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周家宴会
    “枞渊……你能不能,别再那样了……”沈安溪一边抽泣着,一边弱弱的问道,“明明侯御哲只是在因为我们很有可能是兄妹的关系才这么关心我,可是你却连这样的关心都无法接受……”&1t;/p>

    “你有没有想过,你总是这样的话,让我怎么面对我的朋友们?”&1t;/p>

    沈枞渊听着沈安溪哭着说出来的话,心里蓦然的就沉了下去。他承认他是很不愿看到沈安溪身边出现别的男人,无论是以何种名义……可那一切都是因为他真的太爱沈安溪了,不愿看到沈安溪离开自己才会这样做的,这也是他的错吗?&1t;/p>

    双手无力的垂着,沈枞渊想要捏紧拳头,但是看着肩膀一抽一抽的沈安溪,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阵无力感。&1t;/p>

    他明明只是想要她一直待在他的身边而已,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1t;/p>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沈枞渊没有在说些什么,只是小心地拉着沈安溪让她坐回了车里,然后开着车回去了。&1t;/p>

    两人一路无言。&1t;/p>

    正在闹别扭的两个人都不知道的是,一年前早就被他们遗忘的某个人,此时听到沈安溪的心理咨询所开张的消息,心中更加的嫉恨,恨不得能够生吞活剥了她。&1t;/p>

    这个人,就是当初被周家家主周河东担心得罪到沈家而硬性把她关在精神病院里的周琳琳。当初她虽然在医院里面差一点就伤到了沈安溪,但是后来也以着精神病的名义躲开了沈枞渊的报复,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她不得不在这段时间内消失在上层社会的圈子里面。&1t;/p>

    随着一年的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上层社会,每一天都有新的事情生。其他的人也渐渐淡忘了周琳琳这一个事情,所以她便开始不甘心顶着这样难听的名声继续沉寂下去了。&1t;/p>

    周河东因为当时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而强行给她关了禁闭,把她关在精神病院里整整一年没有让她出来,这也导致他对周琳琳满心都是愧疚之感,所以对现在周琳琳的请求无所不从。&1t;/p>

    坐在自己依旧豪华的房间里,周琳琳的心境却和一年前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一年前的她还是一个娇蛮的大小姐,现在她已经能够很好的把自己的负面情绪给隐藏起来,能够在其他人面前展示一个高贵而优雅的完美的名媛的形象。&1t;/p>

    “沈安溪……沈枞渊……”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即使已经画了浓妆,眼底的憔悴和绝望怎么也压不下去。&1t;/p>

    都是因为那个沈安溪!要不是她的话,自己现在早就跟沈枞渊结婚在一起了!没想到她到国外待了一年之后,竟然还有脸回来!这一次……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放过她了!&1t;/p>

    周河东从自己女儿的房门前路过,看到她正坐在镜子面前梳着头,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走上前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1t;/p>

    刚刚触碰到她的身体,周河东只觉得落手接触异常的烙人,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心疼。就算以前的周琳琳成天说着什么要减肥,来保持自己的身体,也没有瘦到这种地步,让他心里更是难受。&1t;/p>

    “琳琳啊,我知道,都是爸爸对不起你。可是你要想清楚啊,万一我们得罪了沈氏,那就连周家也保不下来了!”周河东面色痛苦的说道,语气里面满是愧疚。&1t;/p>

    周琳琳听着周河东的语气,嘴角缓缓的扯起了一丝冷笑,说出来的话却是跟她的神情截然相反。:“爸,你放心吧,我能够理解你的。我也没有怪过你,要怪的话,就只能怪我的命不好了。”&1t;/p>

    “琳琳,你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周河东听到她刚刚说出的“理解”,心里先是一喜,瞬间有了一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但是后来又听到她这么说,忍不住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地说道,“还是爸爸没有本事,要不然的话,我们才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呢!”&1t;/p>

    “爸,现在说那些都没用了,”周琳琳摇了摇头,一只手搭上周河东的手,淡淡的说道,“我现在只想离他们远远的,然后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1t;/p>

    “你能这么想那真是太好了!”周河东听到她这么说,顿时激动万分。要知道,他这个女儿自从被他强迫着被关进了精神病院之后,就一直在心里怨恨着他。甚至在她刚进去的那一天,还歇斯底里的对着窗户外的自己喊着骂人的话,当时她的那个样子,简直看起来就像是真真正正的得了精神病。&1t;/p>

