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婚宴上的争吵
    “谢谢琳琳。”沈枞渊举杯,微笑着仰头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1t;/p>

    周琳琳今天刻意的精心打扮过,一袭白色长裙衬得她身段玲珑有致,眉毛细细,唇色是时下最流行的梅子色。&1t;/p>

    她看着沈安溪的眼神里,带着些微的讽刺,随即便对沈安溪漾开笑意,却也不言语。&1t;/p>

    沈安溪也对周琳琳微笑以示礼貌,心里却觉得有点别扭。三人寒暄了一阵,沈枞渊便揽住她的细腰,往左边走去。&1t;/p>

    边走边俯身到沈安溪耳边说道:“别管她,你今天很美,我从来没见过像你那么美的新娘。”说完,沈枞渊在沈安溪脖颈处落下一吻。&1t;/p>

    他的吻让沈安溪觉得有些痒,她忍不住笑了起来。&1t;/p>

    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耳鬓厮磨,无比亲昵,加之两人都是容貌出众,看起来像是自画中走出来的,一对完美无瑕的璧人。&1t;/p>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作为新娘的好朋友,我想说几句祝词。”周琳琳不知何时走到了礼台上,她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在婚宴上回荡着。&1t;/p>

    沈安溪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1t;/p>

    “我一直把她当成我最好的朋友,甚至,当初我喜欢沈枞渊的时候,还拉上她给我出谋划策。哪料到,他们早就已经是情意萌生。我还一直傻傻的蒙在鼓里。”说到这里,周琳琳顿了顿,又微笑道:“前几天,沈先生澄清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叔侄关系,所以他们的结合不算是乱,伦。但是,我们现在的道德真的沦丧到这种程度了么,名义上的亲属关系,就不叫乱,伦了?”&1t;/p>

    婚宴上的面面相蹙,一时间,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宴会,此刻却是无比安静。&1t;/p>

    “是啊,当初琳琳暗恋沈枞渊,大家都知道的,却没想到,沈安溪半路杀出来,连自己好友的心上人都抢!”礼台下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1t;/p>

    周琳琳眼光掠过台下那个起哄的女生,心里很满意她的反应。这个女生是她特意带过来婚宴这里的,以便配合她砸场子。&1t;/p>

    周琳琳的眼光扫到了沈枞渊和沈安溪这一对新人身上——&1t;/p>

    沈枞渊在微微皱眉,而沈安溪是一脸敌意的看着她。这时沈枞渊俯身在旁边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而那身形魁梧的男子一边点头,一边向她看了过来。&1t;/p>

    那身形魁梧的男子离开沈枞渊后,向礼台这边走了过来。&1t;/p>

    周琳琳心想,凭周家在这城市的地位,谅沈枞渊也不敢对她做什么。刚想再说些讽刺两人的话,话筒却被一只大手夺了过去。&1t;/p>

    周琳琳转头一看,夺她麦克风的,是沈老爷子。&1t;/p>

    只见他拿紧麦克风,一字一顿地说道:“沈安溪是我们沈家的养女。而沈枞渊作为沈家少爷,理应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而不是和一个背景不明的女子结婚。更别说,两人是名义上的叔侄关系。我不承认这个婚礼,我也不会允许两人结合。”&1t;/p>

    台下的人都纷纷脸露惊讶。&1t;/p>

    “所以,”沈老爷子的目光在台下众人脸上一一扫过,“这个婚宴就此取消。在座的各位都是社会名流,这次,就当是我们沈家请你们一顿饭吧。礼金会在饭后都给你们退回去。”&1t;/p>

    台下顿时议论纷纷起来。众人交头接耳,有些人甚至是一脸茫然。哪有儿子宣布结婚,而家中长辈宣布婚宴无效的道理?真是闻所未闻。&1t;/p>

    沈枞渊这时大步跨上礼台,自沈老爷子手中夺过麦克风:“我沈枞渊这辈子非沈安溪不娶。而且,不管沈老爷子同不同意,我们结婚证都已经领了。在法律上来讲,我们成为夫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说到这里,他勾唇一笑:“至于礼金,当然是不会退给各位的,因为这个是我们的婚宴。”&1t;/p>

    “你......沈枞渊!你是要气死我才甘心吗?!”沈老爷子气得浑身抖,不顾台下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当场就指着沈枞渊大骂道。&1t;/p>

    “对不起,枞渊这次要逆你的意了。只是,沈安溪我是娶定了。”沈枞渊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出来,语声中带了点歉意。&1t;/p>

    “我也不同意两人结婚。”一个男声蓦地响起。&1t;/p>

    沈枞渊循声看去,认出说话的人是候老爷子。他皱了皱眉随即说道:“侯老爷子,你又不是我家长辈,我们结婚,你好像没资格说同不同意吧?”&1t;/p>

    候老爷子回答他:“因为我看不惯沈安溪平时勾搭御哲,却还要和你结婚。这种女人,不给她点教训怎么行?”说完,他举手在半空中做了一个手势。&1t;/p>

    很快就有几个肌肉男自座位上起身,去撕婚宴上的礼花、气球和祝词横幅。&1t;/p>

    接着,又有一些穿着紧身黑衣的男子,用手将餐桌上的食物狠狠扫到地下。&1t;/p>

    婚宴上的人见状不妙,已经开始离席。&1t;/p>

    沈枞渊快步走下礼台,对不远处一个男子招了招手。那身形结实的男子走到沈枞渊跟前,只听到沈枞渊对他说道:“快让阿彪他们带弟兄过来,有人要在婚宴上闹事。”&1t;/p>

