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仙道无情(3)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叶璃是痛醒的。灼热与寒冷随着血流在体内交织,融合。如同两个极端,半边身子灼热难耐,半边身子冰寒刺骨。叶璃募地睁开了眼睛,眼球被外界光线刺痛,顿时沁出些许泪水来,叶璃眯了眯眼睛,再次睁开时发现眼前全是白茫茫的雾气。

    她此时正靠坐在一方豪华的浴池中,浓如实质的白色蒸汽打着旋缓缓上升,周身的水像是有生命一般绕着她缓缓流动,倚靠着的池壁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不远处的兽首正‘噗噜噗噜’地吐出水来。

    叶璃试探着动了动身体。虽然还是疼痛难忍,但是到底有了几分力气,这水里含有浓郁的灵气,在池水的温养下,黎钥察觉到自己丹田和内脏处的伤口已然恢复了许多。

    因为雾气蒸腾,叶璃看不清池子周边的情况,但是她能够感觉到,自己周围并没有人,祭夜应该是在救了她之后,便直接将她扔在这里了。

    身上的衣服早已片片缕缕,叶璃嫌弃地甩掉外衣,只着单衣,在水里练起《佛生莲》。

    因着叶璃这具身体资质极高的缘故。在她运转《佛生莲》时,池水和头顶盘旋的雾气形成了猛烈的漩涡,围着叶璃激烈地转动着。

    勉强将第一重运转了一遍,叶璃不得不停下动作,她此时脸色惨白,额头上全是冷汗。

    随着她动作的停下,头顶盘旋的雾气一顿,骤然全部消散开来。水波也像失去了方向,大力拍打在池壁上。

    等汹涌的水波变得平静之后,叶璃从水中爬了起来。因她先前的动作,周边的白色雾气消散了不少,叶璃看清楚浴池四周的同时在不远处找到了衣物和几个白色小瓷瓶。

    叶璃拔开塞子,将丹药倒在了手心里。通体雪白的丹药,闻起来隐隐有草木的清冽香气,让人精神一振,脑中清明,这应是上品凝神丹。

    叶璃打开了另两个瓶子,一瓶里面是辟谷丹,一瓶则是白色带有红纹的伤药。凝神丹和伤药对她来说有用,辟谷丹却是无用的。

    这具身体本该是金丹期修为,因为被那宗主毁掉丹田,她如今的修为在练气期七层,尚未筑基,还需要像个普通人一般进食,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她啃食青草的行为。

    叶璃放下药瓶,换上干净的长衫,辨着方向朝外走去。只是走着走着,叶璃就觉得不对劲了,这浴室似乎有无限大,她怎么也走不出去,她走来走去只能重新回到池边坐下,吞下伤药后继续练起《佛生莲》来,这里被人下了禁制,并不是凭现在的她能够解开的,既然不让她出去,她就待在这里好了。

    不过,……食物倒是个问题。一旦沉浸在修炼中,外界的时间过得尤其迅速,等叶璃终于练成第一重的时候,她惊喜地发现,丹田处灵气忽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循环,虽然这些灵气循环一会儿大部分都逸散了,但叶璃还是激动无比,要知道丹田处可以开始存储灵气,这代表她可以重新开始修炼了!

    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叶璃开始更为疯狂地练起《佛生莲》,昼夜不分星辰转换,丹田内也积聚的灵气渐渐变得浓郁,等叶璃感受到一**的冲击时,赶紧倒出几粒凝神丹服下,牵引着体内的灵力冲击丹田,准备进阶。练气七层、八层、九层、顺利筑基……涌动的灵气还没有停下。

    筑基前期、中期、后期!她竟然一举冲进了筑基后期!甚至丹田里的灵气还在隐隐涌动,有突破的迹象。叶璃猛地睁开眼,感受着体内充沛的灵气,嘴角翘起,心情无比的愉悦。她这次直接从练气七层冲进筑基后期,和她这么多天来的辛苦脱不了关系,但是主要的原因还是原主曾经也有一次突破练气的经历,所以这次相当于在原主的基础上再一次筑基,自然无比顺利。

    等到兴奋的喜悦过去,叶璃才顿觉头晕眼花,只觉得胃部灼痛难耐,虽然她的身体一直有灵气的不停浇灌,但是筑基前她就是一个凡人,同样需要五谷杂粮,饿了这么久,身体已不堪重负,她现在急需进食。

    叶璃使了个诀,除去身上的污垢,起身再次试探着往外走去,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她容易就走出了浴室。踏出一步,叶璃几乎瞬间就从雾气蒸腾的浴室来到了一处宽敞的平台,叶璃朝后看去,身后竟然空无一物,但是眼前人来人往,好似没有人发现她凭空出现一般。

    叶璃挑了挑眉,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果然有人注意到了她,并且喊住了她,“喂喂喂你!就是说你,我们这边都要忙死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偷懒?!今天不想吃饭了吗?!”喊住她的是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左右的男子,待叶璃转身时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艳之色,随即又恢复了满脸的不耐烦,“新来的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快点跟我走!”

