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美人有毒(11)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华琴连忙跪坐到叶璃的床前,顾不得身上的难受,手捧上叶璃的手,像是打鼓一样不停的点头。

    看着她孩子般的行为,叶璃有些好笑,可是虚弱的身体做出一个笑容却那么的费力,摸了摸她的手,开口道,“帮哀家照顾好皇帝好不好。”

    叶璃的目光朝着殿门口看去,声音轻轻的,“他这个人有些固执,自己认定对的就不会改。你性子又急,难免会不讨他喜欢。但是啊,哀家在这后宫沉沉浮浮这么多年,虽然你这个性子很容易得罪人,可是却是最真的。”

    叶雪摸着自己的肚子,五个月大的肚子已经微微鼓了起来。身后站着的太医对着她低声说道,“恭喜娘娘,这一胎必定是男胎。”声音带着献媚,脸上的两撇小胡子被嘴中的气息吹的翘起来。

    “当真?”叶雪已有八分把握,常说酸儿辣女,这段时间她常爱吃酸的,这太医又是擅长妇科尤其是儿科的,已经**不离十了。

    虽然这是个虚拟的世界,可这感觉,是叶雪说不出的感觉,也许真的是一种神圣的感觉。

    那小胡子太医有些不虞,这是他的专业,怎可质疑,不过还是说道,“娘娘谁都可以不信,可不能不信臣。臣看过的孩子,十个,十个都是准的。”

    这个叶雪是知道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找上他的。生一个男孩和生一个女孩自然是不一样的,特别是这将会是唐封的第一个儿子。

    和叶雪的愉快相比,华琴可算大起大落。见过叶璃后,为自己现在的局势更加的担忧。脸上划过一丝冷冷的笑,她一定要尽快解决叶雪。

    当前,还是需要稍安勿躁,一切按照太后的旨意来办。黄昏时刻的安宁宫虽然被晚霞笼罩、美不胜收,可是每个人的神色却并不轻松。得到消息的唐封一下就赶了过来,看着冯嬷嬷一脸悲凉的望着他,心咯噔的就往下直落。跨过门槛,大殿内显得格外安静。他大步朝着叶璃所在的地方走去,意外的看到哭作一团的华琴还有一脸苍白的叶璃。

    “还不赶紧传御医。”唐封看着叶璃,不用看御医他也能够看出叶璃的不好。挥了挥手,叶璃让唐封坐在自己的床前。手颤颤巍巍的摸了上去,最后心满意足的说道,“没晚,没晚。”

    唐封环顾四周,没瞧见一个太医,强忍着怒火,开口问道,“为何没见太医在母后身边?”

    叶璃摇了摇头,没说话。冯嬷嬷低着头,声音轻轻的,“太后不让。”华琴跪在一旁,失神的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皱起眉,唐封把从叶璃身上滑落的被子又盖了上去。眼里闪过不赞同,叶璃一看就知道唐封想要劝自己,提前开口说道,“答应哀家一件事,哀家就同意太医来。”

    “这时候还耍小性子。”不赞同的看了看叶璃,唐封扭不过她,点了点头。叶璃的手指微动,指了指跪坐在一边的榭禾,笑着道,“答应哀家,在哀家走后,让琴儿做皇后吧。”

    “娘娘!”

    “太后娘娘!”第一声是冯嬷嬷在说,她并不觉得华琴有这个殊荣能够让叶璃为她开口。这般不吉利的话,她也不想听叶璃说。而这第二声则是榭禾,眼中本就含着泪,一下就抖落了下来。

    唐封能感受到叶璃的认真。静寂了半响,他轻轻叹了口气,“儿臣答应。”说着看了看直直趴跪着的华琴,神色有些难看。冯嬷嬷见状,拉着华琴站了起来。

    见到唐封答应之后,叶璃果然按照自己所说的答应了太医们的诊治。她斜斜的靠在床边,看着来往的太医、宫婢穿梭不停,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其实就是在瞎折腾人,她其实早就知道这最后的结果了。她的眼睛状似无意的看着宫殿口,这样其实也挺好,起码很多消息很容易传递了。

