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真假亲人(一)
    欧阳晗跟侯御哲说完之后,不经意间一扭头,却看到了沈安溪面露羡慕的神情,心里不由得被深深地触动到了。他知道沈安溪一个人在沈家过的有多艰难,那沈立业夫妇不仅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甚至只是把她当成能够使他们人生更完美的一件工具罢了。&1t;/p>

    可怜他那个小孙女,明明是两家视如公主的掌上明珠,可惜却无意中走丢,受了这么多的苦。甚至连正常的亲情都感受不到,简直让他忍不住的心酸。&1t;/p>

    想到这里,欧阳晗再也忍不下去了,拍了拍沈安溪的肩膀,面露慈祥的对她说道:“安溪,以后你就把我们这里当成你的家,要是有谁欺负你的话直接来找我告状,爷爷肯定帮你教训他!”&1t;/p>

    沈安溪没有想到欧阳晗会突然之间反过来安慰她,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茫然,但是看到他这一副真挚的样子,心里只觉得一阵感动。&1t;/p>

    “没错!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随意的欺负你了!”侯御哲也在旁边连忙跟着说道,目光有意无意的朝着沈枞渊的方向看了过去。&1t;/p>

    沈枞渊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但是丝毫不为所动。反正他也算是在给沈安溪撑腰,要是他们出手的话,自己的压力也会轻松许多的。&1t;/p>

    这顿饭众人吃的还算开心,尤其是沈安溪,一边享受着沈枞渊无微不至的关怀,另一边又感受着来自亲人的照顾,整个人晕晕乎乎的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样,直到离开欧阳家的时候,她还依旧有些没有反应过来。&1t;/p>

    欧阳晗本来是想要留沈安溪住在这里的,但是最后却被沈安溪十分有礼貌的回绝了,说她现在跟沈枞渊住在一起,还算是习惯,不想要来打扰他。欧阳晗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1t;/p>

    侯御哲开着车送他们两个人回到了别墅,沈安溪很开心的邀请他让他进来坐一会,但是侯御哲却推脱说自己下午还有事,匆匆忙忙的离开了。&1t;/p>

    两人走回了屋里,坐在沙上相互依偎着。沈安溪一想到今天中午生的事情,还是忍不住喃喃的说道:“今天就像做梦似的,我从来就没有想到我还能有一天找回自己的亲人,只是觉得不可思议!”&1t;/p>

    “看到他们,觉得很开心吧?”沈枞渊听到她这样说,忍不住心疼的把她搂到怀里,宠溺的问道,“我可是很久没有见过你笑的这么开心了。”&1t;/p>

    “嗯!”沈安溪用力的点了点头,大大的眼睛弯成一条月牙,“今天真的级开心!我太喜欢爷爷了!”&1t;/p>

    “你开心就好。”沈枞渊见状,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1t;/p>

    两人今天都请了假,因此,难得有空的相互依偎在沙上,甜蜜的度过了一下午。&1t;/p>

    第二天,两个人的工作便回复了正常。但是,随着沈安溪回到了思渊之后,却有一件麻烦事自己找上了门。&1t;/p>

    她刚坐在工作在办公室里,还没有多做一会儿。张芳便过来敲了门,告诉她说这里来了两个贵客。沈安溪一看到看到跟在她身后的沈立业夫妇,心里便有几分无奈。无论如何,他们毕竟是她名义上的父母,沈安溪也不好把他们赶走,只好无奈的在办公室里面招待着他们。&1t;/p>

    看着正屋里坐在她的位置上的沈立业,还有在旁边肆无忌惮地观看着他屋子里面装饰的沈母,沈安溪忍不住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们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1t;/p>

    沈立业夫妇一听到她这样毫不留情的说,脸上便有几分难看。沈立业还算是沉得住气,但是沈母便忍不住直接说道:“你是我们的女儿,我们闲的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1t;/p>

    沈安溪听到他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要是在侯御哲来找她之前,他们来过说这种话,她到时还会被打动。可是经过侯御哲和欧阳晗那样真心实意的对待她,现在再对比这两个人那一副虚假的嘴脸,还真是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1t;/p>

    “咳咳,”沈立业看到了沈安溪脸上的表情,轻咳一声,不着痕迹的瞪了一下沈母,脸上换上了一副慈祥的表情,温和的问道,“安溪啊,你回国都这么久了,还开了一个心理咨询师所,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声?”&1t;/p>

    呵呵,他们明明巴不得要离自己远一些,自己怎么又会没事的跑上去找骂呢?沈安溪看着他的表情,心里只觉得恶心,一言不。&1t;/p>

    没有听到沈安溪的回答,沈立业脸上的表情一僵,隐隐有些想要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给硬压了下去。&1t;/p>

