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两个人的反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老师,今天去家里吃饭吧,明天大家就一起出发了。”沈枞渊再次发出邀请,这是自从那天以来,沈枞渊第一次对沈安溪发出回家吃饭的邀请。

    “你知道的,游泳馆离着市区这边远了点,从家里走比较快。”沈枞渊笑着解释道,好像真的就只是单纯的为了节约时间一样。

    沈安溪暗暗的吐了吐舌头,她知道的?她凭什么知道?

    不过两个孩子所在的私人游泳馆的确是在郊区环境最好的地方就是了,她还真的是知道,谁让她是三个孩子的亲妈?

    “好不容易明天是周末,孩子也是想好好的休息休息。”

    “那这时间就更不着急了啊,明天几个孩子多睡一会儿,我早点出门去你家就好了。”沈枞渊话音刚落,沈安溪就立马说到。

    沈枞渊,“……”竟然有一种挖坑埋了自己的错觉。

    顿了顿,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沈枞渊很是认真的说到,“这周末,也不单单是对孩子安老师你也是难得的周末,自然是要好好休息休息才是。”

    ……

    躲在树后面的李威,忍不住的往外探了探身子,小声的嘟囔道,“今天怎么这么半天还没聊完?”

    心中忍不住的纳闷。

    这有什么好聊的,难道是沈枞渊那家伙舍不得?

    还是说明天周末了,见到面了,所以才更依依不舍了?

    李威觉得有些生气,有一种很想冲出去的冲动,但是你不知道那边人家到底是在说什么,所以勉强的忍住了。

    ……

    沈枞渊是知道沈安溪休息时间有睡懒觉的习惯,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沈安溪有一种被人抓住七寸的窘迫感,自己的确是想多休息休息的。

    “是啊,安老师,而且你都一星期没有和我们一起吃饭了。”大宝再次抱怨,“尤其是老三啊,她那么喜欢你,都没和你一起吃饭过呢。”

    老三似懂非懂的,在沈安溪的怀里不停的点头,懂不懂的没人知道。

    沈安溪看了大宝一眼,有看一眼怀里的小宝,点点头,“走吧。”

    沈枞渊不知道沈安溪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还没怎么劝说,只是大宝说了两句,沈安溪竟然主动的抱着老三上车了。

    而树后面躲着的李威看到沈安溪竟然主动抱着孩子上车,整个人更是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说好的不去联系呢?

    怎么这主动就上车了?

    李威拳头紧紧的握着,狠狠的砸在树干上,该死的,女人骗我!

    知道车子缓缓的消失在视线里,李威才愤怒着一张脸从树后面走了出来,“安沈,我要你好看!”

    ……

    车子上的人,并不知道后面李威在看着,沈枞渊和沈安溪各有各的心思。

    沈安溪抱着老三,就那么坐在后车座上,一言不发,老三也老师的像个洋娃娃,一点反应都没有,乖巧的很。

    沈枞渊挨着沈安溪坐着,只觉得整个空间,都好像有点压抑起来。

    时不时的偷看沈安溪一眼,实在是搞不懂,这个女人突然之间,这到底是怎么了?

    偷偷的看看一眼,又看一眼,沈安溪好像没有反应一样。

    沈枞渊想说话,却好像不知道怎么开口。

    完全找不到沈安溪的点在哪里了。

    后面大宝小宝也乖巧的坐着,一言不发,紧张兮兮的盯着前面两个大人的背影,时不时的对视一眼,爸爸妈妈到底又怎么了?

    沈安溪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整个人都有些放空起来,并没有注意到车上其他人的反应。

    沈安溪想到这段时间下来,和大宝小宝说过的那些话,和两个孩子的交流接触。

    可能在别人看来,他们家两个聪明机灵又可爱,可是这几天大宝和自己说的话,却让沈安溪突然生出一种担心的感觉。

    两个孩子才幼儿园,是不是心思太多了?

    小宝石是男孩子,腹黑一点,以后也好生活,但是大宝呢?

    一个女孩子,心思这么多,长大了之后,会不会被人不喜欢?

    沈安溪这样想着,自己的表情都变的格外认真起来,让沈枞渊看的都有些担心。

    沈枞渊又偷偷的看了一眼沈安溪,忍不住的开始反省自己,这个自己,没做错什么也没说错什么吧?

    回想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沈枞渊觉得自己出了说让沈安溪回家可能会不太好,其他地方应该也没有得罪沈安溪,而且还是沈安溪自己主动上车的。

    可是,如果刚才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沈安溪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模样?

