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仙道无情(6)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艳身为沙娄宗宗主之女,况且实力不错,这种出风头的事情她断然不会拒绝。叶璃要是直接找那父女两人报仇,说不出个由头定然会被沙娄宗所有人追杀,若是实力强大自然不会害怕这些,但是苍蝇飞来飞去也着实烦人。

    反而在比试台上,她根本不需要理由,完全可以正大光明地出手。凭着苏艳对她的仇恨,一见面再被她刺激几句,定会失了理智,到时她便可为父母还有自己报仇了。

    叶璃想通之后心情不由得转好,她起身朝门口走去,“你今天想吃什么?”祭夜起身连忙跟了上去。

    “……上次那个丸子不错、还有……”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

    时光如白驹过隙,修仙岁月更是如此,在叶璃修为达到金丹后期时,宗门大比终于开始了。在《佛生莲》的帮助下,叶璃修为的确增长很快,但是却又是稳扎稳打,到了金丹后期后黎钥也没有着急着冲击元婴期,而是暂时停在了金丹后期,进一步稳固自己的修为。

    当听到祭夜要带着‘弟子’参与宗门大比的消息时,天衍宗宗主着实愣了愣,先不说祭夜长老以往根本对这些事情没兴趣,就是他悄无声息地收了个徒弟这件事也足够他惊讶的了。

    路途上宗主没少打量叶璃。叶璃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心里却在想着,上次一别已经快二十年,真不知道苏艳父女见了她后是什么表情。

    入场之后诸多灼灼目光毫不忌讳地看了过来,无外乎都是衣阙飘飘的女修,目光的终点都在一身红衣的祭夜身上。他今天着实抢人眼球。

    在修仙界俊男美女扎堆的地方,祭夜的美貌也极为突出,何况如今众人多是宗门白衣的情况下,他一身大红色的袍子几乎要烧起来一般。

    叶璃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场,坐在祭夜身后不起眼的地方暗中朝周围打量着。在看到某一处时,她就抑制不住地勾了勾唇。苏艳察觉到毫不掩饰的目光时怔了怔,目光从红衣男子身上移开,转到他身侧略后方的位置。

    只一眼,苏艳一下子捂住了嘴,差点惊叫了起来!那是……叶璃?!!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还活着?!!苏艳双手猛地握紧,待看到对方视线早已不在她身上,而是低着头轻抚着怀里白毛蓝眼的猫咪,那猫咪还时不时眯着眼乖乖地舔着她的指尖时。

    一股火气猛地窜了上来,烧的苏艳眼睛发红。这明明是那只她找了几百遍也没找到的神兽!凭什么?!

    苏艳周身气势猛地一乱,坐在身边的沙娄宗宗主注意到了女儿的不对劲,见她咬唇恶狠狠地瞪着一个方向时,也朝着那个方向看去,不过看到安静坐在那里的女孩子时,眼神募地冷凝起来。

    他收回视线,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一股温和的灵气便顺着两人相触的地方流了进去,安抚着苏艳暴虐的气息。

    “她丹田被毁,就算侥幸留得一条性命,如今也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材。莫为了她乱了心智,不值当。”他哪里知道苏艳此时早已理智全无,见到了那只猫咪后,苏艳整个人都在发抖,前世被撕裂时她痛苦的尖叫声不停地在脑中回旋,全都化为了滔天的恨意。

    听到父亲的安抚时她眯了眯眼,冷笑,“废材还留在这个世上做什么?还不如我帮她一把。”苏艳说的十分自信,在除去叶璃之后,她的修为便突飞猛进,更在身为一宗之主的父亲提供的各种丹药的情况下,迅速结丹,如今已是金丹初期修为,叶璃被废前,也不过是筑基期修为,她丹田被废不能修炼,如今怎能比得过她?!

    如此一想,苏艳便安下心来,她能杀黎钥一次,定然能够杀她两次!在宣布比试开始后,苏宗主拦都拦不住,苏艳率先就跳了上去。苏艳衣裙飘飘,站上台上后做了个礼,朝周围朗声道,“我乃沙娄宗弟子苏艳,率先守台,请各位不吝赐教。”

    在宣布比试规则时,其中有一条便是率先守台者若是连续赢了三人,那他便可以向在场任何一人提出挑战,无论修为如何,被指名之人必须应下挑战,否则将失去参赛资格。

    叶璃抬头看了苏艳一眼,正对上苏艳看过来的满是恶意的眼神,叶璃轻轻笑了笑,举起怀里的猫咪,握住猫咪的爪子朝那边挥了挥。

    苏艳面色果真更加难看。这时,有年轻男子跃上比试台。“我来挑战,”男子说道,随即朝苏艳道,“我乃紫音派弟子……”

    “你话太多了!”苏艳还未等男子介绍完,举着剑便迎了上去。年轻男子一惊,有些狼狈地躲过这来势汹汹的一剑,他面色难看地祭出武器,毫不犹豫地反击起来。

    苏艳招招狠辣,加之修为要高于年轻人的缘故,她很快便将青年男子挑下台,神色间没有丝毫疲惫。“接下来谁来挑战?”

