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梦柔探病
    没过多久,崇明医院内有流传着李成云复职的消息,众人纷纷愕然,就连院长,也满是抱怨:“不知道沈总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一会儿撤职一会儿又给人家复职,简直就是把工作当成儿戏吗!”

    对此,只有那晚聚餐的精神内科众人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一边感叹着沈安溪的背景之硬,一边暗暗提醒自己要跟她交好不交恶。

    而李想则更是郁闷,没有想到她真的把事情办成了。自己的主任位置就这样没有了,他本来就因为当初值夜班的那件事情对她略有怨言,现在又发生了这件事情,使得他更讨厌沈安溪了。

    但是碍于沈安溪身后的背景,他更是不敢做些什么,只能时不时拿仇恨的眼神看她一眼,还要小心提防着被人发现,日子过得别提有多郁闷了。

    李成云知道了自己被复职的事情后,当即带着家人请沈安溪吃了一顿饭,并表示以后只要沈安溪开口,自己能帮的上忙的一定帮。

    “所以说,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何允皓躺在病床上,一边看着肖楚楚给他削着苹果,一边问道。

    “是啊,没想到安溪背景这么厉害,我们都没看出来呢。”肖楚楚削完手中的苹果,递给他说道。

    “这也是正常,安溪一向比较低调,我以前和她一起工作那么长时间也从来都不知道她就是沈家的人呢。”何允皓温和的说着。

    “只是……我以前去参加沈家家宴的时候,并没有怎么见过她。”肖楚楚想了一会儿,还是犹犹豫豫的说道。

    “她和他们家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何允皓想到那一次他带她去参加沈家家宴的时候闹出来的事情,不由皱紧了眉头。

    “怎么?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肖楚楚看到他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何允皓知道她也是关心沈安溪,想了想,便说道:“上次在他们家的家宴上,那个沈梦柔对她的态度非常不友好,连宴会上的长辈也不阻拦她,放任沈安溪被欺负。”

    “那她这一次又是怎么请动沈家的人的?”肖楚楚听得紧张,手不由捏紧了身下的床单。

    “在沈家,唯一能护住她的,就是沈枞渊了,”何允皓淡淡的说,“这次这件事情只怕也是沈枞渊出来帮她解决的。”

    “沈枞渊……”肖楚楚默默念了一句道,“其实上次我们见过他,他那天专门来医院门口接安溪。”

    “是这样吗?”何允皓听她这样说,不由想起了之前沈安溪避他如猛虎的态度,心中有些疑惑,“安溪她同意跟他一起走了吗?”

    “当然了,那你为什么这样问?”肖楚楚听他这样问,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何允皓揉了揉眉头,他早就看出来,沈枞渊和沈安溪并不像是普通的叔侄关系,反而更像是一对情侣,但是他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肖楚楚。

    肖楚楚直觉告诉她何允皓明显有事情瞒着她,可是何允皓一副不想说的样子,肖楚楚也是没有办法。

    但是她心中还是不由升起了一丝隔阂,她以为,他们之间并不会有什么东西在瞒着对方,谁知道……

    想到这里,她顿时没了心情。何允皓敏感的察觉到她的异样,但是并不知道她的反常由何而来,心中也是无奈。

    于是两人一下没了话说,只能坐在这里干瞪着眼。

    “那……你没事情的话就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上班了。”肖楚楚首先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故作镇静的扔下一句话,拿着东西,连忙离开了。

    何允皓有心想要挽留,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好默默的放下了伸出的手。

    受了伤,只能百无聊赖的在病房里面坐着。何允皓其实伤的并没有那么重,但是他一看到肖楚楚关心他的样子,就忍不住故意装出一副伤势严重的模样,弄到最后所有人都以为他病势严重,把他当成珍稀动物一样保护起来。

    何允皓看看窗外,实在是无聊透顶,于是打算躺在床上睡觉。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动静,何允皓心中一动,还以为是肖楚楚又回来了。

