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血缘难断
    “哥哥……”沈安溪看着对她笑的一脸温柔的侯御哲,忍不住一阵恍惚,两人之前曾相处的一幕幕在她的脑中不断的闪现,就像观看着幻灯片似的。&1t;/p>

    从当初在病房相见的第一面时就忍不住为他苍白的脸色心疼,所以才会不辞劳累的亲自为他准备有营养的饭菜,直到后来跟他一起去逛街、去看电影、骗他吃臭豆腐,只要跟他在一起就忍不住的心神愉悦,原来,血缘竟然是这样奇妙的东西!&1t;/p>

    就算多年未见,那冥冥之中的联系,却让他们无论如何也扯不断。&1t;/p>

    侯御哲听到那声自己盼了十几年呼唤,纵然坚毅如他,也忍不住偷偷地红了眼眶,轻轻走上前把沈安溪搂在怀里,一如小时候在她摔倒之后贴心的安慰模样:“我在,我终于找到你了,都是我不好,这么多年来,你受苦了……”&1t;/p>

    沈安溪感受着哥哥宽厚的怀抱,跟沈枞渊极具侵略的气息不同。侯御哲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就像是如同大海一般宽阔的胸怀包容着她的所有失误,让她忍不住全身心的信赖着眼前的人,让她可以丝毫不用担心的缩进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1t;/p>

    “好了,这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哥哥抱抱吗?”就在这个时候,侯御哲戏谑的声音再她的耳边想起,沈安溪耳朵一红,离开了他的怀抱,有些局促不安。&1t;/p>

    看到她这个样子,侯御哲也没有再逗她些什么。虽然他确实很喜欢看到沈安溪每次都被他都得面红耳赤的尴尬样子,但是现在毕竟刚刚认亲,这么欺负她的话,万一她去跟家里的老人告状,那自己只怕是要倒大霉了。&1t;/p>

    “家里的老人一直都在念叨你,希望能够早点找到你。要是他们知道的话,一定会高兴坏的!”侯御哲看出沈安溪尴尬的样子,有意想要跟她说些好玩的事情缓解一下她的情绪。&1t;/p>

    果不其然,沈安溪在听到他这么说之后,也不知不觉的被他吸引了过去,忍不住好奇的问道:“真的吗?”&1t;/p>

    “这是当然得,”侯御哲笑着说道,“你在小的时候,就是家里然最喜欢的掌上明珠。无论是父母,还是爷爷外公,都是恨不得天天护着你。虽然后来……生了那样的事情,但是两位老人最喜欢的依旧是你,甚至,他们还因为你走丢的事情,互相埋怨,闹得差点绝交呢!”&1t;/p>

    侯御哲说着说着,突然忍不住有些尴尬。他本来是想给沈安溪说些好玩的事情的,但是没有想到说着说着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1t;/p>

    “那……他们现在呢?”沈安溪倒是没有注意那么多,一听到侯御哲说到两边绝交的事情,脸色一变,忍不住关切的问道。&1t;/p>

    “现在也是差不多……”看到沈安溪紧张关切的小脸,侯御哲忍不住叹了一句气。他这话其实还算是轻的,一想到几年之前侯氏遇到那么大的问题的时候,欧阳晗硬是忍着视若无睹,要不是后来他厚着脸皮上门去求自己的爷爷,欧阳晗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出手的。&1t;/p>

    “这……”听到侯御哲这么说,沈安溪脸上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担忧的神色,侯御哲还以为她想说这两位老人的事情,但是沈安溪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忍不住愣在了原地。&1t;/p>

    “你一个人夹在中间,肯定很不容易吧?”沈安溪并没有问其他人的情况,反而是一心在考虑他的处境!这句话让本来已经习惯了以温文尔雅的外表来伪装自己的侯御哲忍不住心里一酸,看着沈安溪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疼爱。&1t;/p>

    在外人眼里,因为他侯家小少爷的名声,所有人对他都是满满的恭敬和羡慕,甚至还不乏谄媚和嫉妒。但是,无论如何,却从来没有人考虑过他自己的处境。&1t;/p>

    他是侯家的小少爷,也是欧阳家掌权人欧阳晗最疼爱的儿子的孩子,世人皆知欧阳家和侯家曾是最亲近的亲家,可是无人知道自从欧阳家的小公主走丢之后,两家之间几近绝交。不单单逢年过节没了来往,就连商业上也没了联系。但是两位老人却都惦记着他,让他夹在双方之间,恨不得能把自己割成两半,一半呆在欧阳家,一半呆在侯家。&1t;/p>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自己心里对外公的孺慕之情,再加上侯老爷子除了他,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所以他才拒绝了欧阳晗的邀请,留在了侯家。可是,当初欧阳晗落寞的背影在他的心里始终挥之不去,自此之后,他也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了。&1t;/p>

