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刷大佬好感
    这个时候虽然已经九点了,但是因为太阳角度的问题,一抹璀璨的金色阳光从窗户里面斜照着进来,刚好打在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看书的女孩子身上,仿佛给她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1t;/p>

    女孩子很漂亮,眉目里面依稀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在阳光的照耀,长长的睫毛撒下一片阴影,衬托她的表情异常美好祥和。这一幕,简直就像是一个坠足人家的精灵,让欧阳晗不由得看花了眼。&1t;/p>

    沈安溪看书看的沉迷,还以为是张芳有事情来找她,所以就没有在意,但是等了半天,迟迟没有听到张芳开口说话,忍不住疑惑的看了站在那里的那个人一眼。&1t;/p>

    就是这一眼看过去,沈安溪才觉到了不对劲。那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深深的痕迹,但是眉目之中,依稀可以看出他当年俊朗的模样。中年男子穿着低调的唐装,浑身气势内敛,但是看起来却让人觉得不容小觑。&1t;/p>

    “沈小姐,你好!我是欧阳晗,”见到沈安溪终于看到了自己,欧阳晗脸上露出一丝和善的笑意,温和的说道,“今天就要多麻烦你了。”&1t;/p>

    “……”沈安溪完全没有想到两个人之间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会是欧阳晗说出来的,虽然他的神色十分的温和,但是沈安溪却还是觉得有几分惶恐,连忙恭敬的说道:“您太客气了,能帮上你的忙,真是我的荣幸。”&1t;/p>

    欧阳晗听到她对自己的恭维,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度快到没人现。&1t;/p>

    沈安溪一边给欧阳晗泡茶,一边尽力平复自己忐忑的心。那个人就算是再厉害,在她的面前也只不过是一个病人罢了,自己没有必要那么紧张,拿出来平常的心态对待他就好。&1t;/p>

    就这样给自己催眠了好几次,也许其中还加杂着茶安神的作用或者是欧阳晗的态度实在是太过温和,让她放下了所有的警惕。沈安溪不知不觉得也就静下来,连脑中的思绪也变得清晰了很多。&1t;/p>

    “沈小姐,你知道吗?”看到沈安溪很快的进入状态,欧阳晗心里很是满意,他以前也不见过不少心理医生,不过那些都属于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偶尔有几个有能力的,一看到是他便直接破了胆,所以看到沈安溪这么淡定的态度,心里还是忍不住对她有几份喜爱。&1t;/p>

    “我很久之前做错了一件事情,现在差不多要用后半生的事件去懊悔。”欧阳晗慢慢张口说道,语气里面却满是心塞和哀怨。&1t;/p>

    沈安溪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只需要让他自己慢慢的说就好了。&1t;/p>

    “你别看我现在有那么多儿子女儿,但是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只有那一个儿子……我看着他结婚生子,心里都是为他高兴。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竟然白人送黑人……”&1t;/p>

    “我儿子和媳妇儿出了车祸,他们两人当场身亡,只留下了一对孤儿。我心里悲伤不已,当时感觉全世界都要崩溃了。现在想起来,最让我后悔的……就是太过沉迷于悲伤之中,结果酿出了更大的灾祸。”&1t;/p>

    “我那只有两三岁的小孙女儿,在我们的一时疏忽之中,走丢了……后来我们拼了命的去找她,但是过了很多年很多年,关于她的消息,毫无踪迹……”&1t;/p>

    “我现在不止一次的后悔……当初的我为什么就那么傻?明明知道儿子媳妇儿都走了,自己竟然还不去照顾好那两个可怜没爹没娘的孤儿,甚至还弄丢了一个……我简直,简直就是没法儿饶恕自己!”欧阳晗说到这里,经不住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1t;/p>

    “我现在只希望,我能够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再看一眼我的孙女了。跟她说一句对不起,都怪自己的爷爷没本事保护不了她……”欧阳晗说着说着,语气便不由得哽咽了起来。&1t;/p>

    看到这个气质威严的男人趴在自己的桌子上,失声痛哭。沈安溪看的心里复杂万分,叹了那口气,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1t;/p>

    “她肯定不会怪你的,”复杂的看着爬在桌子上哭了好久的欧阳晗,沈安溪神色十分复杂,最后终于忍不住的说道,“也她现在也过的很幸福,并没有埋怨过你……”&1t;/p>

    当初那个走丢的小女孩是在是太小了,小到连自己都失去了记忆。沈安溪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心里会是怎么想的,但是看着面前哭的让人心酸欧阳晗,沈安溪还是控制不住的给他构造了一个完美的幻想。&1t;/p>

