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红楼遗梦(1)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英雄难过美人关,总有一个人让你抛弃你所坚守的信条,不顾身份的去爱她。

    “殿下?长公主殿下,早朝时辰将至,请您起身换上朝服。”清脆的声音将叶璃从混沌的意识中唤回,微微睁眼后,看到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从床上缓缓坐起身来,叶璃面上虽然是不动声色,但在少女替她穿上繁复的朝服时,已经将整个故事的情节撸顺。

    这个故事发生在古代架空王朝,男主是龙国皇帝龙允,女主是青楼名伶霓裳,两人在青楼邂逅然后相爱。

    但是因为受到摄政王封钥的阻挠,导致两人经历一段虐恋情深的爱情后,迎来了生死永隔的be。

    一个悲剧的结局,叶璃需要修复她它。叶璃现在的身份是龙允的长姐龙璃。龙璃爱慕封钥。

    这次的主要任务是龙璃,她想要和封钥在一起,让封钥爱上她。次要任务自然是修复剧情,让男女主在一起。

    “为什么又是攻略男人?”叶璃有些无奈的质问九十九。

    “能影响一个人最大的原因就是感情,女人的感情则是被影响最多的。我以为你早该知晓并适应了。”

    “退下吧。”叶璃竟然觉得九十九的话很有道理,让她无话可说。

    龙璃不仅仅是长公主,还是先皇特封驻守边关的将军。现在的时间点,是龙允与女主相遇前三年,他十六岁时候。

    而今天叶璃即将迎来的剧情,则是朝堂上最常见的一件事——削兵权。

    曾经就做过一次长公主,也不止一次享受过权利,叶璃对权利并不是那么在乎,能够保全自己就好。

    “殿下,阿金昨夜来报,您要寻的金息檀合香已经找到,您看要..……”替叶璃穿戴好朝服的少女名叫阿银,是她的贴身女婢。

    而她口中的阿金,则是跟随龙璃征战多年的副官。至于这金息檀合香是什么……

    “卯时四刻,将香送到摄政王府去。”淡淡地向阿银吩咐后,叶璃一手拈起朝珠,就向门外走去,身后的阿银连忙跟上,低低地道了声,“诺……”

    从长公主府到皇宫距离不算近,便是乘了马车,也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到宫门口。遣退阿银后,叶璃双手互插入袖中,向大殿走去。

    虽然已是入夏,但因为她来得过早,此刻天色方是朦朦亮起。原本叶璃以为,今天她会是第一个进大殿的,但在看到守门太监向她请安时不自然的神色,心里不由否决了这个想法。

    所以,当她看到那抹立于龙椅坐下方首位的身影时,眼皮跳了一跳。神色不动地走右侧,转身而就,视线不偏不倚地落入那汪如墨般的眼眸中。

    愣怔一瞬后,双手向前一抱,淡然道,“摄政王安……”许是没有想到叶璃会先自己一步开口,封钥眉宇轻动,最终唇畔只是牵扯出一抹淡笑,再向苏梓诺抱手回道,“长公主安,多年不见,风采依旧。”

    即便那张丰神俊逸的脸上笑意盈然,但那不及眼底的温度却是瞒她不住。而叶璃不是没有听出封钥口中淡漠而疏离语气,只是她跟他确实是多年未见。

    仔细算起来,从龙璃往军营去后,她跟封钥已经有八年未见。前几日班师回朝,封钥也因在病中而未出现在朝堂上。所以,今天反而是两人时隔多年的第一次会面。

    “摄政王亦如是,毕竟龙国第一公子之称,自然不是浪得虚名。”叶璃礼节性的客套话让封钥一愣,唇角温润的笑容不由加深,颔首轻笑后便不再说话。

    还未熄灭的宫灯和着才敞开的殿门投来的光线,交接在一处,映在封钥身上,晕开了一层柔和的光圈。其实,即便是与封钥八年未见,但龙璃对他的心意,整个西魏国无人不知。

    毕竟,如果每个月封钥都能够收到来自龙璃的礼物,饶是她人在边关,这爱慕之心,却早已传遍整个西魏。殿外天色越渐明朗,踏着最早的一缕晨曦,各路文臣武将陆续进了大殿。

    直到最后一名大臣进门站定,皇帝才在内侍的陪同下由内殿缓缓走出,最后在龙椅上坐下,听得百官跪叩朝拜高呼万岁。

    “平身……”龙允今天的语气有些疲倦,视线扫过殿内在封钥身上停了片刻后,冷着脸问道,“朕听闻摄政王因忧心社稷而罹患恶症,不知可曾痊愈?”

