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长老们有点健忘
    ,精彩小说免费!

    几乎是五行门刘长老脸色难看之际,执法长老已经出现在五行门刘长老跟前,法术同时罩向刘长老。

    感觉到法术波动池青的脸色没有变好,而是快速后退,而这片刻,小铜镜也反应过来:“我了个擦,筑基期在这里打架,这不是让辟谷期的修士在这里倒大霉吗?”

    “不成,池青,咱得赶紧跑。”

    几乎是在小铜镜开口的当口,池青已经赶忙离开原来的地方,也还好池青离开的快,若不然,筑基期法术相撞的力道就波及到池青了。

    不过池青避让掉了,这仙洞内的符阵却是避不开,原本池青补好的符阵,瞬间重新出现一个洞,而这片刻,逃出来的寄生妖虫可是比之前的更多,其中还夹杂着大牛之前从郑勤手中抢到过的寄生妖虫。

    这状况对于执法长老可不见得是好事情,毕竟执法长老身上没有抵御寄生妖虫的丹药。

    果然,看到这变化,出手的执法长老是皱眉,而五行门刘长老脸上却是重新露出笑容,显然是想利用寄生妖虫对付执法长老。

    不过很快,五行门刘长老便掩去这个想法了,因为,就在他引动寄生妖虫自己,从外往里的通道上又出现了一个修士。

    这个修士,池青还挺熟。

    只见修士一冲进来,看到池青,也不管执法长老,便冲着池青兴奋的开口:“宝贝徒弟,为师可终于找到你了。”

    竟是应该被执法长老打发走的董长老。

    却原来,执法长老借机打发董长老带队将凝气期的修士一齐送回紫云门之际,董长老也确实是带着凝气期修士离开了,只是就是装模作样离开了。

    他早就修书几个门派的符阵长老,打算赶紧炫耀自己的徒弟了,都约好了的事情,哪里肯就这么算了,只是迫于执法长老在门派内是管理门派规矩的,到底比对方矮上一个职位,就装作听了。

    暗中……又偷偷跑回来了,还暗中跟着执法长老。

    于是便出现了眼下的状况。

    执法长老一看到董长老,直接开口:“别光顾着稀罕你徒弟了,赶紧一起将这五行门的刘长老拿下。”

    董长老听到这话,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五行门刘长老见董长老没有反应过来情况,脸上不由露出喜色,打算趁着董长老不明白情况的当口,做点什么。

    运气好了,说不定还能趁此机会,将这池青在紫云门的执法长老眼皮底下给灭杀。

    不过很快,五行门这位刘长老的脸色便绿了。

    因为池青在他想暗下杀手的时候,突然开口对着董长老开口:“师傅,这个五行门的刘长老欺负我,想要我命,快替我报仇!”

    五行门刘长老听到这话,脸翠绿,不过到底觉得只是师徒关系的话,也不至于让一个筑基期修士对着另外一个筑基期修士拼命才是,这般想着脸上的色彩终于不灿烂一些,至少还有下手的机会。

    毕竟那么多的寄生妖虫被放出来。

    只是刘长老很快脸色就重新灿烂起来了。

    因为董长老听到池青的话后,直接就冲着他过去了。

    本来处于上风,可以捏死池青的五行门刘长老,瞬间便被两个筑基期期修士围殴,如果不是刚才那一击放出无数寄生妖虫,这会这刘长老说不得已经要唱一曲凉凉。

    即便现在的状况也不是很好,交手几个来回,瞬间被董长老的一道法术攻击到。

    如此一来,本来存了一些想法,想借机灭杀了池青,然后还利用寄生妖虫对付紫云门执法长老的五行门刘长老只能放弃原来的想法。

    不放弃也没办法了,被两个紫云门的长老围殴的左支右拙,这会只能拼命的躲避了。

    不过刘长老的心也黑,发现打不过之后,竟是引得双方的攻击都到山壁上,不一会,这山壁内的古符阵破损的更加厉害,直接比池青刚进入这山洞的时候坏上三倍。

    董长老和执法长老没刘长老的状况,池青却将眼下的状况看得清清楚楚,若是这山洞内的寄生妖虫全放出来,说不得真存在能够寄生筑基期修士的寄生妖虫,到时候眼下的状况说不得就要反转。

