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隐藏影帝
    “安溪都已经在这里吃完了,你想吃,自己回去了不就是了。”侯御哲虽然心里接受了沈枞渊,但还是忍不住习惯性的呛他了几句。&1t;/p>

    “切,”沈枞渊此时正因为刚刚沈安溪为了他拒绝侯御哲而心里高兴着呢,所以也没有把他的话给放在心里,反而是又催着沈安溪。&1t;/p>

    沈安溪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心里忍不住觉得好笑。明明都是两家大企业的总裁,都是那种与常人不同的天才,怎么碰到一起就变成了跟个小孩子似的,非得在这里吵来吵去?&1t;/p>

    不过说起来要走的话,倒也是不急。沈安溪心里还是很惦记着她跟侯御哲的关系的,从他刚刚的态度来看,沈安溪大概也只是推断出来了侯御哲觉得她就是他的妹妹,只不过还没有找出证据,所以才一直没有跟她说。&1t;/p>

    像这样的证据,一般都需要鉴定的。她不用想也知道就算侯御哲能够手段通天,查到当初生的事情,没有经过医院的鉴定,他也是不敢把这种事情大大咧咧的说出来的,所以现在还需要他们的dna去进行鉴定。&1t;/p>

    沈安溪对着沈枞渊微微一笑,算是安抚着他的情绪,然后趁着沈枞渊迷醉在她刚刚的笑容中,连忙趁机对侯御哲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哥哥,但如果是的话,我会非常开心的。”&1t;/p>

    侯御哲一愣,没有想到她会直接说出来,卡了半天才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也是……”&1t;/p>

    沈安溪看着完全没有平时腹黑精英样子的侯御哲,心里也是没由得一暖,笑着说道:“要是这样的话,你是不是还需要我的dna来进行鉴定呢?”&1t;/p>

    “是的,”侯御哲不愧是人人称道的天才,很快就从刚刚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微微笑着说道,“我也算是猜到了你的想法了。”&1t;/p>

    沈安溪朝着他默契地一笑,然后从自己的长中随意的抽出来一根,伸手递给他,笑着说道:“如果有结果了,不管是不是,请你都要通知我。”&1t;/p>

    侯御哲有些怔的望着自己眼前那只洁白的纤纤玉手,上面还缠绕着一根细细的泛着光泽的头,本来还有些悬着的心忽然平静了下来。他微笑的接过来那根头,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了进去,然后贴身的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1t;/p>

    就是这根头,能够决定他们两人的命运。&1t;/p>

    沈安溪看着自从结果头后就有些不太正常的侯御哲,理解的笑了笑,然后拍了拍沈枞渊的手,跟他一起转身朝着门口走去。&1t;/p>

    “安溪,如果不是的话,我也会认你当我的干妹妹的,这句话我是认真的!”还走没有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侯御哲郑重的声音。沈安溪的脚步不由得一顿,转身看向了距离她两米之隔的侯御哲,就连沈枞渊也贴心地站住了脚步,并没有在此时做出什么打扰气氛的事情。&1t;/p>

    “好的,哥哥。”沈安溪微微一笑,轻声说道,随后便清晰的看到那边侯御哲直接红了眼眶。&1t;/p>

    直到走出了巴蜀民谣之后,沈安溪一直在眼眶里面打转的泪水才慢慢落了下来。旁边的沈枞渊早就准备好了纸巾,小心翼翼的替她擦着泪水。&1t;/p>

    沈安溪感受着沈枞渊的大手拿着粗糙的纸巾在她的脸上轻柔的抚摸着,伸手握住了他的,随后便靠在了他的怀里。&1t;/p>

    “枞渊……我,我可能有家了,我可能有……亲人了……”沈安溪在侯御哲面前表现的,在沈枞渊面前无论如何也是忍不下去的。她一边哽咽着,一边坚持着说道。&1t;/p>

    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有多期盼就自己的亲人在身边。当她一次又一次被沈立业夫妇无视的时候,当她一次又一次的被沈梦柔欺负的时候,当她每次回到家只能孤零零的坐在自己房间里的时候,她心里就忍不住回想起当初知道自己身世的那个晚上。&1t;/p>

    怪不得他们不疼自己,怪不得自己就像是个外人一样,原来自己只不过是他们的工具罢了,只不过是一个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完美的人生而添加上去的工具罢了。谁会对一个工具伤心呢?谁会关心一个工具呢?&1t;/p>

    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她都忍不住躲在被窝里面失声痛哭。甚至忍不住有些怨恨自己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他们没有看好自己?为什么让自己一个人流浪在福利院里面?为什么让自己被这沈立业夫妇收养?&1t;/p>

