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剪彩(二)
    台下的众人除了沈安溪的朋友之外,其实大多数都是冲着沈枞渊和沈家的名声才特地过来,要不然的话,不过是一家小小的心理诊所而已,怎么会值得他们来到这里呢?&1t;/p>

    抱着这样想法的众人,听到沈枞渊说要请自己的侄女上台的时候,并不怎么在意。有些人也只是零零散散的拍了拍手,并没有把沈安溪当一回事。&1t;/p>

    沈安溪心里虽然也知道这件事情,但是等到亲眼看到台下众人不甚在意的表情的时候,心里也不由觉得有几分在意。&1t;/p>

    她本就是个比较敏感的性格,现在还能明显的感受到这些人对她的态度,心里的滋味也不是很好受。但是沈安溪是谁啊?怎么可能会因为这样的小小曲折就会被吓怕了呢?&1t;/p>

    所以沈安溪虽然心里很在意,但是表面上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然后优雅的迈着长腿,走到了台子上。&1t;/p>

    但是沈安溪当初出场那一瞬间,众人只觉得眼前就像是有一阵清风飘过似得,很快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笑意盈盈的望着他们。&1t;/p>

    众人顿时只觉得惊艳无比,但是随即心里忍不住又有几分怀疑,这么年轻的女人来开心理诊所,也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难道是来闹着玩的吗?不过,人家的后台可真是硬呢,别人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满脸笑容的恭维着。&1t;/p>

    沈安溪看到台下的众人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表情顿时便多了几分不屑,她咬咬牙,面上还是一副谈笑自若的样子:“很感谢大家今天来参加我的剪彩仪式,从今天起,思渊就是正式开幕了,大家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我这里。不过,我倒是希望大家永远都不要有机会来我这里。”&1t;/p>

    众人听到她这么说,纷纷露出了善意的微笑,只不过其中也是有人暗暗掩饰自己眼中的不屑,甚至还有的自以为是的人直接把头扭到了一边,还有的人在明目张胆的打着电话,一点也没有把今天的主角放在眼里。&1t;/p>

    沈枞渊站在台上不动声色,但是视线却把台下的人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还在心里列出了一份名单,将那些做小动作的人全部都记在了心里。沈三少可是个既记仇又护短的人,有人敢这得罪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1t;/p>

    相对于沈枞渊的不满,沈安溪倒是显得淡定了许多,她跟沈枞渊毕竟还是不一样的。沈枞渊可是从小在外人的追捧下长大的,虽然说并没有养出什么坏习惯,但是相对来说,脾气可是比沈安溪要差多了。&1t;/p>

    而沈安溪从小就是爹不亲娘不爱的,时间久了,自然也习惯了别人对自己的冷漠,反正也比他们的敌视要好的太多。&1t;/p>

    等到沈安溪这个店长也言之后,三位肤白貌美气质佳的美女,脸上带着完美的笑容也款款走上了台子。她们中的两个人分别拉着一条红色的绸子,另一个拿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把崭新的剪刀。&1t;/p>

    等来到了台上之后,三个人也不用别人指引,很自然站到了自己应该站的位置上,一看就是经过了良好的训练。沈枞渊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三人,冷漠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满意,不愧是他特地选的人,表现倒是不错。&1t;/p>

    三人虽然是面带微笑的注视着台下的观众,但是能被沈枞渊选中,自然都是聪明人,也知道这次主要应该讨好的人是谁。等看到沈枞渊的脸色之后,三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是忍不住的一喜。要是得到了沈三少的欣赏,只要他随意的在她们的公司一提,就足以比得上她们独自奋斗好几年了。因此更加认真的对待着眼前的差事,脸上的微笑也不由更加的真诚了一些。&1t;/p>

    这四人之间的互动,无论是台上的人还是台下的人,一律都没有现。相反,原本还有几分的不耐的人看到这三个大美女之后,顿时就像是嗅到了骨头的狗似的,眼睛死死的黏在她们身上。&1t;/p>

    按理来说,要是其他的女人站在这三个大美女之前,就算没有被比下去,也会逊色几分的,但是这一条定理却在沈安溪身上并不适用。&1t;/p>

    她单单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气息,无论是和多么倾城倾国的容颜对比,她也依旧散着自己独有的魅力。&1t;/p>

    很快,不仅仅是沈枞渊,台下越来越多的男人把目光移到了沈安溪的身上。对于他们来说,像那三位礼仪小姐虽然说难得,但是只要下下工夫的,也不是弄不到手,相反,像沈安溪这样的,就算是有钱也玩不到。&1t;/p>

