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红楼遗梦(2)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呼……在说完这句后,叶璃脸上无甚表情,封钥脸上笑意盈盈。但所有人仿佛都看到一场唇枪舌战的苗头般,只差没有支着脖子摇旗呐喊来助威。

    温润如玉的俊脸上勾勒出一抹浅淡的弧度,封钥唇口开合正欲说话,一字都还未出口,就被叶璃的声音掐断。

    “不过,若论功绩,本宫自认能胜德信忠义这四字。所以,并无理由反对摄政王所提之事。”

    哗......

    叶璃的话一出口,整个大殿顿时一片哗然。但在龙允目光的威慑后,又悄悄地归于平静。饶是提出这封王这事的封钥,也在苏梓诺说出这话后愣了片刻,脸上的愕然之色一闪而逝却是让叶璃捕捉入眼。

    毕竟,他真的没想到,叶璃会答应得这么爽快。让他连准备许久的驳斥之词,瞬间烂在腹中。比起迅速回神的封钥,殿上的大臣连同龙允在内,皆是讶然不已。

    半晌后,龙允率先回过神来出声道,“既然长公主如此说,摄政王以为如何?”明显,龙允并不接下叶璃的话茬,再次一抛,又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了封钥。

    殿上的众人在叶璃的话后观望看戏的心态已去了大半,无论怎么样,连当事人都不在意,这次唇舌交战肯定是吵不起来。

    “臣以为,陛下可择吉日拟旨,敕封长公主殿下为德信忠义王,除封地外,当以尊王之规格例行赏赐,以彰显我西魏之国威。”封钥字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加之殿内鸦雀无声,是以声音绕于殿内,让人生出种说不出的空旷感。

    直到耳畔那缕清冽的声音落下,叶璃微微抬眼看了看龙椅上的龙允,不出意料地瞟到了他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上布满纠结之色。

    轻叹摇头后,便先于他开口,唇瓣才张,耳畔就传来一道如轰雷般的声音。“末将有事要奏!”洪亮的男声打断了叶璃堪堪要出口的话,一同被打断,当然还有准备开口的龙允。是以,此刻的龙允脸上的神色,实在算不上太好,却还是耐着性子道,“有何事张爱卿有何事要奏?”

    得了龙允的准,一身墨蓝朝服的武将张宇之立刻起身道,“臣以为,长公主殿下虽军功卓著,但若是违了祖宗法制以女子之身封四字王,却是不够。如此一着,实于稳定军心有所不益。”

    张宇之的话让龙允皱起眉宇,这个张宇之看来当真是个莽夫。封钥这明封王,暗夺兵权这一招,明明连龙璃都没有反对,他偏偏要出来横插一脚,当真是拿封钥这个摄政王不放在眼中。

    或者说,他怕是只看到表面荣光,未曾理解封钥此着真意。是以,才觉着封钥是在帮助龙璃讨封赏,因此心里兀自不平,才激愤得出言驳斥。

    当然,龙允自己也知道,既然云谦提出此事,便已经想好理由堵塞这些人悠悠之口,他又何必浪费自己的口舌与这个莽夫多作解释。

    “禀陛下,臣以为,此番长公主殿下力挫北胡众部,迫使他们递上降书并岁岁纳贡。如此功绩,便是龙国开国以来也无人做到。”

    不出意料,封钥温润的声音在殿上响起,话语间却是撤去了之前的强硬,和着面上的微笑,听上去柔柔的却有着说不出的威慑力。

    便是在沙场磨练过的张宇之,也让封钥话中似是无意漏出的威慑之意,弄得浑身一颤。

    “呵,如果说单说对龙国的贡献,张将军戍边二十年,可现在南蜀国不臣服于我国还不说,时不时还扰我南方百姓。身为戍边将领,张将军偶尔更是让南蜀国抢走一两个城镇,这点,您又拿什么与身为女子的长公主殿下相比呢?!”

    明明说话之时封钥俊脸上笑意盈然,一双好看的墨瞳直直地凝视着身形僵硬当场的张宇之,眉目间婉转风流恁是让殿上众臣看迷了眼。

    可是,这只是没有被他盯着的大臣。而至于这位被封钥“重视”的张宇之,则是几乎颤着身形,只差没跪在地上讨饶。

    “请摄政王见谅,张将军与本宫皆为军人,有此担忧实属正常。”叶璃的声音让前一刻还沉溺在封钥温文尔雅外表下的众人回过神来,先是有些诧异地看了她。

    听到她的话后,立马又有人起了看戏的心思。不过很可惜,叶璃很讨厌被人当做猴看的感觉。所以,这遭他们恐怕是注定要失望了。

    “既然如此,那长公主以为该如何?”龙允皱着眉开口询问,不解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叶璃身上。现在,他当真是摸不清自家长姐的这脾性。

    不但对收兵权一事不加阻拦,甚至甘愿奉上兵权,这与她以往实在有所不同。是以,当听到叶璃如上说后,他倒是一时也猜不透她心里作何思考,只得顺着她的话头接下去。

    “嗯,本宫以为既然张将军认为本宫无有配上四字王的实力,那便请皇上让本宫与他斗上一回,若本宫胜了,张将军的异议似乎也不存在。若是本宫败了,便卸甲归田,如此,不知道张将军可是满意?”

