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去见家长
    侯御哲心里这边正在纠结着,但是转眼一看,却现沈安溪正在满脸感动的看着沈枞渊,心里不由得更加郁闷。&1t;/p>

    但是他也清楚,就算他跟沈安溪是亲生兄妹的关系,但是他们之间的羁绊却远远比不上沈安溪和沈枞渊之前的感情。她如果是执意要分开两人的话,只怕会惹得沈安溪不快,所以为了保证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眼下他也只能答应沈安溪的请求了。&1t;/p>

    想到这里,侯御哲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跟沈枞渊明显格外亲近的沈安溪,心里有几分苦涩,要不是之前她走丢的话,他们兄妹俩的关系绝对比眼前的这个家伙又好的太多了!&1t;/p>

    沈枞渊真是个趁人之危的混蛋!&1t;/p>

    就在他纠结的这一会,沈安溪已经忍不住跑到沈枞渊的面前,帮他细心整理着被侯御哲弄乱的衣领,看的侯御哲忍不住又是一阵咳嗽。&1t;/p>

    听到了自己哥哥的咳嗽声音,沈安溪脸上一红,这才连忙停下了的手里的动作,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做的样子朝着侯御哲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1t;/p>

    看到沈安溪这个笑容,侯御哲心里就是有再大的火气,也在不知不觉中消散了。&1t;/p>

    “算了,”侯御哲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你那么坚持喜欢他的话,我也就不再做这个恶人了。不过,你要记住,侯家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要是这个家伙敢欺负你的话,你可一定要来找我们!让哥替你教训他!”&1t;/p>

    “好,”沈安溪闻言,心里一暖,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侯御哲和沈枞渊之间总是一直这么不对头,但是侯御哲能够放下自己心里对沈枞渊的偏见,为了自己而接受他,这就已经足够让她觉得感动了,“谢谢哥哥!”&1t;/p>

    “这有什么好谢的?”侯御哲听到沈安溪甜甜的声音,心里一苏,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头,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教育她道,“我可是你的哥哥,是你最亲的人,千万不要跟我客气!”&1t;/p>

    沈枞渊冷眼的看着侯御哲在沈安溪面前不断的刷好感,心里确总是有一种优越感。反正不管侯御哲怎么强调他哥哥的身份,在沈安溪的心里,他可是一定比不过自己地位高的!&1t;/p>

    “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说一遍就够了!”沈安溪听着侯御哲完全把自己当成小孩一样的交代,心里很是无语,哭笑不得的说。&1t;/p>

    侯御哲听到她说的话,也忍不住在心里嘲笑着自己,默默地收起了手。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个事情,只是沈安溪在他的心里,却依旧是那个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他的身后的软软叫着哥哥的小女孩。&1t;/p>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吃午饭了,就不耽搁侯小少爷的时间了,”沈枞渊一看到侯御哲收起手的动作,立马不动声色的把沈安溪拉到自己的身边,看似极有礼貌的说道,“再说了,安溪已经累了一上午,该回去休息了。”&1t;/p>

    有礼貌个毛线!侯御哲忍不住在心里面吐槽,这个家伙就是个活生生的笑面虎,就算是因为沈安溪他才算是勉强接受了他,但是别期待着他会对他态度好一点!&1t;/p>

    沈枞渊没有听到侯御哲的回话,但是也完全没有介意,朝着他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随后带着沈安溪就要转身离开。&1t;/p>

    沈安溪不放心的又转过头叮嘱侯御哲道:“哥哥,你也要早点回去吃午饭,千万别落下什么胃病,那可是很难受的!”&1t;/p>

    “好的。”一听到沈安溪的声音,侯御哲的一张臭脸上立马露出了微笑,等到沈安溪安心的扭过头之后,侯御哲又瞬间恢复了原样。&1t;/p>

    沈枞渊开着车带着沈安溪回到了家里面,早就吩咐佣人准备好的饭菜已经端在了桌子上,温度刚刚好。&1t;/p>

    “安溪,怀孕期间很累的,你要多吃一点,”沈枞渊一边看着沈安溪,一边贴心的说道,“我让佣人们准备的饭菜都是适合孕妇吃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忌口什么的问题。”&1t;/p>

    “好,”沈安溪看着桌子上一份份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忍不住食指大动,开心的说道,“枞渊,谢谢你,你真贴心!”&1t;/p>

    “呵,”沈枞渊闻言,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露出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凑在她的耳边,慢悠悠的说道,“你是我的媳妇儿,我不贴心你,谁贴心啊?”&1t;/p>

