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温馨一刻
    沈枞渊虽然带着沈安溪来到了车上,但一想到那个侯御哲,就憋了一口气,怎么也顺不下来。

    沈安溪看到他吃醋的样子,心中深感好笑,嘴角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下去。

    沈枞渊无意间扭头,就看到她这幅表情。顿时还以为她是因为看到侯御哲而高兴,心里更加不悦。

    而沈安溪感受到车内的气压越来越低,虽然不知道沈枞渊为什么又不开心了,但是为了避免他淹死在醋坛子里,连忙解释说道:“我和侯御哲不是那种关系的。”

    沈枞渊听到她难得主动解释,脸上的表情缓了一些,但还是满脸不开心的问道:“那他为什么那么关心你?”

    沈安溪一听他这么孩子气的质问,顿时哭笑不得,连忙说道:“朋友之间互相关心不是很正常的吗?”

    “哼!”沈枞渊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句,不满的说道,“普通男性朋友怎么可能特地跑过来接你呢?”

    “这是因为……”听到他还在纠结这个,沈安溪无奈,连忙解释道,只是说了一半却再也说不下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跟侯御哲会这样投缘,甚至于,自己对他还有一种连对沈枞渊都没有的依恋感。沈枞渊看着她话说了一半却停了下来,心中不由凉了半截,复杂的望着她。

    沈安溪还在想跟怎么说才能表达的更清楚,却突然之间发现沈枞渊静了下来。于是便忍不住抬头看他,无意间和他痛苦的双眸对上。

    那双眼睛里,满是爱恋和痛苦,深邃的像是万米以下的海底,让人看不清楚。沈安溪心里蓦然一惊,一阵恐慌感不由自己的升了起来。她连忙伸手抓住他的,发现他的手异常冰凉,显得格外苍白无力。

    沈安溪心里忍不住抽痛起来,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温暖的双手内,轻柔却坚定的说:“侯御哲至于我,更像是一位兄长而已。但是无论如何,谁都比不上你对我的重要性!”

    沈枞渊看着拉着自己的纤纤玉手,将另一只空着的手搭到它们的上面。

    “枞渊……”半天没有听到他的回复,沈安溪不由着急起来,低低的唤着他的名字。

    “嗯,我在。”沈枞渊温柔的回答道,仿佛刚刚那个即将黑化的人完全不是他一样。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只喜欢你一个人。”沈安溪还是满心慌张,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只喜欢你……”沈枞渊听着她近在耳边的呢喃,眼神闪了闪,最后归于平静。

    “我知道了。”沈枞渊欺身上前,隔着中央扶手,几乎把她搂进了怀里。同样也是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要……记好你说的话。”

    “嗯!”沈安溪明显的感觉出来藏在沈枞渊平静外表下的异常。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没有安全感,但她还是丝毫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沈枞渊看着这样的沈安溪,眼里露出一丝笑意,这才满意的放回她,做到自己的驾驶座上。车行驶了一半,沈安溪突然发现了不对劲,不由问道::“枞渊……你真是要去哪里?”

    沈枞渊淡淡的道:“回家。”

    沈安溪闻言不由一愣。

    沈枞渊这才笑了出来,连忙解释道:“回我自己住的公寓。虽然说是家,但还是有些勉强了。”

    “咦?枞渊没有住在沈家老宅吗?”沈安溪闻言,不由诧异道。

    沈家的规矩有些奇怪,对于别家来说,儿女一旦成年,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工作,因此大多都会离开老宅,搬到自己独立的住所。

    但是沈家却不论儿孙后代们如何发展,一率要求其住在老宅里面。据说是这样做是为了增加家族内部的亲密关系而避免家族纷争,这样一来,沈家内部成员不分大小关系几乎都住在沈家老宅里。

    她没有想到沈枞渊竟然那么受沈老爷子宠爱,甚至可以允许他有独立的住处。

    沈枞渊看着她吃惊的样子,心里明白她在想什么,笑了笑,解释道:“自从上次在订婚宴上我拒绝他的安排后,他就把我驱逐了出去。”

    “这……”沈安溪看着一脸淡然的沈枞渊,不由心疼起来,“那他们对你……”

    “我已经无所谓了,”沈枞渊淡淡的摇摇头说道,“在那里面生活了那么长时间,每天看着大哥二哥互相勾心斗角,我早就厌烦了。能够搬出来,甚合我意。”

