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娱乐圈之影后来袭(49)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陪着你比较重要。”百里夙将剥好的橘子递给凤倾凰,凤倾凰苦笑着说,“可你在这里给了我压力。”

    “你……可以当我不在。”

    怎么可以这样,千暮雪想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百里夙的脸皮竟然如此的厚,就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千暮雪竟不能如何。

    “你想去见他们不,我带你去见他们?”在千暮雪无话可说的时候,百里夙对千暮雪说。

    “他们?谁?”千暮雪有些迷茫,不太明白百里夙打算带她去见谁。

    “当初和你一起掉下来的两人,我已经将他们安葬了,你要去看他们么?”

    “他们……他们……”一时间,千暮雪竟说不出话来,百里夙牵着千暮雪的手臂说,“当初和你一起发现的他们,但是已经咽气了,因为你的缘故我已经将他们厚葬。”

    千暮雪任由百里夙拉着她行走,夜十三,夏忆心,她居然忘记了他们。千暮雪内心无比的愧疚,心中如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难受。

    “谢谢!”不得不说百里夙对她真的很好,苗疆的事她还要插手么?即墨离的担忧是对了,她没有办法对百里夙动手。

    百里夙对她那么好,即使她不爱他,也不应该用他的爱伤害百里夙。

    夜十三和夏忆心安葬的地方,美丽而安详,墓碑精致,如百里夙所言他对他们真的是厚葬。

    千暮雪以为百里夙是不会管他们的,所以也没有去问,却不想百里夙竟然这么细心。

    “是他们救的你,我自然不会不管他们,于他们我也是感谢的。”好像知道千暮雪心中所想,百里夙在一旁回答。

    千暮雪半蹲在夜十三的墓前,抚摸着他的墓碑。她于夜十三来说是灾难,自从初次遇见,夜十三就一直因为她受伤。

    “初次见面,因为我的计划,他便生生挨了一刀,后来大伤小伤不断,更因为我失去了武功,断送了生命。”

    夜十三也是一个极其出色的人物,可他的一生从来就没有自由的为自己活过,明明可以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却早早丧命。

    一个祸害,若是没有她的到来,没有她带来的蝴蝶效应,夜十三他们会不会活得很好。

    凌千夜,北辰释,百里夙他们都不会认识她,他们可以活得更加恣意。

    “那么你就好好活着,更好的活着。”百里夙看着千暮雪说,千暮雪缓缓站了起来,又对着夏忆心的墓碑鞠了几躬。

    对夏忆心千暮雪是极其复杂的,本来是敌人最后却比朋友更加的重要。那个时候她身边的人除了夜十三都不在,明明是敌人,明明她可以不会死的。

    如果一直静静看着一切,她可以在她死后,过自己的日子可以嫁给凌墨司,可以远离那些噩梦,做梦羽。

    “柳易烟是不是苗疆圣女?”尽管知道,千暮雪还是询问了一遍,百里夙点了点头,对千暮雪说,“虽然我想马上带你离开,但是你要是想先报仇的话,我陪你。”

    “三日后,柳易烟到时候也会回苗疆,那个时候动手最好。”百里夙安抚着千暮雪的情绪说,“到时候你想怎么对她都可以。”

    “怎么对她都可以?她可是你们南夏的皇后吧?”千暮雪握紧拳头,当初不仅是柳易烟还有夏契寒,若不是夏契寒单凭柳易烟没有这个能力和本事。

    只不过柳易烟是最恨她的,而夏契寒无论是出于他是一国之君,还是他是夏契章的哥哥,她都不能直接杀了他。

    “她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我们该回去了。”百里夙拉了拉千暮雪的衣袖,千暮雪回头看了一眼,跟着百里夙离开。

    千暮雪和百里夙并排的走着,千暮雪半笑着问,“杀了柳易烟就是和南夏为敌,你要和南夏为敌。”

    “一个柳易烟还没有这么重要,何况我连苗疆都可以放下,你既然讨厌她,那她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百里夙的话让千暮雪无法再接下去,百里夙继续说,“三日后解决了柳易烟我们就离开吧。”

    “你……你真的要抛弃苗疆,你可是苗疆少主?”千暮雪惊讶的问,心中感觉更是无法言说,百里夙下面一句话更是让千暮雪直接呆愣住了。

    “苗疆少主怎能比得上一个你。”百里夙偏头温柔的看着千暮雪,又是这样的目光,千暮雪别过头。

    百里夙苦涩的笑了笑,摸了摸千暮雪的头发,“不过即使我离开,我也不会将苗疆交到即墨离的手上,毕竟即墨离是不会让我活着。”

