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和好如初
    夜幕降临,城市里开始出现灯光闪烁的一面,也就是这个时候,沈安溪才缓缓转醒过来。

    她稍微一动,就感觉浑身酸痛,就像是被碾压了一遍似得。记忆开始回笼,下午的事情慢慢想了起来。

    沈安溪越想越觉得耻辱,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顺从着沈枞渊!对于他昨天的行为,没有一点抵抗之力。她拖着酸痛的身体走到浴室,打开淋浴,却只是愣愣的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想起,沈枞渊他……去哪里?昨天她一看到那个女人抱着浑身是血的小孩,顿时脑子轰的一声就砸炸开了。

    明明之前不久沈枞渊才向她求过婚,但是一眨眼就给她了一个这样大的“惊喜”!让她只想要离开,但是沈枞渊却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一看到她想跑,就把她强制宾馆里面而且……可是现在房间里,到处都没有他的踪迹……

    果然……他这样对自己只不过是想报复三年的背叛罢了……

    冰凉的水打在身上,沈安溪已经分辨不出来那是自己的泪还是水,只是紧紧的缩在一起抱着自己。看来……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吗?

    沈枞渊买完新的衣服,回来发现床上没有人,顿时慌张起来。沈安溪又跑了吗?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疯狂,她要是再离开的话,下次他一定会把她锁起来,让她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待在自己的身边!

    正在这时,他听见浴室里面有动静。理智瞬间回笼,沈安溪现在还不可能离开,毕竟她的衣服已经被他撕了。

    想到沈安溪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等他,沈枞渊心里顿时升起一阵诡异的满足感。

    只有这样,她才属于他。

    知道沈安溪没有离开,沈枞渊便放下了心,安静的坐在床上等着她出来。

    只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浴室里面哗哗的水声一直没有断,沈枞渊心生疑惑,最后还是担心占了上风,于是他推开浴室门走了进去。

    谁知道一进门看到的这一幕就让他忍不住心惊胆颤。沈安溪把自己缩成一团,坐在淋浴下面,任由冰冷的水,浇灌而下。

    沈枞渊急忙把她抱出来,触手之处,只感觉异常冰凉,就像在怀里抱着一个冰块似的。

    他只来觉得心疼也来不及训斥她,连忙找了个被子把她裹起来,又觉得还不够,于是干脆连人带被子都搂在怀里。

    看着沈安溪苍白的小脸被长发遮住,沈枞渊不由伸手帮她撩了过去。触摸到她的皮肤,沈枞渊才感觉温度似乎不对,仅仅一会儿的功夫,她身上已经开始发热,温度似乎还在不断的上升。

    难道是发烧了?沈枞渊一惊,心里更加愧疚。

    就在这时沈安溪喃喃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沈枞渊凑过去一听,才隐隐约约的听清楚:“枞渊……不要走……别嫌弃……我……”

    沈枞渊搂着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原本以为沈安溪宁愿和别人在一起,也不愿理他。但是当她发烧昏迷的时候,喊的名字却是他的。

    “我真该死!”想明白的沈枞渊忍不住低低暗骂了一句。心中却忍不住的开心,原来沈安溪喜欢的人一直是自己。

    只是现在的状况却容不得他瞎想,沈安溪一直昏昏沉沉,温度越烧越高。他只好先把沈安溪安顿好,然后又匆忙的去药店买药,回来照顾她。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忙活完,已经半夜了。现在也没时间回去了,沈枞渊想了想,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个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见对面秘书着急的声音。

    “沈总,你去哪里了?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吗吧?”

    “没事。”沈枞渊淡淡的说,“明天我还有急事,没法过去,就这样。”

    “可是明天你还有一场会议要参加……”秘书一听他这样说,顿时又着急了。

    “我说了就这样,你让他们看着办吧。”沈枞渊皱着眉说完,没等对方回话,便直接挂了电话。

    等挂了电话之后,随即又往崇明医院打过去。

    “喂,沈总有什么吩咐吗?”