    “嘿嘿。”听到他的话,沈安溪露出了一个傻笑,便只顾着专心解决桌子上的饭菜。&1t;/p>

    沈枞渊看着她鼓鼓的腮帮子,只觉得岁月静好。&1t;/p>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为了防止侯御哲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沈安溪给带走。所以沈枞渊特地请一天的假,而沈安溪也是给张芳放了一天的假,两个人都有些局促地坐在正屋里面,等着侯御哲的出现。&1t;/p>

    沈枞渊知道侯家和欧阳家的关系,心里对自己和沈安溪的前路并不是十分的有把握,知道他们之间的路不好走,因此,心里紧张。但是一看到明明是要认亲的沈安溪甚至比他要更紧张,忍不住想要去安慰她。&1t;/p>

    沈安溪不知道侯御哲口中的那个爷爷是谁,但是从他那里听说的关于这个爷爷的事情,就觉得这个爷爷似乎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心里本来就有对他有几份害怕。&1t;/p>

    但是侯御哲却偏偏硬要带着她去找那个爷爷,沈安溪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尽管如此,她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紧张。&1t;/p>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大手覆盖在了她的手掌。&1t;/p>

    “枞渊……”感受到熟悉的温度,沈安溪忍不住抬起了头,看见一脸关切的沈枞渊,心里就像是被什么给触动的似的。&1t;/p>

    沈枞渊还不知道这个时候沈安溪心里在想些什么,看到她望着自己,还以为她的心里害怕,于是便柔声安慰道:“你不用害怕,明明是去见自己的亲生爷爷,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可是找了你许多年的亲人,以后有的他们撑腰,你就再也不用害怕被欺负了。”&1t;/p>

    “就算是没有他们撑腰,我也不用害怕被欺负啊!”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忍不住扑哧一笑,“你们怎么总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来哄啊?难道你会看着我被欺负么?”沈安溪说着,还冲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1t;/p>

    沈枞渊见状,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调侃的说道:“那刚刚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紧张呢!”&1t;/p>

    “也许是你吧!”沈安溪肆无忌惮的睁着眼说瞎话。&1t;/p>

    “你啊!”沈枞渊宠溺的笑着摇了摇头。&1t;/p>

    ……&1t;/p>

    侯御哲心里担心沈安溪会因为今天第一次去见自己的爷爷心里紧张,于是特地提前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早早的下班来到了四合院里。&1t;/p>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除了他的亲亲妹妹之外,那个讨厌的男人也站在这里。&1t;/p>

    “怎么?你要去吗?”侯御哲见状,忍不住不满的说道,语气里面满是嫌弃。&1t;/p>

    沈枞渊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语气却像是啐了冰似的,听的人忍不住抖:“不可以吗?安溪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1t;/p>

    侯御哲闻言,看了一眼旁边满脸都是期待的沈安溪,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淡淡的说道:“那就上车吧!”说完,便转身率先朝着门外走了出去。&1t;/p>

    在他的背后,沈安溪悄悄的冲着沈枞渊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换来了沈枞渊一个宠溺的微笑。&1t;/p>

    侯御哲本来还想着只有自己的妹妹跟自己一块儿去欧阳家,但是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沈枞渊。于是,只好满脸不悦的看到两个人坐到了后排上。&1t;/p>

    “这次回家,你不要紧张,毕竟是在跟自己的爷爷见面,有什么事情想说,说出来就可以了……”不得不说,侯御哲作为一个哥哥还是十分称职的,路上还因为担心沈安溪不适应,于是特地得又安慰了她一番,同时,还想借此拉近自己跟沈安溪的关系。&1t;/p>

    只不过他的这些想法,早就已经被沈枞渊想到并且付诸行动了,所以他现在的努力,完全没有取得相对应的成果,反而给沈安溪留下来了一个话唠的印象。&1t;/p>

    欧阳家的大宅位于郊区的高级住宅区,小区门口有专门的保镖守着,不过因为侯御哲经常进出这里,跟保镖也认识,所以在小区门口并没有经过盘查,一路顺风地来到了别墅门前。&1t;/p>

    三人一下车,另一个身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对着侯御哲恭敬的鞠了一躬,喊道:“少爷。”虽然侯御哲并不姓欧阳,也没有住在欧阳家的大宅,但是因为欧阳晗对他的疼爱,这边的佣人几乎都认识他,对他也完全是对自家少爷的态度。&1t;/p>

    “嗯,张伯好久不见了,”侯御哲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看起来似乎和这个人的关系十分好,“麻烦把我的车给停一下。”说完便直接把手中的钥匙扔给了他。&1t;/p>

    管家很熟练的接住钥匙,在坐上车之前对他们说道:“家主已经在家里等了许久了,你们快进去看看吧!”&1t;/p>

    110/110877/48083521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