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被迫分离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沈夫人垂了垂眸:“你不要多想,也不要抱有任何希望。我这么做,只不过是骗沈枞渊罢了。到时候你直接搭这趟飞机出国,然后我会告诉沈枞渊,你骗了他。”

    沈安溪的瞳孔聚缩,她的心脏阵阵刺痛,几乎不敢相信沈夫人说的话。

    “你说什么?”沈安溪的眼圈都红了,她的胸口很闷,难受的她几乎要哭出来。“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你们觉得我配不上她,为什么要让他觉得是我……是我……”

    沈夫人依旧低着头根本不去看沈安溪的表情,“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彻底让你们有个了断。”

    沈安溪愣住了,愣了许久,随后露出一抹苦笑。

    是啊,既然没有可能,那这样拖着对谁都很痛苦。长痛不如短痛,这……或许是最好的做法。

    眼泪顺着沈安溪的眼角流了下来,她不想哭,却也忍不住。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沈夫人看她哭了,也不禁叹了口气。

    “转学手续已经办好了,联系好了国外一家很好的学校。生活上,不会亏欠你。”

    沈安溪对于这些很是麻木,半点感觉都没有。听到沈夫人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反而只是觉得好笑。她轻轻笑了一声,伴随着眼泪,这笑苦涩极了:“是吗?”她轻轻开口:“那真是多谢你们,多谢沈家了。”

    沈安溪这是在挖苦,但是这种时候,沈夫人也没有跟她一般见识。沈夫人看得出来,沈安溪不会忤逆自己的意思。因为一个人的嘴巴会说谎,但是眼睛不会。她从沈安溪的眼zhong只能看见无边无际的绝望。

    “咳咳咳……”

    沈安溪踏上了飞机,登机的那一刹那,梦境忽然变得越来越模糊。下一秒,她便睁开了双眼,有些难受的咳嗽了两声。

    刚才梦zhong的感受还有几分残留,留在了沈安溪的心脏。那令人窒息的绝望蔓延在沈安溪的神经,一滴泪,又划过了她的脸颊。

    因为刚刚从昏迷zhong醒来,意识也是刚刚恢复,所以她现在还有些迟钝。沈安溪后知后觉的发现沈枞渊此时正红着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他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很是可怖。

    “……咳咳咳。”

    沈安溪张了张嘴,结果却是一口空气灌了进来,呛的她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沈安溪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正在打着吊瓶。沈安溪放缓了动作,慢慢起身。沈枞渊发现了她的意图,于是便立刻起身帮忙。

    “我……咳……我怎么会在这里。”沈安溪好不容易顺过了气,脸色因为刚才咳嗽喘不上气,都有些憋得发红了。

    “你昨天淋雨晕倒了,所以我把你送到医院来了。”沈枞渊低声说着,他的眼zhong显然都是怪罪和不悦。沈安溪看了看窗外,天已经亮了,她记不清自己睡了多久了。

    “谢谢,麻烦你了……”

    沈安溪扭过头,一抬眼对上了沈枞渊那双通红的眼睛——那双布满了血丝和疲倦的眼睛。沈安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有些触动。刚才梦境zhong残余的情绪此刻更加的放肆起来。

    她原本一直以为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根本就记不清当年的事情了。可是结果却并非如此,一遇到沈枞渊所有的事情就一件件都又重新回到了沈安溪的脑子里,就像是一部老旧的电影,在沈安溪的脑子里一遍遍的重复播放。

    三年了,沈枞渊这个人,甚至沈枞渊这三个字,都足够影响沈安溪的情绪。

    沈安溪想的有些出神,却听见耳边忽然有人在喊她——

    “沈安溪。”

    她有些愕然的回过神,“什么……”

    只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沈枞渊一张俊美的脸在自己的眼前乘数倍放大。随后,沈枞渊的唇便覆上了沈安溪的唇。

    唇上一阵柔软温热,沈安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吻了,不仅是强吻,对象还是沈枞渊。沈安溪睁大了一双眼,沈枞渊的吻极其霸道,不留半点余地。让沈安溪止不住想到三年前……这三年来的所有思念都在此时溢满了沈安溪的心脏,让她顿时泪流满面。

    不行……她不能这样……

    沈安溪心里这样想着——她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如果再和沈枞渊继续接触纠缠下去,她会更加舍不得。她会疯掉,会彻底的失去控制。长痛不如短痛,三年前都懂的道理,现在美丽又不懂。

