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娱乐圈之影后来袭(54)
    ,精彩无弹窗免费!

    西月,和听痕一样千暮雪并不想和月颜兮对上,但是月颜兮若是真的站在她的对立面,那么……

    战争如火如荼,两边不分上下,这是苗疆内乱,苗疆中人不得不先回自己的大本营。

    苗疆外援一旦离开,南夏很明显的不敌,不出几日,便打了败仗。这边已经搞定,千暮雪开始秘密回苗疆,苗疆那里她答应过即墨离会过去的。

    千暮雪秘密到苗疆的时候,苗疆内斗正是特别严重的时候,千暮雪披着黑袍来到即墨离的住处,进门正看见即墨离在刻木人。

    “那边战事落幕了?”即墨离放下手中的刻刀和木人,走上前。千暮雪解下身上的披风,点了点头。

    “苗疆目前局势怎么样?”千暮雪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吃了几口点心。日夜兼程的来到这里,千暮雪实在是又累又饿。

    “各种心思的都就来了,都想乘乱摸一把好处,大长老和二长老各怀心思,其中二长老就是那人的人。”

    “你可有自己的人?苗疆中人可还好控制,承认你身份的人又有多少?”

    千暮雪的问话让即墨离笑了笑,“你倒是每一句都问到了骨子里。”

    “时间紧迫。既然说帮你,就一定会帮你。何况百里夙就要回来了。”千暮雪又喝了几杯水才慢慢缓过来,对着即墨离说,“让人准备下水,我要沐浴。”

    看着千暮雪疲惫的样子,即墨离也没有多说,起身就出去安排。千暮雪则起身去了即墨离的书桌,书桌上还放着即墨离没有刻完的木头人。

    其他的倒是干净的很,什么都没有,说到苗疆大长老,千暮雪想起来她和那位大长老还颇有恩怨,当初在东凌两人就有过节。

    听到门外声响,千暮雪立马躲了起来,看着即墨离指挥着人准备着热水,当其他人都离开后,千暮雪走了出来。

    “这是换洗衣物。”即墨离指了指一旁的托盘,千暮雪伸手试了一下水温,即墨离将屏风拉开,对千暮雪说,“你先沐浴,我就在外面,不会……偷看。”

    即墨离这句话让他们之间严肃的关系一下子变得缓和,即墨离走出去后,千暮雪便在周围设了结界,也不是不相信即墨离,而是她毕竟是一个女子。

    且这样的地方千暮雪不得不注意,一路疲惫沐浴一场身心舒服,即墨离准备的白衣也很是合身,千暮雪出去的时候即墨在那里继续刻木偶。

    “说实话我对巫术也挺感兴趣的,你这木偶可是诅咒之用?”

    千暮雪的话让即墨离一下子笑了出来,即墨离偏头看了千暮雪一眼说,“并不是人偶就是用来诅咒之用的,我这个是用做替身的。”

    “这刻的是你?”刚刚还没有决定,即墨离一说千暮雪觉得这木偶和即墨离有几分相像。没有想到巫术同样也是如此高深,一个木头人竟然也能达到替身的作用。

    “你若是感兴趣,也许以后我可以教你。”见千暮雪对这个木头人很是感兴趣,即墨离随口一说,没有想到千暮雪很高兴的就答应了,即墨离笑了笑。

    即墨离接着刻手中的木偶,一边给千暮雪讲苗疆的事,千暮雪时不时的答应一句,待即墨离将木偶刻好,看千暮雪的时候千暮雪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即墨将木偶放好,俯身准备抱千暮雪,伸出的手还没有碰到千暮雪,千暮雪就自己醒了过来,眯着眼看着即墨离问,“干什么?”

    “去床上睡。”即墨离很柔声的对千暮雪说,并且指了指里面的床,千暮雪随着即墨离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迷茫的站了起来朝那边走去。

    那双眼睛接近闭上,在一旁的即墨离生怕千暮雪突然就倒了,这样梦游的状态让即墨离苦笑不得。

    千暮雪一挨到床,人就睡着了,可见今天千暮雪是真的累了,即墨离小心帮千暮雪盖好被子,守在千暮雪身边好一会儿才到一旁的桌子上趴着睡着。

    这是他和她第一次单独共处一室,千暮雪倒也习惯,一点也不像即墨离曾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千暮雪很独特。

    千暮雪一直睡到中午的时候才醒过来,还是饿醒的,也是被诱惑醒的,睁开眼就看到即墨离。

    “醒了,要吃东西么?”

