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反目成仇
    “好好好。”听到沈安溪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怒气,沈枞渊也不敢再任性,连忙松开了她,并在她怒视过来的时候,立马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沈安溪看到这个样子的沈枞渊,顿时又有几分无奈,但是又不好这样惯着他,于是想了想道:“你下次可不许这样了,明明好好的吃着饭,别胡乱动手动脚的。”

    “是是,听你的,我的大小姐。”沈枞渊虽然被训斥了几句,但还是满脸笑意,丝毫也不介意的样子。沈安溪翻了个白眼,心中对他十分无奈,但是心里也有几分甜蜜。

    次日,因为昨晚在沈安溪的严词拒绝下,她没有被沈枞渊折腾,所以神清气爽的起床后,无视了沈枞渊哀怨的眼神,心情愉悦的吃起早饭。

    沈枞渊看着神采飞扬的沈安溪,认命的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当她的专属司机。到了医院门口,沈安溪轻快的下了车,旁边沈枞渊的怨念一直萦绕在车内,看的她又好笑又无奈。

    算了,看在今天早上早餐还不错的份上,还是给他一点甜头吧。沈安溪随便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绕到车的另一边。沈枞渊本来以为她直接就要离开了,心中越加郁闷,谁知转眼间就看到了沈安溪,不由一愣。

    沈安溪看到他这个样子,心中偷笑,慢慢俯下身子,伸进车窗里面。沈枞渊还在发愣中,冷不防就看见沈安溪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到一个温凉香软的触感出现在嘴唇上,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因为早上医院门口的人不多,就算有人也只是看到沈安溪把头伸进了车内一下,很快的离开了,所以没有人知道沈大总裁竟然被自己的恋人偷亲了一下。

    沈安溪轻快的结束了这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小跑几步,笑着跑开了。直到银铃般的笑声越来越轻,沈枞渊才慢慢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轻触自己的薄唇。平日里霸气撩妹的沈大总裁,此时竟然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呆楞楞的不知要干些什么。过了许久,沈枞渊才像刚刚缓过神来一样,目光变得比往日更加深邃。沈枞渊面色依然,只是浑身的气势却似乎又有了什么变化,如果说之前的沈枞渊是一把坚硬锋利、天然而成的宝剑,那么现在就是风霜雨淋、历经打磨的神器。

    当然这一切变化,除了他本人以外,没有人会知道。沈枞渊轻轻弯起嘴角,不再是之前那副冷酷不近人情的样子,但是却让人感觉他更加危险。“安溪,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他目光里似有什么一闪而过,依旧是轻声的自言自语道。

    只是,纵使沈安溪和沈枞渊有惊天之才,也绝不会发现有人在暗中窥视着他们。等到沈枞渊的车离开后,一个高挑的红衣女子才缓缓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慢慢走了出来。她长发翻卷,眉眼生的好看,只是面容里带着几分戾气,硬生生破坏了本来的美感,这个女人,正是周琳琳。

    她自从那日在沈家从沈梦柔口中得知了沈枞渊和沈安溪的关系后,就一直对他们怀恨在心,一心想要找他们的麻烦,但是苦于没有机会,便打算藏在医院旁边守株待兔。果不其然,她一眼就看到了沈枞渊那辆熟悉的宾利,看到沈安溪款款从车上走下来,正大光明的和沈枞渊调笑!

    这对不顾礼义廉耻的奸夫淫妇!明明是叔侄关系,竟然就这样混在了一起,为此还拒绝了她!他沈枞渊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周琳琳望着早就看不到身影的人,目光里满是狠厉,敢这样对她,注定要付出代价!就算她现在没有办法去招惹沈枞渊,但是处理一个沈安溪还不是什么难题。周琳琳冷笑一声,转身进入了崇明医院。

    沈安溪因为担心被医院里面的人看见,所以特意让沈枞渊早早的就送她来到医院,所以此时科室内空荡荡的,除了她没有一个人。沈安溪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景,熟练的收拾着文件,浏览病人的病情。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面突然传来了高跟鞋落地的声音,沈安溪的耳朵敏锐地动了动。按理说,医院里面医生护士穿高跟鞋的也不在少数,但是极少有人穿的这么高。那人一下一下踩在地板上,声音穿过层层空气直逼沈安溪的耳膜。直觉告诉她这声音不对,医生或者护士从来都是为了工作,步履匆匆,所以这个人绝对不是医院的职工。

    难道是哪个来看病的病人走错了地方?可是这么早,又有谁会过来呢?沈安溪还在深思中,那人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仅仅是一会的功夫,神情高傲的红衣女子便出现在了沈安溪的面前。

    沈安溪看到周琳琳那张熟悉的脸,心里不由咯噔一声。之前被沈枞渊强行带走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周琳琳,这段时间她也一直没有出现,她甚至都慢慢的快忘了她,但是她现在又突然出现,究竟又是想干什么?