    沈安溪想着,便伸手要推沈枞渊。但是沈安溪的力气,怎能和身强体壮的沈枞渊相比?她不但没能推动沈枞渊,还因为忘了自己手上正在打着吊瓶,一不小心动了针头,顿时吃痛的呻吟出声。

    沈枞渊瞬间便察觉到了沈安溪的异样,立刻便放开了沈安溪。

    沈安溪忙自己查看自己的手——她是当护士的,就算没有给人看病的经验,但是给人打吊瓶的经验还算丰富。很快便自己将针头给拔掉了,然而,这打针的地方还是因为针头歪了而鼓了起来。鼓了好大一个包,看的沈枞渊都有些骇然。

    “沈安溪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沈枞渊很是担心,但是看到沈安溪的手,瞬间变得恼怒起来。为了挣扎,为了拒绝自己,她居然不顾自己的安危?

    沈枞渊很是恼怒的一把握住沈安溪的手腕,将她带到自己的面前,质问道。

    “你就不能爱护自己一点儿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担心我会心疼,到底知不知道?”因为愤怒,沈枞渊的声音不免提的有些高,这几句话几乎是低吼出来的。

    面对这样的沈枞渊,沈安溪的心不知道有多难受,各种各样的情绪暗涌,就像打倒了五味瓶一般,无味夹杂。

    她甚至有些委屈,她动了动,想将手从沈枞渊的手里抽出来,却没有抽动半分。

    “你弄疼我了,放开我。”沈安溪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我要按着拔针的地方,不然会出血的。”沈安溪看出沈枞渊并没有打算放手的样子,于是便换了一种说法。果不其然,沈枞渊一听到沈安溪这样说,瞬间便撒了手。沈枞渊放了手,就像失去了浑身的力气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垂着眸没有说话。

    沈安溪一只手摁着另一只手的手背,眼睛紧紧的盯在手上,没有再看沈枞渊一眼。她低着头,轻声细语的说道:“何必呢……”

    沈枞渊听到她这句话,才缓缓抬起头,“什么?”

    沈安溪叹气说道:“你说呢?”

    沈枞渊又低了低头,情绪有些起伏:“我说?沈安溪,你到底在想什么?我一直搞不懂你在想什么,三年前搞不懂,现在一样搞不懂。可是沈安溪,三年前我想跟你在一起的心,到了三年后的今天,依旧没有改变一丝一毫,你明白吗?”

    沈枞渊的话字字诛心,沈安溪只觉得心脏紧缩,疼的她想哭。她多么想就这样扑过去抱着沈枞渊,永远都不放开手。三年前就是这样想,三年后仍旧这样想。然而,沈安溪也就只有最后这一点大胆的念想了,但是更多的理智压抑着她,所以不论她有多渴望,终归还是不会这样做。

    相比三年前,现在的沈枞渊更让人觉得光彩夺目,遥不可及。

    她配不上沈枞渊,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沈安溪低下头,将自己眼zhong的显露出来的情绪全部都掩藏起来。再抬头的时候,眼zhong只剩下了决绝和清冷,以及一抹嘲讽的笑意。她认真的看向沈枞渊,缓缓启唇说道:

    “三年了,你又何必这么执着呢,小叔?”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半点可能都没有。三年前我没有赴约,难道你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吗?沈枞渊……你只是我的小叔,我也只会是你的侄女。”沈安溪最终还是红了一双眼睛,这段话说出来明明是为了刺激沈枞渊,可为什么自己也会这么难受。

    “你真这么想?”沈枞渊紧紧地盯着沈安溪。

    沈安溪点了点头,轻轻地笑了一声说道:“这样……也不错。”

    沈枞渊再次低下头,从沈安溪的角度来看,根本就看不清楚沈枞渊的表情。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样,空气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除了呼吸声,似乎还能听见滴答滴答的药水低落声。沈枞渊沉默了许久,忽然又抬起头,露出一副温柔的表情。

    他伸出手轻轻撩起沈安溪耳边的碎发,温柔的说道:“安溪,一定要爱护自己的身体,不然我会心疼的,知道吗?”

    沈安溪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沈枞渊变脸居然这么快。

    “你这是……”

    沈枞渊依旧笑得很温柔,对于沈安溪的话就好像闻所未闻似得:“沈安溪,就算你骗的了我,你又骗得了自己的心吗?”

    沈安溪的脸色又是一变,愣了一会儿之后才态度强硬的问道:“我……我骗你什么了?”

    “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不喜欢我吗?”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