    千暮雪看着百里夙的目光有些复杂,许久才开口说,“你和即墨离的事我不会再过多插手。”

    “你不坚决站在他那边就好。”百里夙再次摸了摸千暮雪的头发,千暮雪皱了皱眉头,将百里夙的手推开,“别跟摸小狗一样。”

    百里夙又在一旁笑了起来,让千暮雪尤为的恼火。回去的时候就直接用午膳了,午膳的时候即墨离也找了过来。

    侍女过来通报即墨离求见,千暮雪停下筷子,看了百里夙一眼。百里夙看着千暮雪问,“你要不要见他?”

    “你自己做主。”千暮雪继续吃饭,并不在意的样子。百里夙对身边的人说,“请即墨少主进来,顺便添一副碗筷,这个时候想必即墨离也没有吃饭吧。”

    侍女领着即墨离进来,即墨离看到坐在那里吃饭的千暮雪,眼神平静下来。这个时候百里夙请即墨离一起用餐,即墨离也不客气的就坐下吃饭。

    这两人之间寒冷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千暮雪觉得这顿饭吃得和早上一样艰难。

    没有吃多少,千暮雪就不想动筷子了,百里夙给千暮雪又乘了一碗汤,“你身子骨不好,该吃的时候还是多吃些。”

    千暮雪看了一眼那汤,没有和百里夙理论,而是乖乖的将那小碗汤慢慢喝,即墨离慢条思理的吃着,和自己地盘没我在什么两样,也不怕百里夙下毒。

    当一碗汤见底时,千暮雪用锦帕擦了擦嘴,对百里夙和即墨离说,“我去走走,你们随意。”

    “我陪你一起。”当千暮雪起身的时候,百里夙也站了起来,即墨离也放下筷子对百里夙说,“百里少主,我有事找你聊聊。”

    “改天。”百里夙并不想和即墨离谈,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可以谈的。千暮雪急忙说,“既然有事,你们先聊吧,我就在附近随便走走。”

    “你目光可见的地方。”见百里夙有些犹豫,千暮雪赶紧说。一直被百里夙跟着,千暮雪想她真的会疯的。

    “好。”最后百里夙还是退步了,并不是因为要和即墨离谈事,而是不想再逼着千暮雪。他给她的精神压力,适当就可。

    千暮雪确实如答应百里夙的话一样,就在附近走了走,背着百里夙的时候,千暮雪运功可身体里别说灵力,就连内力都用不了。

    他知道她是雪族了么?若不然怎么会将她的灵力也封了,可既然知道她是雪族,那么应该知道他们之间更没有可能了。

    雪族与外界不好通婚,与苗疆人更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既然知道为何还那么执着,他们不可能会在一起的,千暮雪异常的颓废。

    靠着一颗大树,只有依靠着大树才能让她的身子不会滑落。肩上突然被披了一件衣服,百里夙和即墨离的谈话那么快就结束了?

    “下午有些降温。”说完百里夙才发现千暮雪有些不太对劲,担忧的问,“你怎么了?”

    百里夙有些担心,心绪很乱,生怕千暮雪直言和他一起很痛苦,他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无所谓,却没有办法真正不去在乎千暮雪的感受。

    “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份?”千暮雪没有回头,但声音有些沙哑。百里夙扶着千暮雪的肩问,“你指得是什么?”

    “那你又知道什么?”千暮雪回头眼睛已经有些红,百里夙有些慌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千暮雪。

    “我想知道所有的。”千暮雪坚定而轻声的说。

    “我告诉你,但是你千万不要哭,女人哭起来实在是太麻烦了。”百里夙有些宠溺和无奈,“你猜到了,我确实知道你是雪族的人,而且应该……地位还不低吧。”

    千暮雪点点头,抬眼,“你也猜得不错,我的身份应该是雪族前圣女。”

    千暮雪告诉了百里夙,并且相信百里夙不会伤害她,“你还知道什么,正好我们对下,我一次全部告诉你。”

    “你有你自己的空间,我不会干预。”千暮雪要将所有都告诉他,百里夙并没有觉得欣喜,反而觉得有些心慌。

    “你愿意告诉我么?”千暮雪紧紧相逼,百里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确实还知道其他的,你现在是第一楼的幕后人,并且你姐姐曾经隐藏的所有势力都落到了你的身上。”

    百里夙说得很隐晦,但是她的百分之八十的事他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