    “我!”一个白衣女修喊道,飞上了比试台。叶璃几乎没往台上看,她一直逗着怀里的小猫咪。这只猫当然不是那只神兽,她不过是顺手找了只长相相似的猫咪,带过来让苏艳看一眼的,或者是恶趣味地想看苏艳失去理智的模样。

    如今她果然就急不可耐地出手了,不是吗?叶璃挠着猫咪的肚皮,听着猫咪小小的呼噜声,心里觉得极为喜欢,她本来早就应该去找那只白虎神兽了,但是因为一直苦于修炼的缘故,连下山的机会都没有。

    叶璃心想,不如趁着这次比试过后便去找一找吧,毕竟是本该属于她的东西。台上你来我往,比赛极为激烈。

    “啊~!”众人惊呼,叶璃抬头看去,正看见台上一中年男子吐着血滚了下来。苏艳手一甩,将剑上的血滴甩落,唇角微扬,转身用剑指向叶璃的方向,声音冷冽道,“你,滚上来!”

    声音里的恶意不加掩饰。众人稍微愣了愣,看向叶璃的目光里便多有同情了,苏艳的实力摆在那里,好几个出色的修士都败在了她手上,她还不见丝毫疲态。

    如今指名要叶璃上台,这明明是早有预谋,两人私下里不对付,顾忌着宗门关系不好动手,所以在此光明正大地报仇抱怨。叶璃的手顿了顿,浅浅叹息一声,站起身来抱着猫咪走到了侧躺在椅子上的祭夜身边,摸了摸小猫的头,将猫递给了祭夜。

    祭夜十分自然地伸手接过,单手圈在了胸前。叶璃这才转身,慢悠悠地顺着台阶朝台上走了上去。苏艳本来被叶璃如此悠闲的态度气得够呛,转眼却见她并不像其他人一样直接飞身上台,苏艳突然就笑了,笑里满满的都是讽刺意味,瞧瞧!这就是当初的天才叶璃!天才!如今竟连凡人都不如!

    这边叶璃已经慢条斯理地走到了苏艳对面,开口道,“我……”

    “你竟然还没死?!”苏艳直接开口打断她的话,手一挥,一把发着紫光、像是一把匕首一样的东西便浮在了她胸口前,不停颤动嗡鸣着,叶璃冷笑出声,“既是如此,那么今天我便要你——”

    苏艳双手合十,再张开时那匕首光芒大盛,几乎漫天剑影,铺天盖地朝叶璃冲了过去,配合着苏艳狠厉的声音,“死——!”

    早在苏艳祭出本命法宝时就有人惊呼出声,那分明是另一位飞升的长辈留下的一小块剑胚,当初也是通过大比被沙娄宗赢了去,倒是没想到沙娄宗居然会舍得拿出来,给这女娃做了本命法宝!

    苏艳本就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如今这样的法宝一出,几乎连周围的人都隐隐感到压迫,有人已被光影刺激的睁不开眼睛,另外一些人看着站在漫天剑影中间,站在苏艳对面,显得愈发渺小的女修,都有些不忍地眯了眯眼。

    这一招下去,她可不得千疮百孔!只有高台之上的祭夜,伸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猫咪的毛,看着台上万分紧急的情形,唇角微勾,竟然轻轻地笑了起来。

    “啊!”有人看着台上女修竟然伸手就去抓那匕首,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似乎已经看到了那血肉横飞的场景,这一下子下去,恐怕那女修只会灰飞烟灭了!苏艳志得意满地看着那边,只要一想到那血肉飞溅的场景,她心底就止不住地兴奋起来,眼底诡异地隐隐发红,看到叶璃伸出手时,她暗啐一声,蠢货!想要抓住我的本命法宝,当真是……只是,待看到对方的下一个动作时,苏艳募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你……”

    她话未尽,便胸口剧痛,“噗”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她抚着胸口,擦了把嘴角沾着的鲜血,面如金纸,眼睛猩红地朝叶璃看去。

    这一看,众人脸上都忍不住显露出惊疑之色来。率先发难的苏艳捂着胸口摇摇欲坠,而想象中本该飞灰烟灭的女子居然伸出手,轻飘飘地便将那匕首夹在了指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