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沈母来电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安溪?”就在这时,一个温润的男声响起,何允皓快步走过来,蹲下心疼的扶着她,“怎么,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帮你打回来。”

    “何主任……”沈安溪哽咽的说着,“我,我没事……”

    “谁信你没事?”何允皓脸色发青,不悦的说,“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连这种话都信?你说,是不是沈枞渊过来了?”

    沈安溪哭的说不上来话,只能以极小的幅度点点头。

    “这个该死的混蛋!”何允皓气的咬牙切齿,但还是小心的扶着沈安溪。一路带着她到了停车场,沈安溪才反应过来,用哭过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何允皓,你要带我去哪里?”

    “回家!”何允皓打开车门,扶着沈安溪让她坐进去。“可是,现在还在上班时间呢,”沈安溪咬着唇,有些犹豫。

    何允皓停下手zhong的动作,定定的望着她:“我只知道你现在不舒服,需要回家休息,我给你批假,走吧。”

    沈安溪看着真诚的眼神,心zhong仿佛被什么触动了一下,于是不再犹豫,坐了上去。

    仅仅三分钟的车程,因为哭累了假寐休息的沈安溪,不知不觉的竟然睡着了。到达目的地的何允皓扭头看见沈安溪沉睡的样子,不忍心叫醒她,于是静静的陪她坐在车里。

    沈安溪做了个梦,梦见她和自己的亲生父母在一起,他们家不是很有钱,但是却很温馨,她生活的很快乐。慢慢长大后,认识了个温柔的男朋友,逐渐走进婚姻的殿堂。当她坐在他们的新房里娇羞的等着丈夫前来时,却发现自己的丈夫变成一个长相英俊,却带着丝邪魅气息的陌生人,她正准备逃跑,却被人一把抓住。那个人凑到她耳边吹了口气,邪笑着说:“沈安溪,我是为了你好。”她正惊慌失措时,突然被一阵铃声叫醒了。

    一旁的何允皓眼看着沈安溪正在睡梦zhong,却突然不安的动了起来,正担心的想要叫醒她,却发现她手机铃声先响了起来,而沈安溪此时已经醒了过来。何允皓冲她歉意的一笑,不过沈安溪刚从噩梦zhong惊醒,完全没注意到他的神情。

    拿起电话,看见上面备份一个大大的母亲二字,沈安溪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不解,自从她和沈枞渊被迫分离后,她的母亲可是很久没有与她联系了。即使有些联系,也只是被她和父亲骂个狗血喷头。鉴于这些往事,她真的不想接起这个电话。

    “喂?母亲找我有什么事吗?”沈安溪不冷不淡的说。

    “额,安溪啊,你最近过的怎么样?”电话里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带着故作的熟络,让她听得很不舒服。

    “还可以呢,谢谢母亲的关心。”沈安溪淡淡地说。

    “……”电话里一片沉默,沈安溪冷笑一声,原来她的母亲除了和父亲一起嘲讽她之外,和她竟然是没有一点可聊的话题。

    “安溪啊,你这个周末有空吗?有空的话回老宅一趟吧。”虽说是商量的话,可她的语气却没有一点商量的意思,完完全全就是高高在上的命令。

    又是这样,他们从小就认为是他们收养了自己,自己就应该对他们感恩代谢、毕恭毕敬的,对她从来就是这幅高高在上施舍的态度。

    沈安溪揉揉太阳穴,无力的说:“这周我有点忙,周末想要待在家休息,没什么大事的话我就不回去了。”

    “不回去!”沈母的声音骤然拔高了几度,尖得有些刺耳,沈安溪把手机拿的远一点,好拯救自己可怜的耳朵。

    “不行,你必须回来!”听到沈安溪拒绝,沈母不再装模作样,强硬的说。

    “可是我真的有事,没法回去。”沈安溪无奈的解释道。

    “就你能有什么事?”沈母轻蔑的说,“一个连自己小叔都勾引的贱女人,说了回来,你就必须回来,要不然你没有好果子吃,没见没有!”说完也不听沈安溪回答,直接就挂了电话。

