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第五百九十八章 自己调教好的男人
    沈安溪觉得男人的脸才是六月的雨,刚才还和自己嬉皮笑脸的,好像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但是自己只是说了一个走字,就突然之间晴转多云了。

    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背着自己偷偷学变脸了吧?

    “走,走去哪里,恩?”鼻音发出重重的疑『惑』,整个人脚步迈开,上前一步,“去找李威吗?那个幼稚的男人?”

    因为沈枞渊的靠近,面前突然落下一片阴影,沈安溪不受控制的后退一步,想要躲开这个男人给带来的压迫感。

    “你,你有病吧!”面对这样突然而来的压迫感,让沈安溪变得紧张起来,说话都不太流利起来。

    “呵——”沈枞渊不屑的发出一声冷嗤,看上去冷漠了很多。

    “恩,我有病,你是『药』!”沈枞渊勾勾唇,依旧有些生气,但是因为靠近沈安溪,轻嗅着她身上的清香,连刚才的暴躁都减少了许多。

    “你……”饶是年少时候就混不吝的厉害,而且一直都被沈枞渊看作是厚脸皮的人,在这一刻也红了脸,不知道要说什么。

    “走吧。”说着不等沈安溪有任何反应,再次将人拦腰抱了起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沈安溪用力的捶着沈枞渊的宽阔有力的后背。

    “沈枞渊,你个混蛋,到底是想做什么?”

    “别『乱』动,不然我不保证我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沈枞渊警告的大手落在沈安溪的后背,往下靠了靠。

    沈安溪身子因为沈枞渊的不老实,突然紧绷起来,整个人倒是真的老实了很多。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带我去哪里?”沈安溪不敢『乱』动,恼怒的问道。

    沈枞渊勾唇一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两个人周到游泳馆门口的时候,再次遇上了已经换好衣服出来的李威。

    “枞渊,沈枞渊!”李威快走两步,将人拦了下来,他没有想到,沈枞渊会抱着安沈出来。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竟然这么亲近起来了?

    “……”沈枞渊没有说话,只是懒懒的看了一眼挡在面前的人,但是眼神中让人离开的意思已经不能再明显了。

    李威深吸一口气,“沈枞渊,你不能这么做!”

    “你这样对得起安溪吗?”李威控制不住的朝着沈枞渊大吼。

    气愤的很,因为太过生气,连身子都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无论大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安溪却一只都坚持着要和你在一起,甚至不顾全世界的反对,都要和你在一起,但是你呢,你做了什么,你这样做对得起安溪吗?”

    只是对于这样气愤的李威,沈枞渊却表现的相当淡定,“说完了吗?”

    李威一口气梗在喉咙里,自己说了这么多,就换来了一句说完了吗?

    这个男人是被安沈灌了什么『迷』魂汤?

    “你就是被这个女人『迷』了心智!”李威恨恨的咬牙,知道自己今天是奈何不了这个恶人,转身就走。

    “沈先生真是,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给得罪了。”沈安溪看着李威气呼呼离开的背影,幸灾乐祸的看向沈枞渊。

    这两个人和解之后关系一直都相处的不错,很哥们,没想到今天竟然吵起来了。

    “红颜祸水!”沈枞渊无奈的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带着几分宠溺!

    这一瞬间,沈安溪似乎是体会到了刚才李威的那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这个男人,真的很有气死人不偿命的能耐。

    沈枞渊带着她去的地方,她是知道的,这里是沈枞渊在靠近市里的一处小别墅。

    面积不大,但是这里的装修却是沈安溪和沈枞渊当时两个人一起做的。

    这里几乎有着两个人最多的回忆。

    “……”沈安溪被放在客厅里,沈枞渊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那里板着脸的人,语气温和,“我已经叫了阿姨,一会儿会有人过来做饭,你想吃什么?”

    沈安溪淡淡的不说话,“……”

    她在偷偷的打量这个房间,这里的一点一滴的都没有改变,就像是他们刚刚装修好的时候一样。

    这是唯一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地方,连三个孩子都没有过来过的地方。

    有时间的时候,沈枞渊会亲自过来收拾,没有时间的时候,也会定期找钟点工过来打扫。

    沈安溪轻轻的深呼吸,吐纳……

    连味道都是独属于他们两个的。

    但是……突然之间就有些心塞,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地方,这个臭男人,竟然带着一个才没认识几天的女人来这里。

    沈枞渊却好像没有注意到沈安溪的不安一样,“我去拿点东西,只能自己随便看看……”

    沈安溪没有回应,听到沈枞渊离开的脚步,缓缓的转过身子,将视线落在了外面不算太大泳池里。

    记得这是当初她强行要修建的,但是因为这里的地方比较小,修建一个泳池就占了不少的地方,但是沈枞渊依旧按着她的喜好来装修了。

    可是,沈枞渊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沈安溪不解的回头,朝着楼上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不一会儿,沈枞渊就已经换了一身休闲装下楼,“想好吃什么了吗?”

