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关于身世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就算……是以小叔的身份?”沈枞渊死死的望着她,一字一句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似得,痛苦的问道。

    但是沈安溪却避开他的目光,缓慢而坚定的说道:“是的。”

    这两个字就像惊天霹雳,劈的沈枞渊头脑空白,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他的意识才回来,轻轻的说道;“好。”然后整个人犹如行尸走肉般离开了。

    侯御哲冷眼看着他离开病房,才转而去看沈安溪,只见沈安溪面色平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沈医生。”侯御哲有些担心的唤了一句。

    “我没事。”沈安溪抬头冲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看到她这样子,侯御哲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头。动作一做完,两人不由皆是一愣,平心而论,单以医生和病患的关系来说,他们之间并不应该这么亲密,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两人相处起来却丝毫没有尴尬的感觉。

    沈安溪揉揉自己的头,不满的抱怨道:“你这一下可把我敲笨了不少!”

    “也是,你本来就这么笨,我可是不敢再敲下去了。”侯御哲故意嘲笑她道。

    “切,我才不笨呢。”经过那么多次和沈枞渊吵闹的心痛,沈安溪早就学会把伤心的情绪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此时就像是一个娇憨的小姑娘,任谁也看不出来她内心的悲伤。

    侯御哲看着她的笑脸,一时有些恍惚,不由喃喃的道:“如果我的妹妹还能找到,只怕是和你一样呢。”

    “你的妹妹……她,怎么了?”沈安溪从来没有听到用这样悲凉怀念的说起,心zhong就像那个被重重的锤了一下似得,忍不住问道。

    “我很小父母就去世后,我很伤心,没有时间去照顾妹妹,直到有一天她也走丢了。”侯御哲平淡的说着,就像再讲别人的故事。但是沈安溪却听出来了他平淡语气zhong的悲痛,顿时感到心疼。

    “我从那时起,才开始后悔自己对她的忽视,于是一直在找她,找了十来年,还是没有找到,更不知道的是,她是否还活着,过得怎么样,身边的人对她好不好。”侯御哲说着说着,不由红了眼眶,不复之前那副冷静的样子,哽咽的说道,“这些本来都是我这个当哥哥应该做的事,可是在她成长的这些年里,我一直没有机会陪着她。”

    沈安溪听着,也不由被他感动了,喃喃的说道:“其实,我也是沈家收养的女儿,不知道这些年里,我的家人有没有在找我。”

    沈安溪不知道的是,原本低着头的侯御哲听到她说的这句话,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这样的话,之前她和沈枞渊的举动,就可以解释的通了。但是按照他跟沈老爷子的接触,只怕在他眼里,沈安溪就算在再好,也配不上他的宝贝儿子沈枞渊,所以沈安溪才会那样对待他的吧。

    沈安溪没有想到自己就凭一两句话,就被侯御哲给看透了。看着他还是一副低沉的样子,忍不住安慰道:“没事,你妹妹现在一定生活的很好,总有一天你会找到她的。”

    听到沈安溪的安慰,侯御哲长年冰冷的心有了一丝触动为什么他会对沈安溪的反应这么大?难道她就是自己苦寻多年的妹妹?侯御哲被自己心里的想法一惊,不由仔细打量起沈安溪来。

    沈安溪长得漂亮,两弯柳叶眉浓淡正宜,比别人精心打扮还好好看。皮肤天生白皙,一张总是微微抿着的小嘴,还有那精致小巧的下巴,搭配的刚刚好。侯御哲心zhong越看越吃惊,竟然发现她的脸上依稀有着自己母亲的痕迹。虽说母亲去世时他的年纪还小,但是他还是记得母亲那极漂亮的眉眼。

    侯御哲深吸一口气,没有暴露自己心zhong所想,害怕一时唐突会吓到她。虽然他已经有七成的把握认为沈安溪就是他的妹妹,但是关于这件事情,总归还是谨慎一些好。

    沈安溪完全不知道短短一会侯御哲的心思已经转了不知道几个弯,只是看到他的心情似乎好了起来,以为他从刚刚低沉的情绪zhong走了出来,不由弯了弯眼睛。

    这个笑容,真是让人怀念啊。认定了沈安溪就是自己妹妹的侯御哲此时越看越觉得的像,就连刚刚的笑容也觉得像极了母亲。

    不知怎么回事,沈安溪敏锐的感觉到侯御哲的眼神越来越炙热,心zhong有些担心他的病情是否加重,于是偷偷地看了他一眼。

    “怎么?”沈安溪的小动作被侯御哲看在眼里,他微微笑了笑,开心的问道。

    “那个,你感觉自己的病没事吧?”沈安溪在心zhong纠结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啊,怎么了?”侯御哲正在为自己的妹妹关心自己而激动,完全忘了她还是他的医生一事。

