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行动被抓包
    沈安溪本来不想答应,但是看到孩子这期盼的眼神,不知道怎么的就点了头,“好。”

    三个孩子又是一阵欢呼。

    沈枞渊被冷落在一边,也不觉得难过,含笑看着母子三人,只觉得生命好想在这一刻,彻底的完整了。

    安妮不想被看出有什么不对,在旁边站了一会儿,也加入了一家人的游戏,有那么一刹那,安妮在想,其实她也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只是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便又觉得,好像自己永远都融不进去了,这里终究是不属于自己的。

    芳姐过来喊大家吃饭,三个孩子非要挨着沈安溪,让一向被孩子都黏着的沈枞渊有些失落起来了,也是担心沈安溪要照顾三个孩子没办法吃饭,大的小的都是宝贝,饿着任何一个,沈枞渊都觉得心疼万分。

    “老三,过来爸爸喂你。”沈枞渊对着老三伸了伸手,老三挂在沈安溪脖子上,毫不犹豫的转过了肉肉的小身子,躲避开了。

    沈枞渊的胳膊僵硬在半空中,偏偏大宝小宝的声音再次响起,“阿姨,能把我们的椅子放在安老师旁边吗?”

    双胞胎默契度很高,连说话都是在同一个声调上,听上去的时候就像是一个人说的,但是熟悉的人都知道,是两个孩子一起开口了。

    芳姐自然是不会拒绝两个小可爱的要求,立马就想儿童椅放在了两边。

    沈枞渊无奈的放下了胳膊,三个孩子好像和他并不亲,只要有妈妈在的时候,他的存在感几乎为零,甚至有时候连候御哲过来,自己的地位都会有一种直线下降的感觉。

    一家人欢欢乐乐的坐在一起用餐,老三被沈安溪抱在怀里投喂,沈枞渊时不时的会给沈安溪夹个菜什么的,都是沈安溪平日里最喜欢的。

    “老三,吃饱了下去玩。”看到老三已经不怎么吃了,沈枞渊难得的严肃了几分语气。

    老三再次留给沈枞渊一个后脑勺,嘴里还包着饭,仿佛这样能证明自己还在吃。

    孩子对母亲有着天生的依赖感,沈安溪之前陪着孩子的时间也不多,所以即使孩子有些粘人,也不会拒绝,更不会觉得孩子烦。

    沈枞渊很少对两个宝贝女儿这样板着脸,老三虽然厚着脸皮转过了身子,但是小身子还是忍不住的抖了一下,觉得有些委屈,爸爸以前从来都不会说自己的。

    抱着沈老三的沈安溪感受最为明显,放下筷子,轻轻的拍打了两下后背,“别和孩子这么严肃的说话。”

    语气里带着几分责备,好像是他们曾经相处的感觉一样,没有隔着一层陌生的妆容。

    对于沈枞渊来说,格外的受用,很是温柔的解释道,和刚才说老三的语气完全的不同了,“我只是担心孩子太闹,你吃不好。”

    沈枞渊比沈安溪大了几岁,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早就是清楚的。

    喜爱三个孩子的最初是喜爱沈安溪,大有一种爱屋及乌的感觉,在沈枞渊的世界里,是将沈安溪放在首位,然后才有这三个孩子的。

    “没事,小孩子。”沈安溪不在意的摆摆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语气好像哪里不太对。

    旁边的大宝小宝捂嘴偷笑,大宝用叉子看着桌子上的东西,给沈安溪插了两颗青菜,刚才她看到爸爸也给妈妈弄了。

    “安老师,晚上我们都一起睡好吗?”那两根小青菜像是贿赂,刚放进沈安溪的盘子里,大宝就忍不住的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龙凤胎一直都有自己的儿童房,本来后来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算多,只是之后因为有了老三,三个人住在一起,美名其曰好照顾妹妹。

    “三个孩子睡在一起。”沈枞渊多此一举的解释。

    “当然好了。”沈安溪自然是求之不得,晚上有个三个小宝贝一起陪着,即使一夜不睡,都会觉得很美好。

    对于几个孩子,沈安溪心中有愧疚,也有疼爱。

    “那让爸爸也一起吧,爸爸也会将故事的。”小宝贼兮兮的说到。

    沈安溪嘴里的差点喷出来,抬了抬下巴,就看到沈枞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小宝,男女授受不亲。”沈安溪一本正经的说到,算是拒绝了小宝这美好的提议。

    沈枞渊脸色垮了垮,知道有些事情急不得。

    休息的时候,沈枞渊终究是没能如愿,大宝依依不舍的将爸爸退出房门,很是好心的说到,并送上一个香吻,“爸爸,你自己回去睡吧,梦里见。”

    “说好的战友呢?”沈枞渊蹲下身子,哀怨的看着自己宝贝女儿。

    大宝笑的一脸灿烂,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妈妈好不容易陪我们,怎么能因为爸爸而让妈妈爱离开呢?”

