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红楼遗梦(4)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说,自从封钥病后,她已有许久不曾与他见面。如今四下无人,她自然是欲遣退众人,好好凝视自家心上人,以慰藉相思之情。

    只可惜,叶璃和龙允前脚刚走,封钥就立时起身向皇太后躬身抱拳道,“臣尚有要事,便告辞了。”

    “封哥哥!你...”娇媚柔嫩,婉转非常,皇太后泪眼朦胧地看着云谦,连宫女都来不及遣退,就欲起身捉住他衣袖。

    只可惜封钥向后一闪,便躲开了她伸过来的柔荑。甚至来不及失落,皇太后就对上了封钥言笑晏晏的模样,他清隽的容颜如沐浴在春风中,让她迷醉得不可自拔。

    前往雍和殿的路上,叶璃与龙允一前一后,步调出奇的一致。直至两道身影没入殿门中,龙允才先开口道,“长姐,弟弟对你不住……”

    对于龙允的话,叶璃自然是知道他所言之意。略微思忖片刻后,反而是停下脚步,示意他屏退左右后,两人在后殿花园中落座。

    与泰和宫不同的是,雍和殿的花园没有一株盛放的花,满目皆是青翠的竹林。呼啸而过的风带起层层叠叠的竹叶,窸窣而细碎的声响,灌满了整座苍翠的林间。

    “阿允,你既然称我一声长姐,那又为何不知道,我亦是将你当做弟弟。既是姐弟之间,又何须这么多客套。”叶璃的话让龙允先是一愣,旋即稍带稚气的俊颜上露出一抹苦笑,有些无奈地挠挠头续道,“我知道,阿姐是为了他……”

    龙允口中的他是谁,姐弟两人心知肚明。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阿允,他可曾教导过你。为人君者,自当慧剑斩情丝,无欲无求,遇到万事皆要将自己抽身事外,才可寻出解决良方?!”

    叶璃声音清脆,目光灼灼如炬,看着龙允微一愣神后,才想到点头答应。云谦在他初登大宝之时,确实是教导过他这席话。只是……见他不语,叶璃也不以为意,只轻轻呼吸开口道,“所以,就拿今日我封王这事来说。抽身事外,你该看到的是,封钥抱着跟我鱼死网破的心思,来在大殿上提出此事。”

    “因为他知道,结果只有两种。其一,我乖乖听封,将兵权交归你手中。然后往封地去做个闲散王,这样对大家都是皆大欢喜;其二,如果我不愿放弃兵权,那么久极有可能趁机谋反。而他早已与我麾下一员将军商议好,若我到时候有反叛之心,那位将军会假意逢迎,最后倒关键时刻再倒打一耙,让我再也没有还手之力。”说话时叶璃声音不疾不徐,仿佛说的完全是个与她无关的故事,可龙允却是听出了风雨欲来之势,是以,半晌也未曾接下叶璃的话头。

    而叶璃自然也没想过他会接话,反倒是自顾地续道,“对于军人来说,每一场战役都是以命相搏。所以,如果到时候那将军当真反咬我一口,因我从不防备他,因而那时候定会给我重创,导致我兵败垂成。这时,再以反叛之罪处决我,便也消除了我拥兵自重的后患。”说完又思忖了半晌,叶璃又道:“不过,第二种方法,当然不是他所愿意的,但他却不得不做最坏的设想。是以,在我回皇城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如何让我接受封王,甚至为此他这么多年不惜对我虚与委蛇,收下我的礼物以安我心。目的,就是要让他也成为压制我的筹码之一。”

    “你是说,封钥他从八年前就已经把算盘打到你身上?!”在听到叶璃所言后,龙允愕然出声,此刻脸上再不见了朝堂上的冰冷之色,反而满是讶然。

    因为,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封钥从他还未坐摄政王之时开始,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了龙璃身上。就好像,他知道龙璃会在日后有所作为;就好像,这么多年他对龙璃暧昧不明的态度,是为了日后牵制住她。

    这么深沉的心思,饶是他这个惯于帝王之术的皇上,也难以达到一二。所以,说这个龙国第一公子长袖善舞,当真是.……亏待了他……如此缜密的心思,世上便是有人能有,却也无法如他一般十年如一日地去执行每一步。

    此刻龙允只觉得后背一凉,整个人便陷入一股颓然中。将龙允的汗颜之色收入眼中,叶璃轻声叹道,“阿允,我告诉你这些,你以为是为了什么!?”

