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孩子出生
    挂了电话,候御哲思索了一阵,也想不出其他的好办法,便只能在旁边找了根粗壮的长树干,将其伸到洞底:“伯父,你能抓着树干爬上来吗?”&1t;/p>

    候御哲感觉到安子怡父亲抓住了他手中的树干。过了一阵,洞底传来声音:“我爬不上去。”&1t;/p>

    候御哲又蹲到洞口边往里面看了一阵,心里估量了一下洞的深度。心想,如果安伯父踩在我肩膀上,他的手应该能够到洞口边沿吧?反正也没其他办法了,只能一试了。&1t;/p>

    候御哲对着洞口喊了一声:“安伯父,你站到边上一些,我下来了。”&1t;/p>

    他背着身子,攀住洞口边沿,小心翼翼地,让脚先伸到洞口里。费了一番周折,候御哲终于跳下到了洞口里。&1t;/p>

    “安伯父,你没受伤吧?”候御哲在光线微弱的洞里对安子怡的父亲说道。&1t;/p>

    “都是皮外伤。”安子怡的父亲沉声回答他。&1t;/p>

    “那就好。我站在洞口边,你踩到我背上,看能不能够得着洞口边沿。”候御哲说着,就走到洞口边沿站直。&1t;/p>

    “那我爬出洞口后,你怎么出来?”安子怡父亲有些担忧地问道。&1t;/p>

    “我让子怡打电话给村委会的人了,子怡也知道大概位置,他们很快就会到了。”候御哲边说着,边把手机塞到安子怡父亲手里:“伯父爬出洞口后,趁天色未黑,就先回去。子怡很担忧你。”&1t;/p>

    安子怡的父亲按照候御哲的计划,爬出了洞口。他回到家里后,过了大概三个小时,浑身脏兮兮的候御哲才回到。&1t;/p>

    候御哲刚踏进大厅,安子怡就迎面走过来,也不顾得他身上都是泥土草叶之类的,就一把抱住他:“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在家里干坐着可担心了。”她的语调还带着隐隐的哭腔。&1t;/p>

    这时,安子怡父亲也走了出来。&1t;/p>

    候御哲内心有暖流在涌动,他拍了拍安子怡的背:“我没事了。我现在浑身脏脏的,你先放开我咯,我洗澡回来再任你抱。”&1t;/p>

    安子怡放开他,还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她父亲还在旁边呢,说什么任你抱的肉麻话?&1t;/p>

    安子怡父亲看到两人如此的柔情蜜意,也就转过头去微微笑了笑。他看到候御哲没事,心里一块大石也就落了地。等安子怡走进了里屋,他才走近候御哲,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没事就好,早点休息吧。”说完,就转身进了里屋。&1t;/p>

    自这次之后,安子怡父亲对候御哲的态度转变了不少,俨然已经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女婿。&1t;/p>

    半个月后。&1t;/p>

    这天午后。夏日的阳光很是猛烈,晒得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都有些恹恹。&1t;/p>

    候御哲和安子怡父亲两人,正坐在水井旁切一只西瓜。&1t;/p>

    候御哲从安子怡父亲手里接过一块大西瓜,放到眼前的瓷盘里,然后用刀将它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1t;/p>

    “御哲,你准备什么时候娶子怡过门?”安子怡父亲冷不丁问了一句。&1t;/p>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候御哲知道安子怡父亲是个不善言辞严肃的人。但是他的心地并不坏,对子怡也是宠爱有加。&1t;/p>

    “我刚来那天,就向子怡提议过,让她嫁给我。但是,她不愿意。”候御哲如实回答安子怡的父亲。&1t;/p>

    “这个傻孩子,为什么不愿意?子怡她自幼丧母,她青春期时比较叛逆,我也是个倔脾气,所以当时我们两父女经常闹别扭。之后她辍学离家出走,后来就在娱乐圈混饭吃。我知道这孩子受了很多的苦,但是她从来不向我诉苦。”安子怡父亲絮絮叨叨地,向候御哲说起安子怡的成长经历。&1t;/p>

    候御哲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起安子怡的成长经历,不禁觉得有些心疼。&1t;/p>

    “我看得出你俩心里都有着彼此。将子怡交给你,我也很放心。子怡现在可能只是有些心结解不开,你耐心一点,给她一些时间,她总会对你打开心扉的。”安子怡的父亲边切着西瓜边说道。&1t;/p>

    候御哲还是第一次听到安子怡的父亲,在那么短时间内说那么多的话。平时他都是沉默寡言的。&1t;/p>

    听到自己心爱的人的父亲承认了自己,候御哲心里升起一种喜悦的感觉。这种喜悦跟平时所感受到的那种快乐情绪完全不同,是一种更为深层次的,伴随着宁静安详感觉的一种喜悦。&1t;/p>