    “我要离开这里。”

    “好好想想,自己想吃什么?”沈枞渊却好像没有听到沈安溪的话一样。

    “你难道是想要囚禁我?”沈安溪愤怒的走向沈枞渊,半晌才难以置信的问道。

    “囚禁?不不……话不要说的难听,美丽的安老师……”沈枞渊痞笑着摇头,“怎么能用这么难听的词语来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沈安溪后退一步,总觉得这样的沈枞渊危险无比。

    以前就知道这个男人带着几分脾气,但是没想到坏起来的时候,会这么的危险。

    “我……”沈安溪有些害怕这样的沈枞渊,以前没觉得这个男人这么可怕啊。

    沈安溪不安的缩了缩脖子,面前的人不用做什么,只是说两句让自己受不了的话,都会觉得心里发『毛』了。

    “当然了,要是安老师一定要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我不介意按着安老师的想法去做。”沈枞渊无赖的耸了耸肩膀,仿佛自己真的是有这个打算一样的。

    沈安溪心猛地提了起来,怀疑的目光扫视沈枞渊,这个男人不会真的是想这么做吧?

    “当然了这个时间也不会太久的,不过只怕下周安老师是没办法去上课了,好像我记得安老师也说过,尽量避免和几个孩子有多的接触,所以我想安老师留在这里,应该是最好的避免方法了。”

    沈枞渊身上都带着几分无赖的气息。

    “可是……”沈安溪一脸的无奈,强行的为自己辩解,“可是我说的重点是不想见到你,而不是不想见到孩子……”

    沈枞渊淡淡的笑了,继续补充道,“恩,孩子是我的,你想要见孩子当然是要问我的意思了。”

    沈安溪,“……我是老师,每天都在学校了,是你自己将孩子送到我们学校的。”

    “所以,我需要给安老师请假了,这样才能更好的避免你们见面的机会,你说是吗,安老师?”

    沈安溪无言以对,很想笑着给他说,你说的好有道理哦。

    但是这话是怎么都说不出来的。

    这人明显的就是在强词夺理。

    “还说不是囚禁!”沈安溪有些被气到了,都不让自己去上班了,还说什么不是。

    “你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沈枞渊无所谓的挑挑眉,“等等吧,等我想明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会放你离开的。”

    “有什么是不能现在就说出来的,是和我有关吗?”沈安溪急『性』子的厉害,上前一步质问道。

    “或许是没关系的。”沈枞渊淡淡的挥挥手。

    沈安溪不甘心,还想再问什么,送菜过来的阿姨走了进来,“先生。”

    沈安溪所有的话都收了回去,因为外人的存在,所以没再去问。

    沈枞渊倒是松了一口气,对着阿姨点点头,“恩。”

    然后又看向了沈安溪,“想好吃什么了吗?让阿姨给你做。”

    沈安溪不乐意的撇撇嘴,“随便。”

    这人真是越来越霸道了,霸道的都有些变态,过分!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道菜呢?”沈枞渊勾唇笑道,以前沈安溪最讨厌的就是随便两个字了。

    沈安溪脸『色』一红,“……”

    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就说话,还拐弯抹角的撩人。

    “阿姨,做点偏甜的,糖醋小排,红烧茄子……”沈枞渊随口点了几道菜,却都是沈安溪最喜欢吃的。

    沈安溪一愣,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知道了,还是将自己当做了替身?

    “是的,先生。”阿姨已经拎着菜篮子进来厨房。

    “除了想要离开,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当然,外面都是我的人,你想离开也走不了。”沈枞渊淡淡的看了一眼沈安溪,就去厨房里帮忙了。

    沈安溪看了一眼沈枞渊,这个男人的在自己刻意的锻炼之下,厨艺可谓是高超了。

    自己调教好了的男人,要是便宜了别人,可是吃亏大了。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