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双面魔女(3)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如同大多数的仙侠剧里一样,习武之人穿着紧袖口的衣服,可是却不是谪仙一般的白色,也不是暗黑系的黑色,而是暗的红色。不过,这一身暗红色的衣服,紧身的腰带,将她身体曲线勾勒的曼妙无疑。再加上原主这双狭长的眸子,即使不印口红仍旧如花瓣一般嫣红的唇,还真有几分魔女的意味。

    叶璃走出门去,瑜娘正好走过来。“呵呵,估摸着姑娘这会儿已经梳洗好了,那就随我去见教主吧!”

    血殺教的府邸很是威严,除了旁边几间还算不错的厢房以外,出处都守卫严明。一群穿着黑衣的人拿着长枪如雕塑一般站在自己的位置,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到了紫宸殿,虽然是守卫的人比外面少了一半,却也有七八人的样子。紫宸殿真的好大,进去大殿,距离教主的塌足足有七七四十九节台阶,皆是用着兽皮铺盖。

    月冥慵懒而优雅的倚在塌上,见两个人过来了,才慢吞吞的坐起来。他看着已经换了身衣服的叶璃一笑。明明与那张脸一模一样,却丝毫没有那丫头的灵气,真是白白长了这样一张脸。

    “你——是否真的决定好要留在我血殺了!真的入了我血殺,可就当真没了回环的余地了。”说到这,他勾唇一笑,只不过那笑不达眼底,更像是讽刺。“我血殺从不养废人,希望你有自知,不过,本座且告诉你,如今你若是真的入了血殺,即便你日后是个废材,那你的下场就只有死,不要妄想本座能够网开一面,放了你。”

    月冥的话,着实无情,不过凭借这几句教诲看来,如今他并未起杀心。

    “好。”叶璃答完,月冥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挥了袖子便再次倚在塌上了。“好了,日后,就让玄机教你武功,让瑜娘教你规矩,本座再讲一次,我血殺,从不养废材!”

    说完,他就眯着眼睛,有些难受的样子。叶璃见此,心中有些担心。剧情中,月冥的病症十分严重,因为身体中毒素太多,每次犯病都是蚀骨之痛,即便是功力深厚的他都常常失控,到了后面更加严重,所以,他这是犯病了吗?

    叶璃撇了撇嘴,心中暗哧严进没有探究精神!

    “瑜妈妈,刚刚教主他……”

    瑜娘想起刚才教主蹙眉的样子,“哦,没什么,教主烦心事多,经常这样,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叶璃闻言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虽然这瑜娘很和蔼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提防着她的,上一世,天机也因为误以为她是玄冰宫派来的奸细而对她横眉冷对,亦不愿教她血殺教的绝学,到了后来,玄冰宫说出她是那个‘挑剩下’的徒弟之后,天机才教了她血殺教的功夫。

    如今看来,纵使月冥留她在血殺,却并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摆正一下自己的地位。

    晚上,月冥在书房处理政务,玄机便进来了,“教主。”

    月冥点头,放下了手中的竹简。“有事?”

    “教主,属下不明,你为何把那蓝璃留在血殺中,五年前您元气大伤,至今都尚未恢复完全,若这蓝璃是玄冰宫派来的奸细,那教主……”话刚说到这里,月冥就抬了抬手,让满心担忧的玄机说的话戛然而止。

    “人的性子是装不来的,你且看今日蓝璃把那人杀死的手法,虽然不纯熟,却煞是狠心,是那小丫头做不来的,本座听闻那小丫头有个姐姐,你明天先套话看看。”

    玄机见此,尽管还是满肚子的疑惑,却还是忍了回去,默默退下。翌日叶璃一早起来,就被玄机叫走了。玄机手中拿着一黑色的锦带,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何物。

    他冷冷的看着叶璃,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蓝璃,如今你入了我血殺,那我也有必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可知,我血殺是做什么的?”

    叶璃摇头。玄机讽刺一笑。“料你等凡人也不知。我且告诉你,我玄机比不得玄冰宫,浮云岛那些名门正派,我血殺教向来蛮横,在这五湖四海之中名声也不好,所教的武功也是阴毒之术,你还要学吗?”