    候御哲喜形于色:“听到伯父这么说,我很开心。我这辈子都会好好照顾子怡的。”顿了顿,他又说道:“那我先拿这些切好的西瓜进去,给子怡吃。”&1t;/p>

    安子怡的父亲淡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1t;/p>

    候御哲一边往屋里走着,一边喊道:“子怡,西瓜切好了。子怡?”他喊了几声,都没听到回答。&1t;/p>

    候御哲找了一楼的房间,没有看到子怡的身影,就上了二楼。刚进到二楼的大厅,就看到已经晕倒在地的安子怡。&1t;/p>

    候御哲端着的西瓜自手中滑落,跌落到地面上出一声脆响。他快步走上前去:“子怡,子怡你怎么了?”&1t;/p>

    昏迷中的安子怡此刻是脸色苍白得让人心疼。候御哲将安子怡抱到旁边的沙上,又赶紧拿了手机拨打了12o叫救护车。&1t;/p>

    候御哲和安子怡父亲两人俱是一脸担忧地,陪着安子怡到了救护车上。&1t;/p>

    救护车响着笛,往医院的方向驶去。&1t;/p>

    医院内。&1t;/p>

    安子怡一到医院,就被安排进了icu内。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医生才从里面出来。&1t;/p>

    候御哲快步走上去:“医生,我太太她现在怎么样了?”&1t;/p>

    “先生,你太太的情况不容乐观。”一身白大褂的医生神情严肃地说着,“她胎儿有些移位。再加上她身子骨比较弱,各种特殊情况下导致她生了休克。现在大人小孩都尚处在生命危险中。”&1t;/p>

    候御哲听了后,觉得自己的手有点抖,他觉得他这辈子好像都没有这么害怕过。他听到自己正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医生,如果到时要面临大人孩子选其一的情况,我希望你能尽力保住我太太的性命。”他伸出手去,握住面前医生的手:“辛苦你了,医生。”&1t;/p>

    候御哲走回之前坐的长凳上。安子怡的父亲坐在他旁边。刚才候御哲跟医生的对话,他也听到了。&1t;/p>

    这时,他把手放在候御哲肩上,嘴唇微动,好像想要说些什么。然后他现这时说什么也没有用,于是就什么也没有说。&1t;/p>

    候御哲握住了安子怡父亲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背,也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长叹了一口气。&1t;/p>

    两人沉默良久。候御哲开口打破沉默:“子怡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她会没事的。”话说出口后,候御哲才知道这样的话会令人更为焦急不安。&1t;/p>

    安子怡的父亲听了,只是微微点了点头。&1t;/p>

    候御哲这时终于明白,那天沈安溪在沈枞渊手术室外的心情了。心爱的人生死未卜,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一直这样等待着。等待着白大褂医生从手术室门口出来,宣布结果的那一刻。&1t;/p>

    不同的是,这次候御哲等待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他心爱的女子,一个是他的孩子。&1t;/p>

    明明做检查的时候,显示一切都正常,怎么现在就突然这个样子了?&1t;/p>

    候御哲从来没觉得这么难熬过。每一秒都好像分解成了无数个漫长黑暗的世纪。煎熬,焦虑,忐忑......&1t;/p>

    四个小时过去后。&1t;/p>

    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神色疲惫的医生自里面走了出来。候御哲一个箭步就冲上去:“医生,我太太她没事吧?”&1t;/p>

    眼前的医生对他微微笑了笑:“恭喜你先生,大人孩子都平安无事。只是因宝宝是早产儿,需要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1t;/p>

    “谢谢你医生。”候御哲如释重负,“那我现在可以进去看他们了吗?”&1t;/p>

    “可以了。”医生点点头后,就离开了。&1t;/p>

    候御哲大步走进病房内。躺在病床上的安子怡此时已经醒过来了,脸色还是很苍白,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是初为人母的喜悦。&1t;/p>

    安子怡旁边有一张小床,床里面躺着的,是他的孩子。是他和安子怡两人的爱情结晶。&1t;/p>

    候御哲坐在病床边,握住了安子怡的手,然后在她额上印上一吻:“我就知道,你不会舍得这样扔下我离开的。”&1t;/p>

    安子怡身子虚弱也不想说话,只是对候御哲笑了笑。&1t;/p>

    候御哲这时站起身,走到那张小床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可爱人儿。肉乎乎柔嫩的小脸小手。五官很是精致。&1t;/p>

    他的孩子是个小女孩。将来长大了会像子怡一样漂亮吧?&1t;/p>

    候御哲看着小床处的婴儿,情不自禁地喃喃说道:“宝宝遗传了你的大眼睛,很美。”&1t;/p>

    过了一阵,候御哲没有听到回答,他转头一看,现安子怡已经合上眼睡着了。&1t;/p>

    他轻轻走过去,在床边坐下,凝视着安子怡在睡梦中的苍白面容。过了好一会,候御哲才自言自语道:“等你出院,我们就结婚吧。我不想再让你离开我了。”&1t;/p>

    110/110877/48083525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