    小孩子的表达能力已经相当厉害,沈枞渊一时只觉得万箭齐发穿透了自己的胸口。

    “好了,爸爸,来日方长。”大宝很是小大人的拍了拍沈枞渊的肩膀。

    沈枞渊捂着胸口,“你不爱爸爸了吗?”

    “那是两回事儿,要是爸爸能自己追到妈妈,哪里用得到我们小小年纪卖萌去呢?”

    大宝一点都不客气,说完就关上了房门,彻底隔绝了和爸爸沈枞渊的视线。

    沈枞渊蹲在地上,看着差点撞到自己英俊的脸的房门,往后挪了挪身子,宠溺的笑道,“小没良心的。”

    无奈的起身,正准备回房间,就看到安妮正靠在后面的墙上,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似笑非笑。

    沈枞渊有些尴尬的抬手摸了摸鼻子,想要装作无视。

    “我以为少爷到了家里,也会继续演下去,果然是在乎了一些人的呢。”安妮笑道,声音带着几分娇俏,但是却压得很低。

    沈枞渊怒目,他是想整蛊安妮,让她知难而退或者路出马脚,但是并不会没有底线和分寸,所以一切都是王秘书在做。

    他和沈安溪之间的事情,争争吵吵,分分离离,事后只当做是夫妻情趣,却不想被被人拿出来评价什么。

    也不想这其中有第三者的出现,尤其是从自己在这里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有些事情该说不该说,相信你自己心里有衡量。”沈枞渊冷冷的说到,不知道安妮和沈安溪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也隐约知道,两个人看上去还算是亲近,并不想安妮伤害到了沈安溪。

    安妮轻轻的笑了,“安沈和我是朋友,我当然不会伤害她,当然了,也不悔让别人伤害她的。”

    说完,就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留下沈枞渊一个人在楼道里无言以对,这一个一个的……

    夜深人静,凌晨两点的时候,大多人都已经进入了熟睡状态,不太容易能吵醒。

    昏暗的楼道里,安妮娇小的身子灵活的移动,很快就到了沈枞渊的书房,那么重要的东西,一定会在书房。

    安妮坚持的相信这个结果,毕竟卧室几个孩子经常会进去折腾,佣人照看孩子也会进去,所以不会在卧室里。

    轻而易举的就拧开了书房的门,比起楼道里,书房更加的黑暗,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安妮的行动,将窗帘拉开了一些,借着外面的光亮,看向了书房里的摆设。

    她已经侵袭了别墅的监控,书房的监控并不会监视到她此刻的行动。

    白天她已经进来过一次了,那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可是拿到的东西,却不是自己最想要的那个。

    又看到了那份文件,公司全部落在了沈安溪的名下。

    安妮咬着手电,看着文件上的内容,眉头越发的皱了起来,“真的是安沈的了吗?”

    安妮有些犹豫,如果是安沈的公司,自己还有必要拿走吗?

    是不是只拿走文件就可以了呢?

    安妮放下手电,四处打量,可是文件到底在哪里?

    将书架都轻轻的翻了几层,也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安妮有些烦躁,对于自己的烦躁。

    刚想要转身去看一下旁边的墙上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书房的灯光却突然大亮起来。

    安妮神色一愣,刚才太烦躁了,又因为是深夜,让她对外界的警惕都不自觉得放松了不少,猛地转头,就看到披散着头发,一身卡通睡衣的沈安溪正站在门口,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

    “安沈。”看到来人是沈安溪,安妮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也有些尴尬,缓缓的站了起来,故作镇定的关掉了小手电筒的灯光。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在做什么?”沈安溪神色严厉的看着站在那里,好像不知所措的人。

    她是突然被惊醒了,因为孩子的房间就挨着书房,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如何,她总觉得隔壁有声音,所以才会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会看到安妮在这里翻找沈枞渊的东西。

    那一刻,沈安溪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这个安妮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安妮看到是沈安溪,整个人放松不少,吊儿郎当的说到,“没什么,睡不着,出来转转。”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