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列奥纳多.迪.皮耶罗.达.芬奇 和茱莉亚.法尔内塞
    “还有一件事情,”凯撒不那么情愿地说道:“你的武术教师来了。”

    “哦,是‘斗士’吗?太好了。”朱利奥高兴地说:“我一直在等着他。”

    “如果早几天会更好,”凯撒当然知道美第奇的武术教师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战士,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生性散漫,傲慢无礼,甚至可以说有点渎职,在他们居住在银宫的时候,他就经常外出,连接几天和娼妇厮混,那也就算了,毕竟在博尔吉亚枢机的势力范围内,他们都很安全。但既然朱利奥和乔来到了佩鲁贾,他就应该时刻跟随着美第奇们,就像博尔吉亚与巴格里奥尼家的武术教师们,而不是拖拖拉拉的和他的姘头告别上……整整好几个月。凯撒曾经想过招揽他,现在也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一个丝毫不重视雇主性命的佣兵再强也没用,只会徒然地耗费他的资产与人脉。同时他也为了朱利奥而愤怒,如果昨晚“斗士”在这里,朱利奥或许根本不会受伤。

    朱利奥倒是完全不介意,埃奇奥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武术教师,他有着自己的事业,这份事业或许还相当危险,有好几次,他回来时华美厚重的外套下掩藏着的伤口几乎可以致命,还是朱利奥从卢克莱西亚那里借了丝线和针把他补起来的。

    埃奇奥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检查了朱利奥的伤口,确定它不日就可痊愈后,就将一个长着浓密的深褐色胡须,有着弯钩鼻子的男人带到了朱利奥的面前,他一见到朱利奥就陡然从眼睛里发出光亮来。朱利奥原先还有点婴儿肥,但在受伤之后,因为失血和疼痛,他的双颊迅速地凹陷了下去,一般人看来会觉得他瘦得可怜,但在画匠与石匠的眼里,因为消瘦而凸显的骨骼,与愈加鲜明的五官反而能够给他们带来无穷的灵感,如果不是有埃奇奥的阻拦,也许列奥纳多会扑上去,不仅仅用视线,还会用手指**这张秀丽的面孔。

    “我要为他做幅画,”列奥纳多急迫地说道,“一幅圣徒的画像,一个活生生的圣约翰……”

    埃奇奥头痛万分,虽然他早有预料……但还是低估了列奥纳多对美的狂热追求与索取:“你应该记得我带你来是为了什么吧,列奥纳多,”他转向朱利奥:“这是列奥纳多?迪?皮耶罗?达?芬奇。”他正想说,希望极其善于思考与创新的列奥纳多可以为朱利奥制作袖剑,软甲以及一些刺客或是美第奇需要的防具武器时,朱利奥已经露出了一个冷淡的微笑:“我知道这个名字,”他说:“有着这个名字的人应该是美第奇的朋友。”

    这句话就像是一盆混杂着冰块的冷水那样倾倒在列奥纳多的头上,只一下就让他冷静了下来,而后,莫大的羞愧席卷了他的心灵,他站在一个年纪只有自己四分之一的男孩面前,手足无措,皮肤滚烫。列奥纳多是佛罗伦萨人,他的父亲是个法律公证员,母亲只是一个农妇,而且他们之间没有正式的婚约,列奥纳多也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但他的天赋让他在他老师韦罗基奥的诸多弟子中脱颖而出,并且因此获得了洛伦佐.美第奇的资助与友情,但在1478年的教堂谋杀事件中,他没有胆量与暴徒们抗争,在美第奇和他的朋友们浴血奋战的时候,他逃走了,他不但逃出了大教堂,还逃出了佛罗伦萨——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胜利的帕奇与美第奇都会设法报复他的缘故,他在四处躲藏了一段时间后,竟然跑到了米兰,投靠了米兰公爵卢多维科?斯福尔扎。当时米兰与佛罗伦萨的关系并不好,列奥纳多的行为严重点来说就是叛国。