    谁知道往门口一望,就看到一张浓妆艳抹、令人生厌的脸。何允皓不由脸色一沉,又重新收回了目光。

    只是刚刚他的动作却引起了访问者的注意,沈梦柔满心惊喜,以为何允皓是在期待的自己来看他。于是连忙走到他的床边,将一大束花放到床头柜上,故作温柔和他攀谈起来。

    因为刚刚看向门外的样子被她不小心撞见了,何允皓没法再继续装睡,于是只好坐了起来,不得不应付她。

    “允皓,你现在可好些了?”沈梦柔眼神盯着他,满是关切的问道。

    何允皓被她这样看着,不仅没有暖心,反而觉得更加不舒服,勉强回答道:“是的。”

    沈梦柔却是丝毫不在意他的冷淡,依旧一副熟络的样子问着:“那我带来了一些补品,正适合受伤的人用。”

    “沈小姐,不好意思,医院里面禁止推销。”何允皓冷着脸,淡淡的说。

    “我才不是推销呢!”沈梦柔被气的满脸通红,刚刚想要发飙,却又硬生生的压了下来,笑着说道,“这些都是给你用的而已。”

    沈梦柔说完,得意洋洋地将自己带的好东南开给他看:“抱歉,沈小姐,我的病已经快好的差不多了,并不需要这些补品。”

    “哎呀,没关系啦,给你的,你就留着用吧。”沈梦柔不等他把话说完,接着霸道的说道。

    何允皓见状,眼里闪过一丝厌恶,道:“既然沈小姐有这么多钱,还是留给该留的人吧。”说完,也不再等她说了些什么,闭眼假寐了起来。

    沈梦柔眼里闪过一丝尴尬,站在那里该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娇小可爱的护士走了进来,她一边拿着东西,一边嘴上说道:“何主任,该起来换药了。”因为她手里拿着不少东西,只顾着低头看有没有走错路,完全没想到面前会突然有一个人站着,于是,冒冒失失的撞到了沈梦柔的身上。

    沈梦柔一时没有注意,被她撞了个正着,直接摔在了地上。刚好这时地上有一滩茶水,于是便直接染到了身上。

    她今天还偏偏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被这茶水一染,只显得那一片黄不拉几的,格外显眼。

    “啊!”沈梦柔一向霸道惯了,没有想到主动给别人让位置,更没有想到有人敢往她身上撞,顿时火冒三丈,脸更是黑的难看。

    她本来就被何允皓弄得没有面子,现在看到只是一个不长眼的小护士,心里的火气就直接发到了她的身上:“你这个护士你怎么走路的?非要往别人身上撞吗?”

    周若曦一看自己闯了祸,一边急着把人扶起来,一边又顿时连忙道歉道:“很抱歉,这位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只说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吗?”沈梦柔脸色还是十分难看,她诚心要为难她,于是甩开了她的手,自己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故意说道,“我这件衣服可是被毁了,你说该怎么办?”

    周若曦被甩开了手,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看到沈梦柔那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顿时心里更加发愁。

    在医院待了这么长时间,她也是能分辨出来,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差别。眼前的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从小娇惯长大的娇娇女,她身上的东西即使是最便宜的,也不是她一个小护士,能够承担得起的。

    “够了,”何允皓虽然闭着眼,但是对刚刚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你的一件衣服至少就是上万块钱,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护士,怎么可能负担得起?”

    “要不是她横冲直撞,我又怎么会被她撞倒?我要是不被她撞倒,我的衣服现在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沈梦柔听见何允皓说话,顿时立马激动的说道。她以为她只要把事情经过说清楚,何允皓一定会站在她的这一边。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不管她怎么做,何允皓都只是本能的讨厌她而已。因此对她这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态度更加看不起,于是,淡淡的说:“她也是急着帮我换药,说起来,我算是罪魁祸首,就由我替她付了吧。”

    这话听在沈梦柔耳里就变了样,她还以为是何允皓要亲自买一套还给她,顿时又开心起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沈梦柔立马说道,生怕他改变主意。

    “是,现在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吧。”何允皓淡淡的答应了一句,便直接下了逐客令。

    “那可不行!”听到何允皓叫她离开,沈梦柔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为什么?你还想要干什么?”何允皓闻言不由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你看我这身衣服,我怎么能直接离开呢?”沈梦柔抖抖身上的白色连衣裙,理直气壮的说道。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