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沈家纷争
    沈老爷子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明明沈安溪那个女人一向最胆小,也最好拿捏,只要把握住她,这件事情,轻轻松松就能解决。但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变机灵了,害得他一时没有防备。

    还有沈枞渊,究竟是怎么回事死活认定了沈安溪这个女人,她到底有什么好,能给他们沈家带来什么?在他看来,沈安溪远远不及周琳琳,至少周琳琳还能有点儿用,沈安溪的话,不过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女人罢了。等以后有了钱,像她这样的女人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吗?沈老爷子怎么想也不明白,因为他不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

    沈梦柔这时候从外面回来,看到佣人们都是一副诚恐诚慌的样子,心里不就有些疑惑,他们这是怎么了?于是找了一个人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佣人是个保姆,经常被沈梦柔看不起,但是,面对她也不敢说什么假话,于是只好老老实实的说:“三少喝二小姐被老爷子的保镖们给带回来了,但是他们吵了一架,最后不欢而散。”

    沈梦柔听到这消息,心里顿时有些雀跃。沈安溪和沈枞渊之间的不干不净终于被沈老爷子发现了,这下他们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因为这件事,她心情好了许多,甚至恨不得自己当时也在现场。沉浸在激动中沈梦柔没有发现的是,那名保姆虽然低着头,但是嘴角却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她知道沈梦柔向来不喜欢沈安溪和沈枞渊,现在她故意说的这样含糊不清,就是想让她以为沈安溪吃了亏。按照这沈梦柔的性格,她一定会跑到沈老爷子面前秀存在感,突出自己的乖巧和沈安溪的难以管束。可是沈老爷子现在本来就在气头上,她这样跑过去,指定要吃一次亏呢。

    果不其然,沈梦柔听了她的话之后也没有再细问下去,反而步履轻盈的朝楼上走去。保姆有心想要留下看看她的惨状,只是这样的话就会被她看出来自己的用心,只好遗憾的离开了。

    不得不说,这名保姆对沈梦柔的心里猜测十分准确。沈梦柔迫不及待的跑到楼上去找沈老爷子,哪里知道沈老爷子看见了她乖巧的样子之后,反而想起了沈枞渊和沈安溪。

    他对付不了这两个人,但是可以把气发到看似乖巧的沈梦柔身上。于是,沈梦柔就被迫当了他俩的替罪羊,而一直到晚上自己父亲看她的时候,她才知道白天发生的真正事情,忍不住气的更恨他们两人。

    沈建国和沈立业两人各自在老宅安排的有人,因此老宅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能传到他们耳中,所以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们不像沈梦柔那样,知道的一清二楚,顿时两个人又忍不住心里有了盘算。

    沈老爷子也知道儿子们的动静,与其让他们暗自揣摩,还不如直接摆到明面上来说清楚。于是,直接在今晚,把儿子们叫到一起。

    沈建国和沈立业双双听到佣人们传递的消息,于是来到沈老爷子的书房,两人刚好在门外碰面。见面后,彼此客套的笑了笑,他们之间互相斗了十几年,没人能比他们更了解对方。

    沈立业率先开口道:“大哥,好久不见。”说了也尴尬,他们兄弟俩虽然同住在沈家老宅,但也不知道是刻意为之,还是怎么回事。两人平时见面的机会不多,似乎每一次都有事情耽搁,所以说一句好久不见也是正常的。

    沈建国看了他一眼,嘲讽的笑着说:“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这样客气。我们谁跟谁呢?”沈立业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他大哥这样一如既往的直性子,所以说,他按捺住自己躁动的心,经过十几年的试探,他早就知道解决他的办法了。不过为了不让沈老爷子起疑心,他还是决定等到沈老爷子百年之后分家产之前再动手。

    “这可是个好机会呢,”沈立业心中盘算着害人的计谋,脸上却是一副和善的笑容,“趁着这个机会,不如我们联手,让老爷子彻底厌烦了沈枞渊那个杂种如何?”

