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怀孕的安子怡
    这时,沈安溪脑里正回想着刚才私家侦探的话。&1t;/p>

    沈枞渊的生母何丽当年是一个模特,和沈老爷子在一起后没多久就生下了沈枞渊。但沈老爷子并没有娶何丽。何丽生下沈枞渊后,便远走他乡,再也没回来过。而沈老爷子的几个儿子分别是不同的女人所生。后来何丽客死异乡之时,沈枞渊年纪还很小。&1t;/p>

    可想而知,沈枞渊的童年并不快乐。沈家的人个个心怀鬼胎,而他从小生母就没在身旁。而沈老爷子玩弄了沈枞渊的生母之后,也只是将沈枞渊当个小东西一样养起来而已,可以想象得到,沈枞渊从小得不到什么关爱。&1t;/p>

    那枞渊从小应该是受了不少苦吧。沈安溪心里想着,觉得很是心疼。&1t;/p>

    沈安溪思索了一阵,决定将沈枞渊的生平到网络上去。&1t;/p>

    这几天沈枞渊回到家里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莫不是公司又出了什么事情?想到这里,她就逐一打了电话给了之前说要给展图公司订单的那些客户。&1t;/p>

    逐一打完电话后,沈安溪终于明白沈枞渊这几天为什么都是郁郁寡欢的样子了,原来这些客户都换了供应商,都跟沈枞渊的公司解约了。理由是有一家行业翘楚公司以更低的价格将商品卖给他们。&1t;/p>

    商场上有的只是利益,真的没人情可说。&1t;/p>

    沈安溪长叹一声,心道,现在只能找候御哲帮忙了。她拨通了候御哲的电话,约他在咖啡馆见面。然后她就换了衣服出了门口。&1t;/p>

    这间咖啡馆的装潢偏向欧美的风格,很是简洁现代。播放的背景音乐也是相当有格调。&1t;/p>

    然而沈安溪根本没心去欣赏这些。她边跟对面的候御哲说明了来意,边脸色焦躁地喝了口咖啡。&1t;/p>

    候御哲皱了皱眉头:“沈老爷子跟沈枞渊断绝父子关系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没想到沈老爷子做得那么绝啊,将枞渊名下的股份和身兼的职位都收走撤走。”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说道:“我当然会尽全力帮他,你别担心......”&1t;/p>

    沈安溪这时痛呼出声,她捂着肚子:“好疼......”&1t;/p>

    候御哲紧张地走过去问道:“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吧。”说着,他自钱包里拿出现金放到桌上,然后搀扶起沈安溪向咖啡馆门口走去。&1t;/p>

    到了马路旁,候御哲伸手招了部计程车。刚打开车门,就又听到沈安溪捂着肚子痛呼出声。她脸色很苍白,额上冒着虚汗。因为疼痛,她差点站不稳。&1t;/p>

    候御哲一把抱起她,小心地将她放进车后座。&1t;/p>

    而这一幕,刚好被前来寻找候御哲的安子怡父亲看见了。&1t;/p>

    “候御哲!你给我站住!”安子怡的父亲爆喝一声,同时朝着候御哲走了过来。&1t;/p>

    候御哲愣了一下,循声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怒气冲冲的中年男子向自己走过来。等那中年男子走到自己跟前时,候御哲脸露不悦地问道:“请问你是哪位?”&1t;/p>

    “我是安子怡的父亲。子怡现在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你却在这里照顾另一个女人?”安子怡的父亲越说越生气,竟举起手来想要扇候御哲耳光。&1t;/p>

    候御哲眼疾手快,用手臂格挡住安子怡父亲的手掌:“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了,我先送她去医院。你在这咖啡馆等我?我等会回来找你。”&1t;/p>

    “你别想开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责任了吗!”安子怡的父亲指着他破口大骂道。&1t;/p>

    “坐在车里的是我妹妹。我现在要送她去医院。”候御哲说完,也不顾安子怡父亲带着怒气的脸色,上了车关了车门,就让司机往最近的医院开过去。&1t;/p>

    到了医院,候御哲搀扶着沈安溪找了医生检查。医生检查过后,说沈安溪只是假性宫缩,并无什么大碍。&1t;/p>

    候御哲又将沈安溪送回住所,也没休息,就直接打车去了刚才的咖啡馆。&1t;/p>

    刚踏进咖啡馆,就看见安子怡父亲正独自坐在靠窗那儿,脸上还是一副生气的表情。候御哲快步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伯父,子怡现在在哪里?能否带我去见她?”&1t;/p>

