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是我女朋友
    父子两个还没说完,候御哲就推门进来了。

    “侯先生。”这里的教练都是认识候御哲的,一开始就是候御哲带着两个孩子过来的。

    候御哲淡淡的点头,很快就看到了泳池里的人。

    的确是有个陌生的女人在带着老三练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远远的看过去,那女人的身影和沈安溪真的好像。

    要不是李威提前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不是沈安溪,他要以为是妹妹回来了。

    “大哥,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最先出声的沈枞渊,带着小宝往岸边游了游。

    这是沈安溪的家人,而且还帮自己带孩子很长时间,沈枞渊对候御哲一直都很尊敬,也是真的将人当做大哥看的。

    “本想着今天周末,去家里看看几个孩子,但是家里人却说你们今天来游泳馆了。”候御哲笑着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宝的脸,“想舅舅了没?”

    “想了。”小宝很是实诚的说到,而且脸上的笑容也是那么的真挚。

    “舅舅。”大宝看到候御哲过来,也欢快的凑了过来,“你这么来了?”

    “小没良心的,都好久不见舅舅了,都不来看舅舅,那就就只好亲自过来了。”候御哲宠溺的捏了捏大宝的鼻子,对于三个孩子,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上心很多。

    连被沈安溪抱着的老三,也扑腾着胳膊要过去找候御哲。

    “这位是……?”看到沈安溪抱着老三过来,候御哲疑惑的问道。

    沈枞渊可能一时之间想不到候御哲过来的目的,但是看到李威之后,沈安溪心中就明白了,这是李威请来的救兵,专门治自己的。

    “大宝和小宝的幼儿园老师,安老师。”沈枞渊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便连上前解释道。

    他知道,候御哲将沈安溪看的很重要,要是知道自己背着沈安溪找女人肯定是要收拾自己的,但是如果事后知道这安沈就是沈安溪,而自己没有替沈安溪掩护,事后自己依旧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问题,对于沈枞渊而言,真的是个两难。

    “……”沈安溪抿着唇,没有说话,哥哥爱护自己,她一直都是知道的。

    “不是大宝小宝的老师,怎么带着老三呢?”候御哲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满意了,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仗着和安溪有几分相似的地方,就能代替安溪的一切了吗?

    简直是做梦,天方夜谭!

    看到候御哲发难,李威心里乐呵呵的,站在那里看着沈安溪,大有一种看好戏的意思。

    但是看到沈安溪依旧淡定的模样,李威不淡定了,这被人家正宫娘家人堵了,怎么这个女人还能这么淡定呢?

    “……”沈安溪依旧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沈枞渊的身上,她倒是要看看,对于候御哲的这种问题,沈枞渊要如何处理。

    沈枞渊只觉得自己冷汗都要流下来了,但是沈安溪既然不想让大家知道……那自己能做的,就是成全沈安溪,帮忙打掩护!

    老婆第一!

    沈枞渊这一点心里门清,看的清楚的很。

    “安老师和安妮是朋友,到家里去过,和老三很玩的来。”沈枞渊冒着生命危险解释。

    他知道,当着几个孩子的面,候御哲这样的性子,不会做出粗鲁的动作,也不会说难听的话,总是担心会带坏孩子,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很注意的。

    候御哲狠狠地瞪了一眼沈枞渊,该死的,竟然还帮着这个第三者说话。

    要不是几个孩子在这里,他一定打死这个家伙。

    候御哲心情相当的不美好。

    李威看好戏一样的扫了一眼水里的两个人,然后走到候御哲面前,“哥别生气,安老师我也认识,没事儿的……”后面凑到候御哲耳畔,压低了声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但是水里的两个人却是清楚的看到候御哲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沈枞渊莫名其妙的很,什么时候开始,候御哲和李威关系走的这么亲近了呢?

    “老三,来舅舅抱。”候御哲笑着蹲下了身子,对着水里的老三张开双臂。

    最近这段时间,老三在沈安溪怀里的时候拒绝了多少的人的靠近,没人比沈枞渊这个亲爹更清楚了。

    看了一眼老三,突然生出一种好奇,一种看好戏的心态。

    好奇老三到底会选择谁,也期待老三会拒绝候御哲,毕竟沈安溪才是亲妈,亲妈比较近不是吗?

