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生活在一起
    “子怡,你温柔善良孝顺坚强美丽......你身上汇集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优点,配不起我是从何说起?你是指出身吗?但是我候御哲从来就不计较这些。”候御哲还是在企图劝说安子怡。&1t;/p>

    安子怡心中漾起几丝疲惫。这时她别过头去,转移了话题:“我去厨房看看火灶上的水烧得怎么样了。”说着,她就站起来,往厨房走去。&1t;/p>

    自这天后,候御哲就在安子怡这里住下了。&1t;/p>

    夜幕降临,整个城市已是华灯初上。沈安溪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出神。&1t;/p>

    本来候御哲答应帮助她的,但是这几天候御哲失去了踪影,他的了候老爷子,也说不知道候御哲去了哪里。&1t;/p>

    沈枞渊这几天还是闷闷不乐的,虽然他没具体跟她说,沈安溪也猜得到,他的那间小公司现在是举步维艰。&1t;/p>

    从锦衣玉食大权在握的富贵公子,一下子跌落到凡事都要靠自己的普通人,这种落差,不是谁都能受得了吧。&1t;/p>

    沈枞渊现在还保持着对工作生活的热情,没有借酒消愁什么的,已是很难得了。&1t;/p>

    “老婆,我回来了。”客厅外响起沈枞渊清朗的嗓音。&1t;/p>

    沈安溪从卧室处走出来,扬起清秀的脸露出笑容:“老公。”说着,她就快步走到沈枞渊跟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1t;/p>

    “今天,我们公司签了几个大单子。而且,我现,网友对我的评价变了不少。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正面的相当励志的人。”沈枞渊伸出手臂回抱沈安溪,嘴唇一张一合,将今天生的令他高兴的事情,一股脑告诉了沈安溪。&1t;/p>

    “将我童年时的经历到网上去的人,会是谁呢?网友们是知道了我的生平故事后,才倒向我这边的。”沈枞渊低头看着怀里的沈安溪。他的眼睫毛很长,灯光照耀下,在眼底处投下了一点阴影。他光芒闪动的眼眸里,似有星光落入其中。&1t;/p>

    沈安溪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替沈枞渊抱不平,于是就将他的生平到了网上。她没想到会给沈枞渊带来这么大正面的反馈,甚至对他公司的生意也有帮助。&1t;/p>

    沈安溪心里在嘀咕着,他要是知道她让私家侦探去调查他,不会生气吧?正在斟酌着词句,却听到沈枞渊说道:“是老婆你吧?老婆你对我真好。”说着,沈枞渊在沈安溪额头上狠狠亲了一口。&1t;/p>

    “所以,亲爱的老婆大人,我们晚饭吃什么呢?”沈枞渊笑着问沈安溪。&1t;/p>

    “哦,我今天没有让佣人做饭呢,我也是刚从咨询所回来,忘了这事了。”沈安溪无奈地回答道。&1t;/p>

    “那行,我们去下馆子吧。也当是庆祝今天谈成了几单生意。”沈枞渊笑得极其愉悦。&1t;/p>

    暮色四合,天边的晚霞极是绚烂,从映着大榕树的阳台看出去,别有一番韵味。&1t;/p>

    候御哲将菜放到饭桌上:“这是我做的红烧肉,你们尝尝看。”&1t;/p>

    安子怡和她的父亲相视一眼,两人脸上俱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都是迟疑着没有下筷子。&1t;/p>

    “怀疑我的手艺?”候御哲扫了几眼两人的表情,“我可是完全按照菜谱上的来做的。”他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1t;/p>

    候御哲咀嚼着,眉头越皱越紧。&1t;/p>

    安子怡看着他的表情,不禁笑出声:“怎么了?很难吃吗?”说着,她也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1t;/p>

    安子怡咀嚼着嘴里的红烧肉,一双秀眉也是越皱越紧。&1t;/p>

    “怎么了?”安子怡父亲看到两人奇怪的表情,也忍不住脸上露出了笑意。&1t;/p>

    安子怡用眼神示意他自己夹一块尝尝。&1t;/p>

    “御哲,你红烧肉放糖?”安子怡父亲艰难地将嘴里的红烧肉吞下。甜得腻的红烧肉,他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吃。&1t;/p>

    “我记得我明明放的是盐......”候御哲放下筷子,跑进了厨房里。过了一会,他又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玻璃瓶子:“这里面装的不是盐吗?”&1t;/p>

    “这是白糖!”安子怡和她父亲异口同声地说道。&1t;/p>

    “啊好吧。”候御哲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就脸色讪讪地拿着瓶子回了厨房。&1t;/p>

    本来想着学着做菜,讨一下两人欢心,谁想到......&1t;/p>

    真是尴尬死了。&1t;/p>

    最近这几天,候御哲在安子怡这里住得还算舒适。虽然这里什么都比较简陋,也比不上他住的宅子豪华,吃的用的也没他之前的精致。但因为环境幽静,安子怡又在身边,他倒觉得内心好像有一种别样的舒适安宁感。&1t;/p>

