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婚礼
    乔瓦尼.斯福尔扎认为卢克莱西亚.博尔吉亚是个荡妇,完全是看在三万金杜卡特的份儿上,但他不知道的是,卢克莱西亚也对他充满了反感与厌恶,卢克莱西亚今年十二岁,如同一枚尚未绽开的玫瑰花蕾,虽然还无法嗅到深处的芳香,但已经可以从紧裹着的苞片中一窥艳丽的风姿,她胸部微微隆起,双眼潋滟,属于少女的天真无邪与属于女性的娇媚可人轮番在她身上呈现,不要说是男性,就连同样是女性的茱莉亚也不得不赞叹这是凡人几乎无法企及的美,卢克莱西亚并非没有缺点,但在她的身上,就连缺点都仿佛成为了黄金上点缀的宝石。

    路易吉的死亡,所涉及的每个人,除了他的老父亲罗德里格之外,几乎没有谁再会提起这件事情,但罗德里格暂时放下,是因为那时他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到教皇选举中去,而其他人,凯撒,朱利奥与约书亚,大概之后的二十年,三十年,或是四十年都不会提起此事,除非罗德里格已经死了或是老到无法对他们产生威胁,没人会以为这位看似仁慈宽容的长者会饶恕杀害了自己儿子的人。至于卢克莱西亚,她在参加路易吉的葬礼时,甚至大胆地摸了摸那张扭曲冰冷的面孔,罗德里格以为她是在怀念自己的兄长,事实上,卢克莱西亚是要确定那只曾经威胁和伤害过自己的野兽的确已经死了,朱利奥的教导与凯撒的纵容让她拥有着比其他女性更大的勇气与强硬的心肠。

    她知道正是凯撒、朱利奥与约书亚三个人结束了她的噩梦,可惜的是这份感恩之情不但不能表达出来,还必须深埋心底,但这份情感就如地下的泉水一般,越是深藏,地上的枝叶就越是茂盛,只是她爱凯撒,就如同爱一个兄长,爱约书亚,如同爱一个朋友,唯有爱朱利奥,就像是爱一个情人。

    凯撒爱卢克莱西亚,只是他的爱的复杂的,纠葛不清的,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虽然他也隐约有着将朱利奥当作一个可能的,真正能够给予卢克莱西亚幸福的人看待的意愿(这份意愿让他在濒死的洛伦佐.美第奇床前询问他是否愿意让朱利奥回归俗世,这样,卢克莱西亚和他的孩子就不会是个私生子),但在看到卢克莱西亚眼中的光芒时,他却觉得心如刀绞。

    尤其让他惊慌的是,卢克莱西亚在洛韦雷行宫中的大胆行为,仿佛撤去了笼罩在朱利奥眼前的一层迷纱,他再次注视着卢克莱西亚的时候,不再把她当作一个孩子,当然,凯撒无需担心朱利奥做出无礼或是鲁莽的事情,在意识到卢克莱西亚已经长大后,朱利奥不但没有接近她,反而拉开了距离,不过凯撒知道,这不是说,朱利奥对卢克莱西亚的美与真挚的情感无动于衷,正是因为他同样喜爱着卢克莱西亚,才会——更为地尊重她。

    连续几个月,凯撒的心就像是轮番浸没在火焰与冰水中,邪恶与良善的念头不断地侵袭他的思想,尤其是在听闻了卢克莱西亚拒绝与她的新一任丈夫,斯福尔扎的乔凡尼同房后,他的双耳嗡嗡作响,差点听不见圣父与他们的父亲罗德里格的询问。

    “凯撒?”罗德里格提高了声音:“凯撒?你怎么了?”

    “我……我很好……”凯撒勉强地说。

    “那么你听到了我的问题了吗?”罗德里格宽容地重复道:“你的妹妹拒绝与斯福尔扎的乔凡尼同房,你怎么看?”