    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沈安溪,这个他认识了没有多久却一见如故的妹妹,竟然能够一言道出他多年来心中的郁结,这,难道就是血缘的羁绊吗?&1t;/p>

    沈安溪并不知道在短短的一刻间侯御哲心里转过了多少个念头,但是她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对侯御哲的心疼。她本来就是心思细腻的人,再加上在国际顶尖心理学教授门下学习过那么长的时间,所以自然能看出侯御哲在谈到两位老人时语气里的微微涩意。&1t;/p>

    论起那两位老人,沈安溪只是听侯御哲现在提过两句,心里对他们的感情肯定比不过对相识已久的侯御哲的感情深。一看到侯御哲脸上露出来苦涩的表情,心里除了对他的心疼之外,更多的则是对那两位老人些微的埋怨。&1t;/p>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看在侯御哲的面上,不要斗的那么僵?这个样子,根本就是没有考虑过侯御哲的感受!&1t;/p>

    沈安溪正在这边愤愤不满的想着,突然感觉一只大手覆上了自己的头顶,疑惑的抬头,却看到侯御哲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但是在这个表情里,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喜爱。沈安溪心里一暖,忍不住蹭了蹭他的掌心。&1t;/p>

    “以前……确实是挺不容易的……”侯御哲温和的声音缓缓响起,沈安溪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侯御哲这是在回复她之前说过的话,还没等沈安溪说什么,温柔的声音便继续在她的耳边回荡,“可是现在,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了……”&1t;/p>

    “为什么?”沈安溪忍不住傻傻的问出这个问题,但是自己的心里却已经隐隐的有了几分答案。&1t;/p>

    “因为……你回来了,之前所有的事情都要生变化了。”侯御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沈安溪的眼神里面是不变的温柔。&1t;/p>

    “是嘛,可,可是,我可能不太处理这种事情的……”看到侯御哲满脸期待的样子望着自己,沈安溪不由得感觉压力山大,忍不住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很笨的……这个,我处理不好怎么办?”&1t;/p>

    看到她这个紧张局促的样子,侯御哲忍不住噗嗤一声,有几分忍俊不禁,无奈地说道:“你想到哪里了?又不是让你当什么外交大使,都是自己的爷爷外公,在他们面前逗逗趣,缓和一下双方之间的气氛就好了。”&1t;/p>

    沈安溪没有想到他是这个意思,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知不觉中,一只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她的额头,抬头一看,侯御哲正宠溺的望着她。&1t;/p>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我不会勉强你的。”原来是侯御哲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忍不住贴心的说道。&1t;/p>

    听到他这么一说,沈安溪忍不住心里一暖,笑着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又有什么不愿意的?反正总要跟长辈们见面的,再说了,当初两家的人关系闹得那么僵,也都怪我小时候不听话到处乱跑,说起来,我还算是个罪魁祸呢。”&1t;/p>

    “这么说的话,到时候可是要抓着你兴师问罪吗?”侯御哲听到“罪魁祸”四个字,忍不住挑了挑眉,笑着说道。&1t;/p>

    “这可别啊,我只是随口说说的!”沈安溪一看他有几分当真的样子,忍不住连忙说道,生怕到时候他真的拽着自己不放。&1t;/p>

    “逗你呢,就你傻!”侯御哲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中午一起吃个饭怎么样?”&1t;/p>

    “中午吗?”听到他这么说,沈安溪恍然惊醒,看了看表,神色有几分犹豫的说道,“可是,枞渊中午回来接我去吃饭的……”&1t;/p>

    “沈枞渊?”听到这个名字,侯御哲眼里闪过一道冷光,不满地说道,“那个家伙有什么好的?你干嘛要这么顺着他?听哥的话,你甩了他,以后哥再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1t;/p>

    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无奈,可是她都已经接受了沈枞渊的求婚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说甩就甩呢?再说了,他们之间的纠葛,又怎么能是那么简单的?&1t;/p>

    “哼!你说要甩了谁?”就在沈安溪一脸黑线,正准备张口解释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冷哼,屋子里面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度。侯御哲感受到这强大的气场,忍不住挑了挑眉,满脸诧异的望了过去。&1t;/p>

    110/110877/48083521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