    随着年岁的与日俱增,她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偏执的小姑娘了。但是藏在心里的东西,却从来没有变化,她依旧是那样的渴望着亲情,就算有了沈枞渊在旁边也没有办法弥补的亲情。&1t;/p>

    她自己也偷偷的去找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就算是找到了那家福利院,也只能打听到自己是被警察送过来的,她所有的线索都断在了这里。久而久之,也便死了心。&1t;/p>

    谁都没有想到,她和自己的哥哥会这样相遇。难怪她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心悸,原来,这就是亲情的感觉。&1t;/p>

    沈枞渊抱着自己怀里哭的不像话的沈安溪,一点也没有刚才训斥自己的凶蛮样子,心里更是无比的心疼。&1t;/p>

    他虽然是长大了以后才来到沈家的,但是也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沈家冷漠的氛围,他一个在外的私生子都受到这样的待遇,更别提沈安溪这个养女,只不过沈立业夫妇随意养来的玩具罢了。&1t;/p>

    好歹他小的时候还享受过自己母亲的母爱,可是沈安溪从小就被养在了沈家,让他每每思及都忍不住觉得心疼。&1t;/p>

    周围的人来来往往,目光怪异的看着正在门前相拥的两人。只不过这两人却完全不在意,沈枞渊透过玻璃门,远远看到了一脸着急望向这边的侯御哲,朝着他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抱着沈安溪来到了车里面。&1t;/p>

    沈安溪哭了半天,也总算是缓了过来,看到沈枞渊胸前的衣服被自己的泪水打湿了一大片,这才忍不住羞愧起来。&1t;/p>

    沈枞渊倒是没有想到那么多,你看到她脸红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又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气的脸红,于是连忙安慰道:“别哭了,别哭了,你看你都找到自己的哥哥了,以后的日子就会变得更好的。”&1t;/p>

    “嗯。”沈安溪知道沈枞渊的那张嘴只会损人,像这种安慰别人的话,他从来都是说不出来的,但是今天为了自己竟难的变得这样,于是忍不住又破涕而笑。&1t;/p>

    沈枞渊看到她脸上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忍不住又呆了起来。哭过的沈安溪眼皮略微有些红肿,脸上犹带着一些水痕,看起来梨花带雨,可是偏偏她还勾的嘴角,更是让沈枞渊看到忍不住迷了进去。&1t;/p>

    “安溪,你真好看。”沈安溪还在想着要怎么奖励沈枞渊呢,一转头就听到他呆呆的望着自己,一脸痴汉样子的说道,顿时忍不住娇羞起来,看他还不知道收敛,于是便一巴掌拍上他的脸,硬生生把他给推了过去。&1t;/p>

    沈枞渊冷不丁的被这么一推,顿时便蒙了,忍不住委屈的望着沈安溪。&1t;/p>

    沈安溪刚刚也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手刚刚一挥出去,便反应过来了,只好尴尬地望着沈枞渊。但是她哪里想到竟然丝毫不顾自己的面子,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望着她,看的沈安溪心里不由的一软,只好柔声得安慰他。&1t;/p>

    “枞渊……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沈安溪这么说的时候,心里还忍不住有几份心虚,所以便变得更加温柔地对他说。&1t;/p>

    沈枞渊虽然被她推了一下,但是沈安溪一个女人的力气能有多大?他这个样子也不过是想装成这样来骗取她的同情心罢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招竟然这么管用!沈安溪对他的态度直接好了大半截,这让他心里不由得打起了小九九。&1t;/p>

    他的想法刚刚确定,便立马实施了起来。他也没有生气的说些什么,只是依旧一副委屈的样子默默地开着车,连对沈安溪的问话也是爱理不理的。&1t;/p>

    沈安溪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样子的沈枞渊,心里不由得顿时慌了神,有几份担心沈枞渊是不是被自己给打傻了。于是便在副驾驶上有些坐立不安,一直在想沈枞渊的事情,连刚刚侯御哲的事情也放到了一边。&1t;/p>

    沈枞渊余光里面看到自己成功的引起了沈安溪的注意,于是心里不由得更加的得意,但是脸上依旧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看的沈安溪心里更加的愧疚。&1t;/p>

    等到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沈枞渊一路上得到了沈安溪的特殊款待,本来还想着继续装下去,但是沈安溪心里的担忧却不由得越来越大,更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拉着他在沙上坐下,打算进行一番好好的促膝长谈。&1t;/p>

    110/110877/48083518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