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认亲成功
    “哎呀好了好了,你怎么变得这么唠叨?”沈安溪听着他在旁边喋喋不休,忍不住直接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不满的说道。&1t;/p>

    沈枞渊突然被人打断了,心里也不生气,偷偷的舔了一下她的掌心。沈安溪只觉得掌心被一个软腻的东西滑过,连忙收回了手,气鼓鼓的望着他。&1t;/p>

    “怎么?还敢嫌我唠叨吗?”沈枞渊坏笑的看着她,语气里面暗示的意味格外明显。&1t;/p>

    “哼,你就是唠叨!”也许是因为怀孕了,沈安溪的脾气比起之前也古怪了许多。按照往常的情况来说,一看到沈枞渊这个样子,沈安溪一般都是脸红的避开这个话题,但是今天竟然难得反驳他,一副嚣张的样子。&1t;/p>

    沈枞渊看的哭笑不得,只好无奈的说道:“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别闹了,该去吃饭了。”&1t;/p>

    “那我要吃糖醋排骨和糖醋鲤鱼!”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连忙在他的身后喊道,“我要吃你做的!”&1t;/p>

    沈枞渊走着路听到她的声音,差点打了个滑,无奈的说道:“好。”看起来,沈安溪这一怀孕,只怕是天天要催促着他去干活了,不过无论如何,他依旧甘之以怡。&1t;/p>

    第二天,在沈枞渊的强烈要求之下,沈安溪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以后由他送她上班。但是她心里还是担心着他的工作,一到达思渊之后,忍不住催促他赶紧的回去。&1t;/p>

    “那好吧,”沈枞渊无奈的点点头,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十分钟内,我一定会赶过来的!”&1t;/p>

    “好啦,又不是生离死别,你干什么要这样恋恋不舍。”沈安溪被他这个样子弄得格外无语,只好在旁边故作嫌弃地催促着他。&1t;/p>

    等到沈枞渊终于坐着车离开了,沈安溪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正要走进大门,却正好看到愣在那里的张芳,脸上忍不住直接红了起来。&1t;/p>

    大早上就被撒了狗粮的张芳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哭笑不得的说道:“明明被撒狗粮的是我,你为什么要脸这么红呢?”&1t;/p>

    “咳咳,”沈安溪咳嗽两声,假装没有听到她刚刚的问题,故作淡然的问道,“芳姐,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呀?”&1t;/p>

    张芳看到她这个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顺着她的话说道:“现在很早吗?都已经到上班的时间了,再有半个小时,客人又要过来了。我还以为你都忘了预约的时间了呢。”&1t;/p>

    听到她这样说,沈安溪忍不住又是一阵脸红,结结巴巴的说道:“那,那我就先去正屋了,你等会儿记得把记录表给我送过去。”&1t;/p>

    “好。”张芳这话一答应,沈安溪立马就像是被火烧了屁股似的跑走了。&1t;/p>

    看着飞快远去的身影,张芳无奈的笑了笑,心里感慨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活力。&1t;/p>

    沈安溪在椅子上坐定的时候,呼吸还没有顺畅下来,但是一想到他们之前那个甜甜蜜蜜的样子被别人看到了,心里就忍不住莫名的脸红。&1t;/p>

    真是的,都怪沈枞渊那个家伙,没事儿的话,干嘛要来送她!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被张芳给看的,她老板的脸面这下全都丢光了。&1t;/p>

    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胡思乱想着,沈安溪今天没有难得的没有拿起旁边的书看。不过就算她看了的话,估计也是有几份看不下去。&1t;/p>

    过了没一会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沈安溪这个时候已经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想到现在应该是张芳来给自己送记录表,于是咳嗽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请进。”&1t;/p>

    等到张芳进来之后,沈安溪竭力忽视她有几分调侃的眼神,努力维护自己老板威严的形象:“把记录表放在这里就好。”&1t;/p>

    也幸好张芳心里分得清工作的重要性,看到她这幅局促不安的样子,也就没有继续逗她,温和的笑了笑说道:“那我就下去忙了。”&1t;/p>

    “等一下,”看到张芳抬脚就要离开,沈安溪在心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又叫住了她,“你去准备一下我们招人的广告,去找一个比较合适的心理学专业的人吧。”&1t;/p>

    “好的,”一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张芳瞬间就变得严肃了许多,“老板,这件事情交给我,你就放心吧。”&1t;/p>