    那男子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1t;/p>

    沈枞渊抬眸,看到沈安溪正站在不远处,脸上是惴惴不安的表情。她双手相握在一起,许是不安的缘故,手指在不断地相绞着。&1t;/p>

    沈枞渊走过去,将她拥入怀中,温言安慰她:“没事的,有我在,万事都有我在。”&1t;/p>

    沈安溪趴在他的胸前:“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满意我们的结合?”语声带着几丝无奈。&1t;/p>

    “结婚的是我们,只要我俩满意就行,其他人的意见,当不存在就可以了。”&1t;/p>

    一阵瓷器落地的声响传来。沈枞渊循声望去,便看到几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扭打在一起。&1t;/p>

    沈枞渊能分辨出,那扭打的男人当中,有两个是阿彪的手下。&1t;/p>

    婚宴上的人都66续续的离开了。有些人临走时还在骂骂咧咧:“晦气!一个婚宴居然那么多人来砸场子!”&1t;/p>

    “可不就是嘛!我可是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才赶过来的!”&1t;/p>

    “我是推了很重要的会议才过来的,想着是沈枞渊的婚礼,却没想到......”&1t;/p>

    这些人的话语都一字不落地,被沈安溪听在耳里。她的内心此刻是百味杂陈,非笔墨所能形容。&1t;/p>

    婚宴上此刻是杯盘狼藉,仍有众多男子在相互殴打着,吵闹声辱骂声震天响。&1t;/p>

    周琳琳双手环胸站在不远处,看到这种情景,她真的很想仰天大笑。沈安溪啊沈安溪,婚宴变成斗殴现场,你心里肯定很难受吧?&1t;/p>

    因候老爷子带来的人和周琳琳带来的人聚集到了一起,沈御哲这边的人因人数太少落了下风。&1t;/p>

    沈安溪这时掏出手机,报了警。&1t;/p>

    沈御哲正皱着眉头,刚想吩咐阿彪去多叫些兄弟来,却看见欧阳晗带着一队人走了过来。&1t;/p>

    欧阳晗身后的人个个身形高大,一看就是道上的职业打手。他们整齐划一地走到那帮正在斗殴的人面前,不一言,竟是冷凝着脸色纷纷掏出枪来。&1t;/p>

    正在斗殴着的男人们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个个举手作投降状。&1t;/p>

    沈建国站在角落里,身子一半隐藏在暗影处。他看着欧阳晗,若有所思。&1t;/p>

    沈枞渊居然跟欧阳家有联系?面子很大啊,婚礼还有欧阳晗来镇场子。&1t;/p>

    这时,有大批警察赶到。沈枞渊上前,跟警局的人说明了情况。警局的人看沈枞渊和欧阳晗都在场,态度立时变得恭敬起来。&1t;/p>

    警局的人很快做好了笔录,随即就6续离去了。&1t;/p>

    沈枞渊忙完这边的事情,环顾四周,现在一旁神色恍然站着的沈安溪。他走过去,将她拥入怀中:“别怕,我们选个日子再重新举办婚宴。”&1t;/p>

    沈安溪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轻轻叹了口气。&1t;/p>

    办公室内。&1t;/p>

    沈建国坐在柔软的沙上,将腿伸直撂在眼前的桌子处。他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通,手机那头传来恭敬的嗓音:“沈大少爷,有什么吩咐呢?”&1t;/p>

    沈建国张开双臂,以一个极其舒服的姿势坐着:“帮我看一看星耀公司的近几年的财务报告,然后做一份详细报表给我。”&1t;/p>

    星耀公司是沈枞渊前几年独自经营的一家公司,近段时间,星耀公司的股票走势大好,价格在不断上涨。&1t;/p>

    手机那端的恭敬嗓音再次传来:“好的。”&1t;/p>

    星耀公司办公室内。&1t;/p>

    沈枞渊正在办公桌上看着文件,手机铃声响起。他按了接通键,然后漫不经心地对着手机话筒说了一声:“喂?”&1t;/p>

    手机那端传来十分简洁的叙述:“枞渊先生,我们得到确切消息,你的大哥沈建国先生,正在调查星耀公司的财务状况。”&1t;/p>

    沈枞渊一双星眸中光芒闪动:“那尽管让他调查好了。随时向我报告沈建国先生的动向。”&1t;/p>

    “是的,枞渊先生。”&1t;/p>

    沈枞渊挂了电话后,便拨通了秘书的电话:“让财务总监给我过来一趟。”&1t;/p>

    没多久,星耀公司的财务总监便出现在门口处,他敲了敲门:“沈总,你找我?”&1t;/p>

    110/110877/48083523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