    “娘娘,不好了!”亦竹气喘吁吁的跑到叶紫君的身边,面色焦急。叶雪只是挑了挑眉。可是熟悉她性子的亦竹却知道这就是她不快的表现。

    “娘娘,刚刚传来消息,太后娘娘要皇上立华嫔为后。”她顾不得叶雪生气,急忙的说道,脸上满是焦灼,不知如何是好。叶雪搭在肚子上的手一下就停了下来,正视着亦竹,眉心紧紧黏在一起。深深的做了个呼吸,她带着些寒意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亦竹一下便把前因后果全说了一边,包括太后病重,然后又唤来华琴和皇上的事情。现在整个安宁宫都是太医们在不停地为太后的身子治疗。

    “看来素和家是不想和我们叶家平安无事了。”叶雪那张淡然清丽的脸此刻满是青黑,以这段时间叶璃为唐封做的事来看,势必会同意的。

    那么到时候她又算什么。站起身,叶雪走到书桌前写下一份信,轻呵气,把墨水吹干,折叠好放在亦竹的手中。“去,把这封信交给我爹爹。”亦竹对于自家小姐相当自信,点了点头,又赶忙走了出去。没过多久,叶丞相就得到了消息。翻开信,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整个事情,他黑着脸把信用蜡烛给烧掉了,望着那深红色的宫墙,流露出一股阴厉。

    太后病重的事情这下子众人全部知道了,宫内宫外人尽皆知。司徒城的探子们却也纷纷传回消息称太后病重。司徒城没有让他纠结太久,叶璃又派来人给他传来消息。看完纸上的消息,他恍然一笑,她到底聪明了不少。

    叶雪端着茶慢慢的品着,原本十分喜欢的茶现在也只有满满的苦涩。‘唐封’进来看到的就是叶雪有些落寞的模样,余光瞧见唐封的到来,叶紫君连忙把杯子放下,迎了过来,面上带着些许忧愁。“臣妾参见皇上。”

    带着轻叹,‘唐封’开口道,“起来吧。”从善如流的站起身,叶雪眼里有些担忧,关切的问道,“太后娘娘真的病重了吗?”

    ‘唐封’颇为无力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有些颓然的坐在一旁。对雪不知为何有些歉意。不论哪个方面,比起华琴来说,他都比较喜欢叶雪。

    比起艳丽的华琴,他觉得长相清丽脱俗的叶雪更适合当皇后。再论这身世,也高上一筹。性子上也温和,不是那么易怒。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有些难受的揉了揉额角。叶雪见状轻轻的环抱住唐封的身子,带着些安慰的拍了拍他的后背。身前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清香味,‘唐封’原本紧张的心情渐渐的放松下来。反手拍了拍叶雪的背,示意着。

    叶雪识趣的缩回了手,可是脸上还是有些担心。唐封见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浅谈了一番,叶雪想知道的也知道的差不多了,面上仍是悲伤,带着担心目送‘唐封’离开。

    司徒城早在殿内候着了,看到唐封有些面色阴沉的模样,心弦一动。脸上依旧是冷冷不带情绪的,待‘唐封’坐下后这才开口道,“皇上,微臣发现叶家有不轨之心。”

    闻言,‘唐封’皱起了眉头,刚刚才从叶紫君那出来,就得到这个消息,他撑着头,声音含着冷淡的意味,开口道,“说。”

    “叶家现在在朝堂一家独大,加上叶贵人怀有身孕,行事颇为猖狂。”‘唐封’一点都不怀疑司徒城会骗他,在他眼里司徒城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骗他。原本稍霁的神色又是一个转变。

    沉吟片刻,他眼神锐利,直勾勾的看着司徒城,“给朕查、看看这叶家到底要干什么。”

    正值多事之秋,偏偏又冒出这样的事情,更让他有些烦躁。抬起头,司徒城眼里闪过阴霾,脸上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臣遵旨。”