    沈安溪点了点头,在工作能力上,张芳还是很厉害,要不然当初沈枞渊也不会选择让她跟着自己的。&1t;/p>

    等到张芳离开之后,沈安溪开始翻阅着预约客户的记录表,只不过让她惊讶的是,她在上面看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名字。&1t;/p>

    “侯御哲?怎么会是他?”沈安溪忍不住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心里的思绪却突然飞到了上次他们见面的时候,侯御哲上次就已经说过,那个鉴定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他这次来找她,难道就是要说这个事情吗?&1t;/p>

    一想到这里,沈安溪不有的紧张了许多。一看时间,侯御哲正是今天上午就要来找她,这下可让她有些坐不住了。&1t;/p>

    平心而论,她还是非常侯御哲这个哥哥的,如果今天结果出来的时候,侯御哲真的就是她的哥哥的话,她想她会高兴坏的!只不过,如果不是的话……想到这里,沈安溪的眸色不由得淡了许多。&1t;/p>

    算了,不管如何,侯御哲都已经说过的,就算她不是他的亲妹妹,到时候他还是会认自己当干妹妹的,虽然这样的话,还是会让她有些失落……&1t;/p>

    沈安溪在心里胡思乱想了半天,突然听到门外有敲门,还以为是张芳又回来了,于是随意的说道:“直接进来就好了。”&1t;/p>

    但是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来人的脚步声非常轻,一听就不是张芳的脚步声,因为张芳从来都是踩着高跟鞋,走路的时候咔咔直响。&1t;/p>

    “安溪,早上好!”就在这个时候,侯御哲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沈安溪闻言,差点激动的站了起来,连忙抬起头去看他。&1t;/p>

    “嗯嗯,早,早上好!”看着西装革履,戴着金边眼镜的侯御哲,沈安溪心里更是紧张,忍不住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怎么突然来找我看病?是,是有什么事情吗?”&1t;/p>

    “这倒不是……”侯御哲看到她这副紧张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随意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他这个举动倒是让屋子里面的气氛轻松了许多,就连沈安溪的心情也在不知不觉中缓和了一些。&1t;/p>

    “……我只不过是看到你最近似乎十分忙碌,本来是要找个时间来看你,但是又担心影响到你的工作,这才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当你的病人,在你工作的时候来找你,想着这样也许就不会影响到了。”侯御哲微微一笑,贴心的解释道。&1t;/p>

    他这样一说,就表明了这段时间他也在一直关注着沈安溪,这让沈安溪心里忍不住更加感动。侯御哲本身就是侯氏企业的总裁,成天日理万机,现在还要天天抽出空来关注着她,让沈安溪生出了一份被人重视的感觉,心里不由地觉得暖暖的。&1t;/p>

    “其实工作展的这么快,当初我也是没有想到的,”被侯御哲身上温和的气息所感染,沈安溪也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巴拉巴拉的说道,“现在我还打算再招一个人进来,到时候说不定思渊的规模还会再扩大一些。”&1t;/p>

    “哦,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要提前祝贺你了。”侯御哲看到她眉飞色舞的说着,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意。&1t;/p>

    “不过,我这毕竟还只是一个心理咨询所,跟你们的大企业是不一样的,规模再大,也只是在这家四合院内。”听到他这样说,沈安溪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1t;/p>

    “嗯,关于上次的鉴定结果……”侯御哲点了点头,看似随意的把话题转到了他们两个人最关心的事情上。沈安溪一听到他这样说,心里忍不住有几分忐忑。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之前说的一堆看似没有营养的废话,都只不过是在起个铺垫的作用,他们真正关心的,才是这个侯御哲没有说出来的话。&1t;/p>

    “……安溪,你觉得有我当哥哥怎么样?”侯御哲看到沈安溪紧张的样子,特意卖了个关子,敛去了脸上的笑意,平平淡淡的说着。&1t;/p>

    沈安溪拿不定他打的什么注意,只好有几分忐忑的说道:“很,很好,我真的很喜欢你当我的哥哥。”&1t;/p>

    “那就好,”侯御哲脸上突然露出来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根据鉴定结果所出来的是,你,沈安溪,百分之百就是我的妹妹!”&1t;/p>

    听到他这样说,沈安溪的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给一下击中了似的。并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但是却觉得异常的满足,就像是寻寻觅觅了好久,忽然之间一回头,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就站在她的身后朝着她微笑。&1t;/p>

    110/110877/48083521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