    当时的那个场景看的他的心都要碎了,但是却只能站在门外,眼睁睁的看着,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其他的行动。为此,他愧疚的好长时间。甚至,到了后来,一等到这件事情的风波开始慢慢消散的时候,他就立马把周琳琳给接了回来。&1t;/p>

    但是到家之后周琳琳却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每天只自己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面,完全不肯出去。他为此伤透了脑筋,也依旧无可奈何。&1t;/p>

    但是,好在上天还是眷恋他的。到了今天,周琳琳终于走出了那个阴影,亲口对他说她想要一个新的生活。这简直让周河东如获新生,开心的想要把她要的所有东西都给双手奉上。&1t;/p>

    “而且,我也早就想好了,”周琳琳看到周河东脸上毫不掩饰的喜悦,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面色平静地说道,“我离开这个上层社会已经太久了,是时候需要重新办一个宴会,再去融入这个圈子里面。”&1t;/p>

    “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交给爸爸了,”周河东连忙迫不及待的说道,“你只需要负责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到时候出现在宴会上就可以了。”&1t;/p>

    “嗯,谢谢爸爸!”周琳琳低着头,语气里面满是乖巧,只不过,高兴的不知所以然的周河东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睛里蕴含着滔天的恨意和嫉妒。&1t;/p>

    &1t;/p>

    “周家的宴会?”沈枞渊看着下属呈上来的请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1t;/p>

    “是,是的……”下属头也不敢抬,哆哆嗦嗦的说道,“这,这是,沈老爷子的意思,说是让,让您一定要记得去参加……”&1t;/p>

    沈总这几天本来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心情不好,再加上谁不知道沈总和沈老爷子的脾气向来不和,所以关于两人之间的传话,下属们从来都是战战兢兢的,拼了命的要把活推给别人去做。&1t;/p>

    而今天过来的传话这个下属就是一个猜拳失败了的倒霉蛋,在不管怎么耍赖的无可奈何之后,他最后只好心惊胆战的拿上了周家的请帖,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沈总的办公室里面。&1t;/p>

    不过沈总的反应果然不出他所料,依旧是一副暴躁到要吓人的状态,看的下属吓得手都在不停的哆嗦,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说出来了话。&1t;/p>

    沈枞渊看着下属手里鲜红色的请帖,皱眉沉思着。自从一年前他跟沈老爷子大吵一架之后,在他看来,他已经彻底的跟沈家撕破了脸面。但是这个沈老爷子却从来都不是这么看的,他只一心把自己当成一个叛逆期的小年轻,很多事情依旧强制性的下了规定,弄得他不胜其烦。&1t;/p>

    今天这么一来,也不知道这沈老爷子究竟在想些什么……沈枞渊本来就心烦,再加上了他的这一回事儿,更是懒得去理他,于是,只是懒洋洋地回答道:“我知道了,你放在那里就行了。”&1t;/p>

    一听到沈枞渊这么说,那名下属如获大赦,连忙像扔掉烫手山芋似的直接把请帖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像是火烧屁股似的离开了办公室。&1t;/p>

    沈枞渊因为还有一堆事情要忙着,所以就把这个事情给抛在了脑后,并没有认真去想它。&1t;/p>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沈枞渊习惯性的拿出车钥匙,就想要离开办公室。但是他的手刚刚触碰到门把的时候,动作顿时又顿了下来。&1t;/p>

    因为他们吵架的时候,沈枞渊已经连接两三天没有回去,但是每次临近下班的时候,他却总是忍不住想要回到那个他们共同的家里去。&1t;/p>

    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又坐到了椅子上,随手拿出一根烟点燃起来,沈枞渊就像是一座雕塑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1t;/p>

    过了一会儿,当房间里面已经被烟雾给占满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仿佛凝固了的沈枞渊终于有了反应。有些僵硬的转动了自己黑亮的眼睛,一看到手机上面那几个赫然的字体的时候,瞳孔里微不可见的传递出了一丝厌恶的情绪。&1t;/p>

    沈老爷子……&1t;/p>

    修长的手指按下了免提键之后,一个有些苍老浑浊的声音从那边传了出来。&1t;/p>

    “枞渊,想必你现在就已经知道了周家宴会的事情了吧?”沈老爷子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带着别人不容拒绝的强硬,蛮横地说道,“这个宴会,你必须要参加!”&1t;/p>

    110/110877/48083519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