    “是。”叶璃等着玄机的下文,直觉告诉她,玄机并不是想说血殺教到底是哪种属性的门派。

    “那好,我且问你,你来血殺,是为了什么,这里可不是学艺的地方。”叶璃抿唇,不语。这答案,其实纵使他不问,她都想说的,可既然他问了,那她倒不说了。

    玄机蹙眉,“你不愿说?”叶璃仍旧不语。恰好这时候瑜娘过来,见到这状况,她只是呵呵一下,随意找了个理由就给玄机支走了。

    叶璃看见瑜娘给玄机递过去的颜色,想来这答案,似乎也可以用一种别的方法送入月冥的耳朵里。

    “姑娘,玄机方才所问,是每个入教信徒必须回答的,你不回答,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叶璃蹙着眉头,看着瑜娘,似乎再问,她到底是不是自己可以信赖的人。瑜娘见此莞尔一笑,那双明眸中也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姑娘放心,我必定守口如瓶。”

    叶璃感激一笑,才淡漠的开口,“我来着血殺,是为了报我亡国之仇。”瑜娘眼睛一眯,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我在凡界,是蓝昭国的公主,可是邻国却联手赤云阁灭了我国,我与妹妹死里逃生得了一条生路,中途,妹妹也丢了。”蓝璃说着,心中想的却是那已经死去的蓝颜,眼泪也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却迟迟不落下来。

    “我知道我是一介凡人,寿命有限,我不求能学到这血殺教的绝学,只盼望有朝一日,能血洗赤云阁,以慰藉我尚阳国在天的子民。”瑜娘听到这里,像是明白了什么。说起来,这还是血殺造的孽。赤云阁的教主曾经是血殺的一个信徒,沦入魔道多年的他寿命自然很长,可能是他妄想做教主,却又自知打不过月冥就去了凡界,自己创办了赤云阁。说来那个有野心的人也只是个半吊子,月冥杀了他,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月冥乃是魔道之主,自然功力非凡,但是凡界的那些凡夫俗子,可不是那人的败将。只是,这种人神共愤的悲剧已然发生,怎么不见自命拯救天下苍生的玄冰宫不曾出面?

    瑜娘讽刺一笑,随即安慰的朝叶璃笑了笑。“既然姑娘信我,我必当守口如瓶,玄机那孩子脾气不佳,你好好与他说,他必定真心待你,时候不早了,我先去看看教主是否有什么需要。”

    叶璃点头,心中比了个v。她今天说的,还算是清楚吧!她猜玄机不多时肯定是要去凡界一探究竟的。左右她的话都是真的,倒也不怕。

    “你这话当真?”月冥蹙着眉头,看着瑜娘。瑜娘点头。“她一区区凡人,却能叫出赤云阁的名字,而且这才过了六七年,想来知情者也会一抓一把,应该不会错了。”

    月冥点头,叫来玄机,“你去凡界打听一番,一探究竟。”玄机领了命就离开了。众人都走了,月冥才稍微用心思量这件事情。

    如果这蓝璃真的与玄冰宫没有干系的话,他倒是可以圆了她这个心愿。翌日,天机便从凡界回来了。

    “教主,蓝璃说的确有此事,民间也流传着那两位逃亡公主的种种传闻,不过,有一事却很是蹊跷。”

    “何事?”

    “在凡界这数月,我找到了当初她们落脚数月的地方,听那里的人说,千叶真人曾经让两人去那玄冰宫,可为何如今就只有蓝颜一人在那玄冰宫,而蓝璃,则沦落到那凉镇许多载?”

    月冥也觉得这确实是个问题。虽说玄冰宫的那沐绝尘脾气执拗的很,当初也说过只收一个徒弟,可是却不至于收了一个徒弟,让另一个人流落到那样的地方。而这时候,瑜娘也想起了什么。

    “教主,那个姑娘一向不许宫人侍候她,就是上药也是自己来,昨日我去的时候她正在上药,她身上的伤痕,却非一日留下的,有的疤痕已经留下来了印记,不像是假的。”

    月冥心中虽然疑惑,可是已经确定蓝璃并非玄冰教派来的奸细,也就不在意了。

    “玄机,让她搬来紫宸殿居住,至于修炼……你尽可能的教吧!”这次,玄机毫不犹豫的领了命。

    叶璃还在房间里看玄机几天前扔给她的竹简,就有一宫人进来禀报。让她去紫宸殿的偏房去住。

    叶璃搬进紫宸殿第二日玄机就找她了。这次,他没有拐弯抹角啰里啰嗦的问她那么多问题,直接扔给她几本初级功法,还让她自己去练习。

    他将那日哪来的黑色锦袋子给她,冷冷的道。“这是教主赠予你的暗器,自己琢磨几日,实在不会再问我,暗器使用不当会误伤到自己,切勿强求。”玄机说完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