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家里的田螺姑娘
    “你在说什么?”侯御哲心中烦躁,忍不住直接给她打过去了电话。&1t;/p>

    安子怡接受完来自四面八方的采访之后,又被自己的经纪人恨铁不成钢的劈头痛骂了一番,这才终于被放回了自己的家里。此时,她正坐在房间里面,悠闲的翻看着一本书,顺便还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1t;/p>

    就是在这个时候,侯御哲的电话打了过来。&1t;/p>

    安子怡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整个人顿时坐了起来,正要拿起手机,动作却顿了一下,特意等了一会才接了过来。&1t;/p>

    “你在说什么?”手机屏幕刚一贴上耳朵,便听到侯御哲带着薄怒的声音。&1t;/p>

    安子怡挑了挑眉,没有直接回答,等到侯御哲耐心快要用完的时候,才放低了声音,弱弱的说道:“我说过我会补偿你的……”&1t;/p>

    “所以这就是你的补偿吗?”侯御哲听着她细如蚊蝇的声音,忍不住心烦意燥,没有听她说完,便直接毫不留情的打断道,“给自己的名声抹黑?你还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下去了?”&1t;/p>

    “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啊……”这次的声音甚至还带了一些哭腔,但是那个女人却偏偏还在固执的说道,“我说过我会澄清我们之间的关系,尽我的全力去恢复你的名声……”&1t;/p>

    听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侯御哲不由得沉默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安子怡的方法竟然是这样,不是说娱乐圈的人都很重视自己的名声吗?怎么还会有这么傻的人?可是……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1t;/p>

    ——“你以为你的澄清会有人听吗?真是幼稚!”&1t;/p>

    没错,他只是一心认为是安子怡想要借着他的身价上位,把所有的责任如数推给了她,而她也毫无怨言的接受了,一切都按照他所设想的那样……&1t;/p>

    可是他的心里却偏偏这么疼?就像是被人狠狠的剜着似的,疼的他忍不住抽搐了起来。&1t;/p>

    “这样子可以了吗?”安子怡半天没有听到侯御哲的回话,忍不住疑惑的问了一句。要是这样他都还不满意,那他还想要什么?&1t;/p>

    侯御哲听到安子怡的声音,几乎是落荒而逃的挂断了电话。刚刚的情绪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陌生了,陌生到让他忍不住产生了一阵恐惧感,不敢去面对为他做出这么大牺牲的安子怡,只好逃避和她的接触。&1t;/p>

    挂了?安子怡听着电话那边传过来的忙音,心里有几分不解。难道侯御哲还是不满意吗?这也太难伺候了吧!真是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她就不得不使出她的方案b了,无论侯御哲有多么难对付,她是一定要把侯御哲给拿下来的!&1t;/p>

    ……&1t;/p>

    侯御哲挂了电话之后,为了避免自己胡思乱想,干脆沉浸在工作里面,决心要拿工作来麻痹自己。&1t;/p>

    可是,等到下班之后,侯御哲心里的不安变得更加强烈,让他无论如何都逃不开。&1t;/p>

    该死的,这究竟是怎么了?&1t;/p>

    他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却忍不住的咆哮,只是,没有人能给他回答。算了,还是回家睡一觉吧,等到明天一切的事情过去,就是也没有了。&1t;/p>

    可是今天注定侯御哲无法宁静下来。&1t;/p>

    ……&1t;/p>

    侯御哲的家里,安子怡满意的看着自己收拾了许久的干干净净的屋子,还有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心里期待着侯御哲回来之后大大的惊艳他一番。&1t;/p>

    好吧,其实屋子她并没有怎么整理。她一进来,就现侯御哲的房间里面干净的令人指,让她对他的好感顿时飙升。毕竟作为一个单身男人,能把房间保持的这么整洁的真心不容易,而且,她还偷偷现,在侯御哲的房间里面完全没有一点女人用品,倒是更让她吃惊,这么洁身自好的男人可真是少见。&1t;/p>

    这倒是让她的计划落空了,她本来想整理房间,然后给侯御哲一种家的感觉,还做好了忙碌半天的准备,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1t;/p>

    不过她随即便决定准备一桌美餐,俗话说,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先要抓住男人的胃。她就不信,凭借她的手艺,难道还不能做出让侯御哲满意的一顿饭吗?只要抓住了他的胃,以后想要更近一步接近侯御哲,那不就是轻而易举了吗?安子怡对自己的计划十分满意。&1t;/p>

    就在她准备好之后,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安子怡偷偷地勾了勾嘴角,保持着背对着门整理餐桌的的动作没有动。&1t;/p>