    想到这一点,池青便对着董长老和执法长老开口:“师傅,执法长老小心,不要再将攻击落到这山壁上,所有的寄生妖虫都是从这山壁内逃出去的,若是山壁上的古符阵被你们的法术损毁了,那迷雾森林就会变得更危险,说不得到时候反倒是帮了五行门修士的忙,帮他们拥有更多的寄生妖虫对付咱们。”

    这话一出,执法长老瞬间警醒,对付刘长老的方式直接发生转变。

    董长老虽然因为来的时间短,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不过他向来是听池青的,于是两个筑基期夹击刘长老的方式瞬间发生转变。

    本来因为借了董长老和执法长老攻击,毁坏了仙洞内的古符阵,让眼前状况向自己倾斜的刘长老脸色瞬间难看。

    就因为池青的一句话,毁了他苦心灼灼才想出来的一对两个筑基期的办法全毁了。

    想到自己的孙女也是池青灭杀的。

    刘长老恨不得拼着受伤,当着董长老和执法长老的面灭杀了池青,只可惜,董长老和执法长老的攻击十分之密,根本没给刘长老这样的机会。

    而断了继续毁坏仙门洞府内的古符阵的状态好,刘长老的状况也瞬间比之前更糟糕。

    再又受了一次董长老的法术攻击后,刘长老一咬牙,干脆硬承受一次攻击,直接向外逃跑。

    本身就因为地理环境缩手缩脚的两个紫云门的长老,看到刘长老要逃,就要下重手,到底想到池青提醒的这仙门洞府的问题,最终向着外面追去,显然也是换阵地的意思。

    这突然间的变故,使得仙门洞府内,直接便只剩下无数寄生妖虫,外加原本跟着刘长老进来的五行门执事一枚。

    看着筑基期修士离开,池青松一口气,几个筑基期修士再在这仙门洞府打下去,这一道路上的古符阵就全毁了,古符阵真的全毁了的话,她可没本事重新给它恢复过来。

    说到底,她画符的本事还没到这种程度。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随着古符阵损毁的越来越多,她心底便似乎有一道声音在提醒,提醒这是一件十分危险,十分可怕的事情。

    这也是她之前赶紧阻拦董长老们顺着刘长老的行为继续损坏古符阵的原因。

    安下心来的池青在目送两个长老追着刘长老往外后,目光便落在了唯一剩下的辟谷期四层的五行门执事。

    几乎是池青的目光一落到这五行门执事身上,小铜镜便瞬间兴奋起来:“奶奶的,吃亏了一路了,偏偏遇到的都是打不过的,终于这会就剩下一个咱们可以随便虐菜的了,池青,就拿这菜好好消消食,消消咱们之前的憋屈吧。”

    池青听到小铜镜的话,不由好笑,不过这一路也确实是有点憋屈,这会难得只剩下一个辟谷期四层修士,还是五行门的执事,确实可以拿来消消火,正好也可以真正的看一下,以她本身真实修为,不借助外力的状况下,对付一个辟谷期四层修士究竟是什么情况。

    突破到辟谷期三层后,她的实力究竟如何。

    这么想着,池青看着五行门的执事微微眯起眼睛。

    而五行门的执事本就因为状况互转傻眼,这会看到池青扫过来的眼神,想到之前四个执事莫名其妙死的状况,忍不住瞬间打个冷颤,下意识想跑。

    只是才掉头,已经被池青挡住了去处。

    却说追出去的董长老和执法长老离开仙门洞府,一路往外追时,只觉得自己这么突然追出来,似乎对于洞府内的状况忘记了什么。

    不但如此,感觉上还是忘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不由一边追,一边回想。

    待得追到刘长老,一顿很削,差点灭杀刘长老之际,两位长老才想起来忘记了什么,他们想起彼此盲目往外追时,仙门洞府内还有一个五行门的执事。

    他们这是一行抓人,直接忘记,将池青一个辟谷期二层大圆满的修士和一个辟谷期四层的修士丢在一起时。

    一时间,两个长老的动作都不由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