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神秘任务(12)
    ,精彩无弹窗免费!

    “喵呜……”它似是有些不解地歪了歪脑袋,旋即便在谢渊的手背上习惯性的蹭了蹭,更伸出了粉嫩的小舌头在谢渊手指的伤口上舔了舔,似是在安抚他一样。

    看着小白猫这样表现的谢渊,嘴角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掌中的小东西。与叶璃琉璃般的眸子直接就对视到了一起。

    猫儿的眼中带着满满的懵懂与纯洁无垢。是?不是?还未等谢渊想出个理所当然来,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口一疼,手上顿时一松,脸色一白,闷哼一声,一口鲜血便立刻从他的嘴角处溢了出来。

    此时的谢渊已经完全看不出他本来英俊的模样了,浑身是血不说,脸上更是布满了血痕,看着就叫人心惊胆战的。

    “喵!”

    叶璃焦急地叫了声,这焦急倒不是为了攻略还是其他什么,而是因为谢渊不仅救了她,这段日子也真的对她十分不错,她纯粹就是处于关怀与担心。

    于是舔着谢渊手心的伤口就舔得越发地急了,随后更是一下就从谢渊的手掌心里跳了出来,小心地走到了男人的肩上,继续喵喵喵地叫着,似是生怕他挺不过去似的。

    一听叶璃这叫得越发焦急了,谢渊习惯性地想要抬手安慰它一下,可却怎么都开不了口了。

    他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控制不住地嘶吼出声来。谢渊的头渐渐低了下去,生理性的眼泪更是不受控制地从他的眼尾滑落而下。

    急得团团转的叶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好了,却不想下一秒在对自己无能无力的焦心之下,她忽然感觉自己的视野竟然渐渐地变得开阔了起来,谢渊在自己面前也没有再变得那样的庞大,白色的发丝顺着她的肩头滑落下来,一直滑到脚踝,叶璃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被自己崩坏的脚上的布带,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转头就看向了密室一旁的铜镜,铜镜便直接就露出她在现代十五六岁的长相来,只不过垂直脚踝的长发却是银白一片,娇小的猫耳与半长的尾巴还保留在她的身上,浑身上下除了那点头发的遮挡,便什么都不剩了,原来这几日她一直都在裸奔啊!

    正这么想着,叶璃便看着铜镜里的谢渊忽然抬起了头来,她猛地转回头。四目相对。叶璃瞬间就瞪大了眼睛,随后捞起谢渊搭在一旁的墨色长袍就披到了自己的身上,同时面露惊恐地猛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谢渊的话还没说完,就立刻昏迷了过去。第二日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卧室里的床榻之上了。

    他猛地坐了起来,四处看了看,却并没有看到那小小的一抹白的影子。昨晚……谢渊眯了眯眼,昨晚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迷迷蒙蒙之间,他好似看到了一个娇小的白色影子,之后他甚至还感觉到对方试探了下觉得他没什么危害,就吭吭哧哧地将他从密室里托了出来。

    他的血祭,只要一过子时,浑身上下的伤口便会立刻痊愈,只是那些血却回不来多少了。

    所以那道白色的影子,真的是……这么想着,他的手便下意识地捏了下盖在他身上的薄被。却不想下一秒,他便听见了自己的房门被人幅度极小地推开了,转头,他便看见了那一抹白从门槛后头像只兔子似的蹦了进来,嘴里还叼了一串鲜红的果子。

    一见他表情冷漠地看着她,她下意识地就张开了嘴巴,红果子便立刻从她的口中掉了下来。

    也是这个时候,谢渊才发现除了第一次见面,他还是第一个看见这只快要被自己宠上天的小白猫,弄得这样惨兮兮,脏呼呼的。猫的身上、脸上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划拉的,出现了一道道小血口子,浑身的毛都不知道沾到了什么,全都灰灰的,还粘了好几颗苍耳子。

    一与他对视到了一起,谢渊就发现这猫儿的眼中瞬间就迸发出了热烈的光芒来。随即叼起地上那一串红果子,就立刻一瘸一拐地朝他这边快速地跑了过来。

    可床榻太高,她的后腿好像又出了问题,蹦了几下都没蹦上来,就期待地朝谢渊看了过来。男人却始终都冷淡地看着她动作,目光转到了猫儿嘴里叼着的这红果子的时候,才徒然一愣。“这……给我的?”