    被叶璃一反问,龙允立时回神,木然看向她后,立时皱起眉宇,思索片刻后,却词不达意道,“你既然知道他的心思,那为什么这么多年还这么对他……”对他那么好,好到龙允自己都看出,那与其说是顺水推舟,还不如说是情根深种。

    见龙允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额问题,叶璃也不恼,她能说那不是她是龙璃么,封钥心思太深龙璃根本就没有看清。而她也是长期处于的环境,以及几个世界的经历才看明白。

    叶璃唇角牵扯出淡淡一笑,宛若远山的眉眼柔和了几分,“自然是我喜欢他,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

    对于叶璃如此坦白,龙允是万万没想到的。但是,一时间他又想不到什么话来说。是以,两人沉默片刻后,倒是叶璃率先重启话头道,“我将此事告诉你,只是因为,武将拥兵自重向来都是君之大患。他藏着如此心思剪除我的兵权,目的就是为了你,或者说,是为了整个龙国平稳的江山社稷。你说,如果我当真有反意,拥兵自重,那么到时候龙国内乱,受害的除了我龙国还有谁!得益的除了其他三国,还有谁!”

    “所以,我只是想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龙国江山。而你,在未亲政之前,万事必须多听听他的意思,然后形成自己的见地。亲政之后,亦不可立刻架空他的权力,许多事还需仰仗他。”

    说道此处时,叶璃顿了顿,一双如墨般漆黑的眸子看向远方,不等龙允回话又悠悠说道,“不过……恐怕,到时候你就是想留他,也是留不住的……”

    龙允重新细细品了回叶璃的话,恍然间似明白了什么,微微低眸黯然道,“阿姐,我,我并未怀疑过他。我只是,只是看不得他这些年对你不冷不热的态度。”

    蓦然回头,叶璃对上龙允欲言又止的模样,两道目光交汇,龙允良久才轻声叹道,“母后早亡,我当年年幼,在宫内只能依仗皇太后庇护而活。深宫如无血修罗场,但我能存活至今甚至坐上皇位,我感谢从来不是自己的心思,我感谢的是阿姐。因为我知道,当年若不是阿姐往军营从军,一步步升至将军握有重兵,我又怎么能在后宫得到庇护,又怎么能坐到这九五之尊的位置。一切,只因为,你是我血浓于水的阿姐……”

    这回惊讶的人轮到了叶璃,但这情绪也停留片刻,笑着说,“既是姐弟,如此言谢就太过客套了。只是,我便以姐姐身份求弟弟一次。那三十万军队,若是可以就交由彦霖来领,宏宇,他恐怕还不够资格,而且手下人也不会服他。”

    提到宏宇,龙允当然知道此人是谁。这人恐怕便是封钥暗插在边关三十万军中的那位将军。

    自然,宏宇也是皇太后的大哥。如果此时他答应了叶璃,那恐怕他跟皇太后关系,会更加恶化。

    因为他有预感,不久皇太后就会来找他,让他将三十万军的帅印交给宏宇当然,他又怎么会那么做。

    从雍和殿出来,才拐过上书房门口,叶璃就遇到同样正欲出宫的封钥。抱拳客套一番后,封钥倒是率先开口道,“不知臣可否有幸与长公主殿下同行至宣武门?”

    淡淡地嗯了一声后,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宣武门走去。然而虽说一路同行,但直至到了宣武门外,两人都没说一句话。叶璃不说话,是因为还不到时候,封钥不说,她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出宣武门,一身着蓝袍的小厮就迎上前来,在向封钥恭敬行礼后,也朝着叶璃同样来了个全套后才道,“王爷,您的轿撵出了些意外,可能须得等上两刻钟方能过来。”

    “无碍,你且将此事处理好,本王在此等候便是。”封钥抱着手淡然微笑,蓝袍小厮得了令便也欲向两人告辞离开。

    “且慢!若是摄政王不嫌弃,本宫便送你一程,不知意下如何?”叶璃的声音让封钥微微侧目,视线停在她毫无表情的脸上片刻后,就微笑着应道,“如此,臣便多谢长公主殿下盛情。”

    如此以来,叶璃和封钥就先后上了长公主府的马车。车轮声响动,车内的两人一人闭目小憩,一人微笑恬淡。马车缓缓驶入朱雀大街。

    “九十九,我能不能不攻略封钥。一切的暧昧不过是假象,封钥对龙璃无意,而且封钥这样的男人爱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