    同时,沈安溪也在反省自己,觉得大宝变得这个样子,是不是和自己有关系呢?

    大宝和小时候的自己有些一样,却又好像不太一样,不过却都是敏感缺少安全感的,对于外界的事情,都很敏感。

    抱着老三的胳膊更用力一些,沈安溪心思变得越发的沉了起来。

    在大宝小宝出生的时候,沈安溪一直都觉得两个孩子是掌中宝,自己是要娇养着的,哪怕是将女儿养成一个傻白甜,骄纵的公主,也是比那些会刷心机的强了太多。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大宝变成了这个样子。

    沈安溪笑了,笑的苦涩无比。

    就在这一路的沉闷中,一家人到了家。

    以前一下车就叽叽喳喳的拽着沈安溪跟家里带的人,此刻也安分的背着小书包站在车旁边,等着大人下车。

    一直到了下车,沈安溪都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世界里回神过来,抱着老三木讷的往前走。

    剩下的父子三人乖巧的跟在后面,像是被主人训斥了的小狗,老师的不得了。

    快到门口的时候,沈安溪抱着老三进去,大宝拽了拽沈枞渊的手,仰着头小声的问道,“爸爸,妈妈怎么了?”

    沈枞渊也是一脸的担惊受怕,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前面,沈安溪已经轻车熟路的带着老三上楼去换衣服了。

    被忽略的芳姐等在门口,看着沈枞渊带着两个孩子进来,悄咪咪的抬手指了指楼上。

    沈枞渊宠溺的笑了笑,解释道,“大概是心情不好。”

    芳姐了然的点点头,“知道,知道。”顺手接过了两个孩子的书包,“走,带你们也上楼换衣服。”

    “阿姨,你知道我妈妈怎么了吗?”大宝很是担心的问道,看到这个样子的妈妈,让大宝有点害怕。

    这样的妈妈让大宝想到了前段时间,两个答案经常吵架的时候。

    芳姐笑着摇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以后少操心。”伸手拉着两个孩子上楼,宠溺的说到。

    “我担心,妈妈会和爸爸分开。”大宝小声的说到,声音里满满的的都是不安。

    刚换好鞋子跟过来的沈枞渊,听到大宝这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撞到楼梯栏杆上。

    孩子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情,已经变得很敏感了。

    沈枞渊脚步停下来脚步,看着消失在楼梯拐角的人,心思一顿,想到了之前候御哲和自己说过的话。

    “沈枞渊,我说你这么大人了,是猪脑子吗?”候御哲抬起来的手又落了下去,“安溪年纪小,不懂事,你呢,你也不懂事?都当爹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注意着点!”

    候御哲这一开口,就跟机关枪似的,“当爹了,孩子也都这么大了,都不知道夫妻之间吵架要避开孩子吗,要是因为你们吵架,冷战,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以后孩子怎么办?弄得大宝小宝都不敢结婚了,你说要怎么办?”

    沈枞渊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老实的跟什么似的。

    “这么大人了,一点都不知道克制,之前那些偶尔教育的书都白看了!”候御哲一点都不客气的说到……

    那一天的候御哲说了很多话,但是沈枞渊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这段话,那是沈安溪刚出事的时候。

    候御哲很严肃的和沈枞渊说了这件事情,以后吵架什么的,不要当着孩子的面,那次将沈枞渊完全训的和狗一样。

    沈枞渊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是大气都不敢出。

    沈枞渊反省了一会儿自己,抬脚上楼。

    不过上楼之后,沈枞渊并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而是转身进了老三的和沈安溪进去的房间。

    房门半掩着,刚抬手,还没推门,就能听到里面传来老三笑嘻嘻的声音。

    沈枞渊的手一顿,沈安溪是爱孩子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就像是候御哲说的,她自己本身也还是个孩子,有时候可能不会太注意孩子的教育问题。

    自己比沈安溪年纪大,所以自己照顾着母子四个,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既然沈安溪年纪小,那么有些事情,当然就是应该自己承担起来的。

    沈枞渊深呼吸一口气,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安老师,进来方便吗?”沈枞渊并没有直接推门进去,虽然门并没有关上。

    自己都觉得无奈,明明是自己的家,自己的老婆孩子,敲门进去,还要问一句方便不方便,真是莫名的有些憋屈!

    不过想到刚才沈安溪好像有点不开心,还是忍着,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