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促膝深谈
    沈枞渊看到沈安溪一本正经的拉着他在沙上坐下,心里本来还有几分想笑,但是一看到她严肃的表情,扯了扯嘴角,却也有些笑不出来了。&1t;/p>

    沈安溪并不是傻子,她对沈枞渊也是十分的了解,这也就表明了她并不会真的以为沈枞渊真的会因为吃了醋而表现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但是一路上她那样对待他,一来是因为他她自己心里确实有几分愧疚,二来也是不想看到他那样的表情。就如同沈枞渊不希望她受到委屈一样,她也有着同样的想法。&1t;/p>

    但是这并不代表沈安溪会这样一直纵容他下去,沈枞渊有多喜欢吃醋,她是知道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年前她的突然离开而给他带来了严重的心理阴影,现在的沈枞渊占有欲越来越加的浓厚,甚至隐隐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1t;/p>

    其实一开始现沈枞渊这个样子的时候,她并不是很讨厌,反而心中却忍不住有些暗喜。因为这个样子,也许就表明了她和沈枞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的牢不可破了。&1t;/p>

    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她也渐渐现了这一现象给她带来了一些困扰,比如说今天的情况。&1t;/p>

    “枞渊,你有没有现你介入我的生活的实在是太多了?”沈安溪望着表情开始渐渐阴沉下来的沈枞渊,目光清澈,柔声问道。&1t;/p>

    “这……就怎么了?”沈枞渊听到她这么说,眼神里极快得闪过一丝慌乱,随后便时自己镇定了下来,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可是我的女朋友呀,难道我不应该关心一下你的生活吗?这不应该是身为一个男朋友所做的最基本的事情吗?”&1t;/p>

    “可是你越界太多了,”沈安溪简直对沈枞渊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他眼里瞬间闪过的慌乱被她看的一清二楚,她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冷静地说道,“你不应该干涉我的正常生活,不应该干涉我的交友范围,更不应该的是,如此对待我对你的爱……”&1t;/p>

    沈枞渊听到她一开始说的时候,神色虽然有些慌乱,但还是能够镇静下来的。但是随着她继续的说了下去,他伪装的极好的神色终于出现了崩坏,尤其是在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之后,眼神里面甚至出现了一丝绝望。&1t;/p>

    沈安溪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不由得闪过一次不舍,但还是继续硬着心肠说了下去:“不应该这样不相信我……难道说,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吗?只要是跟我走的近的男人你都不放过,你这样的话,让别人怎么想?又该让我怎么继续去面对他们?”&1t;/p>

    “安溪,我只是……”沈枞渊听到她这么说,连表面的镇定都再也装不下去了,连忙匆忙地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明明已经长大了嘴,沈安溪也是在一脸认真的望着他等着他的回答,但是他的喉咙却像塞了一团棉花似的,怎么也说不出话来。&1t;/p>

    他该怎么说?难道说他害怕吗?害怕沈安溪的再一次抛弃?害怕这段时间的美好只不过是一场梦,等到梦醒之后,他依旧只是一个人沉醉在酒中醉生梦死?&1t;/p>

    骄傲如沈枞渊,就算曾经真的有过这样的想法,他又怎么可能将这些事情给说出来告诉另一个人呢?即使,这个人是沈安溪……&1t;/p>

    沈安溪静静的等他回答,但是却始终没有听到他说的下一句话,忍不住心里的失落感越来越浓重,最后竟然是无力再去看他一眼,只好别过脸咬着牙说道。&1t;/p>

    “如果你依旧是这么认为的话,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在一起的必要了……就算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如果我们不能很好的理解对方的话,那我们依旧会生活的非常痛苦……”&1t;/p>

    “与其到那个时候互相折磨,还不如我们现在就此分手,趁我们彼此陷得还不是太深,给对方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吧……”&1t;/p>

    “不可以!”沈枞渊原本还以为她说的话而愧疚的低着头,但是一听到她说分手的事情,立马就像是条件反射式的抬起了头,斩钉截铁的说道,“无论如何,分手的事情绝对不可以!”&1t;/p>

    “那你要我该怎么办?”沈安溪虽然早就猜到了他的这个反应,但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激烈,心里的一团怒火忍不住越烧越旺。他究竟是想要闹什么样?就算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也不可能这样去干涉另一个人的生活,她是绝对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因为谈了一个恋爱,而把自己的整个人生都给搞垮。&1t;/p>