    埃奇奥摇了摇头,谁也不能否认列奥纳多天赋非凡,但他的道德品质确实不如他的作品来的完美,不过在这个世上,谁也不能说毫无缺点,既然洛伦佐.美第奇愿意宽恕这个人,而他也愿意继续为美第奇服务,一些令人难堪的过往自然也不会有人去可以提起。唯独朱利奥,他的小弟子,他的性格让很多人来看,都可以说温柔到近似于绵软,但如果你以为他是个唯唯诺诺,模棱两可的面团那就大错特错了,他有不可动摇的基础,也有无法撼动的底线。

    只是无论朱利奥如何抗拒,远在佛罗伦萨的洛伦佐与近在咫尺的埃奇奥都认为他应该接受列奥纳多的效力,而且在与列奥纳多相处了几天后,朱利奥也不得不承认,去掉那层令人不快的记忆,列奥纳多的确是一个值得尊重与喜爱的天才——他的很多想法在数百年后得到了实现,现在不能,不是因为他的思维太过荒诞,而是如今的人们不是太过愚昧,见识短浅,就是聪明到不愿意改变现状,甚至想要毁灭改变现状的可能。

    一半是出于歉疚,一半是出于谄媚,列奥纳多将他在1488年前描绘的所有手稿(其中不乏犹如魔鬼行径的诡异描绘)都拿来给朱利奥看,当然,朱利奥并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那样莽撞无知也是重要的条件之一,他不但兴致勃勃,偶尔还能提出极其有启发性的意见,譬如说他认为列奥纳多所设计的一对翅膀根本不可能让人飞起来,在列奥纳多争辩说这对翅膀的数据是他研究了许多鸟类后才得以推算出来的时候,朱利奥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肌肉。”他说:“或许你设计的翅膀确实可以承载得起一个人,但装着翅膀的人类却没有能够挥动这对翅膀的肌肉。”小美第奇放下用来阅读文字的镜子——列奥纳多或是为了防备别人盗取他的智慧,又或许想要卖弄自己的技巧,所有的文字说明都是左手倒反写的,朱利奥或许可以直接阅读,但会很累。他放下镜子,拿起一支石墨笔,在一张废弃的羊皮纸上简略地勾勒了一个g罩的夸张小人:“简单点来说,依照鸽子胸肌与躯体的比例,一个人,至少要有数十倍于此的肌肉才能挥动能够将他带上天空的翅膀……”

    “噢,”列奥纳多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让我想想……”他说:“是的,肌肉,没错,要举起沉重的东西,或是跑得更快,跳得更远,又或是投出长枪,都需要肌肉,一个运动员或是战士的手臂,腿必然要比常人粗壮很多,就连普通人,经常使用的那只手也要比不经常用的那只手来得粗壮……”

    列奥纳多就这个问题思考到了晚餐的时候,他在喝汤的时候甚至将勺子塞进了鼻孔,“你在思考些什么?”凯撒降尊纡贵地给他递了一条手帕,起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朱利奥神身边的画师,直到他偶尔看见了列奥纳多的图纸——羊皮纸上描绘着一种像是玩具般的战车,战车的前方,后方,或是前后方都有一架装载着锐利刀刃的滚轮,在滚轮被马匹带动的时候,上面如同鸟爪一般探出的弯曲刀刃会被无数密集的小齿轮驱动,飞快地旋转起来。可以想象,当它们得以奔驰在战场上的时候,这些刀刃会斩断多少人类和马匹的腿。

    这未必可行,但凯撒却已经嗅闻到了其中的血腥味,列奥纳多事实上很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他或许并不嗜血,或是残忍,但他一定很乐于看到自己设计的武器时如何在战场上屠戮生命的……凯撒决定要设法招揽他,但现在他正在为美第奇效力,无论如何,他也要等到美第奇交给他的事情办完之后再将其纳入麾下,他并不急切,他们还很年轻,还有很多时间。

    ——————————————————————————————

    当佩鲁贾的学业进行到第二年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卢克莱西亚又来到了佩鲁贾,这次她可不是偷偷跑出来的,而是在她父亲的秘书杜阿尔特的陪伴下来到兄长和朋友的身边,第三天的晚上,她就悄悄溜到了朱利奥的房间里,又是吐苦水,又是说心事。

