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情路艰辛
    ..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唉!”何允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才发现未婚妻是自己喜欢的人,还没来记得高兴,就想起自己当着她的面说要解除婚姻,这可真是……天意弄人。

    听到何允皓叹气,周若曦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只要弱弱的说:“那主任,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恩,你走吧。”听到她这样说,何允皓随口答道。等到周若曦半个身子才出了门,才突然想到,“对了,若曦!”

    “恩?”周若曦更加紧张,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听到何允皓只是说了一句“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于是果断的应下了,告诉别人?开玩笑,她来告诉何允皓,只是因为他就是当事人,就是一时好心,不忍心他就这样被蒙在鼓里。后来才发现自己这样真是多管闲事,哪里还会再告诉别人?

    等到周若曦离开后,何允皓有些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呆望着天花板,头疼的自言自语道:“这下可有些麻烦了,还是得回家一趟呢。”

    此时丝毫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引起了多大反应的沈枞渊开车回到公司,还没有忙上一会,就接到私人侦探打来的电话。

    “沈先生,您想知道的事情我们已经帮您查到了。”那边人的语气恭敬的说道。

    “哦?说吧。”沈枞渊坐在老板椅上,漫不经心的看着手里的文件说道。

    “是这样的,沈小姐当初的违背约定,是被迫的。”

    “当时发出的约定,也不是沈小姐本人发的,是沈母背着她用她的手机发的,这一切都是沈老爷子策划的。”

    “沈老爷子认为沈小姐配不上您,而认为以沈小姐的名义这样欺骗您,更能让你们之间产生裂隙。”

    “沈小姐后来一个人被遣送出国,生活在国外。”

    “其实,沈小姐曾经有过身孕,但是在沈立业的胁迫下,被迫打掉了……”

    “沈小姐还……”

    “够了,”沈枞渊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语气平淡的说着这几年沈安溪的遭遇,心中就像被硬生生划了几刀似得。后来听到沈安溪甚至有了他们的孩子,可是孩子却被迫打掉后,心中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

    怒极的沈枞渊并没有失去理智,反而变得更加冷酷无情:“沈家……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电话那头的人听着犹如腊月寒冰般的声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想,这个人,简直太可怕了。

    知道了是什么挡在自己和沈安溪之间,沈枞渊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的紧张,一种危机感彻底爆发。他本以为自己现在的实力足以保护他和沈安溪不收到沈家的打击,可是没想到,沈老爷子竟然这么心狠,用这样歹毒的手段逼迫他们,看来要想真正的高枕无忧,必须除掉沈家这个障碍!

    “安溪……”沈枞渊的目光转移到办公桌上的一张照片上,顿时柔和下来。那是三年前他和沈安溪的唯一一张合照,他一直保存到了现在。“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沈安溪丝毫不知道自己这几年的遭遇被沈枞渊了解的一清二楚,反而是忙着研究这个新发脑梗的病人。这个病人名叫侯御哲,听说是一个大老板。

    沈安溪刚开始还以为他是个大腹便便的有钱人,毕竟有钱的大老板在她心里差不多就是这个形象,谁知道看到侯御哲本人的时候,还是不由吃了一惊。

    原来,这个侯御哲不仅很年轻,而且是个很帅气的小哥,单看外表,谁也想不到他就是掌控者一个大企业的老板。而且侯御哲此人待人很有礼貌,这几天下来,赢得了医院里面一大堆年轻护士的芳心,每天被她们殷勤照顾着。

    其实除了这些自身条件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有个护士曾经无意中听到侯御哲在打电话,听他的语气,似乎对面就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他的女朋友不知怎么眼瞎了,竟然嫌弃他得了脑梗,执意要跟他分手,任由他如何挽留也不肯回头。

    这个护士当即就忍不住把这件事情告诉众人,看着脸色苍白的小鲜肉一脸憔悴,一大群芳心暗许的小护士纷纷都表示受不了,一个接一个的跑过来照顾他。

    只是沈安溪向来心细,通过几天无意中的观察发现,虽然侯御哲很受欢迎,照顾他的人也很多,但是除去那些护士和他的下属,他的家人竟是一次都没有出现过!再加上听那些护士们纷纷议论的话题,沈安溪本来就善良容易心软,对他更是忍不住的心疼,于是对他的关注更是多了一些。

    今天到了换药时间。沈安溪想到上次两个护士为了争这个和侯御哲亲密接触的机会竟然争吵起来,差点耽搁了时间,心中就有些忍不住担心,于是决定过去看看。

    因为侯御哲作为有钱的人,住的自然是豪华病房,里面只有他一人。沈安溪推开门,就看见拿着盒饭的侯御哲抬起头,两人正好对视。

    看到侯御哲手里拿着的快餐,沈安溪不由皱了皱眉头道:“你每天就吃这个?”