    有人不服气,那就打到他服气就好了。

    说话时,叶璃回头看了张宇之一眼。在触及她投来的视线后,张宇之久经战场风霜的脸上猝然一怔,眼底闪过丝丝惧意。他太懂那对漆黑如夜的瞳孔中透出的光芒,带着几分杀戮,残忍却又决绝。除了那染血的沙场,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能培养出那道几乎可片肉蚀骨的目光。

    顿时,张宇之心生怯意,刚要开口讨饶,却被龙椅上一脸冷然的少年皇帝抢先道,“准奏!”

    准备好慷慨激昂的话被噎在张宇之喉间,现在他心里突然好后悔,如果早些听了副官说的,改了自己这个冲动易怒的毛病。恐怕,就没有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窘境。骑虎难下……是他所能想到形容自己此刻处境的成语,也亏平常读书本就不多的他能想到这个词。

    可惜,就算是再多塞几本书在脑袋里,除了跟叶璃一战之外,穷碧落下黄泉,都已经无法解决此刻困境。被现实打败后,张宇之重整心绪又想到,他好歹比那个龙璃年长许多。

    恐怕他从军的年限已经够她的年岁,而且他又是男子,单凭她一个才十八年华的少女,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他要烦恼的,恐怕是怎么控制力道不伤了这个公主。

    幸好,他这个人很心态很正。所以,就对龙允躬身行礼道,“既然长公主殿下如是说,末将也觉得如此甚为合理,如此便请殿下赐教了。”

    一场比试开始

    一场比试进行中

    一场比试结束

    一众官员都觉得,张宇之如他所想的那么乐观,那真是太好不过了。当叶璃的长剑尖堪堪停在张宇之咽喉前一寸之地时,他整个人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

    右手举起正劈下来的长剑停在空中,一双虎目就这么对上叶璃的视线,愣愣的,怎么也无法移开。

    整个比武场鸦雀无声,即便是呼啸而过的风声,在此刻也显得响亮却又刺耳。露着森芒的剑尖缓缓从张宇之喉前移开,每移开的一秒,仿佛都在割裂着他鼓动不已的心脏。

    张宇之不得不承认,他在自己向叶璃抢攻第一招时,他就已经失去作为猎人的资格,沦为了她剑下的猎物,毫无反驳之力。他自认武艺不逊叶璃几分,但他缺少的,就是她的隐忍和耐性。

    所以,她胜,他败。就算是不甘心,张宇之却也只能承认,这个少女心性,比他更适合于行兵打仗。无怪乎自古以来便以强悍北胡,便是三十八部联军濒临城下,她也能力挫强敌,守卫疆土。

    “殿下武艺卓越,末将认输,德信忠义四字,殿下实至名归。对于末将之前鲁莽之举,请殿下原谅则个。”张宇之向苏梓诺躬身道歉,骄傲自大如他,从出生至今是他第一次认输,就算对方是个女子,他却也知道,比武时场上只有成王败寇。他败了,却败得心服口服。

    “张将军过谦,若非你有旧伤在身,本宫也难以如此轻易取胜。”愕然地望着一脸冷淡的叶璃,张宇之满眼全是惊讶。

    他没想到,这个不过十八岁的少女,竟然看出了他有旧伤复发之症。看来,她果真是不简单。苦笑着白话了几句,没有得到叶璃的应声后,张宇之只得向上座的皇帝请饶。

    “罢了,既然胜负已定,朕便择日下旨封王。此事,交由摄政王处理,朕相信,摄政王定会不弗了朕之意。若无他事,除了摄政王与长公主,众爱卿便跪安罢……”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乾清殿内,一众官员鱼贯退下,只余叶璃姐弟与封钥在比武场。叶璃收起长剑,由宫人拿好后便走到龙允面前欲躬身行礼,却被龙允先一步阻止道,“此刻无外人在,皇姐无须多礼。哦……朕倒是忘了摄政王,不过,朕与长姐姐弟情甚笃,朕想摄政王定然是不会介意的,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