    凯撒将视线落在卢克莱西亚身上,他的小妹妹立刻紧张地握起了双手,放在胸前,这是一个哀求的姿势,更别说她如同绿叶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凯撒知道,如果他坚持,在卢克莱西亚与乔凡尼同房之前,他们的父亲会以那个古怪的传统要求他们同床共枕,免得卢克莱西亚的身心被斯福尔扎所掠夺,这样,他不会失去卢克莱西亚,却会被她憎恨,一想到这里,凯撒那颗冷酷的心脏就不由得四分五裂,“我……”他说,声音干涩,不得不握住椅子的手柄免得自己颤抖得太厉害:“我认为,卢克莱西亚……还太年轻了……如果她过早的生育,也许会在产床上发生不幸的事情。”

    “哦,”罗德里格点点头,他再次扫视过不安的儿子与女儿:“我似乎也听皮克罗米尼说过这样的事情,虽然大部分人们认为,这也是女性应当承受的惩罚——但卢克莱西亚,你是不同的,你是我的女儿,是我的珍宝,你兄长提出的问题或许会发生,我不想去赌这其中的万一,所以,起来吧,我会和斯福尔扎交涉,允许你一年后再与他同房。”他走下座位,温柔地扶起跪在台阶边的卢克莱西亚,“在这之前,你仍然可以住在罗马,和茱莉亚,我,还有你的兄长,弟弟和母亲一起。”

    他看向凯撒,调侃般地说道:“还有你,我的儿子,希望你别太后悔。”

    凯撒勉强地笑了笑。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出了教皇宫,所经之处,每个人,无论是主教,修士,教士还是贵族,学者,贫民都在向他们鞠躬行礼,这就是教皇的权势,哪怕他们只是不名誉的私生子女,他们仍然能够如同一个王子或是公主一般地受到尊敬。这种场景每次都能让凯撒的野心如同鲜血一般地沸腾,但今天,他就如同坠入了冰窟一般,就连卢克莱西亚挽着他的手臂也不能让他感到温暖。

    ——————————————————————————

    皮克罗米尼的修士来向朱利奥通报,博尔吉亚红衣主教前来探访的时候,他还有点惊讶,虽然皮克罗米尼与博尔吉亚已经建立了盟约,但因为路易吉,以及亚历山大六世以及皮克罗米尼枢机的一些想法,他们之间很少有光明正大的来往,不过他随即想到,博尔吉亚红衣主教,也就是凯撒.博尔吉亚也是皮克罗米尼枢机的学生之一,如果他只是作为学生来拜访导师,也可以说无可厚非。他看向身边的约书亚:“别离开这个房间。”

    约书亚点了点头,他的皮肤在阳光下白的就像是一张擦过白垩的羊皮纸,自从洛韦雷枢机再一次把他抛弃之后,他又大病一场,如果没有朱利奥和皮克罗米尼主教,他大概又死了一次,醒来后他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一切,全心全意地跟着皮克罗米尼枢机,还有朱利奥,就像是一只离群的羊羔,让人又是怜悯,又是悲哀。

    朱利奥摸了摸他的肩膀,快步走出房间,他在会客用的小厅里见到了凯撒,但凯撒似乎没有想要和他的意愿,他只指了指他身后的一名穿着兜帽斗篷的修士,就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伪装成修士的卢克莱西亚一抬手掀开了兜帽,她的容颜顿时让这个光线昏暗的小房间都变得明亮起来。

    “我……我没有很多时间,”卢克莱西亚急切又充满喜悦地说到:“但我必须告诉你,朱利奥,父亲允许我一年后再与乔凡尼.斯福尔扎同房……我恳求了他,他同意了!”

    她眼中的光是那样的璀璨,以至于朱利奥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他认为自己是个理智的人,但就在那一瞬间,他仿佛被甘醇温热的葡萄酒浸没,在醺醺然中难以自拔,他都不需要去问卢克莱西亚为何做出这样……危险的行为,要知道,罗德里格.博尔吉亚固然很爱自己的子女,却不会在决策上受到情感的影响,如果他知道自己受到了儿女们的愚弄,一样会大发雷霆,而一个真正掌握着天堂钥匙与俗世权柄的教皇的怒火,即便是卢克莱西亚也未必能够承受。

    但她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冒着失去父亲宠爱的危险……要知道,卢克莱西亚是教皇的私生女,她没有显赫的母族,没有领地与血统,她的荣耀与安危几乎全都寄托在罗德里格.博尔吉亚的一念之间——她的牺牲是那样的沉重,换取的恩惠又是那样的浅薄,一年的时间是多么地短暂,又是多么的漫长!

