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醋栗与颠茄 (中)
    圣方济各修道院的莴苣地长势喜人,地垄拉的就像是圣经手抄本上的线框那样笔直,每颗莴苣都是绿油油的,瘦削但身形颀长的约翰修士正在收取最晚一批成熟的莴苣,但金匠修士没有看到那个和朱利奥差不多大的祭坛侍童,陪伴约翰修士的只有他身边的草筐与莴苣。说到莴苣,那可是一种相当美味的食物,传说中甚至有人愿意用自己的孩子去换取魔鬼的莴苣,贵族们会把它煮成汤来喝,但修士们在苦修的时候会直接把它放进嘴里——一般而言,没有经过烹煮的果实都带着深重的寒性,会导致各种疾病,但修士们认为这样反而会让身体深处的罪孽一起被排泄出去。

    而金匠修士并没有人们所以为的那样虔诚,他渴望那些肥美的莴苣只是因为早上得到的那份麦子粥更应该拿去喂鸽子而不是用来供养一个强壮的修士,而且他认为自己十分健康,完全不会被那些所谓的寒性与热性击倒。

    他看了看四周,这里仍然在修道院的范围里,草木齐整,土地松软,阳光明媚……

    朱利奥看着金匠走向约翰修士,向他打着手势似乎是想要帮忙的样子,但内里并不是一个孩子的美第奇当然知道他只是看中了那些莴苣,不过也许在下一个城市,朱利奥就可以请求皮克罗米尼主教写一份荐书,随便把这家伙打发到那个教士那儿去做他的本职,这样他们彼此都能更愉快一点。

    当金匠将第一根莴苣塞进牙齿之间的时候,朱利奥看见就在莴苣地边有着一点艳丽的紫色,他看了看金匠,后者似乎已经沉溺在莴苣甜美的汁水里了——他不紧不慢地走过去,看见一小串又一小串紫黑色的浆果,以莴苣的成熟时间为标准,这些浆果显然提前了不少时间成熟。

    他拨开遮蔽在浆果上的叶子,伸出手去。

    “别碰那个!”

    袖珍修士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去,让他意外的是喝止他的竟然是两个人而非原先以为的一个。

    “这是……”他们又异口同声地说,但随即那个与朱利奥差不多高矮的……应该就是圣方济各修道院的祭坛侍童的孩子退后了一步,让出了自己的位置。

    “那是颠茄,不是醋栗。”瓦伦西亚神父,更正确地说,凯撒.博尔吉亚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