    安子怡的父亲用一种戒备的眼神看着他,语声带了点讽刺:“怎么,你妹妹没事了么?”说到妹妹两个字的时候,安子怡的父亲加重了语气。&1t;/p>

    候御哲面露无奈:“伯父,你都不看娱乐报纸的么?之前我妹妹沈安溪和沈枞渊结婚,弄得人人皆知,伯父你总不至于误会她是我情人之类的吧?”&1t;/p>

    安子怡的父亲冷冷地哼了一声:“子怡在y市休养安胎。”&1t;/p>

    候御哲心里一喜,语声带了一丝急切:“那伯父现在就带我去见她吧。”&1t;/p>

    眼前是一栋两层高的洋楼。四周环境很是幽静。街道也很干净整洁。这里是一个安静的村落。&1t;/p>

    候御哲转头问旁边走着的安子怡父亲:“子怡就住在这里?”&1t;/p>

    安子怡的父亲脸色冷冷地点了点头。&1t;/p>

    候御哲心中欣喜地跟着安子怡父亲进了屋。终于可以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候御哲找不到恰当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1t;/p>

    客厅里没有人。安子怡的父亲这时喊了一声:“子怡,你在哪里呢?”&1t;/p>

    “爸爸,我在楼上做饭呢。”安子怡那熟悉的悦耳清脆嗓音自楼上传来。&1t;/p>

    候御哲心中激动,快步走上了楼梯到了二楼。他刚进到厨房,就看到安子怡正在往火灶里添着柴,而火灶上是一大锅水。&1t;/p>

    而她的小腹已是微微凸起。&1t;/p>

    安子怡转头看到候御哲,神色先是惊讶呆愣,之后又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好久不见啊,御哲。”她没想到还能在有生之年看见他。&1t;/p>

    候御哲赶紧走上前去,拿过她手中的木柴,又笨手笨脚地将木柴放进火灶内:“怎么还要这样子烧水煮饭,没有液化气或者电磁炉之类的吗?”他很是怜惜地对着安子怡说道。&1t;/p>

    “液化气刚好用完了,叫了人去换,还没换好。就只好这样了。”安子怡解释道。&1t;/p>

    他还是那样的俊朗,只是下巴处的胡渣多了些,脸容好像比之前憔悴了。是公司的事情很忙吧?过了这么久,他有新欢了么?&1t;/p>

    想到新欢这两字,安子怡不禁心里有些疼。一时之间,她也不知说些什么好。&1t;/p>

    “我们出去客厅说话好吗?”候御哲将手中的木柴都放进了火灶里,随即便提议道。&1t;/p>

    安子怡垂眸点点头。两人就一前一后,沉默着出了厨房。&1t;/p>

    两人在客厅坐下后,安子怡客气地问候御哲要不要喝水。候御哲说不用。安子怡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便转头看着阳台,有些出神。&1t;/p>

    客厅是连着阳台的,阳台外是一棵大榕树。有微风拂过,榕树的枝条正轻轻飘荡着。下午的阳光正透过榕树树叶间的缝隙洒下来,在阳台处的地板上投下好看的斑影。&1t;/p>

    这时安子怡听到候御哲很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子怡,听伯父说,你怀了我的孩子。”&1t;/p>

    她转过头来,看着他,点了点头。&1t;/p>

    候御哲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玉手:“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是打算把宝宝生下来后,独自将宝宝养大吗?”&1t;/p>

    安子怡的手很是白皙滑腻,候御哲一直都很喜欢这样握住她的手。他还以为这辈子再也不能握到她的手了。而如今,他的心里盈,满了幸福感,却又夹杂着微微的酸楚。&1t;/p>

    他虽然交往过众多的女友,却从来没有人让他有这样的感受。&1t;/p>

    安子怡任由他握着手,低着头缓缓说着:“那要不然我还能怎样呢,我又不忍心将这宝宝打掉。”她的声音轻如梦呓,带着隐隐的惆怅。&1t;/p>

    “我外公将一切都告诉我了。你是为了筹医药费,才跟他签合约的。”候御哲说着,将她的玉手放到自己唇边,在她白皙的手背上轻亲了一口,“虽然我恨这个合约将我们分离,可我也感谢这个合约,将你带到了我身边。”&1t;/p>

    安子怡父亲这时上到了二楼,走到客厅门口时,看到候御哲和安子怡两人正握着手在谈话,便又转身下了楼。&1t;/p>

    “跟我回去结婚吧,子怡。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宝宝的。”候御哲紧紧地握着安子怡的手说道。&1t;/p>

    安子怡将手从他大手中抽出来:“御哲,你适合更好的人。”&1t;/p>

    “你就是最好的那个人。除了你,我也不想要任何人。”候御哲并不明白安子怡为什么要拒绝他,“我已经跟外公坦白了,说自己爱上了你。外公也不会跟你计较之前合约的事情。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挡我们在一起了。你还是爱着我的,不是吗?”&1t;/p>

    候御哲眼里闪着热切的光芒,像世上所有坠入爱河的男人一样,他希望能与自己心爱的女人组建家庭,一辈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1t;/p>

    “你是富家公子,我只是一个小明星。我们本就不该有任何交集的。我也配不上你。御哲,你回去吧。”安子怡说着,心里一酸,眼眶里腾起一层泪光。&1t;/p>

    110/110877/48083524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