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娱乐圈之影后来袭(38)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凌千夜先一步落在了千暮雪的面前问,“你怎么在这里?”

    千暮雪微微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凌千夜,难道他还记得她。

    “原来不是。”凌千夜眼中有一瞬间的失望,看着千暮雪露出一丝厌恶,不喜的话脱口而出。

    “丑人多做怪。”

    千暮雪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来,凌千夜大概以为她在模仿梦羽,千暮雪苦涩一笑。

    之前她还说梦羽是一个山寨版,现在倒反过来山寨版是她了。千暮雪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以为这样面前的人就会忽视她。

    可是凌千夜却又给她来一句,“即使你穿成这样,凌墨司也不会喜欢你。”

    千暮雪很想扶额,凌千夜实在是想太多了。千暮雪低下头没有再看着凌千夜,轻轻的说,“我知道。”

    凌千夜却以为千暮雪这是认清了事情难过,对千暮雪说,“有自知之明就好。”

    千暮雪很无语的看着远处,为什么再见凌千夜,特别的想要抽凌千夜呢。

    “公子,很不好意,这是私人庭院请遗驾。”在千暮雪正想着怎么处置的时候,有小二过来请凌千夜离开。

    “那她呢?”凌千夜指着千暮雪问,店小二看了一眼千暮雪,连忙低下头。

    “这是我们掌柜的贵客。”接着没等凌千夜说话,店小二又转向千暮雪说,“掌柜的,请您去用膳。”

    “嗯。”千暮雪答应一声,自己推着轮椅离开,凌千夜看着千暮雪离去的身影,眼神如深海,神秘莫测。

    刚刚还没有注意到轮椅,现在突然看到,不知道为什么凌千夜感觉自己的心刹然疼了一下,不过他会是那种随便有同情心的人?

    “我一睡着,你就偷偷去见他了。”北辰释倚靠在椅子上,眼神幽怨。黑发散披而下,充满着诱惑。

    “不是说吃饭么,不吃了?”千暮雪再次在心中暗字吐槽一声妖孽,北辰释忽然就笑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朕恕你无罪。”

    “北辰释,若不是我腿不能动,我一定要踹你一脚。”千暮雪看着北辰释的眼神带着警告。

    “别生气,气坏身体就不好了。你等会儿就要离开了,陪我吃顿饭呗。”

    北辰释怕千暮雪的心难过在腿上,赶紧转移话题。千暮雪冷哼一声,饭桌之上两人都没怎么吃,北辰释皱着眉头打量着千暮雪。

    “我觉得你还是早日和我回北辰,在外总是受人虐待,你现在已经瘦成什么样了。”

    说着北辰释往千暮雪的碗里,夹了很多的菜。千暮雪也给北辰释夹了一些菜,“一路辛苦,你自己多吃点。”

    “好。”北辰释乐悠悠的吃着碗里的东西,顺便用眼神提醒千暮雪,她自己碗里的东西。

    尽管千暮雪不想回冥王府,北辰释也不想千暮雪走,千暮雪还是得离开了。

    回到冥王府,百里夙就坐在千暮雪的院子里,眼神审度着千暮雪。千暮雪莫名的觉得这个情形很是奇怪。

    月黛在千暮雪的示意下离开,院子外面只有千暮雪和百里夙。百里夙打量着千暮雪问,“你下午去哪里了?”

    “出去有点事。”千暮雪淡淡的回答,但是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更甚。百里夙这是在质问她,可是他有什么理由,什么身份质问她。

    百里夙突然凑近千暮雪,对着千暮雪说,“你身上有男人的味道。”

    千暮雪一把将百里夙推开,恼怒的看着百里夙,“百里夙你是晚上吃多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哎哟,恼怒了,那么是真的了。”百里夙展开扇子,轻轻的摇动着,露出一副没关系,我懂得的眼神。

    千暮雪再次感慨一下,为什么她的腿不能动,千暮雪现在非常非常的想踹人。

    “你去见他了?”百里夙半倚在千暮雪身边的树上,神色半敛。千暮雪看着百里夙粲然一笑,“冥王既然可以料事如神,不如自己猜去。”

    “女人心,海底针猜不透。”百里夙摇摇头,看着千暮雪又说,“有一个人想要见你。”

    “嗯。”千暮雪并不吃惊,上午的时候,她告诉夏契章来找她的,所以千暮雪猜到是夏契章。

    也就因为夏契章可能会来找她,所以千暮雪才从第一楼赶回来。

    “你隐瞒我的事太多,你说我们还能和平相处么?”百里夙眯着眼睛问,看不出是生气还是其他。

    “我不会连累你。”

    “但愿。”

    百里夙转身离开,这次千暮雪很清晰的感觉到,百里夙生气了,千暮雪忧伤的托着脑袋,貌似她现在和百里夙是半天船上的人,若是惹火了百里夙,千暮雪觉得她可能就惨了。

    “来人。”千暮雪冷声喊了一声,好几个人出现在千暮雪的身边,千暮雪看着他们问,“冥王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院子里?”

