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尴尬接触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想到沈枞渊刚才,竟然好像根本不认识她一样,沈安溪被沈枞渊的态度惹恼:“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出这么无赖的话,还不承认的装作正人君子!”

    听了她肆意的嘲讽,沈枞渊却突然将她锁在墙壁之间,压迫感十足的逼近说:“随你怎么想,我没有时间和你纠缠。”

    沈安溪愤怒地推开沈枞渊的手臂,不等说话,门外传来母亲的声音:“沈安溪在里面吗?”

    沈安溪听了母亲的声音后,面色皱白,接着应了一声。听她又说:“爸爸安排你们这就到楼下,去老宅那里探望老爷子。”

    她惊愕的望着沈枞渊,没有想到爸爸这么快会让她与沈枞渊一起探望爷爷。

    两人来到楼下,父亲却没有安排司机跟随,而是沈枞渊打开车门后闪身上车。

    “还愣在那里干嘛?真是麻烦!”沈枞渊还没有从她刚刚劈头盖脸的质问zhong消缓气愤,不满的催着。

    一路上和沈枞渊独处,沈安溪各种不自然。眼神不得不望向车外飞速掠过的风景。

    突然,一声尖锐的急刹车过后,车子猛然停了下来。沈安溪来不及发声,身体跟着猛地前倾,向一侧跌落。

    “啊,好痛!”她呻吟着,手里急迫地想要抓紧。

    此时,正在握紧方向盘的沈枞渊,脸色一黑。低头看着跪靠在双腿之间的沈安溪,嘤嘤地不停呻吟,而手掌却准确地按在了他的……

    看来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姿势正和某部日剧女主惊人的相似,随着腰间传来的阵痛,手指暗暗摩挲,试图找到支点尽快起身。

    试了几次后,都没能顺利撑起。沈安溪感受到掌心里渐渐的变化,抬起头将目光上移。

    “滚开!”沈枞渊再不能忍受这样的撩拨,打掉她的右手。

    可惜,完全失去平衡的沈安溪彻底倒下,鼻子径直撞到沈枞渊双腿间。尖叫着,被沈枞渊拖了起来。

    “真不知道,某些人表面看似纯情,私下里居然是个重口味的女人。”沈枞渊讽刺的说着,将车子重新启动。

    因为第一次与沈枞渊单独出来,所以一时紧张连安全带都忘了系。不仅扭伤了腰部、被占了便宜、还要忍受沈枞渊挖苦的奚落。

    她想要争辩,可是一想到刚刚自己那不争气的表现和沈枞渊身体的变化,脸颊灼热地别过了头。

    半小时后,车子在一栋古朴庞大的宅院前停下。

    沈安溪搬动车门后,发现并没有打开。她回身去看沈枞渊,不想他的头在这时探了过来。

    两人的鼻息几乎贴在一起,他那深深的眼眸近在咫尺。这种眩晕的感觉让沈安溪不禁想到昨晚,那个绵长的吻。

    沈枞渊缓缓开口,冰冷异常地说道:“沈安溪,你既然知道我是你的小叔,别和我耍什么花样!”

    沈枞渊内心觉得,沈安溪一定和所有的沈家人一样,排斥他这个突然出现的沈氏后代。毕竟,从之前与哥哥的交谈zhong,沈枞渊已高受到那股暗涌的,深深的仇视。

    冰雪聪明的沈安溪很快明白他的含义,相反将手臂环住他的脖颈,压抑着混乱的心跳,故作平静的挑衅道:“没错,我的确是在故意的勾引你,从昨晚开始。”

    既然他死不承认,不如自己反客为主的戏弄他一番。

    “勾引我?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沈枞渊正说着,管家由远而近,来到车前恭敬地打开了车门。

    沈安溪刚想大骂沈枞渊昨晚的禽兽行径,只得噤声。狠狠地瞪了沈枞渊一眼。

    两人随着管家一路来到主宅,刚进入客厅便听到沈老爷子怒骂伯伯的声音。

    在沈家,沈老爷子的威严无人撼动。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伯伯也不会与父亲发生争执。