    “当然。”千暮雪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昨天一路过来就晚上的时候吃了一点点心,肚子实在是空空的。

    千暮雪下床的时候,即墨离已经将洗漱用的东西都端了过来,千暮雪也不客气的接受即墨离的服务,不过若是即墨离知道此时的他在千暮雪眼中,和一个太监没有什么区别估计会气死。

    简单梳洗完千暮雪就开始大吃大喝,待吃饱后,又开始和即墨离谈正事,“百里夙回来还有几天,这几天必须要控制住苗疆。”

    “控制苗疆太难,待他回来只能勉强达到制衡,你真的要对付他么?”即墨离看着千暮雪的眼睛,千暮雪的眼睛一直都是那么漂亮,如同世上最漂亮的宝石。

    明明已经不复当初,可是千暮雪的眼睛依旧是那么剔透无暇,让即墨离有些担心,千暮雪和百里夙本来就有些交情,何况在千暮雪失去记忆的时候,百里夙对千暮雪也是极好的。

    一个一般的女子,肯定是会对百里夙有情的,虽然即墨离不认为千暮雪是一般的女子,但人皆有情,千暮雪对百里夙应该多少是有情的。

    对付百里夙千暮雪未必狠的下心来。千暮雪先是愣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说,“一码归一码,先能制衡也是可以的,之后再一步步收回你自己的东西就可以。”

    “嗯,我会自己同他制衡的,我的一切我会自己拿回来的。”

    “好。”千暮雪微微有些心不在焉,这还是千暮雪过来第一次这样,即墨离想百里夙不管怎样还是成功的,他影响了她的情绪,在她的心中多少占据了地位。

    即墨离有些失落,百里夙他还是输他一步。

    “目前你还不能到处走动,就只能待在我的屋子里,放心我的屋子没有人过来。”即墨离对千暮雪说,“我现在有事要出去,如果你觉得无聊,房间的枕头下有一本书,你可以先看看了解下,但是别自己乱尝试。”

    “嗯,你真的愿意教我巫术?”千暮雪昨晚确实很想学,清醒后并没有怎么当一回事,毕竟苗疆的东西并不外传,更有些东西只传给嫡系。

    “现在会巫术的人很少,能传承下去很好。”即墨离随意的笑笑,并没有将巫术当做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这样千暮雪就微微放心了些。

    另外随便交代了些事,即墨离就出去了,凤倾凰去拿了即墨离说的那本书,书中记载很详细,有简单的也有复杂的,还有些高深的。

    这样一本书,外人应该有很多人想要吧,即墨离却只让她用来打发时间,百里夙教她蛊术,是将她当做他的妻,那么即墨离呢?

    千暮雪并愿意多想,而且即墨离对她一直有种无形的尊敬和敬畏,应该不会踏出什么底线。

    书中的记载,千暮雪很是感兴趣,和雪域的幻术也有些类似的地方,不会想到即墨离让她不要乱来,千暮雪也就没有尝试。

    暗卫送来信,南夏败兵已经搬师回巢,而苗疆那些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百里夙和南夏军队在路上。

    另外,凌千夜已经醒了过来。千暮雪手抖动了一下,将信纸在蜡烛上点燃,待信纸燃尽。

    千暮雪在案桌前给花鸾回了一封信,让凌千夜不要轻举妄动,至于南夏怎么处理让凌千夜和北辰释直接商量即可,不必顾忌太多。

    写完,千暮雪将信交给暗卫,又提笔写了封信回雪域,让暗卫一并带给风菱。

    当千暮雪说将另外一封信给风菱的时候,暗一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是也有些犹豫,千暮雪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回事,可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千暮雪急急的询问,暗一犹豫了一下对千暮雪说,“小姐要给风小姐的信,她可能看不了了,因为风……风小姐此时昏迷不醒。”

    “昏迷不醒?怎么回事?”千暮雪一激动,将墨给打倒了,泼到了衣服上。

    “前几日,景城战争正激烈的时候,扬凡突然发狂,逃了出来四处伤人,风姑娘好像是被伤到了,具体情况属下也不清楚。”

    “那另外一封信也给花鸾就好,顺便帮我问一下风菱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暗一接过千暮雪手中的信,又看了一眼千暮雪被染色的衣裳,犹豫着说,“小姐不要太担心,神医也在风小姐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嗯。”千暮雪揉了揉脑袋,莫名觉得有些烦躁,有花鸾和夜子宸在风菱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可是扬凡的蛊无解如同定时炸弹的他,实在是让众人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