    闻言,将嘴中的乏味米饭默默的咽下去,侯御哲温和的笑笑道:“是的,怎么了?”

    “这个营养根本就不达标,身为病人,怎么这么没有自觉呢?”沈安溪有些不满,忍不住严肃的说着他。

    “噗呲,”侯御哲不由一笑,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种训斥的语气跟他说话了,可是眼前这个比他还年轻的女医生竟然一脸严肃的这样说着,让他忍不住笑了不出来。

    “怎么,你觉得很好笑吗?”看见病人就这样笑了起来,沈安溪心中更加不满,“你是看不起我年轻,觉得我医术不精吗?”

    “咳咳,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侯御哲听到这话,不由又是想笑,只是看到年轻的女医生更加严肃,才尽力绷紧面孔,让自己也显得严肃起来。“我只是觉得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这样说,感觉有点奇怪罢了。”

    听到他这样说,沈安溪不由愣了愣:“哪里奇怪了?”见侯御哲还是一副忍着笑的表情,有些无奈地道:“算了,随你吧。但是我是医生,你是病人,病人听医生的不是很正常嘛?”

    “是是是,很正常。”侯御哲笑着附和道。其实住院的这几天,他也有观察过周围的人,其中这个名叫沈安溪的女医生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单以她这样年轻的年龄,进入精神内科并且成为里面的主治医生,称其为天赋异禀也毫不为过。而且跟那群只想往他身边挤、攀高枝的莺莺燕燕不同,她和他接触就是很规规矩矩的看病,完全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于是,沈安溪给他的感觉,就更加神秘了,她的一举一动,就像是从大家族里面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可是和那群中看不中用的大家闺秀不同,她还有明显的天赋才华和真才实学,更是值得人尊重。

    更让他感兴趣的是,在她有时候看向他的目光中,还隐隐包含着一丝怜悯和心疼。像他侯家大少爷,谁见了他不是恭恭敬敬、以羡慕的眼神为主。在那群只知道看表面的人眼里,根本觉得他哪里值得人心疼。

    这个沈安溪,侯御哲心里有些玩味,姓沈么,不知道和沈家有什么关系?

    完全不知道侯御哲正在想什么的沈安溪瞪着他手里的盒饭思考了一会,然后直接走上前,拿走了那个碍眼的盒饭。

    “咦?你干嘛拿走我的饭?”被沈安溪举动吓了一跳的侯御哲有些不解,下意识的望着她。

    “我……那个,你这个盒饭营养不达标,我去给你换一份。”沈安溪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有些失礼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侯御哲就是给她一种熟悉感,让她敢作出这样不符合礼仪的事情。

    “那这样的话,就谢谢你了。”侯御哲一愣,看着脸上开始泛红表情却是依旧固执的沈安溪,无奈的笑了笑,带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宠溺语气说道。

    “恩……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本来打算直接就离开的沈安溪想了说,撂下一句话才推开门走了去处。

    侯御哲望着那人离开的身影,不知怎的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温暖,勾起嘴角笑了笑。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这笑容正巧被推开门的甄元杰看到,一时好奇不由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想起了一些好玩的事情罢了。”侯御哲淡淡的说。

    “哼,谁信啊。”甄元杰翻了个白眼道,“我还不知道你什么人啊,奸诈的跟个老狐狸似得,指不定想到了什么捉弄人的伎俩呢!”

    “怎么会呢?”侯御哲温和的笑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被侯御哲从小坑到大的甄元杰摸摸了被侯御哲吓出来的鸡皮疙瘩,暗自在心中吐槽道,他要是再相信那家伙他就是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的事情,这家伙简直能让商界的老油条们都甘拜下风!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