    李威也是好奇的很,他是亲眼见过,老三倍这个女人抱着,连沈枞渊都拒绝的。

    沈安溪自己也是好奇的,毕竟老三为了自己拒绝了很多人,这一直都让她觉得很骄傲,看吧,孩子还是和自己亲的,即使自己陪伴孩子的时间不算多,也正是因此,让她对孩子的愧疚才会更多。

    但是……就在所有人的期待中,都以为老三会拒绝候御哲的时候,老三先是亲了亲沈安溪的侧脸,然后小身子一转,毫不犹豫的就朝着候御哲扑了过去。

    沈安溪似乎是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说好的亲妈呢?难道还比不上这个亲舅舅了?

    偏偏罪魁祸首毫不自知,在舅舅怀里笑的像个小太阳,小肉手拽着候御哲的领带玩的不亦乐乎。

    沈枞渊心中也是一言难尽,因为沈安溪变装回来,他好不容易找回来一些平衡感,觉得自己的孩子还是和他们夫妻更亲近,但是今天,好像就是为了打脸的……

    “你们大人的事情,抓紧时间解决,好多天都没见到孩子了,我将人带回去住一宿,明天晚上送回去。”

    候御哲抱起老三,毫不犹豫的说到。

    已经上岸的大宝小宝却是有些纠结了,一边是照看他们长大的舅舅,一边是好不容易回来的妈妈……

    至于爸爸,早已经自动忽略掉了。

    “大宝小宝?”候御哲多么精明的人,只是一个转身,余光就看到了两个孩子心中的不舍。

    但是今天并不是留恋的时候,将孩子带走,大人的事情,让他们单独解决,才是王道。

    两个孩子一边惦记着舅舅,一边惦记着妈妈,最后在舅舅稍微有几分严肃的目光下,痛快的决定,还是跟舅舅走好了。

    而且看他们这个样子,好像李叔叔和爸爸妈妈也有话要说的。

    但是安老师就是妈妈的事情,要不要和舅舅说呢?

    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两个孩子纠结了,这个事情,真是件严肃的事情。

    上了车,两个人还在挤眉弄眼,说还是不说?

    对于孩子的小动作,候御哲只当做是看不到。

    两个孩子还小,看着聪明机灵,但是也并没有多少分辨是非的能力。

    他很想直白的告诉两个孩子,出了妈妈不允许将任何的女人带回家里,接近爸爸。

    但是又担心自己的直白会吓到两个孩子,于是就这么强忍了下来,一路沉默的往回走。

    ……

    游泳馆里,见情况不妙,游泳教练也很是有眼力劲儿的将空地留给了三个看上去随时都会打起来的人身上。

    沈安溪终于从老三抛弃了自己的事实中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已经湿哒哒的上岸的沈枞渊,眨了眨眼,也爬了上去。

    “既然孩子已经走了,那我也就回去了。”两个男人,她是一个都不想理会。

    “安沈。”但是,两个男人都没有这么好心的放过她,刚上岸准备离开,就被李威拽住了胳膊。

    看着李威抓住沈安溪光滑的胳膊,那上面还带着水珠,沈枞渊眼眶都发红了,毫不犹豫的就上前拍掉了李威的手。

    虽然这段时间,沈枞渊和李威一直都走的很近,但是沈枞渊可没有忘记,李威曾经可是追求过沈安溪的。

    而且两个人也合作过一段时间。

    作为也给霸道爱吃醋的男人,对于这些事情可是记得清楚,如今看到李威抓着沈安溪的胳膊,大脑几乎都要当机了一样的,然后就是强势的火山喷发。

    沈枞渊的手劲儿很大,李威被打的一痛,毫无防备的就撒了手,整个人也都很是暴怒的朝着沈枞渊吼道,“沈枞渊,你搞什么?靠!”

    沈枞渊像是一只被抢走了领地的狼王,凶狠的瞪着李威,语气恶劣,“有话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

    说着,就拽过来旁边架子上的浴巾,将沈安溪包裹的严实,真是个笨女人!

    还有,自己是脑子抽了,才会让李威进来,拜拜的让李威占了便宜!

    沈枞渊很生气!

    沈安溪心中觉得有些好笑,沈枞渊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真是新鲜的很。

    不过,刚才那举动,是吃醋了吗?

    李威见到沈枞渊这个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愤怒的对着沈枞渊吼道,“沈枞渊,安溪还会回来的,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沈枞渊憋着一口气,不说话,他突然很不想让李威知道,安沈就是沈安溪。

    哪怕李威会阻止自己和沈安溪的接触,也不想说出来了。

    “还要啊。”等了一会儿,李威没有听到沈枞渊的答复,继续开口,不过目光却是落在了沈安溪的身上。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