    “卢克莱西亚……”朱利奥艰难地说……他应该拒绝她的,他知道,美第奇家族已经不再完全是他的后盾,或者说,只有乔.美第奇才是美第奇家族现在最为重要的砝码,他已经是主教了,又比朱利奥年长,更是现在的美第奇家长皮埃罗.美第奇的亲弟弟——一个只有姓氏的教士,在罗马城中不值一提,亚历山大六世如果真如路易吉所说,对于子女们有着这种近似于扭曲的控制欲,在知道卢克莱西亚对他抱有着真实深切的爱意,甚至不惜为此欺骗自己的父亲的话,他可能无法看到第二天的晨光。

    虽然他还有着皮克罗米尼枢机,一个将他视作了弟子,不,应该说如同亲子一般的长者,毫无疑问,他会得到后者的庇护,但皮克罗米尼一直这样爱着朱利奥,朱利奥又如何能够不爱这位老人呢,在罗马城中,生命从来是可以交易的,但最好的结果,皮克罗米尼枢机能够留下的也只有他的性命,亚历山大六世绝对不会允许朱利奥.美第奇留在罗马,皮克罗米尼枢机对他的期望……将毁于一旦。

    “我不能……”朱利奥说,他都有点惊讶,原来自己也可以如此残酷:“我不能爱你……卢克莱西亚,我不能。”

    “我知道。”卢克莱西亚低声说:“我知道。”她上前,紧紧地,渴望地,快速地拥抱了她爱着的人,就如同一阵微风般地向后退去:“我知道,”她再三重复道,朱利奥看向她,她那张小小的,明亮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悲伤,失望的地方:“但我……我如果不能属于你,那么,我也不想属于别人,朱利奥,虽然我知道终有一日,我会为人妻,为人母,但我希望,这一天,能够来得越晚越好,我只是想告诉你,别忘了我……即便你有了……爱人,和你们的孩子,也请别忘了我。”

    “但我会忘记的,”朱利奥说:“我会忘记你,卢克莱西亚,你也会忘记我,我只是一个不爱你的人,你会遇见愿意爱你的人,将你的爱收回去,握在手里,交给他。”

    凯撒站在门外,面沉似水。

    ————————————————————————————————

    六月中旬,凯撒.博尔吉亚见证了他的妹妹卢克莱西亚与乔万尼.斯福尔扎的婚礼。

    乔瓦尼.斯福尔扎的年龄是新妻子的两倍,而且他发自内心的厌恶卢克莱西亚.博尔吉亚,卢克莱西亚的美丽根本无法打动他,他曾和卢多维科说,那是从墓地里生长出的一株毒花,她越是艳丽,就表明她吮吸过多少鲜血和脓液,他一见到她就觉得恶心,但这桩婚事,从来就不是一个人,或是两个人可以左右的,他满怀恶意地出现在婚典上,穿着凌乱,满身酒气,教皇和他的叔叔斯福尔扎枢机气得脸色发白,但也无可奈何。

    卢克莱西亚穿着宽松的睡衣,在教皇与斯福尔扎枢机,以及她兄长还有卢多维科的注视下躺在了雪白的床单下,她感到恐惧,但还是睁大了眼睛,当乔瓦尼粗鲁地掀开她的裙子,想要借此羞辱她的时候,却突然感到胸肋下微微一疼,在婚床上,他当然不可能穿着链甲,所以他立刻僵住了。

    卢克莱西亚微笑着扭动她的小匕首,乔瓦尼在剧痛的驱使下退缩,这还是他第一次正视自己的小妻子,就像是一面镜子,他居然在这个博尔吉亚的眼睛里看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厌憎之色,他几乎想要大笑,看来这个房间里,对于这个婚约不情不愿的人并不只有自己一个,但同时,他又感到了嫉妒,虽然他称卢克莱西亚为荡==-妇,但她毕竟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即便同房的日期被推迟到了一年之后……是她想要推迟吗?她是否已经有了一个情人?但在床单的笼罩下,他嗅见的只有青涩的纯洁气息,“好吧,

    ”他用只有他们能够听到的声音说:“停战?”

    “停战。”卢克莱西亚说,她还是第一次直接地,独自地面对一个强壮的男性,但她奇异的冷静,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再也无法阻碍她的思考与行动。

    没人对这场仪式提出异议,在片刻之后,教皇宣布婚约达成。三天后,凯撒单独见了自己的妹妹,告诉她,他将会在下个月前去佩鲁贾参加阿塔兰特的侄儿托西诺的婚礼,朱利奥将作为随员同行,卢克莱西亚一下子握紧了拳头,没有人比她更懂得博尔吉亚。

    “我可以相信你吗?”卢克莱西亚哀求道:“我的哥哥,凯撒,我可以相信你吗?”

    “当然,”凯撒说:“你永远可以相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