    沈安溪也注意到了这些**裸的目光打在自己的身上,让她不由的心生反感,但是碍于客人的身份,也不好做些什么,只好继续微笑着说:“请小叔来剪彩吧。”&1t;/p>

    沈枞渊自然也注意到了其他人的目光,相对于沈安溪的好脾气,他的不满更是直接的表现了出来。一走到沈安溪的身边的时候,就立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她,顺便用自己仿佛淬了冰一样的目光冷冷的扫视了台下。&1t;/p>

    一些被他看到的人忍不住心生寒意,不由得讪讪的看了他一看,收起了自己的目光。就算是他们再精,虫上脑,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沈氏作对,更不敢被沈枞渊盯上,这位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1t;/p>

    等到沈枞渊从沈安溪面前让开的时候,沈安溪明显的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少了许多,顿时不觉得松了一口气,偷偷的朝着沈枞渊眨了眨眼睛。沈枞渊看到她的动作,表面上还是一副冷漠的面瘫脸,但是实际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小小的弧度,并不很明显,但是看得人心情却会莫名其妙的好起来。&1t;/p>

    经过沈枞渊的威慑以后,台下的人明显变得老实了许多。沈安溪拿起礼仪小姐托盘中的剪刀,双手递给了沈枞渊。他一本正经的接了过去,但是手却在观众看不到的地方摸了一把她的。感受到沈枞渊的小动作,沈安溪不由得红了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1t;/p>

    随着音乐声的响起,沈枞渊手起刀落,长长的红绸子瞬间变成了两份,在空中无力的垂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后台的道具组人员也很配合点燃了台上的烟花,两个人的身影瞬间被铺天漫地的烟花所掩盖。&1t;/p>

    沈枞渊担心这烟花蹦出的火星溅到沈安溪的身上,于是很贴心的把她护在了怀里,还趁着这个机会偷偷在她的额上映下了一吻。沈安溪在他怀里的时候,只看得到他宽广结实的胸怀,莫名的给她带来了无比的力量。&1t;/p>

    等到烟花散尽的时候,台上的人这才望了过去,只见那两个人神态自然,一个俊逸无双,一个清丽脱俗。看的他们不住的赞叹,沈家的基因真是强大,人人果然都有一副好相貌,让别人只能眼红不已!&1t;/p>

    剪彩仪式到了这一步,差不多也就该结束了。跟沈安溪关系好的自然是要相亲去祝贺她,而其他的无关人士也都很自觉的离开了。&1t;/p>

    沈安溪因为自己准备了许久的心理咨询所,终于开张了,心情倒是十分的激动,看着围上来的众人,开心地对他们说:“今天中午你们就不要走了,我请你们去吃饭吧!”&1t;/p>

    她既然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也是没有异议。于是,一众人浩浩荡荡来到了沈枞渊提前订好的酒店这里。&1t;/p>

    当然,沈枞渊并不会提前预料什么,按照他本来的计划,是打算在剪彩之后和沈安溪一起度过二人世界的,所以这才提前订好了酒店。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打死他也没有想到沈安溪竟然会邀请这么多人一起,但是面对她的请求,沈枞渊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拒绝的。因此,只好在路上打了电话,吩咐酒店的人提前准备好饭菜。&1t;/p>

    今天来的熟人也不少,大多都是沈安溪在医院里面认识的同事们,因为在医院工作的特殊性,他们也没有请出来太多的时间,所以只是简简单单的吃了个饭,其他人就很快的离开了。&1t;/p>

    而沈枞渊看到他们这么有眼色,心里的不快倒是缓解了一些。&1t;/p>

    于是,两人一起坐着车又回到了思渊这里。&1t;/p>

    “枞渊,这两天真是辛苦你了。”沈安溪在正屋里面坐下,十分感激的对着沈枞渊说道。虽然沈枞渊从来没有在口头上说过他对她的事情有多关心,但是表现在实际行动上,却是为了她开这家心理咨询所成天跑来跑去。就算是他自己不把这些当回事儿,沈安溪心里依旧是无比的感激。&1t;/p>

    “没什么,”沈枞渊淡淡的笑着说道,“你现在的心理咨询所刚刚开张,也没有什么名气,等到过两天的时候,我带着你去找我的那个朋友,他是心理学界一个著名的教授,要是有他愿意提携的话,你以后的路也会顺畅很多的。”&1t;/p>

    110/110877/48083519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