    原本关切的话一出口,整个殿内的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原因?简单不过,因为,从来与摄政王极不对盘的皇帝,今日早朝第一件事便是询问摄政王的病情,不是事出有因,就必定是讽刺。

    毕竟,皇帝与摄政王不对盘,早已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忧心社稷自是臣下本分,劳皇帝陛下为臣担忧,至于臣之恶症,已无大碍。”

    封钥躬身抱拳回话,脸上一派淡然的笑容,让龙允眼角抽动。半晌,才续道,“既然爱卿无事,那倒是朕多虑,今日哪位爱卿有本要奏?”

    “臣有本奏!”接下龙允话的,是一直未改变行礼姿势的封钥。即便是他沉润如水的声音让人难以反感,但龙允的眉心还是下意识地皱在一处,抿了抿唇后,才冷冷道,“准..……”

    恁谁都听得出龙允话中的不满之意,但封钥却仿佛不曾察觉般,脸上依旧染满笑容,便是不及眼底,但配上那张清隽俊朗的脸。只一眼,却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臣罹病休养之时,曾听闻长公主殿下力挫北胡三十八部联军,为我龙国永盛不衰奠下和平之基。”当听到自己被封钥提及时,叶璃半眯着眼,脸上神色不动,仿佛未察觉到云谦的意图一般。

    而坐在殿上的龙允视线停在叶璃身上,眉心更是拧成个“川”字。毕竟跟封钥相处了五年,他大概知道封钥即将出口的话,是什么了。

    “长公主殿下以女子之身创下如此功绩,臣恳请陛下论功行赏,赐封殿下为德信忠义王。”封钥的话语不疾不徐,但话中的意思,却是让整个殿内都炸开了锅。

    女子封王,即便是皇家公主,自从西魏立国以来,这是从未有过的。如此不合祖制的事,竟是从德孝忠义的第一公子口中提出,如何能不教人为之一惊。

    但是,当惊讶过后,除了站在叶璃身后一些武将依旧激动不平外。朝堂上这些已惯于官场的老油条们细细一想,却又沉静下来。

    至于原因,简单又简单不过。这龙璃以长公主身份封王,表面上看似赐予了她无限殊荣,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却又不是这样。

    因为,祖宗制度规定,封了名号的王爷,除了会被迁到所属封地外,其手中握着关于朝廷的一切职务,都须交归皇帝,再由皇帝重新选派人员委任。

    这样一来,如果龙璃封了王,那她就必须前往皇帝敕封的领地,把她手中握着的边关三十万大军的兵权交归皇帝所有。所以,明里封钥是在为龙璃请封,但实际上,他是在用封王的这种方式,将龙璃手中握紧的三十万大军,收归朝廷所有,彻底断了她想要以兵权谋反的心思。

    毕竟,对于尝过权力滋味的人来说。一个虚有封号贫瘠封地和无甚职权的王爷,跟那三十万重兵相比,孰轻孰重,自然是不言而喻。在明白了封钥的意图后,许多了然于心的大臣只得感叹,恐怕这朝堂之上除了这位从先皇去后就掌握朝堂的摄政王,便是此时坐在龙椅上的皇帝,也不敢随便动这位长公主手里兵权的心思。

    龙允当然明白封钥的意思,但当他的视线看到一脸冷淡的叶璃时,不由微微垂了垂眼睑。先皇子息薄,再加上后宫女人间互相争斗。

    直到他继位时,整个皇宫除了他这个皇子外,就只剩下几位公主。而他这位长姐,与他皆为先皇后所生。便是她早早就去了军营,但关系之厚自不用明说。他从边关传来的消息中知道,这位长姐虽不是长袖善舞,但治军有方便是比之男子也不输半分。

    她对军队倾注的心血之多,他只听闻便也知道。就算是知道她没有反意,但如果当真要把兵权从她手里夺走,恐怕,真是比杀了她还难受。

    是以,龙允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只得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叶璃。如果她当真厉声反对,他再从旁帮上一把,暂时让封钥动不了她的兵权的主意。

    “长公主,对于摄政所提之事,不知你意下如何?”龙允的话音一落,整个大殿顿时鸦雀无声。在知道皇帝虽没表明态度,但心里已偏向叶璃这方后,每个人都抱着不同的心思观望着这场文臣与武将的战争。

    而对于那些如狼似虎的目光,一双双看好戏的目光,叶璃则是恍若未觉,只向前抱手躬身行了一礼,淡然道,“摄政王所提之事,本宫只觉得与祖制不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