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娱乐圈之影后来袭(27)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南夏皇宫没待几年,又被南夏皇送至苗疆,后面事我就不太清楚了,只是听说南夏大皇子爱上苗疆圣女,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可是大皇子却杀了圣女,从此被皇室除名,秘密处死。”

    千暮雪呡着嘴,看着梵渊说,“你还有一些没有告诉我。”

    梵渊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据说,听痕当初喜欢上的那个女孩并不是圣女,可是听痕并不知道,于是被苗疆的人欺骗,被真正的圣女利用。”

    “挑断手筋被扔入蛇穴,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听痕居然活下来了,他要找到那个圣女质问,听痕找到她的时候,却发现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一问,那个女孩已经被秘密处死。”

    于是听痕失控了,一夜之间几乎将苗疆全部毁灭。而那个圣女,被折磨至死。”

    千暮雪唏嘘不已,没有想到听痕的身上居然有些那样的故事,一人之力,几乎将整个苗疆全部毁灭,听痕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默默问一句,那时的他多少岁?”

    “苗疆一战的时候是十四岁。”

    十四岁,千暮雪咽了咽口水,十四岁的时候她在干什么,还在背着书包,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吧。

    “那他又怎么出现在西月,而且……”

    “苗疆一战,听痕身受重伤,性命不保。而且他也放弃了生的希望,这个时候他的一个下属救了他,将他带离苗疆。”

    “一场火,是这场战役的终结。很多人都相信,夏听痕和他们一起死了,但是也有一些人并不这么看待。”

    千暮雪很狗腿的递给梵渊一杯茶,示意他喝了茶继续讲。

    “那名下属杀了前往和亲的一个不受宠的世子,让听痕代替。”

    “而后,就演变成了后来的模样?”千暮雪有些吃惊,也是佩服听痕,明明是顶替别人的身份,却以自己的脸自己的名字活着。

    梵渊喝着茶算是默认,千暮雪敲着桌子,白天她不用坐轮椅,但是这个习惯还是保留着。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当然千暮雪想得更多的是,梵渊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多少人知道。

    “被雪族认可的人,他的一生在宗祠都有记载。只不过有的详有的略而已,就像每个雪族人都会回到冰陵一样。”

    这时的梵渊望着下面车水马龙,眼睛里有乘不住的悲伤。

    这时的千暮雪还不是很懂梵渊这句话,只能安静的陪在梵渊的身边。听完听痕的故事,千暮雪为那个总被他喊大叔的男人难过。

    他叫她丫头,因为他的心早就苍老。

    千暮雪再次启程,同时和夜子宸告别,往西月皇城去。而梵渊自然而然的跟在千暮雪的身边。

    千暮雪有些担心,当初她送给月颜兮的新年礼物,一是将月颜兮当初给她的令牌给月颜兮了,另外将在西月的一些小商铺送给月颜兮了。

    若是月颜兮拿着这些和听痕对抗,想到这里千暮雪就格外的心惊。听痕对千暮雪真的很好,千暮雪不想伤害他,但是月颜兮千暮雪也不想伤害。

    当初千暮雪以为自己活不久,就将那些给月颜兮了,希望着月颜兮可以自保。

    千暮雪到西月皇宫的时候,刚好听痕也在。月瑰茉比月芷薇聪明不少,至少现在还坐在高位之上。

    月颜兮依旧在听痕的宫殿里伺候着,因为有听痕的庇护,日子倒是过得还可以。

    千暮雪到西月是月瑰茉接待的,月瑰茉听到千暮雪要来的时候,脸色是僵硬,实在是没有想到,千暮雪这个失踪了那么久的人,又阴魂不散的出现了。

    月瑰茉对千暮雪客气有礼,挑不出毛病,甚至亲自送千暮雪到听痕的宫殿。

    千暮雪皱了皱眉头,能隐忍的人比较难对付,但是如果月瑰茉能安安分分没有其他动作,倒是挺好的。

    刚好可以对听痕和月颜兮产生制衡的作用。

    “不是慢慢游玩的么,怎么这么快就到这里来了?”还是那个桃花林,千暮雪和听痕面对面的坐着,听痕煮着茶。

    “大叔好像不太喜欢见到我?”千暮雪不太满意的眯眼。

    “说吧,又有什么事?”听痕叹了一口气,对千暮雪说。千暮雪脸一垮,幽怨的看着听痕。

    “难道我一来就是有事?”

