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再次相见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那个女人,曾经在沈安溪小姐和何允皓被侮辱时候替他们解过围。”

    “哦?”沈枞渊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道,“接着说。”

    “而且,她似乎还知道她家和何允皓家要联姻的事情,也就是说,那个女人,其实应该是何允皓的未婚妻。”

    “呵呵,这样可真好玩。”沈枞渊深邃的眼眸里意味不明,似乎在思考什么重大的事情。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肖楚楚。”

    “她到是个聪明的女人,”沈枞渊轻轻一笑。看来安溪这几天过的还不错,要不要去找她呢?

    “哎,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啊!”早起去阳台上浇花的沈安溪回来,不由向房东婆婆感叹道。

    “是啊。一遇见这天气,就说明我这老婆子又能多活一天了。”房东婆婆眯着眼,随声附和着。

    “哎呀婆婆,”沈安溪听着她这样说,心zhong很是无奈。房东婆婆呵呵一笑,丝毫没有在意。看到她这样,沈安溪也不好再说什么。

    “哎婆婆,你自己在家小心点,我去上班了!”和房东婆婆打完招呼,沈安溪准备步行到医院去。这几天何允皓一直也没有出现,倒是让沈安溪的心zhong舒了一口气,毕竟他一直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不能回应他,真是让自己感到无比愧疚。

    轻快的走在路上的沈安溪,大口呼吸着城市zhong难得的清新空气,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一辆黑色的宾利车正缓缓的跟着她。

    早上的城市人还是不多的,大街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沈安溪四处望了望。就在这时,一辆颇为眼熟的宾利车慢慢出现在了她的旁边,沈安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宾利车的车门突然打开,一双强壮有力的手臂搂着她的腰,直接就把她拉进来车里。

    “啊!”沈安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她心zhong惊慌,正要挣扎,却突然听见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坏笑声:“叫的这么浪,是不是想和我玩车震呢?”

    沈枞渊!沈安溪脑zhong一片空白,这个被她刻意忽视了这么久的名字突然出现在脑海zhong,刺激的她心zhong一痛。

    看到沈安溪就这样跑神,沈枞渊心zhong有些不满,于是大手不怀好意的附上沈安溪的身上,寻找着她的敏感点。沈安溪只觉得在她身上游走的那双大手犹如带着魔力一般,不断刺激着她,使她身体一软,几乎要摊在沈枞渊的怀里。

    “安溪,”,沈枞渊哑着嗓子唤道,见沈安溪这么服从的躺在自己的怀里,原本压制了几天的**几乎就要爆发出来。他凑到沈安溪雪白的脖颈处,毫不留情的大力啃咬上去。沈安溪只觉得沈枞渊的声音就像海里蛊惑人心的海妖一样,勾的她神魂颠倒,而脖颈处传来的潮湿和热度更让她无力反抗。

    就在这时,沈安溪感到屁股底下一个硬硬的东西在戳着她!

    “沈枞渊,”沈安溪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竟然冷静了下来,那个藏在脑海zhong的名字一闪而过。她竟然不知道从哪里积攒了一丝力气,将沈枞渊猛地推开。

    沈枞渊一时不妨,被推开后直接撞在坚硬的车身上,顿时吃痛,不由痛呼出来。而正打开车门准备逃跑的沈安溪听到他的声音,动作不由顿了一下。这一下被沈枞渊看在眼里,于是他嘴角一勾,接着发出来更大的惨叫声。

    本来都已经离开车子的沈安溪听到这声音,眼里闪过一丝担忧,站在原地纠结了一会,一跺脚,直接跑走了。

    故意装可怜的沈枞渊:“……”这不科学!他的安溪什么时候变精了?

    沈安溪一路小跑来到医院,慌慌张张的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两人皆是一惊,连忙后退。被撞的人站稳身子看,看到神色匆忙的沈安溪,忍不住有些好笑,伸手敲了一下她的头:“你这是急什么呢?这么慌张?”

    沈安溪冷不防被人敲了一下,捂着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准备埋怨,发现眼前的人就是何允皓,突然想起被自己推开的沈枞渊,心zhong更急,顾不上理何允皓,一边跑一边说:“要是一会我小叔来找我,你就说我今天没来上班!”

    何允皓摸着脑袋,还有些不解沈安溪的举动,听到她这样说,顿时恍然大悟,只怕是沈枞渊又来找沈安溪。只不过,何允皓一手扶着下巴,想到沈枞渊那副欠揍的模样,心zhong有几分思量。这个谎,他到底是撒还是不撒呢?

