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终有恶报
    一看到这阵势,张静瑶心里不由的咯噔一声,脑子一片茫然,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完了,被现了!&1t;/p>

    沈安溪看到张静瑶迫不及待的跑过,嘲讽的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的说着:“静瑶,跑这么快,过来有事吗?”&1t;/p>

    张静瑶张了张嘴,半天才说出来了一句话:“……没,没有……”&1t;/p>

    “呵呵,”沈安溪淡淡一笑,用着跟平时没有两样的温和声音问道,“你是不是想来看看,你预约好的客人为什么没有到来呢?”&1t;/p>

    “我……”张静瑶听到她这么说,顿时觉得自己还有几分抢救回来的可能,于是连忙迫不及待的想要说话,但是因为心里太过着急,一时间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是,是的……”&1t;/p>

    “那让我告诉你原因吧,”沈安溪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面前,边走边说,“那是因为,我早就把他们的预约给改了,至于我为什么要修改预约,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呢?”&1t;/p>

    张静瑶看着沈安溪巧笑倩兮的面容,却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忍不住慢慢朝后退着,目光也在东张西望,不敢与她直接对视。&1t;/p>

    沈安溪看到她这副样子,嘲讽的说道:“因为啊,我现有人把我的客户预约表给泄露出去了呢,这才让别人逮到机会,每次在客户上门的时候,都派人过来,竭力搞垮我的名声,那我所有的辛苦全部都白费。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可恶呢?”&1t;/p>

    “老,老板……我知道错了,”张静瑶被她吓得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带着几分哭腔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会生这么严重的事情,我真的知道错了!”&1t;/p>

    “哼!”沈安溪冷哼一声,没有理她。&1t;/p>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突然进来了一个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1t;/p>

    “安溪。”来人一进门后,便把目光锁定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其他人连看都没有看,直接跨了过去。&1t;/p>

    “你怎么来了?”沈安溪看到他之后,先是一惊喜,随后又忍不住无奈的说道,“你怎么天天往我这里跑?你的工作怎么办?不做了吗?”&1t;/p>

    “工作哪里有你重要?”沈枞渊丝毫不介意在场还有另外两个人,温柔的说道。&1t;/p>

    倒是沈安溪一听到他这么说,忍不住被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看了屋子里面的两个人,见他们两个人都很识趣的移开了目光,这才松了口气,不满的瞪着她。&1t;/p>

    “这是怎么了?这位小姐为什么在地上坐着?”两个人秀完恩爱之后,沈枞渊这才装作恍然醒悟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十分疑惑的问道。&1t;/p>

    “犯了一点点小错误,我在惩罚她而已。”沈安溪凉凉的说道。&1t;/p>

    沈枞渊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看的沈安溪只觉得心里毛。他蹲了下来,目光跟坐在地上的张静瑶平视,上下打量了她几眼,摇摇头,颇为遗憾的说道:“这么漂亮的小姐,可真是不小心呢。”&1t;/p>

    张静瑶看到他似乎对自己有几分兴趣,原本已经枯如死灰的心里突然燃起了希望的曙光。她的姿色也算长得不错,勾引男人的话也算有几分资本。&1t;/p>

    再说了,这个沈枞渊可是沈安溪的小叔,又是沈家三少,在沈氏里面可是一个大总理,要是自己被沈安溪给辞职了,只要引起了这个男人的兴趣,让他把自己带到沈氏企业里面,那可比待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心理咨询所里面有好多了。&1t;/p>

    更何况,她本来就对如太阳神般俊美的沈枞渊一见钟情,要勾引他的话,心里更是没有半点不愿意。&1t;/p>

    沈枞渊看到张静瑶被自己这样打量,不仅没有觉得羞耻,眼睛里面反而越来越亮,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顿时心里一阵冷笑,这个女人,死到临头了还不老实!&1t;/p>

    就在这个时侯,张静瑶突然哭了起来。那可叫一个梨花带雨,楚楚动人,要是让男人看见的话,绝对会忍不住心疼得要上前去安慰她。可是现在在屋子里面的其他人,一个沈枞渊心里只有沈安溪,其他人在他眼里都是狗屎。&1t;/p>

    还有一个沈安溪,早已经看透了她的把戏,正站在一边打算慢悠悠的看戏。另外一个还算正常的男人李费,却迫于沈枞渊的威胁,吓得一动都不敢动。&1t;/p>

    但是她却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状况,依旧在那里一个人演的起劲。&1t;/p>

    “呜呜呜……老板,都是我的错,你这么宽宏大量,你就放过我吧……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件事情的后果会这么严重……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呜呜……”&1t;/p>