    “长不大的孩子。”听痕淡淡的说出对千暮雪的评价,千暮雪眼睛红红的。

    “我说吧,丫头你就是长不大的孩子,三句话你就要落泪。”听痕很无奈的看着千暮雪。

    “哼,我才不想哭。”

    听痕淡笑不语,不理会千暮雪幼稚的话语。千暮雪犹豫片刻,将月颜兮给她的那个琥珀,也就是蛊王给听痕看。

    “这是……你怎么会有这个?”听痕随意的声音突然提高,身子前倾,抓住那个琥珀,睁大眼睛看着千暮雪。

    听痕的模样不是愤怒,有些奇怪,千暮雪纠结着,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听痕。

    “我暂时不能告诉你。”千暮雪纠结片刻决定不告诉听痕,可是没有想到听痕会被这句话打击到,一下子失了控。

    “告诉我,告诉我,它从哪里来的?”听痕眼睛通红,紧紧的掐着千暮雪的脖子,这千暮雪第一次见到听痕如此失控。

    “唔,放手,大叔放手。”千暮雪艰难的呼唤着听痕,可是听痕似乎完全听不到,千暮雪没有想到她居然会那么衰,实在是可怜。

    “梵尘,放手。”千暮雪试着再次出声,一边手上聚力准备反击。不知道是不是梵尘这个名字,在听痕的心中也留下了特殊的痕迹,反正他的手松了一下。

    听痕模糊间,看到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女孩,一直追在他的身后,喊着,“尘哥哥,背背雪儿。”

    乘着听痕有些松手,千暮雪赶紧脱离听痕的控制,手指直指听痕的眉心,淡淡的光晕下,听痕的心智渐渐回来。

    “我……失控了?”看到千暮雪这个模样,听痕也猜到他自己怎么了,不过很多年了,很多年他都没有这样失去自我控制过。

    她始终是他心里的心魔,听痕轻轻的抚摸着手里的琥珀,眼神温柔。

    “大叔,你变脸也太快了吧,差点死在你的手上。”

    千暮雪抚摸着脖子抱怨,听痕看向千暮雪的脖子,果然一圈淤青的痕迹。

    “你的能力,难道不能反抗?”听痕看着千暮雪有些责备,千暮雪明明是可以反抗的。

    “你刚刚失了心智,我若是那时对你动手,你肯定会重伤的。”

    千暮雪不满听痕责怪她,立马反驳。听痕看着千暮雪眼神深幽说,“下次不要让这样的事发生,第一时间就对我动手。”

    听痕的话让千暮雪愣了一下,若不是知道听痕心中有人,千暮雪都怀疑听痕是不是喜欢她来着。

    “绝对不会有下一次的,而且刚刚若是不行,我当然会动手的。我可爱惜自己的命了。”

    千暮雪吐吐舌头,缓解气氛。听痕慢慢坐回去,对着千暮雪说,“爱惜自己的命,就不要给想伤害你的人,任何的机会。”

    千暮雪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于是看向听痕手里的琥珀问,“这个东西到底有些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千暮雪敢这样问,是因为可以肯定这个蛊王给听痕带来的是,美好的回忆。不过千暮雪还是时刻防备着,防备着听痕又突然失控。

    听痕将琥珀又还给千暮雪说,“这个东西确实和我有很大的渊源。”

    “既然重要,不如大叔就留着吧。”千暮雪提议,听痕摇了摇头,坚决将蛊王给千暮雪。

    “既然它到你手上,那么说明有缘分,而且你体内的情蛊还需要它压制。”

    听痕坚持,千暮雪也就将蛊王收下。听痕给千暮雪倒上一杯茶,千暮雪想他是要准备给她讲故事了。

    “其他的事我听过,就给我讲那个姑娘的事吧。”

    在听痕开口前,千暮雪对听痕说。听痕没有丝毫的意外,手抚摸着茶杯,看着缓缓升起的白雾,缓缓的讲述那个尘封的故事。

    “第一次见到她,她被一群蛊虫追赶,向我求救我没有理会她,然后她就向我跑来,将蛊虫引到我的身边。”

    “那时,我还觉得一个小女孩,心术如此不正,本来就不值得我出手。可是当我问她的时候,她却说她知道我能够对付那些蛊虫,不然她才不会将蛊虫引过来。”

    “后来,她经常缠着我。缠着我教她武功,教她蛊术。她说她并不喜欢蛊虫,但是必须学会御蛊之术。那缠人的模样实在是和小时候的你很像。”

    听痕看着千暮雪笑了笑,千暮雪好奇的问了一句,“怎么个像法?”

    “死缠乱打,不达目的不罢休。你小时候,可没有少坑害我。”

    “我不记得,所以呢不能当做是我做的。”千暮雪抬头,无语的望天,本尊厚脸皮不管她的事,不过好像她小时候确实也是这样。

    死缠乱打,不达目的不罢休。

    “这个蛊王是她的,一次偶然我们都掉到虫洞里,才发现她的体内有蛊王,她本不该怕任何蛊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