    沈枞渊把车停好后,黑着脸走进医院,就发现门口站着个碍眼的身影。他冷哼一声,准备直接擦身而过,却被那人拉住。

    沈枞渊黑着脸,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何允皓对他的敌视毫不在意,慢悠悠的说道:“江先生,你上次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你的身体状况健康,请不要担心。”

    沈枞渊皱眉看着他,想到上次他假借看病来找沈安溪的事情,眯了眯眼道:“我记得上次我的主治医生可不是你吧,今天我是来找她的,你可别在这里挡路。”

    何允皓貌似温和的笑了笑,丝毫不介意他的语气,道:“哦?是吗?那可真是不巧,今天安溪可是刚好不在这里呢!”

    沈枞渊看着他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心zhong冷笑,沈安溪有没有来他可是知道的比谁都清楚。看见她竟然找人来骗自己,沈枞渊心zhong不由升起一团怒火,只是又被他强忍下去。看眼前的阵势,这何允皓怕是不会让自己轻易过去的,那他就不得不拿出这个杀手锏了。

    何允皓看到沈枞渊眼里燃着怒火,心zhong更是开心,谁知道他竟然生生的压了下去,反而冲自己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何允皓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正在这思考期间,突然耳边传来了一股温热的气息:“你这样护着沈安溪,你的未婚妻知道吗?”

    “什么?”何允皓大惊,望着眼前笑的邪魅的沈枞渊,不由大声说道,“你胡说!我哪里来的未婚妻?”

    “小点声,莫非何主任想要全医院的人都知道自己已经订婚了吗?”沈枞渊看着他面色惊慌,忍不住嘲笑的说道。

    听他这样说,何允皓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四周人并不多,而且都在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人注意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皱眉盯着沈枞渊。

    “看来何家的保密工作可是做的真到位啊,连何家大少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好事将近吗?”沈枞渊整理一下衣角,漫不经心的说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何允皓看着他那副笃定的样子,心zhong有些慌张,他本来以为这是沈枞渊随口说的,可是转念一想。他没必要说出这样的谎来骗自己,难道父亲真的背着他给他定下了婚事?

    想到这里,何允皓顿时没了心情,按照他对他父亲的了解,他十有**会为了家族的利益作出这样的事情,一想到他才认清自己的心,这可真是……该死。

    沈枞渊满意的看着何允皓的神色变换,心zhong却是这样想着,等到这家伙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他刚喜欢上的那个相好的,不知道他又会是什么表情呢?这样就让他知道,真是便宜他了。

    不再去管愣在门口的何允皓,沈枞渊迈开长腿走进了医院,直奔精神内科去。

    沈安溪坐在自己的工作桌前,面前摆着一本医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那密密麻麻的字体不知怎的就慢慢变成了沈枞渊的脸,在她面前邪笑着。

    “唉!”沈安溪不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何允皓有没有拦住他。这几天她一直刻意避免去想起那个人,毕竟人家可是都订婚了。谁知道今天早上他又那样突然出现,还、还对她作出那种事情!一想到他的孟浪举动,沈安溪就是脸上一红,忍不住娇蛮的骂道:“流氓!”

    沈安溪刚骂完,就感到自己的小细腰被人搂住,一个温热的气息喷在耳朵边,那个熟悉的声音邪笑着轻轻说道:“恩?你说谁是流氓呢?”

    沈枞渊一来到精神内科,就看到沈安溪呆呆的坐在桌子前,不知道在发什么呆。于是正要上前去吓她,却突然听见她娇羞的骂了一句,不由得一挑眉,以为她发现了自己,干脆伸手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道。

    “啊!”沈安溪娇呼一声,就想扭过头去。谁知道沈枞渊贴她贴的太近,一扭过去,就亲在了他那张完美的侧脸上,不由得愣住。

    沈枞渊也是没想到她会主动吻上来,心zhong不由一喜,于是侧了侧脸,直接印上她的唇。沈安溪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挣扎了一会挣不脱,心zhong气极,干脆不再动弹,任由他又啃又咬。沈枞渊感到怀里的人放弃了挣扎,于是满意的又啃了几下,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沈安溪深吸几口气,平息下来自己的心情,不去管正咚咚跳的欢快的心脏,故作冷淡的说:“小叔,你以后不要再这么经常来找我了。”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