵力。

    这状况,董剑明显抵挡不住,池青压下心中的不喜,到底出手阻止,只是刚刚阻止,便感觉到一阵威压,却是金丹修士的威压。

    池青眉头皱起,这会可是在五行门附近,又出现金丹修士,自然是五行门的金丹修士了,本来想安静的从五行门地域快速通过,却不想还是引了五行门的金丹修士来。绝品女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