    他这样一说,沈安溪倒是就镇静了下来仔细一想,发现他说的也不错。虽然说不在老家里面住对沈枞渊的名声来说有一定的影响。但是,相对于可以独自享受的自由而言,这点影响还是微不足道的。

    这件事情想通之后,沈安溪才开始注意到沈枞渊说要带自己回去,脸不由红了红。感受到自己的异样,她连忙咳了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窗外的风景。

    沈枞渊一直暗中观察到她的反应,看到此时她的动作,嘴角不由偷偷的勾了起来。

    车虽然开的快,但是车子里面却满是安静和温馨。两人静静的坐着,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彼此都能感到对方的情意。于是,小心翼翼的没有人说话,害怕打破此时的宁静。

    车开到风景优美的郊区便停了下来,沈安溪探头望出去,只见一座红白相见的雅致别墅在树林里面若隐若现。

    “就是这里嘛?”沈安溪好奇的问道。

    “是的,我刚刚搬过来不久,里面的东西还没怎么收拾。”沈枞渊嘴角噙了一丝笑意,淡淡的说。

    “有点迫不及待想去看看呢!”沈安溪吐了吐舌头,笑着说。

    “急什么,只要愿意,以后这里都是你的。”沈枞渊把车停好,绕道另一边给她开车门的时候温柔的笑着说道。

    沈安溪心中一动,自然而然的挽上了他的胳膊,两人并肩朝别墅里面走去。

    “沈总,你回来了。”管家早就在门口等待着迎接他们,看见她们两人的动作,神色如常。

    “嗯,”沈枞渊随口应了句,接着吩咐道,“你先进去,我现在先带安溪在四处转转,你不用在我们这里忙活。”

    “是。”管家恭敬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进入别墅。

    看到没了外人打扰,沈枞渊这才满意,拉起沈安溪的手,冲她微微一笑,神秘的说:“我这附近,可是特地为你准备了许多好东西呢。”

    “什么啊?”沈安溪被他这幅神秘兮兮的样子勾起了好奇心,不由问道。沈枞渊却没有回答,直接拉着她朝着树林后面走去。

    这片树林不是很大,但难得的是,它是天然形成的,而不是后天培养的人工林。里面带有的自然独有的气息,深吸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要与这清新的气息融为一体。

    沈枞渊看到沈安溪陶醉的样子,微笑着说:“这里的地价本来不高,但就是这片天然树林硬生生把它的价格给提了上去。”

    “那你买下这里,也是不容易的吧?”沈安溪听着他这样说,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还可以。”沈枞渊笑了笑,没有细说。沈安溪见状,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天然林里面不像人工林一样,里面是遍地的杂草,有时候还会有一些没头没脑的虫子乱跳。沈枞渊担心沈安溪走不惯这里的路,于是细心地扶着她。

    两人就这样拉着手,静静地走在树林里面。耳边不时传来悠长的蝉鸣声,本来还燥热的天气似乎突然清凉了,风在耳边悠悠的吹过。

    “安溪,”沈枞渊的声音也很轻,轻的像风一样,“我想把一切都给你,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只有两个人,安安静静的。”

    “不去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不去管有多少人阻拦,更不去管未来的路有多么难走,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

    沈安溪感觉这声音就像变成了一条细细柔柔的长丝,在她的心头绕来绕去。绕的她心口发扬,恨不得能够伸进胸膛里痛痛快快的挠两下。

    沈枞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磨人了?沈安溪拼命的回想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于是,抬头去看他,正好对上他温柔的双眸,心跳不由又慢了两拍。

    沈枞渊望着她呆呆的样子,目光从那双弯弯的柳叶眉开始向下。先是划过她明亮却有些雾气的双眼,然后是小巧的鼻梁,直到那只饱满温润的唇,眼眸突的深邃了起来。

    他的手慢慢的攀上她的脸庞,感受到手掌下面细腻温热的触感,忍不住更加轻柔的抚摸。沈安溪感受到他的动作,轻轻的把脸凑到他宽大的手掌上摩擦着。

    “安溪……”沈枞渊张了口,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沙哑,不由本能的咽了下口水,想要润滑以下。

    沈安溪的视线刚好移到他的脖颈处,看着那个高高隆起的喉结上下起伏了一下,目光顿时便有些移不开。

    鬼使神差的,她踮起了脚,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轻轻的在喉结处印下一吻。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