    “沈安溪生病了,明天不会过去,要请几天假。”沈枞渊直接说道。

    “好的,没问题。”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沈枞渊便挂了电话。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我只陪着你。”不管沉睡的沈安溪能不能听见,沈枞渊温柔的看着她,说完便躺在了床上,依旧把她搂在怀里。

    次日,沈安溪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沈枞渊搂在怀里,顿时忍不住脸红,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安溪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一时间什么也记不起来。这个时候,只能被沈枞渊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他的眉毛很硬朗,一看就是个很倔强的男人。他脸上的皮肤看起来不是很好,嘴角还有刚冒出来的胡子。薄唇紧紧的抿着,看起来有几分冷酷。

    沈安溪不知不觉中看的入迷,伸手想要抚摸他的脸庞。小心翼翼的伸过去,轻轻的碰到他的眉头,沈枞渊却在这时睁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

    沈安溪顿时脸色涨红,正想要缩回手收进被子里,被突然被人拉住。

    沈枞渊看着紧闭双眼鸵鸟样子的沈安溪,不由轻笑一声。这一笑更是笑的沈安溪害羞无比,不知道说什么好。

    “醒了?”沈枞渊磁性的声音说道,被他的声音诱惑着,沈安溪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只见他微微一笑,满眼都是温柔和关切。

    他这是怎么了?沈安溪心中诧异,他明明昨天还是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模样,怎么今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对了,昨天,昨天发生了什么?

    渐渐的,记忆开始回笼。从她被沈枞渊带回宾馆,到完事后以为他离开了,自己一个人在冷水下淋了近一个小时,再到沈枞渊买药回来照顾自己,现在全部记得一清二楚。

    沈安溪忍不住咬着牙,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沈枞渊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看到沈安溪这幅样子,便松开了手,大手抚到她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

    “嗯,总算是退烧了。”确定手下的温度恢复正常以后,沈枞渊安心的点点头,伸长手又搂住沈安溪,温柔的拍着她的背。

    “还不舒服的话,就在睡一会吧,我已经给你请了假了。”

    “我……”沈安溪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本来最讨厌自己的事情被沈枞渊强行干预,但是这次,她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反感,反而满满的都是温馨。

    而且身后的那只手,像是有魔力般,随着一下一下的拍打,让她逐渐觉得安心。

    只是,她依旧没有丝毫睡意。

    “怎么?睡不着吗?”沈枞渊发现了她的异样,关切的问道。

    “嗯”沈安溪犹豫了一会,才慢慢说道。

    “为什么?”沈枞渊挑了挑眉,好奇的问道。

    “你和那个女人……”沈安溪声音弱弱的,就像一只还没断奶的小奶猫。

    她这么一说,沈枞渊顿时觉得满心愧疚,连忙说道:“这个女人,她的神智有问题,以前我和她的丈夫是关系比较好的合作伙伴,但是他后来投资失败了,一个人跳楼自杀,留下未婚妻发疯了。在那之后我去照顾过她,但是那个女人,就把我当成了她的丈夫。”

    “是这样吗?”沈安溪的声音还是软绵绵的,听到让沈枞渊心软得一塌糊涂。

    “当然”沈枞渊听到她这样问,果断的说道,“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就立马找人好好照顾她,让她再也出不来医院里面。”

    “好,这可是你说的!”沈安溪犹豫了一下,果断说道。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好。”沈枞渊现在是一点也见不得她受委屈的样子,连忙说道。

    “这样还不错”沈安溪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懒洋洋的说。

    “昨天,不管是我们缠绵的时候,还是后来你生病的时候,喊的一直都是我的名字。”沈枞渊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说道,“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你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

    他这么说出来,倒是闹得沈安溪满脸通红,忍不住说道:“你……你这是乱/伦你知道吗?”

    “那又如何?”沈枞渊不在意的笑了笑,“我心悦于你,任其他人怎么说,都跟我们没有关系。”

    沈安溪被他的霸道弄得没话说,只好缩着,弱弱的说道:“可是沈家……沈家一定不会让我们在一起的。”

    “哼!他们?”听到沈安溪这样说,沈枞渊忍不住冷笑一声,“他们现在只不过是个空架子而已,沈家现在早就被掏空了,不过只有一个空名头而已,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取代它。”

    “真的?”沈安溪听的不由呆住了,过了半天,才慢慢的说道,“那你这几年,一定很累吧。”

    没有想到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关心他,沈枞渊一愣,随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怎么了?”沈安溪被他笑的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

    “安溪啊安溪,遇见你,我可真是捡到宝了。”沈枞渊搂着她,笑的一脸知足。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