    “你知道阿德里安娜?德?密拉。”卢克莱西亚说:“她是我父亲的西班牙表亲,自我从母亲身边离开后,是她一直在照顾和教育我,我很喜欢她,朱利奥,她就像是我的第二个母亲。她有一个儿子,叫做奥尔西诺,他不怎么喜欢我,也许是因为觉得我夺走了他母亲的爱,没关系,我可以理解,然后……他娶了茱莉亚.法尔内塞。这桩婚事……是我的父亲罗德里格建议和主持的……”

    朱利奥的脑子里盘旋着各个家族的姓氏,没办法,既然他现在是个美第奇,还是一个枢机的弟子,就注定了无法从权势的漩涡中摆脱出去。

    “但是……”卢克莱西亚皱着眉毛说:“我不知道……可是我……”她苦恼地摇晃着身体:“朱利奥,你知道这桩婚事会什么会成立吗?”她凑近朱利奥,嘴唇紧贴着他的耳朵:“茱莉亚.法尔内塞是我父亲的情人。”

    等等!

    朱利奥摇摇欲坠的三观再次受到了冲击,而卢克莱西亚还在继续:“奥尔西诺没和茱莉亚同房就去军队报道了,父亲给他找了一个职位,然后,父亲说,让茱莉亚和我住在一起……”她停顿了一下,露出无比烦恼的样子:“他希望我能够喜欢茱莉亚,茱莉亚也确实是个好人……”

    “他这是想让茱莉亚做你的母亲?”

    “朋友,”卢克莱西亚说:“父亲说茱莉亚比所有人都要懂得如何欣赏与掌握美,他希望她能教导我一些有关于女人的知识。”

    “……呜唔,这个……”

    “但我不喜欢她,不,不是不喜欢,我觉得她的想法,与我不同。”卢克莱西亚小声地说:“她喜欢宝石,喜欢丝绸,可以一连好几个小时的在镜子前面穿穿脱脱……她认为我也应该热衷于这样的事情……”茱莉亚是个温柔的美人,她看卢克莱西亚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小妹妹,就连最珍爱的宝石也愿意拿出来与她分享。

    “你不喜欢吗?”

    “我不知道,”女孩露出了困惑的神情:“但我觉得,那不是我所要的。你觉得我有可能成为一个贞女吗?”她问道。

    大概你的父亲不会允许,在既定的合法婚龄之前,卢克莱西亚已经被她所爱的父亲嫁出去了两次,虽然这两次婚约最后都被宣布无效,但在卢克莱西亚的心里,它们,尤其是后一个,大概已经成为了一个噩梦,但她不可能成为贞女,没有罗德里格的颔首,整个欧罗巴都不会有一家修道院敢于接纳博尔吉亚枢机的女儿,她将来的命运是注定的——为了她父亲和兄长的野望,一次次地成为人质或是抵押品,又或是两个家族之间连接的纽带。

    她可以继续如同茱莉亚那样无知茫然的被别人操纵与掌控,也可以清晰地感受那份无能为力的痛苦,或试着在遍地的荆棘中寻找自己的道路,这样的女性在过去不是没有,但她们的结局无一不悲惨至极,从最早的女性数学家西帕提亚,到最近的奥尔良少女贞德,以及愈发荒谬与泛滥的“女巫之槌”……如果说如米兰的斯福尔扎那样的粗鲁佣兵还能够凭借着自己的狡猾与残忍一路从贱民攀爬到公爵的位置,一个睿智、机敏、渊博的女性却是在挑战整个男性社会——朱利奥给自己的堂姐玛德莱娜送去那些故事只是为了鼓起她的勇气,并不认为它们能够撼动这位温和少女前十四年的教育,但卢克莱西亚不同。

    朱利奥可以推她一把,让这辆脱轨的小车回到原先的轨道上,但就像是他不忍心看着玛德莱娜花一般的生命被一个无赖所摧折那样,他也无法看着卢克莱西亚一无所知地承受她父亲和兄长犯下的过错。

    “我会帮助你,”朱利奥握住了卢克莱西亚的手:“但整个过程十分枯燥并且无聊,卢克莱西亚,你要保证,你会坚持到最后一刻。”那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卢克莱西亚反握住朱利奥的手,“但我发誓,我会按照你的话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