    沈安溪脸色煞白,都三年过去了,他们依旧时不时的拿这件事情来讽刺她。可偏偏她还没法回嘴,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何允皓不小心听到了事情的全过程,本来是十分心疼沈安溪,可这是她们的家事,他一个外人没法掺和,只能安慰安慰沈安溪。

    回过神来的沈安溪发现自己还在车上,然后想起之前的事情,对他感激的笑了笑说:“谢谢你了何允皓,我现在想回家休息,让我下车吧。”

    这个微笑在何允皓看来让他又心疼又无奈,只能让沈安溪回家休息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沈安溪整个人更加沉默,一个人默默的忙来忙去,看的何允皓心zhong不忍,于是经常时不时去安慰她。

    “唉。”沈安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叹了口气。

    “安溪啊,你这都是今天叹的第四十三声气了,你到底怎么了,不开心的话说出来,要是有人欺负你,我们保证给他打回去!”旁边一位活泼可爱的白衣护士看见,终于忍不住说道。

    沈安溪虽然是国外留学归来,可她一点也没有持才放荡什么的,反而是温柔和善,对每个人都很好,再加上她又是个大美女,周围的人基本上都很喜欢她。刚刚跟她说话的就是一个跟沈安溪交好的小护士,名字叫做周若曦。

    “不不。若曦我没事,”反应过来周若曦是在和她说话,沈安溪连忙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一点事。

    “怎么可能没事?”周若曦若曦增大了本来就圆溜溜的眼睛,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哎呀,安溪说没事就是没事了,你不要再这里打扰她了。”路过另一个各自高挑的护士看见周若曦又在这里烦沈安溪,直接把她拉走,“你再打扰下去她就真的有事了。”“哎,等等啊,我还没问完呢,安溪,安溪,你到底怎么了啊喂?”即使周若曦被拖走了,她的声音也依旧在走廊上回荡,听得沈安溪哭笑不得。

    “这若曦太没有眼色了,明知道你不开心,还在这里打扰你。”一道略带抱怨的温润男声突然响起。沈安溪勾勾嘴角,笑笑说:“她那是在逗我开心呢。倒是你,工作不忙吗?怎么又有空跑过来了?”

    何允皓所在的科室跟男科距离差的可不是几步,可是这何允皓天天不务正业的往她这里跑,让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见你了呗。”何允皓毫不在意的说,只是温柔的望着沈安溪,工作当然是忙的,可是再忙也抵不过眼前人的关注。

    何允皓的眼神太过大胆直接,迟钝连沈安溪都感受到了,可她只能坚持当个鸵鸟,没法回应他。

    看到沈安溪的神情,聪明如何允皓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知道在她心里自己比不过沈枞渊。但是只要他一直对她好,就算再喜欢沈枞渊,也会有一丝感动的吧。反正她和沈枞渊在一起的几率也不大,到时候也很有可能会选择自己。这样想着,何允皓笑的更加温柔。

    沈安溪感受到他的温柔,只好落荒而逃离开了。

    时间很快到了周末,沈安溪本来是想要带在家里休息的,可是昨天晚上无意间跟房东婆婆提了一句她母亲想要她回老宅的事情,被房东婆婆鼓励着说让她回去,孩子和父母没有隔夜仇。

    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的知道,没有隔夜仇的是亲生的,而她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抱来的野丫头,几年前还做出那样的让他们丢脸的事情,只怕他们都嫌弃死自己了。

    但是又没办法辜负房东婆婆的好意,只要答应了过去。

    沈家老宅是在一个远离市区,风景优美的山腰处,一般有钱有势人家都会住在这种地方,这也就意味着她没法坐公交车过去,而一般的出租车也少有往那里去的。沈安溪等了半天,才好不容易等到一辆愿意去的出租车。

    顺着道路一直向前,离开嘈杂的市区,郊区确实让人难得的心情愉悦。沈安溪坐在窗口深吸了一口气,将憋了几天的郁气呼出来,感到心情瞬间愉快了许多。随着慢慢靠近沈家老宅,沈安溪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本来沈家老宅地方偏僻,除了交好的人家之外,一般不会有人来探访,可是现在跟她一个方向的车辆一辆接着一辆,她想到那天沈母在电话里的强硬,似乎在掩饰在什么,这样一想,心里一惊,不知道沈家又准备了什么惊喜在等着她。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