    “也许她来到了一个对他很好的养父母的家庭里面,到了现在她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马上就要结婚在一起了……”沈安溪放缓了自己的语气,柔声说道,“更何况,谁也不想生当年那样的情况。你,也是无辜的。”&1t;/p>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过不去心里的这个坎儿。我有多少次做梦都梦见那个小小的身影在我的身边跳来跳去,那个时候她喜欢天天缠着我,让我陪着她一起玩游戏……”欧阳晗毕竟可是欧阳家的掌舵人,就算在沈安溪一时有些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但是在别人面前,他却依旧是那个威严冷漠的商业大佬。所以他很快便控制住了自己之前临近崩溃的心情,望着面露关心之色的沈安溪,轻轻的说道。&1t;/p>

    “但是我那个梦做着做着,到了后来就会变成,她在那里哭着质问我……问我当时为什么没有好好照顾她,问我当时为什么要放任她的离开……这都怪我……”欧阳晗闭着眼睛,神色痛苦的说道。&1t;/p>

    “我说过,这不怪你了,”听到欧阳晗痛苦的声音,沈安溪没由来得心里一抽,忍不住上前安慰道,“这是一个谁都不想生的意外,你总是这样,把所有的责任揽在自己的身上。难道,你不累吗?”&1t;/p>

    听到沈安溪最后的反问,欧阳晗心里一抽,仿佛被一个锋利的刀子一下又一下割着似的。他为了这个包袱,一直背着足足有二十年了,甚至差点都要跟侯家绝交,他怎么可能不累呢?&1t;/p>

    沈安溪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对其他病人的时候,就算他们再痛苦,沈安溪也是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客观而理智的帮他们分析着。但是今天遇见的欧阳晗,他的一举一动总是能带动她的情绪,让沈安溪混乱的不知所措。&1t;/p>

    但是,在国外进修专业时待了一年多的时间的沈安溪也不是吃素的。硬是摆出来了当初杰克逊教导她时的姿态,几乎把她这段时间的所学全部都用了出来。&1t;/p>

    欧阳晗身为欧阳家的掌舵人,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沈安溪为了劝导自己是有多用心。但是,触动他的确并不是这些,而是沈安溪那张看起来颇有几分熟悉的面容。&1t;/p>

    不过他并没有往沈安溪就是自己的孙女儿这个方向上面想,反而只是单纯的误以为她和自己的儿媳妇儿长得像而已。再加上沈安溪温温柔柔,如春风细雨般的态度对他异常的温和,使得欧阳晗对沈安溪的好感直线上升。&1t;/p>

    结果就是,在沈安溪费劲脑汁,坚持不懈的劝导之下,欧阳晗觉得困扰自己许久的心理问题似乎得到了一定承诺的解决,顿时对她心里面抱有十二分的感激。&1t;/p>

    出于这份感激之情,当然还带着想要跟沈安溪有更久的相处时间想法,欧阳晗看着严肃的绷紧一张小脸的沈安溪,状似无意地笑着说道:“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沈小姐。”&1t;/p>

    沈安溪看到他的这个笑容,心里不由得十分欣慰,还以为是自己的努力起到了作用,顿时也忍不住笑着说道:“那里,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1t;/p>

    看着笑起来显得更加熟悉的沈安溪,欧阳晗心里对她的好感更加加深了许多,忍不住说道:“不知道沈小姐今天中午有没有空?我希望能请你一起去吃顿饭可好?”&1t;/p>

    “啊?我吗?”沈安溪没有想到,他突然会提出这个问题,一时忍不住些呆愣,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疑惑的问道。&1t;/p>

    “是啊。”看到沈安溪可爱的动作和表情,欧阳晗心里更是喜欢她,更加放缓了声音,温和的说道。&1t;/p>

    “安溪,今天还没有下班吗?”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沈枞渊的声音。他的声音刚落,就看到沈枞渊迈开长腿走了进来。&1t;/p>

    这也不能怪他鲁莽,毕竟往常的这个时间,沈安溪早就结束了工作,只不过今天生了特殊的情况,这才耽搁一些时间。&1t;/p>

    沈枞渊突然的出现将其他两个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而沈枞渊一看到屋子里面那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时,心里也忍不住狠狠的震惊了一下。&1t;/p>

    那个人……不就是那个真真正正的商业大佬欧阳晗吗?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连他也在找沈安溪看病吗?&1t;/p>

    110/110877/48083520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