    沈安溪看到他的这个样子,心里却还有几分好奇。她并不是一个受虐狂,但是经过以前十多年的相处,她早就摸透了沈立业的性格。&1t;/p>

    这个人看似外表温文尔雅,实则心狠手辣,当初把她送到国外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在电话里面骂她一通,说她不要脸的去勾引沈枞渊,连带着老爷子也对他的印象不好。&1t;/p>

    那段时间骂她的话,几乎天天都不重样。沈安溪回想起来,才猛然惊觉沈立业简直跟泼妇骂街有的一比。&1t;/p>

    现在沈立业这一副慈祥的样子,虽然让她看的忍不住心里反胃,但表面上的关系还是要维持的。所以她还是开了口,冷冷淡淡的说道:“其实我回国并没有多久,只不过一直在忙着工作上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回去看你们。”&1t;/p>

    沈立业听到沈安溪终于回答了他,脸上露出了一份喜色,继续一副慈爱的样子说的:“我看着你的生意似乎还不错,总是有客人来你这里呢!”&1t;/p>

    “嗯,还算可以吧,勉强能顾得住自己的吃喝。”沈安溪闻言,警惕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1t;/p>

    沈立业一听到她刚说的那一句“勉强能顾得住自己的吃喝”时,脸色突然一变,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却被沈母给抢了先。&1t;/p>

    “我看似乎不是吧?你的看看你的屋子里面的摆设,哪一件不都是要万元以上的?”沈母之前被沈立业给下了面子,脸上有些不好看,于是便继续打量着屋子里面的装饰,等到沈安溪和沈立业一说完话的时候,她刚好也看完了,于是便忍不住连忙接嘴道。&1t;/p>

    “这些都是我小叔给我买的。”沈安溪看她一眼,随后便低下了头,没再多言。她心里知道沈立业夫妇很反感她跟沈枞渊在一起的事,于是有心想说出来膈应他们。&1t;/p>

    但是出乎意料的,这两个人一改常态,并没有说些什么难听的话,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一丝破绽,让沈安溪心里对他们不由得更加的警惕。&1t;/p>

    “唉,看到你过的还好,就算我们过的不好,也就知足了。”沈立业这个时候突然叹了一口气,颇有深意的说道。&1t;/p>

    他们过得不好?沈安溪一听到他这样说,便忍不住有几分惊讶。但是随即一想,这样子的话,也算能够解释的清楚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对她的态度突然之间转变的这么快。&1t;/p>

    见沈安溪没有按照他们所预想的那样问他,沈立业心里忍不住有几分着急。要不是他们最近投资失败了,也不会跑过来找这个小杂种。&1t;/p>

    他虽然是沈氏的人,还住在沈家老宅里面。但是实际上,他这一辈份的人都已经分了家,各自有各自的财产,因此他也是没了办法。&1t;/p>

    而且他在沈氏企业里面的股份,也远远比不上沈枞渊所占有的那份高,现在他的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这才有心想通过沈安溪去管沈枞渊要点钱过来救急,要不是的话,他也不会大早上的便来到了沈安溪开的这一家什么心理咨询所里面。&1t;/p>

    在他的印象里面,沈安溪还是四年前那个任由他们搓,捏的小女生,所以对她并没有什么警惕心,反而是打的亲情牌的名义,想要糊弄她。&1t;/p>

    但是他千算万算,唯一失误的就是沈安溪经过这四年的蜕变,已经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任由他们欺负的沈安溪了。她现在完全有能力挺直腰板跟他们叫板,而不是只能唯唯诺诺的听着他的批评。&1t;/p>

    “那既然这样的话,爸爸能不能拜托你一个忙?”沈立业脸上露出了一个虚假的笑容,露出了两颗大黄牙,看的沈安溪心里格外不舒服。&1t;/p>

    “怎么了?”沈安溪心里一凛,知道他终于要说出他的目的了,于是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着。&1t;/p>

    “最近啊,爸爸这边的资金周转出了一些问题,你看能不能先给爸爸借一些钱呢?”沈立业这个时候,一口一个爸爸自称的格外亲密,要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父女俩之间的关系有多么好呢!&1t;/p>

    “就是啊,你看,你这里这么多没用的装饰,随随便便卖出去一些,钱先给我们用一下,”沈母听到沈立业说完了之前的一大堆废话,终于讲到了正题上,于是便迫不及待地附和道。&1t;/p>

    110/110877/48083521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