    “哼,”沈建国淡淡的哼了一声,没有理他。他向来有些看不起自己的这个弟弟,像他这样的人,一肚子阴谋诡计,他有好几次都被他坑惨。不过要是有他的帮忙,除掉沈枞渊那个讨人厌的小子自然轻而易举。

    沈立业丝毫不在意他的态度,他早就猜出来他心里所想。他精明的大哥可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这一次,只要再说一些话鼓动沈老爷子,沈枞渊那个贱种,必死无疑!

    兄弟两人对视一眼,各怀鬼胎,推开了门,陆续进去了书房。

    沈老爷子此时正坐在太师椅子上,面色阴沉。两人见状,丝毫没有意外,他们都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多么奸诈的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也不会在商业上去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只不过让人感到几分惊异的是,也许是他年轻时候做的坏事太多,到老了偏偏开始注重自己的名声。把自己书房里整理的格外雅致,仿佛自己就是一个清高的文人一样。

    这一点曾经在商界为他博得儒商的称号,只是跟他关系最亲密的两个人才知道。这个书房不过只是装个样子而已,本来就是一个奸诈狡猾的商人,穿上儒生服也不像个书生。不过也因为这个书房的名声大,沈老爷子办正事的时候也喜欢呆在这里,似乎能让他额外得到什么荣耀似得。

    “建国、立业、想必你们也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了吧。”虽然是疑问的句式,但是沈老爷子却用肯定的语气问了出来。两兄弟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尴尬,虽然早就知道沈老爷子把他们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但是像这样光明正大地说出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沈老爷子看到他们两人的脸色,心中冷哼一声,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严声训斥道:“沈立业,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天底下那么多男人,她不要,只一心勾引她的小叔,硬是去搞什么乱/伦。非要弄到我们沈家的脸面尽失,她才愿意!”

    “是是是,都是我教女无方,”沈立业低着头,语气里满是懊恼和羞愧。只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勾起了嘴角。没想到这个养女还真的有点用,竟然勾走了沈枞渊那个杂种的人,还能借力除掉他,也算是对得起他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了。

    沈老爷子见他低着头,一想到是他多事收养了这个沈安溪,就忍不住心底的火气,想要将今天受到的火气全发在他的身上。于是,继续骂道:“搞什么不好,要搞乱/伦?他们要让我们沈家的颜面何存?”

    两人低着头,知道沈老爷子只不过是借故出气,于是不再计较,只等到他说完后再行驶计划。

    “你可知道他们今天有多嚣张?我好心好意的劝他们分开,可是沈枞渊那个混蛋家伙竟然说不想当我的儿子?他以为我有多稀罕他一个儿子吗?”沈老爷子依旧在愤愤的骂道,却没有注意到呆站着的两个人听到他这段话,似乎有了什么动弹。

    “父亲,我有一个办法可以避免我们沈家蒙羞。”沈建国实在不想听他继续唠叨下去,于是趁机说道,“只要我们把他们剔除沈家的家谱,与他们断绝关系,就可以了。”

    沈老爷子话说到一半,突然被他呛着,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算沈枞渊再气他,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他自己疼爱的儿子,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舍的将他剔除沈家的家谱。不过这话要说的话,难免有些过于偏袒。沈老爷子思索了一会,左右建国说的他们也包括沈安溪,还不如把这个麻烦推给立业,让立业代替自己来拒绝这个提议,岂不是更好?

    沈立业看出了沈老爷子的心思,心中冷笑。父亲又不是不知道沈安溪只不过是他领养的养女罢了,能将沈枞渊踢出去这么好的机会,就算是其中一个养女友算了什么?

    想到这里,沈立业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随即严肃的面孔说道:“玷污我们沈家的名声,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允许他们犯糊涂,既然他们执迷不悟,那我们就没必要手下留情。”他一副大义凛然、捍卫正义的表情,看着书房内的两人格外尴尬。

    沈老爷子没想到沈立业既然也顺着沈建国的话,忍不住在心里撇了撇嘴。沈立业看似平时对沈安溪那么好,也不过就是装出来的,毕竟只是一个养女而已,有何舍不得舍弃?

    沈建国到时毫不意外自己的弟弟这么说,毕竟他们早就在门口前商量好了。此时既然他们两人都同意将他们剔除家谱,老爷子今天又被沈枞渊给气到,想必应该会同意他们的提议吧。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