    他说着便要动手拉叶璃,叶璃身子微微一侧,躲过了他的手,“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怪男子会错认,因为她发现这男子身上的白色长袍跟她这件很相似,只是细微之处有些差别而已,而且这衣服隐隐让她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听到叶璃的话,男子先是愣了一愣,而后讽刺道,“想偷懒找个好点的借口,连天衍宗都不知道了?还是你连自己外门弟子的责任都不知道?!”

    “快点跟我走,晚了有你好看的!”男子恶狠狠地威胁道,又伸手来拽她。叶璃不轻不重地拂开他的手,皱了皱眉,“我自己走,你带路。”男子收回手,朝旁边‘嘁’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

    叶璃则慢慢地跟在他的身后,往吃饭的地方走去。原来是天衍宗?难怪她会觉得身上的衣服有种隐隐的熟悉感,她曾经远远见过天衍宗的外门弟子下山采买。

    天衍宗是比沙娄宗的规模还要大得多的修仙门派。自愿拜入天衍宗,但是资质较差的一群人便都是外门弟子,这些人基本上一生都无法筑基,吃喝住行都要靠自己负责。

    远远地到了饭堂那边,有人站在门口冲这边骂骂咧咧道,“梁才!你死哪里去了?!帮忙的时候不回来,饭好了就立马回来!滚滚滚!今天没你的饭了!”

    “哎!伍哥,”身前的男子连忙上前,搓着手满脸的讨好,“我这不是回来了吗?饭好了?”那位叫做伍哥的肥胖男子哼了一声,“吃吃吃只知道吃,叫你去找人帮忙,你找到你他娘肚子里去了吗?!”

    “这可不关我的事,”男子竖起大拇指朝身后指了指,“看着没?后面那个新来的,她不愿意来帮忙我也没办法。”

    “行行行!滚去吃饭吧你!”伍哥不耐烦地踹了梁才一脚,等他扑腾着进了门,这才转过身来,看向静静地站在那里的叶璃。

    几乎是第一眼他就怔住了,随后围着叶璃转了两圈,摸了摸下巴,满眼都是不怀好意。“新来的?”

    “嗯。”叶璃淡淡地应道,只是看着眼前男人眼底色情的光,不喜地蹙了蹙眉。

    “想吃饭?”他又问道。叶璃几乎可以猜出男子打的是什么主意,到底是外门弟子,说是前来修炼,不过也有很多人是因为这里有吃有喝跑来混日子的,显然她就遇到了这样的人。

    “想,身为外门弟子,我难道没有资格吃饭吗?”叶璃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当然,当然可以,”男子嘿嘿笑着,伸手就来抓叶璃的手,“伍哥这就带你去吃饭。”

    叶璃迅速地退后两步,看着男人不死心地扑上来,远处明明站着几个男子,可他们也不上前,居然就直直站在那里旁观,眼里闪过一道冷光。

    顿时筑基期的修为顿时朝四周辐散开来,不止是眼前的男子,还有那几个旁观的男子立马被压制在地,脸色惨白,满头冷汗。

    叶璃上前一步,看着眼前男子不受控制地跪在她身前,双手趴在地上,簌簌发抖的模样,笑了笑,轻声问道,“我有资格吃饭吗?”

    “……有,有当然有,您,您请……”男子连牙齿都在打颤,心里害怕极了,在修仙者的世界里,崇尚实力为尊,就凭着他刚刚的冒犯行为,眼前女子毫不犹豫地杀了他都有可能!这样一想,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在了地上,连大腿也止不住地发抖。

    “哦?”叶璃轻飘飘地应着,随即又道,“你就跪在这里吧,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你什么时候再起来。”

    “是,是是是!”男子连忙保证道,看着视野里一角白色裙角终于轻飘飘地划了过去,几乎跳出喉咙的心脏才重新落回肚子里,他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脖子,满脑子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因为饿得太久,叶璃只是稍微吃了点清淡的东西来缓缓,她喝完粥之后,擦了擦嘴,站起身看着旁边瑟瑟发抖的梁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