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神秘任务(36)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闻父皇昨晚又摔了一方宝砚……”

    “齐帝近侍黄公公原来是你的人啊?”叶璃笑道。一听叶璃这么说,齐子夏顿时心头一凛。

    “毕竟齐子腾那边都没有这个消息,不然他们不会不收敛的,偏偏你知道了,那么……”

    一见叶璃这一猜就准的样子,齐子夏冲着她拱了拱手讨饶,“早年我母妃曾对他有恩……”

    “哦,原来如此。”叶璃点了点头,她就说嘛,随即夹起一块鸡丝卷,尝了口,便立刻苦了脸,下意识地便随手丢进了徐晏的碗中。

    “有芫菜,好难吃……”看着她这么动作的齐子夏直接就愣了下,还未开口说些什么,他就讶异地看着徐晏十分自然地就夹起那剩下的鸡丝卷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那就别吃了,我也不喜欢那个菜的味道,尝尝那碗鱼汤,应该合你的口味……”

    “是吗?”尽管嘴上说着是吗,眼中也慢慢都是怀疑,叶璃却还是给自己成了碗鱼汤,喝了口就立刻开心地眯起了眼,“不错,汤不错……”

    “对吧?”徐晏冲着她笑了笑。看着这两人之间的架势,和徐晏那满眼的宠溺,一个念头瞬间就在齐子夏的脑中升了起来。

    不……不会的……徐晏想来心里就只有他那个未婚妻阮玉姝一人,即便对方现在在楚厉的身旁,也依旧痴心不改,怎么会……怎么会对……

    这么想着,齐子夏抬头就看了眼坐在自己正对面的认真喝汤的叶璃,眉眼如画,因为汤太烫,脸颊都被热的红通通的,嘴唇更是有了鱼汤的浸润而变得比花朵还要娇嫩。

    确实是个美人……正看着,叶璃忽然抬眼朝他看过来,翻了个白眼,“看我下饭啊?”

    却是个带刺的美人,看她那样子,真不知道谁能让她乖巧柔顺起来。齐子夏默默地想到,又瞥了一眼身旁的徐晏,在心里叹了声便认命地继续吃起饭来了。

    而等齐子夏差不多大好的时候,齐子腾竟然又过来了一趟,那是满面春风正得意啊!

    与他同行的除了上次的那些侍从之外,竟然还带了几个千娇百媚的美人。这也就算了,说着说着他张口就要让叶璃与他带来的那些美人表演表演,助个兴什么的。

    齐子夏当然不干了,可齐子腾却不愿意了,青楼妓子不干这个干什么,就在齐子夏要跟他理论的时候,叶璃伸手就按住了他的手,“王爷,王爷……要是您为了妾身与康王殿下闹得不愉快就不好了,妾身可以的,没什么问题……”

    “若秋……”

    “你要相信我。”说着,齐子腾就开心了,直夸叶璃识趣懂事,还大发慈悲地让她先表演,叶璃自然是拒了,废话,好东西当然要留在后头,否则干嘛还有压轴压轴的呢。

    而那几个美人果然来势汹汹,几个一起上就在台上琴棋书画了起来,一气呵成,叫叶璃看得那叫一个开心,甚至差点没当场拍掌叫好。

    还是齐子夏瞥了她一眼,才叫她抑制住了自己的动作,继续剥她的龙眼,剥完了就往齐子夏的嘴里一塞,因为塞得动作太过剧烈,竟直接连手指都塞到了他口中,凉凉的手指头与温热的舌尖甫一接触,两人便都愣住了,叶璃还好,动作自然地抽了出来,倒是齐子夏这个多年没怎么近过女人身的初哥,当下就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那头人正在催促,叶璃便看着红脸的齐子夏,笑了笑,突然恶作剧地就凑到了他的耳边,“我可走了啊……”

    女人柔媚的嗓音还在自己的耳边,人却已经消失无踪迹了。倒是齐子夏听她说话的耳朵莫名地烧了起来,那女人……随即众人便听到一阵乐声再次响了起来,一袭红衣的叶璃便立刻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不同于她在台下的造型,此时的叶璃将头发全都梳了上去,英姿飒爽,伸手就从一旁拔出了一柄长剑。

    徐晏与齐子夏都知道她有武功底子,却在看见她那潇洒落拓的剑舞时,还是不免有些惊艳。

    却不想舞着舞着她的头发忽然散落了下来,就在大家都以为她出了差错的时候,她的长剑也脱手而出,紧接着身上的红衣也应风而落,露出里头鹅黄色的长裙来,从之前英气的剑舞直接就转变为柔若无骨的舞蹈,再之后鹅黄脱落,露出里头粉白的衣裙,一阵笛声轻缓地响了起来,那是大家都从未听过的哀婉曲调。