    “王爷从下午回来,就一直在夫人的院子里。”

    “靠,他吃多了。”千暮雪忍不住爆粗口,实在是不明白,百里夙这是要闹哪样。

    “回夫人,王爷……王爷还没有用晚膳。”一个侍卫胆颤的说,看着千暮雪有些畏惧。

    “那你们下去给他准备一些晚膳,送过去吧。”千暮雪的话刚一落下,眼前的众人就跑不见了。

    千暮雪隔着面纱,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有那么恐怖么?

    那几个侍卫确实被千暮雪吓到了,明明看着如此虚弱的女人,居然……感觉眼神一切都是玄幻的。

    他们主子在意的女子,怎么会一个这样的女子,不应该是温婉如水么,即使不是温婉如水,也应该是魅惑**,可是眼前的人。

    千暮雪到屋内,夏契章果然在,不过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千暮雪刚接近他,夏契章就醒了过来。

    夏契章看着千暮雪,打了一个哈欠,“在这样一个地方果然睡不着觉,你每晚可睡得着?”

    “还好。”她确实感觉还好,可是她感觉到夏契章很重的不喜,他不喜欢皇宫,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模式。

    夏契章还是将心留在了那个小山村里。千暮雪打量着夏契章,实在是不明白,皇宫那样的地方怎么会教导出,这样一个皇子。

    “你不是离开南夏了么,怎么又回来了?而且还和这个毒蛇搅在一起?”夏契章后半句话声音很轻,但是千暮雪还是听的很清晰,没有想到夏契章居然和她对百里夙的评价一样。

    “夏契章,我可以相信你么?”千暮雪看着夏契章的眼睛问,夏契章笑了笑,“不是说我是你的闺蜜么,怎么不相信我?”

    千暮雪同样笑笑,没有想到夏契章居然还记得她那句玩笑话。千暮雪继续说,“可是很多时候就是闺蜜告的秘密哦,我还能告诉你么?”

    “你爱说不说,况且你知道我的秘密还少么?”夏契章坂着脸,不太满意的看着千暮雪。

    “好像也是,你若是敢泄露秘密,我就将你的秘密泄露出去。”千暮雪收起打量,真心的笑着。

    “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哥给我下了情蛊,或者说是帝王情。”千暮雪语气并没有多大的波澜,就像讲给一个普通人听一样。

    夏契章却猛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抓住千暮雪的手问,“你是说,他给你下了情蛊,还是帝王情?”

    夏契章很是吃惊,甚至不敢相信,但是现实摆在眼前,千暮雪是不会对他说谎。

    “难怪,难怪他会放你走。因为你始终都会回来。”夏契章坐在椅子上,囔囔自语。可见这件事对他的打击。

    千暮雪拍着夏契章的肩膀说,“目前另一只蛊虫,还在你哥的手上,所以我必须拿到那只蛊虫。”

    “我会帮你。”夏契章的语气有些苦涩,他没有想到夏契寒真的会对千暮雪下手,情蛊,夏契章不认为他哥会爱千暮雪。

    在千暮雪身上用帝王情无非是想控制千暮雪,不然那蛊虫不会现在还没有用在身上,因为千暮雪虽然有些特别,但是这只是有些特别而已。

    在江山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夏契章有些颓废,因为夏契寒无论做什么,他都是他的哥哥,对他永远都很好。

    “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也别泄露出去,我知道你和夏契寒的感情,所以我不想你做什么,只是到时候你帮我拖住他可好。”

    “好。”夏契章点点头,他基本没有什么朋友,千暮雪可以说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他如何能不帮她。

    “嗯,我只是先告诉你一声,你千万暂时别露出马脚,早点回去。”

    千暮雪对夏契章这份友谊是很珍惜的,不然今天千暮雪也不会见夏契章,更不会将事情直接告诉夏契章。

    毕竟这是很危险的,不知道若是夏契寒知道了会怎么样。

    夏契章已经离去,千暮雪在那里发着呆,她希望夏契章不要让她失望,不然她将死无葬身之地。

    对千暮雪吩咐人给他准备晚膳,百里夙的心情是不错的,难得她还关心他有没有吃晚餐,百里夙决定不和千暮雪追究其他的事了,毕竟千暮雪没有直接离开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已经不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