    周琳琳看着暗暗戒备的沈安溪,心里不由轻笑一声,这个沈安溪也不算太傻,难怪能让沈枞渊喜欢上她,只是她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她。想到这里,周琳琳勾起嘴角,像一个带着毒刺的玫瑰,轻声问道:“安溪这几日是去哪里了?我怎么找不到你了呢?是不是想着故意要躲开我呢?但是我可是非常想念你呢!”

    她笑意盈盈的说着,就像对着自己最好的闺蜜那般轻声细语。沈安溪顿时被她吓得浑身鸡皮疙瘩,但是又碍于她的注视,只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说实话,现在的周琳琳实在是太奇怪了,之前她总是把她约出去的时候,明显能看出来她那种心中不情愿但是又不得不为之的样子。但是现在这副模样,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竟然笑得一副极其自然的样子。

    沈安溪心中警铃大作,故意冷淡的解释说道:“抱歉了周小姐,你想多了,我并没有故意要躲你,只不过这几日刚好有人来接送我而已。”“哦?”周琳琳一脸惊讶的说道,就像根本不知道这种事情似的,“那我可真是不知道呢,也不知道谁有这个荣幸来接你呢?是不是安溪的新任男朋友呢?”

    沈安溪感觉今日的周琳琳十分怪异,不想要和她过多纠缠,急着想要摆脱她,于是淡淡的说道:“不周小姐误会了,来接送我的只是我的小叔而已。”“小叔?”周琳琳突然发出了一阵大笑,在空荡荡的科室里面回荡。往日严肃安静的科室里面被她的笑声衬托着,愈发诡异渗人。沈安溪看着疯狂大笑的周琳琳,一些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她心中一惊,还没来及行动,就听见周琳琳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好一个小叔啊沈安溪,你的小叔可是那个沈家的沈老爷子的私生子?可是最近那个新崛起的念溪企业的老总?可是我周琳琳的未婚夫沈枞渊?还是,你沈安溪乱/伦的对象呢?”

    她疯狂的说完这段话,眼神狠戾的盯着沈安溪。沈安溪心中一惊,刚刚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在这种刺激下更加清晰。以周琳琳的家世,不可能查不到这几日接她的人是谁,不过即使知道了是沈枞渊,按照她以前的逻辑,难道不是应该认为他们只是关系极好的叔侄吗?是谁?究竟是谁,把这件只有沈家人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她?

    等等,沈家人中,从来都是将她视为卑贱如尘土一样的存在,根本不会愿意多看她一眼,但是唯一见不得她好过的人,会出手陷害她的人,那就只有沈梦柔了。再联想到前几日她一直帮助周琳琳的行动,沈安溪脑中一片清明,恐怕就是她为了坑害自己,先和周琳琳交好关系,再告诉她自己和沈枞渊的关系,这样一来更能引起周琳琳对自己的厌恶!

    原本周琳琳就只是看在沈枞渊的份上才勉强对她和颜悦色的,而现在又知道沈枞渊对她好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喜欢她,沈安溪简直不敢想周琳琳会怎样对她!她稍稍一抬眼,哪里知道周琳琳竟然一直眼镜也不眨的死死盯着她,对上这样的她,沈安溪不由得心中出现了一丝慌乱。

    周琳琳看到沈安溪听了她的话,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心中的快感慢慢上升。像这样一个勾引自己小叔的不要脸的女人,只要把这种惊天新闻爆出来,甚至不用她出手,她就会被舆论压死。想到这里,周琳琳冷哼一声,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怜悯的语气说道:“像你这种混了脑子去勾引自己小叔的人,就那么喜欢乱/伦吗?”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