    一曲结束,叶璃便径直地看向坐在一旁的齐子誉,微微笑道,“殿下,康王殿下的美人们献上四项才艺,妾身也同样献上四项才艺,献丑了……”

    “四项?妾身怎么就直看到三项?也不能睁眼说瞎话吧!”因为叶璃太过惊艳,一个美人气不过地说道。

    叶璃闻言没有反驳,只是笑了笑,就在这时,两名下人走了过来,合力将那铺在地上的宣纸竖了起来,那是一副万里江山图,也是这个时候,众人才注意到容姒沾了墨水的长靴。

    那美人顿时哑口无言,随即就听那齐子腾大笑着拍起手掌来,嘴里夸奖之词不绝于耳。就连徐晏与齐子夏也一脸奇异地看着换好了鞋子与衣裳走了过来的叶璃。

    看着齐子夏那怔楞的眼神,叶璃笑着凑上前,“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又本事又聪明又漂亮?让你都有些动心了?”

    “你真是不谦虚?”

    “过度的谦虚那就是虚伪。”闻言,齐子夏看她一眼,叶璃回了他一个骄傲的小眼神,旋即失笑。的确,面前这个女人确实不需要任何的谦虚,她值得所有的褒奖,甚至那句连他都有些动心了,也是……事实……

    齐子夏松开了自己紧握的拳头,这么想到。而这一回的试探,叶璃的优秀成功地让齐子腾打消了疑虑,的确,这样的女人别说齐子夏了,就连他都有些心动啊,难怪他那个弟弟一门心思就想跟她长相厮守,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祸水。

    齐子夏情痴的名号也打了出去,几乎整个齐都的人都知道齐子夏无心皇位,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一时间齐子腾的风头更甚了,与齐帝的裂痕也在不着痕迹地不断加深。

    离间计成功。再之后就该是齐子夏上场了,齐子腾的众望所归使得忧心不甘的齐帝再次病倒,对他这个儿子也从心底生出了些怨恨出来。

    老子还没死呢!这就是齐帝所有的愤慨。齐帝一倒,齐子夏便衣不解带地始终贴身照顾着,听闻还割了自己手臂上的一块肉给他的父亲做了药引,听到这个消息的叶璃不免有些赞叹这位二皇子的狠绝,却也克制不住地反胃起来。

    人肉啊……啧啧……

    等到齐子腾察觉到齐帝对齐子夏的亲近的时候却已经有些为时已晚了,他包括齐子腾的幕僚都知道他这位二弟不是不争,而是从未停止过争。

    当下就开始疯狂地针对起他来了,可齐子夏每回遇到自家哥哥的针对,不是退让就是无奈,看得齐子腾越发觉得他虚伪至极起来,可偏偏在外人看来那是齐子夏性子恭顺,心不自觉地便偏到了他那头去了。

    后来被齐子腾逼得没法子的齐子夏更是当着大家的面就开始明确表露了自己的态度,皇位是他大哥的,他这辈子除了想要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共度一生,再无其他的念头,他大哥永远是他的大哥,所以不管他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他都不会怪他。

    相比起齐子腾那边的气急败坏,齐子夏云淡风轻的回应尤为大气。

    一时间就连朝中的一些大臣们都对齐子夏赞不绝口了起来。而就在这时,齐子腾这么多年在外头欺男霸女,肆意敛财甚至是枉顾灾民生死侵吞灾银的事情便以一个在应天府门口吊死的男人为由头全都爆发了出来。

    一瞬间,震惊朝野。而齐帝的憋屈、愤怒、不甘也像是找到了所有的宣泄之口,直接就将齐子腾下到了大牢里,谁知这头齐子腾刚下大牢,那头齐帝的身体忽然就不行了。

    齐子腾这头还在叫嚣着有人害他,那头齐帝便强撑着身体在所有大臣的见证下,亲口将皇位传给了一直不愿意争的齐子夏。

    尘埃落定之后,人们看着短短几月,就从一所无有刚刚归国的质子摇身一变坐上了皇位,一脸肃穆的新一任齐帝的齐子夏,无数人都后知后觉地想到,这哪里是不争,这分明就是将所有的东西都争到了手中。

    这手段……不服都不行!

    那头齐子夏春风得意,叶璃听着齐子夏的探子跪在了地上汇报着的消息,手中刚刚剥出来的白嫩嫩的荔枝直接就从她的手里滚到了地上,瞬间就沾上了一层灰尘。

    “你,说什么?”她有些懵然地起身上前。

    “月夷叛乱,大楚边防告急,大楚摄政王谢渊带兵亲征,却与一日前于大泽谷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