    因此,虽然她依旧深爱着沈枞渊,但还是依旧能够狠下心的提出分手这件事情。毕竟对一个女人来说,独自一人在社会上生活实在是太艰难了。她好不容易取得了自己的如今事业和自己的成果,难道就因为沈枞渊的几次吃醋和耍任性就全部毁了吗?那她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1t;/p>

    “你就这样霸道的闯进我的生活,将我的生活习惯,轨迹和我的朋友全部打乱,反过来你还告诉我你一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我。所以你到底要我怎样?”沈安溪下定了决心,淡淡的说道,语气里面没有一丝的起伏。&1t;/p>

    大不了不过是分手一件事情罢了,世界上有那么多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情侣,他们这一对又算的了什么?与其在一起生活久了对彼此都忍不住心生怨言,还不如早早的就分开,记住对方的美好,这样等到晚年的时候回忆起来,岂不是更有价值的多了?&1t;/p>

    沈枞渊听着沈安溪的平淡的语气,心里忍不住越来越惊慌,他当时只不过是因为下意识的动作而已,没有想到就会因此而引沈安溪这样大的不满,这个时候才开始越来越慌。&1t;/p>

    “嗯?”沈安溪看着低下头的沈枞渊,有些微长的头随着他的动作而垂了下来,刚好盖住了他晦暗不明的脸色,使得沈安溪看不出来他心里的想法。&1t;/p>

    但是听到她都这么说了,这个家伙还是这么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沈安溪心里不由得闪过了一丝绝望,无奈的笑了笑,刚想开口说话,却冷不丁的被人打断了。&1t;/p>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跟别的男人会有关系,我也从来不是不相信你,我更不会为了什么狗屁婚姻而把你锁在家里,让你的才情都无处挥……”&1t;/p>

    沈枞渊慢慢地抬起了头,视线与沈安溪的刚好对视,于是轻启薄唇,咬着牙,几乎是一字一句地吐出来道:“我从来不敢奢望过,你会这样轻轻松松的跟我走完一辈子。”&1t;/p>

    也许是他说过的话太过吓人,也许是他此刻的表情太过狰狞。总之,本来还掌控着气场的沈安溪一下子不由得愣在了原地,而原本处于被领导地位的沈枞渊一下子站在了极高的地位上,说出的话却是让人难言以对。&1t;/p>

    “三年前,遇见你,是我的初恋……在后来知道了你的身份之后,我的心里甚至你是有几分绝望,甚至想着,如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该有多好?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明目张胆的追你了,就可以理所应当的,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站在一起。”&1t;/p>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看起来有些保守的你,竟然敢冲破沈氏构建的网,选择了我在一起。你知道吗?那一天,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的,打说我都不敢相信,我们真的在一起了……”&1t;/p>

    “我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阻力有多大,我也知道我们在一起是有多么的不可思议。可我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欢喜,只要一看到你我就会觉得欢喜,你对于我来说,比什么兴奋剂都要有用。”&1t;/p>

    “等到后来我们的消息被曝光的时候,我差不多就再也见不到你了。那个时候我每天每夜的都在想你,想你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小萝莉变成了这样一个文静大方的美女,满脑子里面全都是你。”&1t;/p>

    “那一天接到你的消息,我的心里其实是有一点怀疑的。毕竟像什么在一起远走高飞的这样不理智的事情,是不可能生在你的身上,更何况我们因为在一起被管的这么严,根本就没有偷偷出来的机会……”&1t;/p>

    “可我还是忍不住心动了……从那以后,整整三年里,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再也不敢想起你的容颜,再也打不通你的电话,”&1t;/p>

    “现在我好不容易又重新找到你,在这样的缘分之下,我们能够重新相见,这都是天意注定的。”&1t;/p>

    沈枞渊身为沈氏企业的大总裁助理和念溪的大老板,一般来说都是很少变成话唠,说话从来都是简短有力,只要能将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话语能有有多简练就有多简练。&1t;/p>

    可是这一次,他却跟沈安溪一下子说了那么多话,似乎就是想想是把自己这三年内全部的委屈都该爆出。&1t;/p>

    “你看……我都为你变成这个样子,你不能不要我……”&1t;/p>

    110/110877/48083518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