    有些头疼的挥了挥手,司徒城挑了挑眉就退下了。离开皇宫,司徒城没有直接回司徒家,而是转弯去了叶府。

    进去的悄无声息,府中的下人看到司徒城的身影没有一个人多嘴,反而给司徒城带着路。在廊道间转了又转,这才看见了叶丞相和三个不相熟的人的身影。

    “丞相可安好?”低低的笑着,司徒城带着一丝狂妄。叶丞相见状也不生气,反而把司徒城安排到身边坐下。面带笑容,司徒城不着痕迹的把他身边的人打量了个清楚,有一个是练家子,剩下的都是文弱书生。

    “这位就是司徒将军吧。”其中一个白色衣服书生状的男人开口说道。轻轻的点了点头,司徒城也不回答,只是略带嘲讽的看着他,似乎是不屑。

    男子见状气结,可是轮身份地位他都不如这个男人,只能把愤恨藏在心中。“太后病重、现在皇上也警觉叶家了。皇上似乎打定主意立华家的那位为了后了。”

    看着三人惊异的模样,唯有叶丞相淡定的样子,司徒城再加一个猛药:“华嫔生下的孩子,将直接为太子。”司徒城的眼眯了眯,他知道这华琴这一胎有问题,所以再说道,“皇后的母族怎可羸弱,丞相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在场的都是人精,一下就明白了这其中的歪歪道道。这皇宫之中,现在就华琴和叶雪两人独大。而当今朝堂,叶家独大。要想华家好,那么就要把叶家到嘴的肉给吐出去,或许还要有更多的代价。

    一下子,四人的神情都如司徒城所想的有些发青。这对他们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再加上这华琴是太后支持,那么素和家的势力势必要支持这华家。勾起笑,司徒城似乎若有所指的说道,“叶贵人肚子的孩子可确定了性别?”叶丞相那原本有些浑浊的眼一下透露出一抹精光,瞧着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司徒城也没有久待,大笑着出了丞相府。

    那白衣书生脸紧紧的绷着,在一旁说道,“这司徒城实在是狂妄无人,不易控制。丞相要三思啊。”叶丞相举起手,阻止了他想说的话。就算这司徒城性格不好,可是不得不说有些话他说的很有道理。

    的确要打算打算了,他在这朝堂沉沉浮浮了大半辈子,是时候做一个大胆的决定了。叶璃自从那次在冷宫和司徒城见面后再也没有见面,接过汤药,叶璃忍着口中的苦涩,一口灌了下去。看来还是得见司徒城一面。

    明明一切都在控制中,可一向到那暗处的黑客,叶璃就无比的头疼,这个时候真的是个时间赛跑。

    安宁宫内,自从叶璃告病后,偏殿一直灯火通明,然而叶璃睡觉的寝宫却是早早的就熄了灯,来往的人都蹑手蹑脚,太后的睡眠很浅,很容易被吵醒,这个时候没人敢出幺蛾子。

    司徒城站在床前,带着些不满的观察着此刻熟睡的叶璃,瘦了很多,那双大眼此刻在消瘦的脸蛋下尤为突出。看来被折磨的有些惨,她从来都是那么倔强,司空幻有些心痛,或许就不该同意她加入快穿系统。

    不忍心打扰叶璃,在叶璃身边留在字条,司空幻就离开了。

    晴天的午后,春天的阳光如水般音符一样灿烂的流动,混合着那些许潮湿,增添了些温婉的气息。

    叶雪捧着一杯茶,轻轻的端在‘唐封’的面前。清洌的茶香扑鼻而来,让人心神舒畅。笑着结过茶水,‘唐封’浅浅的品着。越是喝着,身上越是冒出疲惫的感觉。

    放下端茶的水,他揉了揉太阳穴。叶雪装作当心的看着他,眼里露出些许忧愁,仿佛在为他担忧的模样。‘唐封’摇了摇头,站起身,一瞬间有些晕眩。随后眼神又清明起来,看来他这段时间是有些累了。

    目送‘唐封’离开,叶雪嘴角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这药最开始并不会见效,一定要坚持服用七日后才有效果。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紧迫,叶雪还不想这么冒险,可现在的状况可容不得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