    沈安溪在旁边听的好笑,忍不住说道:“听你的意思,我要是不放过你的话,我就不宽宏大量了吗?”&1t;/p>

    张静瑶被她这句话一下子呛的差点有些传不过来气,咳嗽了半天才说道:“当然……当然不是这个样子了……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呜呜呜……”&1t;/p>

    她只说了这么多,但是一到解释的地方就开始在那里哭个不停。顿时满屋子里面都是她的哭声,听的人心里不由的一阵烦躁。&1t;/p>

    而且她心里还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一边哭一边偷偷的看着沈枞渊。只不过,她以为她的动作十分隐秘,可是在场的人谁不是人精?谁又看不出来她想在干什么?&1t;/p>

    沈安溪在旁边看的生气,她都这个样子了,甚至还想着勾引自己的男朋友,她当初究竟是怎么瞎了眼了,竟然觉得这样的人还不错。&1t;/p>

    沈枞渊见她都这个样子了还在嘴硬,心里冷笑一声,将计就计,故作温和的说道:“你不妨说说,你究竟犯错了什么事情?”&1t;/p>

    张静瑶听到沈枞渊终于开始问她了,语气还这样温柔,心里一喜,故意更加凶狠的抹着眼泪,哭哭啼啼的说道:“我……我最近家里面有急事……需要用到一大笔钱……可,可是我刚刚参加工作,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钱呐……”&1t;/p>

    “所以呢?”沈枞渊听到她这么说,心里冷笑,他早就派人调查过她的家庭状况。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小康家庭,从小的时候条件就算比不上富裕人家,但也算是足够优渥,这样的人,竟然还会见钱眼开,将公司机密卖给其他人,简直让人难以想象!&1t;/p>

    “然后……这个时候刚好有人来找我,她说,只要我把我们这里的客户预约表给她,她就给我钱……”张静瑶柔柔弱弱的说道,尽量显得自己一副孤独无依,惹人怜惜,“我……当时,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急着要钱,所以我就,我就……”&1t;/p>

    看张静瑶说到这里,没了声音。沈安溪凉凉的接话道:“你就把客户预约表,我这里的机密,给卖给了她。”&1t;/p>

    沈枞渊听到沈安溪这声音,心里便知道她生气了,不动声色的回头给她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随后继续忍耐着性子,温柔的给张静瑶套着话:“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是男的还是女的?长相如何?”&1t;/p>

    张静瑶脸上虽然还是满脸泪水,但是看到沈枞渊对自己的态度,心里忍不住开始得意起来,道:“那是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但我不知道她是谁。”&1t;/p>

    “是这个人吗?”沈枞渊拿出手机,随手翻出周琳琳的照片递给她。&1t;/p>

    “嗯。”张静瑶柔柔弱弱的点了点头。&1t;/p>

    “哼!”知道了想要的消息,沈枞渊脸色一变,也懒得再装下去,直接站起身,狠厉的说道,“这个该死的女人,上次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找她算账呢,她竟然这样迫不及待,在这里搞破坏。真是找死!”&1t;/p>

    张静瑶看着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沈枞渊,浑身上下散的阴冷的气息,目光看得人不寒而栗,刚刚的温柔仿佛就像是泡沫一样,消散得无影无踪,心里恍然大悟。&1t;/p>

    原来他刚刚只是在演戏套自己的话,可笑自己竟然还相信了他,话被套的一干二净,将自己最后的一点筹码直接输走了!这一下,她无论如何都没有再次翻盘的机会了!&1t;/p>

    这个时候的沈枞渊,满心满眼都在沈安溪身上,甚至吝啬于分给她一丝的目光。张静瑶看着依旧优秀的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沈枞渊,心里满是深深的绝望,她早就该知道,像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被其他人控制。自己刚刚,简直就是在作死!&1t;/p>

    沈安溪知道了真相之后,也是忍不住狠狠的咬牙。无意间看到了地上面如死灰的张静瑶,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1t;/p>

    张静瑶无力的爬了起来,之前的意气风似乎完全都消失了,现在的她丧失了自己的信心,更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够再站起来。&1t;/p>

    “你最好去别的城市里面,好心提醒你一句,以后你在这个城市里面再也没有找到工作的机会了。”沈枞渊看着张静瑶的背影,冷冷的说道。&1t;/p>

    张静瑶动作一顿,慢慢的走远了。&1t;/p>

    110/110877/48083520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