    那盘加了糖的红烧肉直到晚餐结束,都再也没有人动过。&1t;/p>

    “我吃饱了。”安子怡父亲这时放下碗筷说道。他看了看旁边的候御哲,拍了拍他的肩膀:“第一次做菜是这样的,以后慢慢就好了。”&1t;/p>

    这几天看到候御哲对着安子怡无微不至的照顾,安子怡的父亲对候御哲的印象好了很多。加之候御哲对他的态度又谦和有礼,安子怡的父亲对他的打分又高了不少。更何况今天候御哲,虽然做的菜并不如人意,但人家本来是个衣食住行都有佣人服侍着的富家公子,也不能要求太多。&1t;/p>

    候御哲对着安子怡父亲笑着点了点头。旁边的安子怡见状,垂下眼眸,嘴角溢出笑意。&1t;/p>

    灯光照耀下,三人像极了温馨的一家人。候御哲忽然有种错觉,仿佛他和安子怡已是结婚多年的老夫妻,回娘家回岳父吃晚饭。&1t;/p>

    窗外的大榕树被傍晚的风吹得沙沙作响,听在耳里,让人觉得莫名心安。&1t;/p>

    这天清晨,候御哲正在院子里洗漱,忽然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他回头,看见安子怡的父亲背着一支枪迎面走来:“御哲,我去山上打些野鸟回来给子怡补身子。你好好在家照看她。”&1t;/p>

    他们的房子在山脚下,所以安子怡父亲会时不时到山上去打猎。这房子是安子怡父亲年轻时在外面跑生意时,自一个朋友手里买下来的二手楼。因这里环境幽静,也没有人认识安子怡,所以安子怡父亲才将她带来这里安胎。这样安子怡未婚先孕,就不会被左邻右舍说闲话。&1t;/p>

    这就是为什么候御哲之前一直找不到安子怡的原因。&1t;/p>

    候御哲嘴里一口的牙膏泡,这时他含含糊糊地回答道:“好的。”&1t;/p>

    然而安子怡父亲自清晨出去后,一直到下午都没有回来。&1t;/p>

    “爸爸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了吧?”安子怡看着窗外逐渐淡下来的日影担忧地说道。&1t;/p>

    “打下伯父的手机吧。”候御哲对着安子怡说道。他那天跟安子怡的父亲过来得太匆忙,忘了带手机过来了。&1t;/p>

    安子怡拿出手机,拔了她父亲的手机号。客厅外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安子怡走出客厅,找到了她父亲的手机:“他根本没把手机带身上。”她秀气的眉毛拧起来,脸上的担忧之色更盛。&1t;/p>

    “那我去山上找他。为了预防万一,你打个电话给村委会的人,告诉他们这事。”&1t;/p>

    “你把我爸爸的手机带上吧,方便联系。”安子怡将她父亲的手机递给他。&1t;/p>

    候御哲将手机接过:“不用太担心,也许伯父只是一时高兴,晚些回来而已。”&1t;/p>

    候御哲出了屋门,就径直往山上走去。因安子怡说她父亲上山一般都是走这条宽敞的山路的,所以候御哲就沿着这条山路,一路往山上走去。&1t;/p>

    幸好候御哲平时有去健身房,所以爬山的时候也并没有觉得太累。走了二十多分钟,约莫是到了半山腰,还是没有安子怡父亲的踪影。候御哲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六点半了。他心中有些焦急。&1t;/p>

    候御哲一边不停歇地往前走着,一边在心里暗道,幸好是夏天,天黑得比较晚。&1t;/p>

    又走了一阵,他索性一边走一边扯开喉咙喊着:“安伯父,你在哪里?安伯父,你在哪里?”&1t;/p>

    候御哲的嗓音在山间回荡着,惊起了无数飞鸟。他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用尽全力扯开嗓子喊。一时间,山林里全是他声音的回音。&1t;/p>

    突然,行走中的候御哲停下脚步。他手撑在旁边的一棵树干处,竖起耳朵凝神静听。&1t;/p>

    有隐约的声音传来:“御哲,救我.....”是安子怡父亲的声音没错。&1t;/p>

    候御哲心中一喜,努力分辨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向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1t;/p>

    眼前貌似是一个很深的洞。因为有树枝的掩盖,很容易让人以为这里也是平地。声音就是在这里传出的。&1t;/p>

    “安伯父,你是在里面吗?”候御哲走到洞口边,向着洞里大喊。&1t;/p>

    “是的,御哲。”听到洞里面传出安子怡父亲的声音,候御哲蹲下身子,往洞口看了看。&1t;/p>

    洞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事物。只能隐约看到有个人影在洞底。依稀是安子怡父亲的身形。&1t;/p>

    候御哲打了个电话给安子怡,跟她说了他们的大概位置。又让她打电话给村委会的人,让其派人手过来上山援助。&1t;/p>

    110/110877/48083525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