    沈安溪瞟向一旁突然出现的小叔,猜出一二。抿了抿嘴唇,低头走了进去。

    “我不同意,他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刚一进入集团就要坐上副总的位置!”伯伯大声的反驳着沈老爷子的话。

    沈安溪的眸光冷了冷,原本对势力的伯伯没有好感。见他与爷爷肆意争吵,更是心生厌烦。

    沈老爷子见了沈安溪,停住声音。眼光掠过她,定格在身后的沈枞渊那里。

    顿时,怒色褪去,喜笑颜开的变化让沈安溪不禁汗颜,原来身边的这个小叔,真的是爷爷的亲生儿子。再想到自己连生父生母是谁都不知道,不禁怅然若失。

    老爷子小啜一口热茶,望着面无表情的沈枞渊笑吟吟地问道:“旅途一路劳顿,有没有休息好?”

    沈枞渊并不看他,回答道:“我是否休息并不重要,什么时候安排人治疗我母亲的病。”

    “你就是沈枞渊?!”不等老爷子再开口,伯伯冷哼一声发问。

    沈枞渊从两人的争执zhong,也听出大概。并没有多做寒暄,冷冷的点了点头。

    “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踪影突然这时回到沈家?”伯伯开门见山的质问。

    “放肆!这个家现在还轮不到你来主持!”老爷子狠狠瞪着伯伯,拍案而起,厉声说道。

    左右的佣人添换完桌上的热茶后,连忙低眉顺眼地退了出去。

    “是,我没有资格谈论家事,掌管大局。您看谁有这个能耐?他有?”伯伯双眼通红地指向沈枞渊,眼底的怨恨不言而表。

    “滚!马上给我滚!”伯伯的一番话气的老爷子怒火攻心,不停咳嗽起来。

    可惜,一脸漠然的沈枞渊并不买他的账。不再搭理两人的争论,转身上楼。

    “您不要过于激动,小心身体。”看着老爷子涨红的脸色,沈安溪担心的来到他的面前,劝说道。

    “还有她!他们把沈家当成什么,光是私生子来抢家产还不够吗?连从外面领回的黄毛丫头也要分一杯羹?!”

    伯伯一头指明沈老爷子在外留下的孽债,一头直指沈父收养沈安溪居心叵测。

    “混帐!”老爷子听了他的嘲讽,更气。伸手将手杖挥了出去。伯伯眼疾手快地一把拉过沈安溪挡在身前。

    “啊!”手杖落下,重重地落在毫无防备的沈安溪身上,痛得她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叫出声。

    沈枞渊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站在楼梯口处对疼得龇牙咧嘴的沈安溪喊道:“还愣着干嘛?不是说要带我去看房间吗?”

    沈枞渊居然替自己解围?沈安溪难以置信的望向他,虽然他的表情很不耐烦,但目光一直盯着她紧捂的小腹。

    “是不是要我下去请你?”沈枞渊收回目光,转身上楼。

    沈安溪身为晚辈当然不好干涉家族的纷争,特别又是养女的身份。听到沈枞渊的又一次催促,只好借机跟上去。

    楼上的走廊里。

    沈安溪打开一间宽敞的卧室说道:“这个曾是祖母的卧室,不过她近些年身体不便,搬到了楼下。所以这个房间就一直空下来。”

    她随手又指了指对面的那扇房门说道:“这一间是我的卧室。”

    沈安溪说完,颇有深意的看向沈枞渊。在沈家大宅zhong,空闲的房间很多,可是沈安溪却鬼使神差地将沈枞渊的房间安排到自己对面。

    “然后呢,你故意把房间安排到相对?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沈枞渊单手撑着她背后的墙壁,贴近她的脸庞问道。

    她看着他的眼睛,在那邪肆而深远的眸光zhong看到一丝狡黠。

    沈安溪想起刚才在大门口,自己的恶意挑逗,有些后悔的向后面退去。可是,稍微移动,却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啊,好累啊,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回房休息去了。”她说着想要避开他的阻隔,错身从沈枞渊与墙壁之间的空隙脱离。

    沈枞渊饶有兴味的瞧着,她那副战战兢兢的模样.邪肆的眸底闪烁着不明的幽光,伸手将她那单薄的身体像自己的房间扯去。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