    “那就奇怪了,我怎么感觉你刚刚特别的傻啊?”沈安溪心zhong还是不解,嘴上就忍不住说了出来。哪知道一说出口,就反应过来了,于是赶紧捂住嘴,装作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被自己妹妹嫌傻的侯御哲:“……”别以为你捂住嘴我就不知道刚刚是你说的!

    总之,发现了自己妹妹的侯小少爷心情还是不错的,并没有和她计较。二沈安溪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挥挥手跟他道了别,回到了科室内。

    等到沈安溪一走,侯御哲就收起了脸上的表情,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恭敬的说道:“侯少爷。”

    “恩,”侯御哲应了声,随即说道,“去查一下沈家小姐沈安溪的身世。这件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是的,少爷。”

    简短的几句对话后,侯御哲挂断电话,闭着眼睛躺倒床上假寐。

    回到科室的沈安溪刚坐到自己工作桌旁,突然感到科室里的气氛有些怪异。往常胡怡然都是很喜欢来她这里问东问西的,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工作桌旁。她心里有些疑惑,但是以她今天有什么事情,于是也没怎么在意。

    倒是今天肖楚楚来找她说了一会话,状似无意的问到了何允皓。沈安溪立马想到了之前在医院对面的餐厅遇见他们两人时的情况,心zhong也有些明了。

    她不是傻子,之前何允皓对她那么殷勤,她也是知道周围的人能看出来。因为她说不过何允皓,也就随他去了。但是现在如果肖楚楚喜欢何允皓的话,肯定是对她有些膈应,想要来探探她的风口,也是很正常的。

    一想到之前何允皓帮了她那么多,现在好不容易又遇见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沈安溪下定决心,一定要帮他,让他得到幸福。

    于是在和肖楚楚的聊天zhong,沈安溪不动声色的夸着何允皓,一边偷偷看着肖楚楚的反应。只是肖楚楚表面上神情不变,眼zhong的冷色却越发凝聚。因为从小在沈家长大,对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她还是有的。

    沈安溪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更不知道是不是要接着说下去。倒是肖楚楚察觉到了沈安溪的不自在,主动结束了话题,看似轻描淡写的离开了。

    看着她有些僵硬的背景,沈安溪越发觉得不对劲,可是任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于是只好作罢。只是沈安溪脑子一转,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关键人物——何允皓,如果从肖楚楚这里找不到突破点的话,不如去问问何允皓,也许有什么帮助。但她心里也明白,现在这样正大光明的去找他肯定不合适,只能找适合的机会再去问他了。

    晚上回家,沈安溪洗完澡后,擦着湿头发,不经意间看见了床上的手机。也许,她可以在微信上问问何允皓。

    于是登上了微信,给何允皓发去了一个消息。

    沈安溪:在吗?

    估计是没想到沈安溪会在微信上找他,过了一会,何允皓才有了回复。

    沈安溪想了想,很快在屏幕上打出一行字“今天下午肖楚楚来找我聊天了”给他发了过去。

    这次何允皓很快就有了回复:“她说了什么?”

    “她似乎有意无意的问我关于你的事情。”

    看到沈安溪的回复,何允皓不由心头一跳,按耐住激动给她回复道:“然后呢?你怎么说的?”

    “我在使劲夸你呢!(*^__^*)”看到这个表情,何允皓眼皮一跳,似乎看到了沈安溪在那边雀跃的表情。他忍不住有种扶额的冲动。肖楚楚就是认为自己被沈安溪拒绝了才转而向她表白,以为把她当成沈安溪的替身,现在又听到沈安溪这样夸自己,恐怕心zhong会更加生气吧。

    “然后呢?”

    为什么何允皓也是这样冷淡?沈安溪有些不解,想了想老老实实的回复。

    “她似乎有点不开心。”

    何允皓看到这里,还有心情夸自己料事如神,正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又看见沈安溪发来的另一个消息。

    “我感觉你们都有点怪怪的,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qaq”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