    侯御哲刚一打开门,就现里面有一个窈窕的女人背影,她围着一条粉红色的围裙,看起来颇为眼熟。侯御哲一愣,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尴尬的收起来踏进去的半只脚,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我走错了。”随即便关上了门。&1t;/p>

    一秒之后,门又被重新打开。&1t;/p>

    侯御哲黑着脸走了进来,看到笑的乐不可支的安子怡,无奈地说道:“你怎么在这里?”但是语气里面却带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欣喜和宠溺。&1t;/p>

    安子怡嘴角含笑,调皮的说道:“因为这是我家啊!”话刚一说出口,就看到侯御哲的脸色更加的黑了起来,于是连忙补充道:“你不是说这不是你家吗?”&1t;/p>

    一想到自己刚刚脑袋抽风的一幕,侯御哲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掐死眼前的人。但是看着她笑的眉角弯弯,就像是深夜里伴着微风的皎洁的上弦月,一时让他忍不住看呆了,连自己刚刚的想法也全都忘到了脑后。&1t;/p>

    安子怡似乎像是没有看到侯御哲呆的样子,收起了自己嘴角的笑,淡淡的说道:“快去洗手吃饭,我都已经准备好了。”&1t;/p>

    “哦,”侯御哲没有从懵逼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听到她这么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朝着厨房的位置走去。&1t;/p>

    一直等到冰凉的手触碰到侯御哲的手的时候,他才总算是反应了过来。但是想着刚刚的场景,出乎意料的,原本缠绕在他心头一下午的不安,突然之间就一下子烟消云散了。&1t;/p>

    等到侯御哲从厨房里面出来的时候,安子怡已经摆好了碗筷,一看到他出现,便毫不吝啬的给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让侯御哲的心里也连带着莫名的好了起来。&1t;/p>

    “来吃饭吧,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安子怡笑着说道。刚刚在厨房里面的时间,足够侯御哲反应回来了。现在就看他有没有什么动作,要是他厌恶自己的话,绝对不会接受这一顿饭的。&1t;/p>

    侯御哲安静的坐了下来,接过安子怡给他递的筷子,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却安安静静的吃了起来。&1t;/p>

    安子怡见状,心里一喜,连忙说道:“我是管司机大哥要的钥匙,你别生我们的气好不好?”&1t;/p>

    听到她的这句话,侯御哲终于有了反应,他眼皮一翻,懒洋洋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1t;/p>

    “你也看到了新闻吧?”安子怡就等着他的这句话,闻言,嘴一撅,但是语气依旧小心翼翼的说道,“是你要我补偿的,所以我就这么做了,但是现在我被经纪人给嫌弃了,她把我给赶了出来,我没有别的地方去,所以就来你这里了。”&1t;/p>

    “所以呢?”侯御哲喝了一口汤,慢悠悠的说道。&1t;/p>

    “你可是说过我们是男女朋友的,难道你不想让我住在这里吗?”安子怡看到他这幅淡定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打鼓了。她不怕他生气,反倒是怕他的这个样子,因为这一副随意的模样,实在是太难让人查出他的心思了。&1t;/p>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女朋友呢!”侯御哲有几分好笑的说道,这个女人这样设计,不就是想要跟自己住在一起吗?为什么明明都快成功了,却又变得这么胆怯了?&1t;/p>

    “哈哈,太好了!”安子怡闻言,脸上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看的侯御哲也是心情愉悦。&1t;/p>

    “不过这样的话,你要负责洗衣做饭哦。”侯御哲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满意的看着笑容突然僵住的安子怡。&1t;/p>

    “那……好吧……”看着侯御哲戏谑的目光,安子怡只好委委屈屈的答应了下来。&1t;/p>

    侯御哲见状,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随即便消失不见。&1t;/p>

    其实他在厨房里面洗手的时候,心里早就有了打算。他可是号称商业鬼才的侯氏小少爷,安子怡耍得这点小心机,他自然能看出来。&1t;/p>

    只不过,不可否认,在刚回家看到的那一幕,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唤醒了他藏在记忆深处的情感。就在父母亲还没有去世的时候,他们的家里经常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母亲在餐桌面前忙碌着,而父亲则是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和谐而让人怀念。&1t;/p>

    而今天安子怡误打误撞,刚好带给了他这一份久违的感觉,这也是尽管他知道安子怡心里打着别的主意,但是他却依旧同意安子怡住在这里的原因。&1t;/p>

    更何况,他也现,自己心里似乎对安子怡产生一丝异样的情愫……&1t;/p>

    110/110877/48083522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