    他刚问完,就听见底下的小猫儿立马就期冀地朝他看了过来。他刚接过,就看见小猫急得喵喵喵的叫了起来。这果子名为天血果,自己昨晚那桶药汤的主要成分便是这天血果液,具备极强的止血效果。

    只不过这果子不是长在那悬崖峭壁上便是长在了深涧暗沟里,听闻有种毒蛇就爱吃这种果子,这小东西从哪弄来的?这些伤是……谢渊看了眼那果子,听着底下的小猫越叫越急了,顿了下,伸手也不嫌弃,就将猫儿直接就抱上了床,抱上来了之后,他便看着那猫张口就咬下一颗果子来,随即扑腾着就要往他嘴里送,一副焦急得不行的模样。

    谢渊看着小猫脸上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拉开的细小伤口,上头还沾染着淡淡的血迹,眼神一顿,伸手便帮着她合上了自己的嘴。

    “你也受伤了,你吃……我要吃会自己来。”闻言,小猫歪着脑袋看了他会,随即便将口中的果子嚼了下,整张小脸瞬间苦得全都皱到了一起。

    眼看着她这样,谢渊也不知道为什么,竟感觉有种笑意直接就在他的胸口弥漫开来,随后他便再也忍不住了,低低地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到最后竟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了。

    叶璃看见他笑得畅快,吐了吐舌头,有些好奇地抬起头来看他。却不想下一秒,她便感觉自己的额头被一只冰凉的手掌轻轻覆盖住了,然后揉搓了下。

    “下回不许去那些地方了,知道吗?否则被什么东西吃了,我可就再也找不到你了。”男人的声音十分柔和,说话间,他还伸手摘下一颗通红的果子,便丢进了嘴里,眉头瞬间皱起。

    好似是有些苦了……见谢渊吃了,叶璃立刻开心地喵呜了起来,尾巴更是不住在被褥上拍打着。

    见状,谢渊则直接就伸手将她抱进了自己的怀中,在她的鼻头上蹭了蹭,在心里轻轻叹了声。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昨晚他模糊之间看到的又是什么?梦吗?可紧接着晚上感受到怀中娇**软的少女身躯,谢渊就知道昨晚不是一场梦了。

    少女的模样长得极其怪异,猫耳、猫尾还保留着,可四肢却是人的手和脚,头发是银白色的,肤色更是白的近乎透明,脸上、身上都有伤口,尤其是右脚,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看着就疼得紧。

    此时正安静乖巧地窝在他的怀中,双手则紧紧抓住他胸前的衣裳。两人因为离得近了,他甚至能感觉到女孩那清甜的气息。

    他从未跟女人这般亲近过,当下就有些想要推开她,可他刚刚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便立刻看见少女的睫毛颤了颤,随后迷迷蒙蒙地睁开,看见他的一瞬,便立刻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来,眉眼弯弯,可以窥见长大必定是个美人。

    却不想下一秒钟,她便不由分说地抱住了他的脖颈,快速地凑上来在他的脸颊上,像只猫儿一样舔了一记,便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被女孩紧抱着怀中的谢渊浑身一僵,还未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他便眼睁睁地看着怀中娇小的少女便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又再次变成了一个小白猫,睡得正香。

    见状,谢渊猛地瞪大了双眼,随后便像是梦游一样从床上走了下来,直接就奔向了隔壁的水房里,给自己洗了把冷水脸,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头,小猫儿依旧睡得香甜。

    他都轮回这么多次了,这猫儿成精了,好像也没那么难以理解一样。谢渊站在床头这样说服自己道。可心里却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谢渊接不接受,叶璃不知道,她只知道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便突然感觉到身上一重,不过刚睁开眼睛,便与柳君对视到了一起。

    随即便看着他缓缓低下头来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刚准备强逼着自己亲吻下去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便立刻捏住了他挺直的鼻梁,直接就将他整张脸都抬了起来。“啊疼疼疼……啊!”

    “你干什么?”叶璃声音冷淡地说道。

    “干你啊!”柳君一脸的理所当然,因为被捏着鼻子,原先磁性的声音有些变调,“不是你说的,我陪你睡一觉,你就将那月夷族的传位指环还给我,然后放我会月夷……你该不会说话不算数吧,我……我裤子都脱了……”

    闻言,叶璃瞥了一眼柳君的下身,随后就嗤笑出声了。

    一听叶璃看着自己下面笑了,柳君瞬间就感觉整个人都受到了侮辱,随后一下就将叶璃的手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